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回复: 0

观察者网专访黄智贤: 绿头蓝身未来一年台湾政治会很吊诡

[复制链接]

4092

主题

5287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094
发表于 2018-11-30 20: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千世界 于 2018-11-30 20:30 编辑

      黄智贤台湾政治评论家  2018-11-29 07:20:31   来源:观察者网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2018台湾地方选举已经落下帷幕,除了国民党人韩国瑜在“独派”大本营高雄刮起的韩式旋风,台湾岛内政治版图也出现了“绿地变蓝天”的大翻转。韩国瑜为什么能获得如此高的人气,是他的个人魅力还是民进党的助攻?这次选举会给岛内带来哪些政治震动,又会如何影响两岸关系?观察者网专访台湾知名政论节目主持人、政治评论员黄智贤,听听她对这次台湾选举的最新解读。


  观察者网:这次选举最大的看点就是韩国瑜,他结束了民进党在高雄长达20年的执政,您怎么看韩国瑜这次在高雄的胜利?


  黄智贤:我觉得这可以说是韩国瑜的胜利,也可以说不是韩国瑜的胜利。说是韩国瑜的胜利,因为他过去当过“民意代表”、“议员”、“立法委员”,后来又离开政坛一段时间,也是因为郝龙斌跟张荣味的关系,他到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当总经理,同时他以前是念军校的,所以整个磨练下来,让他跟过去这段时间以来的国民党主流派比较不一样。


  


  国民党主流派正常的栽培方法就是有雄厚的家世背景,大学念非常好的学校,可能是台大,再到国外拿一个PHD博士学位回来,然后开始栽培做官,所以他没有过一般老百姓的生活,不晓得我们老百姓在干嘛,也通常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


  我觉得人的一生里有很多挫折是很重要的,因为挫折才能让你知道,我原来常常会犯错,原来我的判断会是错的,原来别人可能会不喜欢我的。然后你就会被迫修正,就会被迫放弃自我中心,放弃自我感觉良好,这是很重要的一种历练。


  我在夜问打权专访韩国瑜的时候,他讲过自己当了九年“立委”,下来以后到小店去,他不会买东西了,因为他当“立委”的时候,前后呼拥都有他的助理,什么都有人帮他买好了,所以他那个时候重新学习买东西。我会觉得有点吃惊,其实“立委”在台湾也不是很大的官,他当了九年“立委”就已经在云端了,就不是过我们老百姓的日子了。


  所以他那样讲就让我非常警觉地了解到,为什么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当官以后,怎么好像就不是正常人了?前台北县县长周锡玮看过韩国瑜在夜问打权的专访后,也跟我说自己当了台北县长下来以后,他不会开车了,因为以前都是司机开车,所以他真的不会开车,重新学开车;也不会坐电梯了,普通人都要等电梯,但他们当官的不是,是别人按好了电梯等他。


  


  韩国瑜参加黄智贤主持的知名政论节目《夜问打权》


  还有因为韩国瑜的个性,他是一个比较江湖气的人,他也讲过自己年轻的时候花天酒地,到现在他都很喜欢喝酒。他来我节目专访的时候,我给他润喉的不是水,是酒,因为我知道他喜欢喝酒,故意说我陪你喝,他喝了酒很放松,讲得也很好。


  所以他的人格特质是很容易跟别人打成一片的,不是像马英九或者蔡英文那样冷冰冰的,他本来就是那种很江湖味的、很兄弟的,跟谁都可以是哥们儿,没有什么架子,口才又非常好,这种人本来就是很容易从政的。


  还有韩国瑜在北农当总经理当得好好的,结果民进党为了要抢他这个位置,就把他赶下来,放上了一个完全不懂事情的吴音宁,财务报表都看不懂,和韩国瑜的对比就很强烈了,因为韩国瑜毕竟是有能力。我不敢说他能力有多好,但毕竟在我们社会的标准里,他是有能力当总经理的。吴音宁连财报看不懂,就来当一个一年领250万台币薪水的总经理,而且权力很大,管理整个北台湾的果菜市场,这个一对比,就让大家觉得说韩国瑜能力很好。


  另外,他在台北市“议会”和王世坚的询答,又让大家发现他口才好到不行。老百姓在民进党党执政这段时间被民进党欺负的够了,突然间有一个人出来叫骂民进党,老百姓看得真爽。


  所以说,韩国瑜过去的人生历练让他很有胆识和魄力,然后又很能够接受挫折,这就是我刚刚讲的韩国瑜的因素。


  观察者网:那么,非韩国瑜的因素有哪些?


