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7|回复: 0

李建成在初唐军政格局中的地位

[复制链接]

828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844
发表于 2019-4-18 14: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鲜人 于 2019-4-18 22:01 编辑

作者:曹印双

转帖一篇论文,作者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曹印双教授,对太子在建唐,及武德年间的军政进行了考证及评价,很有价值。

李建成在初唐军政格局中的地位

一、李建成与兵进长安

李渊是隋朝末年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天下群雄并起,他也积极准备争夺天下,晋阳起兵前在他手下已经聚集了一批谋臣猛将:隋右勋卫长孙顺德、右勋侍刘弘基、左亲卫窦琮、晋阳宫监裴寂、晋阳令刘文静、龙山令高斌、大理司直夏侯端、晋阳行军司铠武士彟、鹰扬府司马许世续、石艾县长殷开山、太子千牛备身柴绍、前太子左勋卫唐宪及其弟唐俭、开阳府司马刘政会、太原令温大有。尤其刘文静、唐俭二人是富有雄才的谋士: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

刘文静曰:今主上南巡江、淮,李密围逼东都,群盗殆以数万。当此之际,有真主驱驾而用之,取天下易如反掌耳。太原百姓皆避盗入城,文静为令数年,知其豪杰,一旦收拾,可得十万人,尊公所将之兵复且数万,一言出口,谁敢不从!此乘虚入关,号令天下,不过半年,帝业成矣。

唐俭说渊曰:明公北招戎狄,南收豪杰,以取天下,此汤、武之举也。

史书记载刘文静的话是对李世民说的,但内容针对对象却是说给李渊听的。刘文静一方面展示了自己综观天下时局的见识,一方面也说出了自身的优势,同时也对李渊统领的五郡(太原、燕门、马邑、楼烦、西河)之兵的实力给予了肯定。可以说鼓动李渊起兵,刘文静功可居第一。唐俭则给李渊提出了取天下的可行性战略方案,因此李渊非常重用二人。而李渊关于唐俭所说南收豪杰方面,他早以安排儿子李建成、李元吉在河东做了这方面的先期工作。李建成从一开始就是父亲栽培的能够独挡一面的人物。李世民则因年龄阅历关系,留在晋阳父亲身边招引豪杰,一直在父亲教导下开展工作。

起兵后的河西之捷,其实领兵核心是李建成,世民只是哥哥的副手,李渊另外还派温大有协助,这次战役是对建成领导才能的一次检验。李渊在收到捷报后评价说:“以此行兵,虽横行天下,可也。”李渊对李建成的将帅之才给予了充分肯定,并促使他下定了进军关中的决心。李渊着手组建大将军府,搭配了以自己为核心的领导班子: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云:

(大业十三年)6月,癸巳,建大将军府,以裴寂为长史,刘文静为司马,唐俭及前长安尉温大雅为记室,大雅仍与其弟大有共掌机密,武士彟为铠曹,刘政会及武城崔善为、太原张道源为户曹,晋阳长上邽姜谟为司功参军,太谷长殷开山为府掾,长孙顺德、刘弘基、窦琮及鹰扬郎将高平王长谐、天水姜宝谊、阳屯为左、右统军。又以世子建成为陇西公、左领军大都督,左三统军隶焉;世民为敦煌公,右领军大都督,右三统军隶焉;各置官署。以柴绍为右领军府长史;咨议谯人刘瞻为西河通守。

从这个领导班子的架构,可以看出李渊是通过儿子女婿来控制军队领导权的。建成是独挡一面的领军都督,而对于世民的安排,李渊则给他配备了成熟的女婿柴绍扶助。足见建成与世民在李渊心目中分量是不一样的。

