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7|回复: 0

纽约时报:美国驻华外交人员到底患了什么怪病?

[复制链接]

3983

主题

5329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282
发表于 2018-6-8 09: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TEVEN LEE MYERS, JANE PERLEZ  2018年6月7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至少在两座大厦内有人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后,美国驻广州总领馆的员工当中出现了原因不明的病症。其中一栋楼位于广粤天地(上图)。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广州——周三,一种导致美国外交官及其家人患病的神秘疾病引发的危机愈演愈烈。官方称,美国国务院又从中国撤离了至少两名在听到奇怪的声音后患病的美国人。这种现象最早发生在古巴,最近开始在中国出现。

官方称,美国国务院的一个医疗团队已飞抵中国南方城市广州,正在对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其他雇员及其家人进行检查。目前不清楚他们中多少人出现了症状,但官方预计会有更多美国人被撤离。

美国国务院称,数月来,美国官员一直担心他们的外交官受到了有针对性的攻击。攻击中出现了奇怪的声音,导致受害人出现类似于“脑震荡或轻微创伤性脑损伤”的症状。

新疾病的出现距离美国官员汇报称在广州发现第一例病例只过去了几周。当时是总领馆的一名雇员患病。在广州,一些美国官员住的公寓大楼里还住着其他外国人和中国的富人。患病的员工正是在这些地方听到不寻常的声响的。

出现在中国的病例导致一个医学谜团扩大。这个谜团出现于2016年,当时哈瓦那美国大使馆的雇员及其家人开始患病。他们中总计24人在自称听到奇怪的声音后出现了头痛、恶心、听力下降、认知问题和其他症状。古巴第一时间成为怀疑对象。这个问题影响了与古巴的关系,并促使美国驱逐古巴外交官。

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指示国务院优先调查中国和古巴的病例。 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
但现在,在广州的美国人出现了类似的症状。美国官方开始怀疑,罪魁祸首是不是其他国家,兴许是中国或者俄罗斯。

这肯定会导致美国与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因各种经济、政治和安全问题,美国与它们的关系本就紧张。俄罗斯被指干预了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美国与中国爆发了贸易争端,同时美国官员担心,在特朗普总统计划下周同朝鲜领导人举行会谈前夕,中国正在暗中使坏。

但还不清楚这些疾病究竟是不是攻击造成的。其他理论包括毒素、不小心发出了有害声音的窃听装置甚至是集体癔病。

今年春天,随着第一个员工生病,这个谜团扩散到了中国。上月,政府告诫其他雇员在患上不寻常的疾病时要寻求医疗帮助,人们的担忧加剧。本周截至目前,又有一名员工和他的妻子在出现神经性症状后,连同他们的两个孩子被撤离。官方称,他们预计至少还有一些人将从中国撤离。

这些疾病似乎比国务院上月第一次通报时要更普遍了。当时,国务院称一人“报告了轻微、模糊但异常的声音感觉和压力”。

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上月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的听证会上说,广州第一个报告生病的美国雇员的症状“与在古巴工作的美国人出现的医学指征非常相似,完全相符”

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左)。这栋大楼于2013年启用,其设计旨在抵御电子窃听及其他安全和情报威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在广州有大约170名外交官或雇员,及其家属。一名美国高级官员称,相当多的人已经或很快会接受已于5月31日抵达的国务院医生的检查。

官员告诫称,还没有最终确定这些疾病的病因。

最近被从广州撤离的美国雇员是总领馆的安全工程官员马克·A·伦齐(Mark A. Lenzi)。周三晚上,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离开广州。近几个月来,伦齐出现了他在一次采访中所说的神经性症状。

周二,庞皮欧在一份声明中说,在广州发现的第一例病例的症状,与在哈瓦那发病的24个美国人的症状相似。他说原因还不确定。

发生在古巴的情况和中国类似。病症出现前,患者感觉到了令人心烦的声音和震动。不同的人对它们的描述不同:蝉的声音、静电的声音、挥动金属板的声音。伦齐说是弹球在金属漏斗里滚动的声音。

在古巴的病患得到确诊后,特朗普政府驱逐了15名古巴外交官,称古巴官员未能很好地保护美国外交官。古巴政府否认涉事,并质疑“袭击”系莫须有。美国官员认为现在考虑在中国作出这样的回应还为时过早,尽管他们已向中国政府提及了此事。

5月23日,美国国务院透露,一位驻中国雇员从2017年年末到今年4月的数个月内一直在抱怨“轻微、模糊但异常的声音感觉和压力”。这名被撤离的员工身份不明。

“不论在外交界内外,我们都还未听闻在中国有任何相似情况,”国务院在健康警示中写道。它建议其他“对任何症状或医疗问题感到担心”的人向医生咨询。

开始报告类似的经历或症状。

其中就有伦齐。在一封发送给大使馆全体员工的邮件中,他抱怨第一位员工4月撤离,但直到一个月后人们才被告知有健康隐患——在美国的医生发现了脑损伤的证据之后。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最初的健康警示在暗示这是一起孤立事件。“他们完全清楚事实并非如此,”他说。

这座于2013年启用的总领馆是一座使用了最先进技术的建筑,其设计旨在抵御电子窃听及其他安全和情报威胁。

在离开中国前的一次采访中,伦齐表示,他和那位4月份撤离的官员住在同一座公寓楼内。这是广粤天地小区的数栋高层建筑之一,这个摩登的建筑群围绕一个广场而建,周围是餐馆、咖啡厅和画廊。另一位报告称出现症状的外交官则是住在总领馆附近的另一座高档建筑内。

伦齐表示,在过去一年里,他和妻子都感觉到了相似的身体症状,包括头痛、失眠、恶心,并且还听见了三四次奇怪的声音。不过直到上个月披露了这起事件,他们才将这些症状联系在了一起。

官员强调,尽管为做进一步检测而撤离了一些人,但不一定意味着他们已经受伤或患病。比如,后来发现从古巴撤离的人中,只有25%的人有健康问题。

但中国的这些情况已在国务院内引起了警觉。现在由庞皮欧领导的国务院,似乎急于避开之前处理一些人所谓的古巴案件时所面临的批评。

除了国务院的医疗团队外,驻外事务局代理总干事威廉·E·托德(William E. Todd)和负责外交安全问题的助理国务卿迈克尔·T·伊万诺夫(Michael T. Evanoff)也飞抵了广州,对情况进行评估。他们的到访并未提前宣布,且在周三离开前也未发表评论。

在周二的声明中,庞皮欧表示,他已经成立了一个健康护理工作组,负责检查“影响了部分美国驻海外政府雇员及其家属的原因不明的健康事件”。

国务院没有否定在美国其他使领馆内有相似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一位美国官员表示,他知道有孤立的事件报道,但似乎并没有任何明显的规律。

广州是珠江上有1400万人口的主要商业中心,位于香港以北大约75英里(大约120公里)。除了在北京设立的大使馆和广州、香港的总领馆外,美国还在成都、上海、沈阳和武汉设有总领馆。

伦齐曾在外交安全部门工作,他认为他的工作有可能使他成为了目标。在2011年进入驻外事务局之前,他曾在国会资助的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工作,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地推行民主改革——两者均为俄罗斯曾谴责美国干预的国家。
Jane Perlez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们:@stevenleemyers@JanePerlez
Steven Lee Myers自广州、Jane Perlez自北京报道。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22 22:27 , Processed in 0.12079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