  黄智贤:他胜选的非韩国瑜因素就是天时地利。其实韩国瑜5月才被国民党提名到高雄竞选,那个时候他的民调差陈其迈非常多,可是到8月多的时候,他的整个声势和民调就起来了。


  当然最大的原因是民进党执政这两年已经天怒人怨,而且老天爷也真是帮忙。八·二三整个南台湾下大雨,高雄市被淹得很严重,让陈菊的政绩神话破灭。


  陈菊一直在鼓吹和宣传她政绩有多好,怎么下个雨也没台风,高雄就淹成这样子?淹了两天以后已经民怨沸腾了,结果水退了以后路面出现了5000个坑,这还只是保守估计。按理说柏油马路淹水是不会出现坑的,出现了坑就表示有偷工减料,这就让陈菊的政绩神话破灭。


  过去我们质疑高雄举债这么多,达到3000亿新台币,而且马英九执政的时候,高雄的建设是要五毛给一块,给了这么多钱,又借了这么多钱,然后你自己又卖了这么多地,你的施政品质怎么是这个样子?大家就开始怀疑,开始找出口。


  所谓的天时地利,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民进党执政之后的两岸政策和“反中”,其实南台湾中间选民也很多,但是绿营长期执政大家已经很习惯了,觉得民进党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吧,但你不是答应要维持现状吗?答应我们陆客要来,答应我们农产品可以卖大陆,老百姓是听不懂那些高层政治话语的,什么“九二共识”之类的,但是蔡英文答应农产品可以卖、陆客可以来,这些老百姓是听得懂的,可怎么都没有呢?


  农产品跟渔产品卖不到大陆的话,农民的生计就受影响。我到高雄去采访的时候,其实很多商家是没有做陆客生意的,可是陆客不能来,即使他开餐厅、开旅馆,不做陆客生意,但他也明显地感受营业额掉三成到四成,我就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很多做陆客生意的人会来我的餐厅吃饭,他做不了陆客的生意,他就没有钱赚,可能就被裁员,那他就不会来我餐厅吃饭。


  老百姓不懂经济学,可是这种连接他是懂的,他懂我的朋友做陆客生意,他没有陆客没有钱赚,他被裁员失业,他怎么可能来我餐厅吃饭?所以我的餐厅客营业额下降,这种感受是直接的。


  另外一个就是“一例一休”,民进党为了讨好劳工,又为了讨好资方,然后两边不讨好,最后弄出个“一例一休”,又发夹弯。“一例一休”法条让台湾南部的很多中小企业活不下去,比如以前医生开个小诊所,他可能礼拜一到礼拜六开诊礼拜天休息,然后他请一两个护士,台湾很多这种小诊所,包括牙医诊所。


  可是“一例一休”以后他没有就办法这样做,所以很多南部民众包括医生、小诊所都反弹,劳工也反弹,因为他们也不能够像以前那样自由去兼职,想加班也不行。这又是一波反弹。


  然后年金改革政策,砍退休军公教的退休金,也让很多人愤怒。你想想看,全台湾如果砍掉100万人,他的家人,他的子女,那是多少人的愤怒?而且这不只关系到钱,还觉得说我被羞辱了,我为政府“国家”这么努力,结果我退休了,老了不能赚钱了,政府竟然撕毁承诺,这样又是一股力量。


  


  台湾民众反对蔡英文的年金改革政策


  这些力量整个全部汇集到了这次选举,大家觉得必须要找出口。台湾政府虽然说长期执政,可是不是打包票的,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台湾老百姓很习惯说选举的时候我是可以换掉你的。