李渊实施尊杨隋、称臣突厥、象征性结盟李密的战略,大举进军长安。临霍邑,遇劲敌宋老生,又有河东屈突通牵制。时逢大雨,在大军进退抉择期间,以裴寂为首主张退兵晋阳,以李建成、唐俭为代表主张继续进军,在贾孤堡决策中,史书多说世民的劝说力度如何强,弱化建成作用,其实真正促使李渊下决心的还是长子建成和谋臣唐俭的作用更大。霍邑之战,李渊亲自督统,派李建成佯攻,引宋老生出城,后李建成与父亲挡敌军正面,李世民与段志玄领兵从后面袭击,赢得了战役的胜利。

李渊领军到龙门,面临新的战略选择: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云:

汾阳薛大鼎说渊:请勿攻河东,自龙门直济河,据永丰仓,传檄远近,关中可坐取也。

河东户曹任瓌说渊曰:关中豪杰皆企踵以待义兵。瓌在冯翊积年,知其豪杰,请往谕之,必从风而靡。义师自梁山济河,指韩城,逼郃阳,萧造文吏,必当望风请服。孙华之徒,皆当远迎,然后鼓行而进,直据永丰,虽未得长安,关中固矣。


《新唐书》卷九十《任瓌传》:

高祖讨捕于汾、晋,瓌上谒辕门,承制署河东县户曹。高祖之晋阳,留隐太子托之。义师起,瓌至龙门请见。

王世充数攻新安,瓌拒破之。以功封管国公。秦王东讨,瓌从至邙山,主水运饷军。关东平,为河南安抚大使。

瓌弟璨,为隐太子典膳监。太子废,瓌得罪,瓌亦左授通州都督。贞观四年卒。瓌历职有功,然补吏多为亲故人私,至负势求请,瓌知,不甚禁遏,世以此讥之。

李渊对于这两套方案,采纳了任瓌建议,并按其思路进行了兵力部署,任命任瓌为招慰大使,首说韩城而下,后降冯翊。任瓌传所记,显示他是李建成的亲信,此种因缘结于建成潜结河东英俊时,建成网罗的人才在重大战略抉择中的作用,李建成的威信也随亲信的地位上升而上涨。
在与护卫长安隋军主力屈突通部对峙河东时,李渊分兵两路,一路由建成、刘文静率领继续与屈突通相持,一路由李渊亲率大军西向进军。华阴令李孝常以永丰仓降,这标志着李渊切断了屈突通河东军队及长安部队的物资供应,奠定了兵占长安的基础。

长安方面,此时有李渊族弟李神通、女儿柴绍妻(即后来的平阳公主)、女婿段纶的积极配合,说服了史万宝、何潘仁、李仲文(李密叔父)、向善志、丘师利等,这些投降势力都划归李世民、柴绍统辖。这时李世民的组织能力开始发挥作用。但与哥哥建成打的硬仗相比有很大不及,而关中的李渊亲信更多借助前线的声势,取得了劝降工作的胜利。世民只不过是依靠父亲提供的机会,在李神通、平阳公主、段纶的工作成果基础上开展的,并且李渊还为渭北道行军元帅世民配备了能臣唐俭为行军长史,积极协助世民工作。李渊又命建成选领护卫永丰仓精锐之兵驱长乐宫,命李世民、唐俭驻扎长安城北,李渊则亲率大军在长安城东春明门安营,这样从西、北、东三面合围长安,在攻打长安的战役中,最先攻入长安的也是建成部下雷永吉队伍,长安之役头功也在李建成方面。兵占长安后,关于后来的军事重臣李靖免死事,是建成还是世民为李靖求情,史书说是世民,笔者依据当时及其后来情势发展看:一则是因为李靖大呼自荐有关,二则不能排除也有建成求情的成分。如果真如史书说是为世民求情,那么在太宗东征西讨时,应该是随世民的,但实际不是,而是与李孝恭一起被派往南方讨伐,因此笔者怀疑是唐代实录被篡改后,宋代史家也未清查此事真相。


二、李建成与统一战争

攻克长安后,李渊集团面临新的军政格局:近敌,东有屈突通对峙,西有薛举、薛仁杲父子的侵凌;中敌,北方有刘武周兵锋南下太原,南有朱桀、萧铣争锋,东有王世充称雄东都;远敌,北方有突厥虎视眈眈,东有李密、窦建德、高开道在山东、河北图霸,东南有杜伏威震慑一方,南有林士弘割据势力。

李渊采取了远交进攻的方针,分头击破。东线,屈突通失掉永丰仓、长安后,已成强弩之末,刘文静与他的相持,虽然史书没有说建成重返东线指挥,但从实际情形看,刘文静是代建成统军,长安攻克后,李渊必然又派建成增援刘文静,尽快结束东线战事,保住永丰仓。不久屈突通军团失败投降,屈突通被李渊封为兵部尚书,安慰这位比自己资历还深的老帅心。同时任命他为李世民秦公元帅府长史,这样的安排也是避免他与打败他的建成正面共事,也增强了世民的支持力量。李渊依靠屈突通在隋军中的影响力,迅速瓦解收并了其它地区隋朝旧部。刘文静乘胜东略取下弘农郡,平定新安以西。武德元年四月,建成领兵到东都,屯兵芳华苑,准备东争天下,这也正说明李建成是东征元帅。

西线,李渊派李世民与薛仁杲作战,同时派姜谟、窦轨出大散关,安抚陇右以备夹击薛部,结果三支队伍皆败。战败后世民被封为赵公东调建成部,和世民一起同调的还有姜谟,而将刘文静从东线调往西线统军再战。此时东线面临的问题是与李密联兵共对王世充,还是撤兵自保关中对抗薛举部,让李密与王世充相拼,李唐坐收渔翁之利。李渊父子选择了后者,唐军撤兵过程中,李建成让史万宝、盛彦师镇守宜阳,让吕绍宗、任瓌镇守新安,构筑了东线护卫关中的两道防线。

李建成率部返回长安,此年李渊称帝,建成被立为太子,领导班子调整如下: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云:

(武德元年)六月,甲戌朔,以赵公世民为尚书令,黄台公瑗为刑部侍郎,相国府长史裴寂为右仆射、知政事,司马刘文静为纳言,司录窦威为内史令,李纲为礼部尚书参掌选事,掾殷开山为吏部侍郎,韦义节为礼部侍郎,主簿陈叔达、博陵崔民干并为黄门侍郎,唐俭为内史侍郎,录事参军裴晞为尚书左丞,以隋民部尚书萧瑀为内史令,礼部尚书窦璡为户部尚书,蒋公屈突通为兵部尚书,长安令独孤怀恩为工部尚书。
庚辰,立世子建成为皇太子,赵公世民为秦王,齐公元吉为齐王,宗室黄瓜公白驹为平原王,蜀公孝基为永安王,柱国道玄为淮阳王,长平公叔良为长平王,郑公神通为永康王,安吉公神符为襄邑王,柱国德良为新兴王,上柱国博义为陇西王,上柱国奉慈为渤海王。

这样,朝廷内部稍做整顿后,李唐开始全面启动统一战争方案:

西线以秦王李世民为元帅,由刘文静、殷开山为副,继续讨伐薛举: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云:

(李世民)浅水原一役,八总管皆败,士卒死者十五六,大将军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皆没。世民引兵回长安,文静等皆坐除名。
八月,薛举死,薛氏内部政局不稳,李渊又西联李轨,牵制薛仁杲后方,北联突厥,构成薛仁杲北方压力,李世民在几方面的配合下,再次领兵出征击败薛仁杲,李世民在军中的实力与声誉增强了。

而此时的建成,则与父亲配合为东西南北及长安几条战线做准备:

南线:武德元年七月,谴黄台公李瑗安抚山南。派段纶任益州刺史,为关中提供稳定的后备物资基地。四川在三国时期就已经是富庶地区,占有四川意味着关中及东线战场物资供应有了充分保障。还派郑元寿领兵击朱桀,派许绍、李靖、李孝恭对付萧铣部队。