  可是过去国民党派到高雄来选举的人都不够强,都非常的弱。但这次来了一个有能力跟老百姓沟通,讲老百姓听得懂的话的韩国瑜,然后感觉他是个爷们,像个男人,不是软趴趴的,敢跟民进党对阵叫骂。


  我小时候在高雄住过两年,高雄人的个性跟台北人比较不一样,高雄市很粗犷很豪迈,他就喜欢这种像个男人的样子,高雄有很多的劳工和农民,韩国瑜这种讲话的口气和样子就很投高雄人的口味。二十年来民进党在高雄长期执政,在高雄拿个“国旗”都好像说要“卖台”一样,我看到这次高雄旗海飘扬,很多不是国民党的人都觉得眼泪要掉下来。


  韩国瑜非常擅长情感操作,因为台湾选举选到最后就是操作你的情绪跟感情,国民党以前一直是不擅长操作情绪跟感情的,可是韩国瑜非常擅长操作你的情绪,操作你的感觉,让你热血沸腾,然后一两句话就让你觉得跟他是一起的,这在国民党里面大概是数一数二。


  民进党以前有这种能力的人非常多,可是你看这次跟他对垒的陈其迈,反而比较像国民党,文绉绉地一直讲数据,说话温吞吞的,韩国瑜比较像穿草鞋的民进党,对高雄人的胃口。


  另外还有个因素就是陈其迈在陈菊跟黄俊英竞选的时候,他在选前之夜诬赖黄俊英贿选,当时黄俊英代表国民党参选,他还是陈菊的老师,黄俊英现在已经离开人世,我在节目有做过这个事件,我们把12年前陈其迈怎么样指控,怎么样操作选举,然后就让一波高雄人觉得他们欠黄俊英一个公道,所以这次会投韩国瑜。


  当然最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蔡英文,因为现在全部“执政权”都给她了,然后执政成这个样子,就让老百姓觉得她不行,她在说谎,搞不好两岸关系。因为对台湾经济来讲,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两岸基层建设,两岸关系不好,台湾经济就不会好。


  观察者网:韩国瑜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也刻意做了回避,您怎么评价他的这种选举打法?


  黄智贤:韩国瑜这次的打法,应该说非常的谨慎,也非常的巧妙,他不谈“统独”,但其实他站立在“统独”之上,他说“货要出去”,出去到哪里?当然是出去到大陆;还说“人要进来”,什么人要进来?当然是陆客。但他都不谈,刻意回避掉这些,但其实就是在讲这些。


  所以他是非常谨慎地站在国民党的立场上,但他又说他没有要讲蓝绿,他是不讲蓝绿的蓝了。因为在台湾你如果反对民进党,他就把你抹红抹蓝。所以所谓的韩国瑜现象其实就是台湾人民再一次觉醒的现象,台湾人慢慢地感觉到一点什么变化。


  可是我必须要讲,台湾民众这一次让国民党赢这么多,并不是他们喜欢国民党。


  第二,韩国瑜的爆红现象也要小心,因为台湾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政治人物是这么快速的崛起,这么成功的被造神,这个也要谨慎观察。当然他在网络和媒体上有很大优势,因为媒体太喜欢他了,网络上也有成功的网军,这个也会成为下一次选举很多政治人物学习的对象,就是如何在网络和媒体上成功作战。


  第三个观察点就是,韩国瑜以及国民党这次大胜,并不代表台湾往统一迈了很大一步。所以你看到所有赢的人都是站在一种我跟大陆友好,但是我们不要碰“统独”,包括政治人物要赢过半,就必须去配合台湾老百姓。我的警觉是这样,国民党赢不代表说很多事情一下变得容易解决。


  现在的问题变成台湾是“绿头蓝身”,“中央执政”的是民进党,地方是国民党,对于大陆来说,如果全力去帮地方政府拼经济,老百姓这一年生活过的好了,这个功劳到底是算国民党的县市长还是算蔡英文的?