北线:李渊遣襄武公李琛、太常卿郑元寿以女妓贿赂突厥始毕可汗,继续稳住突厥,牵制突厥附属势力梁师道。同时派将经营北边,如派靳孝谟安辑北方边郡。

东线:李密兵败降唐后,李渊派李神通安抚山东。李世民击败薛举后,又派世民到东线战场。派部下盛彦师锄掉李密,笼络李密谋臣魏征,并派魏征安抚山东,还积极瓦解王世充部署,同时派人笼络幽州罗艺部。




西线:联合土谷浑讨伐李轨,后派安修仁安抚平定李轨。
可以说,建成与父亲积极整顿朝纲,调兵遣将,为宰制全国加紧筹备着,此功是事关全局性的战略实施,世民的局部攻伐之功是无法相比的。

我们继续看各条战线进展情况:

东线先有李绩降唐,后王世充部秦叔宝、程知节、田留安、李君羡、李厚德来降,徐圆朗、罗士信、杨虔安来降。而任瓌、刘弘基、秦武通等牵制了王世充西扩与北进。此安抚之功应归功于建成、魏征,尤其是李绩的降唐,无疑是扭转整个山东军政格局的关键。

李唐与刘武周之战是统一战争中打得最艰难的,先有齐王元吉、窦诞、宇文歆、刘政会之败,后有姜宝谊、李仲文、裴寂之败,再有独孤怀恩、于筠、唐俭、刘世让之败。619年,李世民、兵部尚书殷开山发关中劲旅全力攻刘武周。殷开山、秦叔宝统军在美良川一战打败刘武周将宋金刚部,李世民亲自督率大军在河东王行敏的帮助下于安邑再破宋金刚部。后西河公张纶、秦武通连胜。在介休大破宋金刚部,收降了刘部尉迟敬德、寻相、张万岁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之后陆续收降樊伯通、张德政、杨伏念、高满政等。刘武周、宋金刚死后,苑君璋率刘武周残部为处罗可汗扶植的杨隋后裔政权效力。

秦王李世民战胜刘武周的其它重要原因有:一、处罗可汗遣弟步利射率两千人马助唐。二、王世充被任瓌、李神通等牵制,窦建德受罗艺、王君廓的牵制,使他们无力东下、北进。三、世民派唐俭、李道宗、宇文士及安抚尉迟敬德取得重大突破,收刘武周八千劲旅,为世民部队补充了新鲜血液。关于得突厥军队大力支持:始毕可汗卒后,刚上台的处罗可汗为了稳定内部,同时他又受义成公主影响,改变了始毕可汗对李唐的战略。处罗为扶植杨隋傀儡政权成长,得到了李渊集团私下许诺给突厥扶植的新政权以土地的条件。

必须承认,刘武周的灭亡,大大长了李唐声威,致使梁师都、王世充、窦建德、萧铣所部纷纷来降,尤其是武德三年七月,李世民督军讨伐王世充,与任瓌、史万宝、黄君汉、刘德威、王君廓对洛阳形成合围之势后,王世充部纷纷来降。其中张公谨与崔枢的投降最为重要,他们被归编到建成的亲信任瓌部。而任瓌在李世民攻打王世充及窦建德时,是供应军粮物资的核心领导人。可以看出李建成通过粮道制约着前线部队,因为战争从某种程度上比拼的是前线物资的供应能力。

与窦建德、王世充之战,确实体现了李世民非凡的军事才能。但洛阳之战后期,实际已经大势所趋,王世充只是负隅顽抗罢了,灭王世充之功也没什么特殊的。相比建成在长安与父亲运作全国局势来说,地位自然处于低位。不过值得说明的是,世民在前线一直与军队的将领们出生入死,在军中赢得了很高的声誉。在将近三年时间里,世民在山东军中的影响力已经大大超过了李建成。在魏征劝谏下,建成借平定山东刘黑闼之机,力图在山东军中树立自己的威望。