  因为马上2020年要“大选”了,老百姓发现这样选其实对我有好处,为什么不这样选呢?所以未来这一年,如果台湾经济好了,国民党县市长一定觉得说是我的功劳,到时候蔡英文也可以说是前面的改革太苦了,最后一年改革成功,捞取胜利果实。如果经济不好,老百姓会说蔡英文执政不好,可是国民党15个县市长也完,老百姓说我给你一年,你怎么还没有让我发大财,韩国瑜那时候承诺我发大财对不对?这是未来一年最吊诡的事情。


  


  观察者网:当天柯文哲和丁守中在台北的厮杀也非常激烈,最终柯文哲以微弱优势领先,相比四年前,当时他以无党派身份参选,号称是白色力量的崛起。为什么四年之后,优势只剩3000多票,而且还是在选举有严重程序问题的情况下才获得这点优势?


  黄智贤:如果选举没有这么严重的瑕疵的话,显然就是丁守中当选。我从四年前就开始观察柯文哲,也批评过他,四年来我对他的监督也没有手软过。他在市政上是一塌糊涂,他现在所有的政绩都是郝龙斌留下来的,他把郝龙斌的政绩掠为己有。他的民调有过几次起伏,其中有一次民调高涨靠的是世大运,也是郝龙斌留下的政绩。


  而且他非常非常成功地操纵了网军,柯文哲养了4支网军,有非常庞大的网军力量,其实很多人都明白,他甚至有可能是用许多灰色地带的公权力去豢养他的网军,然后再用网军去拉动媒体。当然台湾也有一些媒体对柯文哲非常友善,从来不批评他。


  而柯文哲四年前号称是所谓的“白色力量”,其实白袍子里面就是墨绿,所以你把这次柯文哲的选票再加上姚文智的选票,大概和他四年前的选票是差不多的。


  柯文哲的立场和他的政绩完全经不起检验,因为他是墨绿,所以是“反中”。可是他又要讲两岸一家亲,把蓝的票也成功骗到了,然后又跑去道歉,讨好绿的选票。选前一天还在操作,说如果丁守中赢的话,2020年国民党就会赢,民进党就输了,刺激大家不要投国民党。


  对这样一种狡猾的、经不起检验的政治力量,其实很多人已经清醒了,可是为什么丁守中这次打得这么苦呢?有几个很重要的原因,第一是丁守中的人格特质,他就是那种冷冷的,把他跟韩国瑜一对比,就会发现他没有热情。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的学者,也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可是他讲话就冷冷的。


  我在夜问打权邀请他来过两次,他就是一个非常“无趣的”、冷冰冰的人,没有办法好好跟选民沟通,他可能在大学课堂里面跟大学生沟通很厉害,可是他跟一般的庶民、选民沟通不行。


  第二,他延续了国民党那种选举的时候就要跟大陆切割的样子,因为国民党被抹红抹怕了。当柯文哲因为“两岸一家亲”跑去道歉,结果民调反而下来的时候,丁守中没有以亲近大陆的姿态积极利用。


  台北市应该说是全台湾最难的一个地方,因为台北市的选民对两岸关系的了解是比较深刻的,也知道说没有良好的两岸关系,台湾是活不下去的。我也有逼问过他,可是丁守中在两岸关系上采取了一种比较闪躲的立场,就让很多蓝的选民才又回到柯文哲一边。


  所以我觉得这是丁守中太弱了,如果丁守中够强,那么即使选举程序有严重瑕疵,有一边开票一边投票的这种离谱状况,这种“民主之耻”的状况,丁守中还是会赢,但是他太弱了。


  观察者网:这次民进党大败,蔡英文政府在两岸政策上的失败是个很重要的原因。未来两年,蔡英文政府是否会在两岸政策上做出些调整挽回选票?


  黄智贤:我觉得民进党中生代有很多人是希望有所调整,因为你看这一次“六都”的“两都”中,民进党郑文灿跟黄伟哲当选,他们两个都比较温和,比较少谈“统独”。


  而且在慰安妇铜像事件上,黄伟哲是民进党里唯一一个出来公开谴责日本,说慰安妇事件是日本欠台湾的,其他没有人。然后他称呼对岸也都是称呼大陆,不会称呼为“中国”。六都里面唯一赢的就是这两个人,走深绿路线的陈其迈、林佳龙和姚文智,全部都落选了。


  这代表在这一次民意的海啸里,民进党向中间靠拢的温和理性中生代赢得选民的青睐,而走深绿路线是拿不到选票的,民进党内部显然会考虑到这一点。


  但是民进党有一个困局,就是它的“台独党纲”还在那里,除非说他们内部开会,把“台独党纲”修掉,不然这个紧箍咒就还在那里。另外在民进党内部的初选,也是受民进党内的声誉裹挟最严重的时候,就看民进党怎么样去处理,但基本上我觉得蔡英文跟赖清德他们要真正发夹弯还是非常困难。


  


  民进党大败后,蔡英文辞去党主席一职


  而且尤其不要忽略美国的因素,因为对美国来说,台湾牌太好打了,不花钱还可以赚钱,还可以让台湾跟大陆斗个死去活来,美国又没有什么损失。所以美国不会允许民进党放弃“台独党纲”,一定会继续升高两岸之间的矛盾,操弄民进党内的“独派”,这是美国的战略。


  而且你可以发现,民进党内的深绿“独派”和美国、日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喜的是,这次台北和台南,尤其是台南,苏焕智跟许忠信两个人代表深绿出来竞选,吕秀莲还为许忠信站过台,还有一个是比较接近时代力量的,这几个人的票数加起来,大概就是台南深绿的票数,但最后还是比较温和、比较像浅绿的黄伟哲胜出。


  所以台南的经验和台湾人给出的教训,也有可能让民进党内想要有志于“大位”的人明白,如果我没有那么深绿,我也可能会赢,所以也可能会让他们跟深绿保持适当的距离和切割。而且这一次“东奥正名公投”失败得一塌糊涂,对民进党内深绿基本教义派是一个警钟。所以我觉得蔡英文当然就是维持现状,她的维持现状就是温和的“台独”,但她不太会发夹弯。


  观察者网:这次选举还有个关注点是“公投”,但当天也引来了非常大的民怨,比如大排长龙拖慢投票节奏、老人家看不懂“公投”内容等等,甚至民进党政府也说,即便“公投”结果通过,最终也不会执行。对于民进党来说,“公投”的正义性和严肃性在哪里?这岂不是在消耗台湾的政治民主?


  黄智贤:你讲的完全对,“公投”必须慎重,要有很高的门槛,要是很重要的事情才能拿来“公投”,因为办“公投”非常劳民伤财。这次在时代力量的主导下,降低了“公投”的门槛,变成很容易就可以让“公投”成案。


  “中选会”的审核又非常不公平,对于国民党的提案就非常严格,对他们“独派”的提案就非常宽松,然后审核的水准又很差,公投的文案根本是像天书一样,不要说老人家、一般人看不懂,连我们读起来都非常拗口,文字的品质非常差,而且也没有把类似的“公投”整合成一个案例。


  


  选前我就已经再三告诫说,以我们的理解去猜测,十个“公投”一定会拖慢选举的速度,我不知道这次“中选会”是不是故意的,要么就是愚蠢,搞成了这个样子。


  而且有些“公投”已经通过了,在台湾是有法律效力的,所以民进党虽然出来说不执行,可是最后赖清德又说他会努力去执行,因为他如果说不执行,他就违法了。但是又很难执行,所以该怎么办?这个困局就是民进党跟时代力量还有太阳花他们一手造成的。


  我的预估是“公投”有强制性,可是没有时间限定,如果民进党给你拖个一年两年或十年,你也拿它没有办法。所以我的整个判断就是,“公投”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民主之耻”,是一个不入流的“民主笑话”。


一直被朋友称为小博士。其实就是书读得多一些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2-14 23:49 , Processed in 0.08894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