唐军占领洛阳后,李建成派任瓌、盛彦师安抚河南,又派李神通安抚山东。李唐处死窦建德,激化了未附的山东豪杰,使山东部分力量对李唐缺乏信任,分化了山东豪杰对世民的支持。李世民在洛阳对部署及战败者的私下许诺不能兑现,弱化了世民的权威。平洛阳后,建成、世民兄弟之间权力发生了碰撞,世民有不服从调遣的倾向,威胁着太子建成的权威,开启了兄弟权力之争的序幕。




三、李建成与唐突争霸

兵占关中后,李唐最大的威胁始终是突厥。不制服突厥,很难赢得最终的胜利。因此对付突厥的重任依然是李渊及长子建成考虑的。我们从零星资料可以看到,世民攻打王世充时,有建成陈兵蒲城防备突厥的举动。统一战争结束前,李建成还曾多次巡防北边防线,指挥所部主动出击: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九:

武德四年八月,命太子安抚北边。建成武德四年,北伐稽胡,断突厥羽翼,收复张长逊部,派将驻扎,调张长逊为益州行台右仆射。时各道有事则设置行台尚书省,无事则罢之。

突厥寇并州,遣左屯卫大将军窦琮等击之。 戊午,突厥寇原州,遣行军总管尉迟敬德等击之。甲申,灵州总管杨师道击突厥,破之。十月壬辰,林州总管府刘旻击刘仙成,大破之。仙成仅以身免,部落皆降。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云:

武德五年,一月庚辰,延州总管段德操击梁师都石堡城,师都自将救之,德操与战,大破之,师都以十六骑遁去。上益其兵,使乘胜进攻夏州,克其东城,师都以数保其西城。会突厥救至,诏德操引还。五月,突厥寇忻州,李高迁击破之。六月,刘黑闼引突厥寇山东,诏燕郡王李艺击之。

八月乙卯,突厥颉利可汗寇边,遣左武卫将军段德操、云中总管李子和将兵拒之。子和本姓郭,以讨刘黑闼有功,赐姓。丙辰,颉利十五万骑入燕门,己未,寇并州,别遣兵寇原州;庚子,命太子出幽州(应为豳州)道,秦王世民出秦州道以御之。李子和趋云中,掩击可汗。段德操趋夏州,邀其归路。己巳,并州大总管襄邑王神符破突厥于汾东,汾州刺史萧暗破突厥,斩首五千余级。

九月,癸巳,交州刺史权士通、弘州总管宇文歆、灵州总管杨师道击突厥于三观山,破之。乙未,太子班师。丙申,宇文歆邀突厥于崇岗镇,大破之,斩首千余级。壬寅,定州总管双士洛击突厥于恒山之南,丙午,领军将军安兴贵击突厥于甘州,皆破之。

十月甲申,诏太子建成将兵讨突厥,其陕东道大行台及山东道行军元帅、河南、河北诸州并受建成处分。得以便宜从事。

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大军将至昌乐,黑闼引兵拒之,再阵,皆不战而罢。魏征言与太子曰:前破黑闼,其将帅皆悬名处死,妻子系虏,故齐王之来,虽有诏书赦其党羽之罪,皆莫之信。今宜悉解其囚俘,慰谕遣之,则坐视离散矣。太子从之。后刘黑闼迅速败亡。

可见,武德四年八月至武德五年十月,李建成一直局部打击突厥,并初步部署了与突厥决战的战线。在东线战争扫尾工作中,李建成整编世民所部,领兵安抚山东刘黑闼部,巡幸幽州罗艺部队,都可以看出李建成是在构建打击突厥的战线。李唐为了确保打击突厥的成功,在统一战争中,但凡有勾结突厥倾向的将领,都被列入处理对象:武德三年处死潞州刺史郭子武、武德四年处死并州总管李仲文、武德六年处死并州总管刘世让等。这其实是净化内部可能勾结突厥的势力,为战胜突厥做铺垫工作。李渊与建成还积极调整内部: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九云:

(四年)十月庚戌,诏陕东道大行台尚书省自令、仆至郎中、主事,品秩皆与京师同,而员数差少,山东行台及总管府及诸州并隶焉。其益州、襄州、山东、淮南、河北等道令、仆以下,各降京师一等,员数又减焉。行台尚书令得承制补署。其秦王、齐王府官以外,各置左右六护军府,及左右亲事帐内府。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云:

十月,以秦王世民领左右十二卫大将军。乙酉,封宗室略阳公道宗等十八人为郡王。十二月,庚戌,立宗室孝友等八人为郡王。
可以看出建成旨在将世民势力笼络在自己的未来军政格局中。而他经略山东,主要就是收编世民的部队,为下一步全力反攻突厥做准备。突厥也已经感觉到这种压力,因此在武德六年二月,徐圆朗迅速败亡后,突厥联兵吐谷浑,并大力支持高开道、苑君璋、梁师都进攻唐境。建成所部积极反攻: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云:


武德六年七月,丙子,苑君璋寇马邑,右武候大将军李高迁及高满政御之,战于腊河谷,破之。癸未,突厥寇原州,乙酉,寇朔州。李高迁为虏所败,行军总管尉迟敬德将兵救之。己亥,遣太子将兵北边,秦王世民屯并州,以备突厥。

也可以看出建成是准备与兄弟世民联手出击了。突厥见势不妙请和亲,并以马邑归唐。唐将军秦武通被任命为朔州总管。
而在李建成经略山东收编世民部时,兄弟间发生了矛盾,世民开始反击建成。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一云:


建成擅募长安及四方骁勇二千余人为东宫卫士,分左右长林,号长林兵。又密使右虞候率可达志从燕王李艺发幽州突厥三百,置东宫诸坊,欲以补东宫长上。


杨文干尝宿卫东宫,建成与之亲厚,私使募壮士送长安。又使尔朱焕、校尉桥公山以甲遗文干。


七月,杨文干袭陷宁州,驱掠吏民出据百家堡。秦王世民至宁州,其党皆溃。


这里可以看到,建成本来是为反击突厥做的准备,但世民却处理了建成亲信杨文干,并泄露了全面进攻突厥的计划。在没有准备成熟的情况下,引来了突厥先发制人,原州、陇州、阴盘、并州先后失陷,李唐由主动转为被动。当时李渊父子曾有关迁都之议,其实暴露了李唐高层的矛盾已经表面化,兄弟内争,父子猜疑,内争局面形成。

颉利、突利二可汗举国入寇,连营南下,秦王世民以送财物退敌,李唐再次屈节称臣。李世民找到了反击哥哥削自己兵权的力量,那就是利用突厥为外援。


李唐屈节退敌后,武德八年李渊联姻西突厥,外围牵制东突厥与吐谷浑。八年四月,复置十二军:


《册府元龟》卷九百九十记:


以太常卿窦诞为参旗将军,吏部尚书杨恭仁为鼓旗将军,淮安王神通为玄戈将军,右骁卫将军刘弘基为井钺将军,右卫大将军张瑾为羽林将军,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为奇官将军,右监门将军樊世兴为天节将军,右武候将军安修仁为招揺将军,右监门卫大将军杨毛为折威将军,左武候将军王长谐为天纪将军,岐州刺史柴绍为平道将军,钱九陇为苑将军,简练士马,将图大举焉。


上面十二军将领没有在世民东线战场的部下,基本是按照以李建成为前敌总指挥的安排。另外与突厥对敌兵力布置如下: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一云:


八年六月,遣燕郡王李艺屯华亭县及弹筝峡,水部郎中姜行本断石岭道以备突厥。以右卫大将军张瑾为行军总管、中书侍郎温彦博为长史,组织反击突厥。


七月,代州都督蔺谟与突厥战于新城,行军总管张瑾屯石岭,李高迁趋太谷。左武候大将军安修仁击睦伽陀于且渠川。安州大都督李靖出潞州道,行军总管任瓌屯太行,灵州都督任城王道宗,右领军将军王君廓于幽州,霍公柴绍救鄯州,全线布置。


武德八年八月,李渊改书为诏敕,正式对突厥全面宣战。而太谷之战,暴露露了唐军内部的军事漏洞,直接原因拟推是建成与世民的不协所致。回到长安后,十一月,加秦王世民中书令,齐王元吉为侍中。实际李渊与建成将削夺李世民权力,整治世民的不顺服。建成百般拉拢,但世民依然依靠军功,轻慢兄长。建成为了尽快制约世民,只好采取强行调离世民部下的办法,引来了世民的恐慌,加速了夺权的步伐。“秦王世民既与太子建成、元吉有隙,以洛阳形胜之地,恐一朝有变,欲出保之,乃以行台工部尚书温大雅镇洛阳,遣秦府车骑将军张亮将左右王保等千余人之洛阳,阴结山东豪杰以俟变,多出金帛,恣其所用。”他尽力扭转内争的不利局面。即将面对突厥开战,而建成兄弟内部矛盾激化。上层之间的矛盾,在大臣之间引起恐慌,尤其是处于劣势的世民部,更是忧虑,恐惧则生变,铤而走险,世民为自保加紧谋划,终于喋血玄武门。事变后,李世民挟持天子李渊以令天下,忠于建成者当然也忠于李渊,世民控制了中枢政权。


李世民登基后,为了政局稳定,只好继续沿着哥哥的组织反击突厥的路子走: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一:


上引诸卫将卒习射于显德殿庭,谕之曰:戎狄侵盗,自古有之,患在边境少安,则人主逸游忘战,是以寇来莫之能御。今朕不使汝曹穿池筑苑,专习弓矢,居间无事,则为汝师,突厥入寇,则为汝将,庶几中国之民可以少安乎。于是日引数百人教射于殿庭,上亲临试,中多者赏以弓刀帛,其将帅亦加上考。


这和建成当时在京城秘密训练反突厥的军队,也与汉武帝在宫中训练反击匈奴的军队领导团队如出一辙。贞观三年反击突厥的军事将领有:李靖、张公谨、李绩、柴绍、薛万彻、李道宗。


在笼络建成部署方面,世民在武德九年十月,隆重安葬建成、元吉,满足宫府旧僚的哀思,释放反对情绪。重用魏征、王珪、韦挺等,进一步笼络建成旧部。从中可以反观到李建成的实力。即便如此,对世民安排的高官房玄龄、杜如晦等,也引来了李神通等的不服,从上面分析房杜之功,按资历正常情况下确实难就高位。而李瑗、王君廓、李孝常、罗艺、韦云起、郭行方的反叛,也足见建成培植的一批亲信的忠诚度。正如陈寅恪先生说的:“建成亦为才智之人,故太宗当日相与竞争之人绝非庸懦无能者。”到贞观二年,太宗依然心有余悸,“上谓侍臣曰:‘人言天子至尊,无所畏惮。朕则不然,上畏皇天之监临,下惮群臣之瞻仰,兢兢业业,犹恐不合天意,未副人望。’”也可以理解为世民杀兄逼父心理上的虚弱与恐惧,也可逆推建成余势还是有影响力的。


通过对李建成、李世民在初唐军政格局演变中的地位变化,我们可以发现李建成在李渊当权时期的地位始终是高于李世民的,他担当的责任也始终是重于李世民的。李建成本来是一位心中有天下格局的优秀帝位继承人,是李渊重点扶植的对象。李世民夺权后,必须好生安抚李建成多年经营的势力,同时继续沿着父兄对峙突厥的战略执行国家大政方针。李建成的优秀,迫使李世民不断积极努力追赶方能服众。从某种程度上讲,唐太宗的伟大也是由于有一位同样伟大哥哥的历史存在促成的。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12-11 20:00 , Processed in 0.09902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