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9|回复: 0

纽约时报: 35名员工被逼自杀,他们的老板会进监狱吗?

[复制链接]

828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849
发表于 2019-7-11 22: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鲜人 于 2019-7-11 22:55 编辑

  ADAM NOSSITER2019年7月11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5月,法国工会成员在审判法国电信案的巴黎法院外。 THIBAULT CAMUS/ASSOCIATED PRESS


  [《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


  巴黎——这些身穿蓝色上装、头发剪得很短的上了年纪的男子,在法庭的被告席上显得很不自在。这不难理解:他们被指控如此持续强烈地骚扰员工,以至于导致了员工们自杀。


  这些男子都是法国巨大的电信公司的前高管。十年前,他们想通过裁掉几千名员工的方式来精简公司。但他们不能解雇其中的大部分人。这些工人是国家雇员,而且是终身雇员,工作受到保护。


  所以,这些高管们决定让员工的生活变得难以忍受,变相地赶他们离开,检察官说。结果却是,至少有35名员工自杀了,他们感到没有出路、感到受了欺骗,对在法国没有流动性的劳动力市场找到新工作感到绝望。倡导工人权益的人士说,实际数字几乎比这个高一倍。


  如今,这些法国电信(France Télécom)前高管们因“道德骚扰”受审。法国电信曾是一家国有电话公司,现在叫Orange,是法国最大的私营企业之一。这是受法国严格的劳动保护法牵制的法国老板们,首次因系统性骚扰、导致工人死亡而被起诉。


  这次法庭审理吸引了这个对资本主义和企业文化有深度抵触情绪的国家,或许有助于回答在断断续续的经济现代化进程中困扰法国人的一个问题:企业在精简机构、摆脱债务和盈利上能走多远?


  如果这些前高管被判有罪,他们将面临一年监禁和相当于1.68万美元的罚款。但即使在庭审于7月12日结束(并在不久后作出判决)之前,此案已成为法国经常敌对的劳资关系上的一个里程碑。


  

  法国电信的前首席执行官迪迪埃·隆巴尔在2007年曾说,“想方设法,要么从窗户要么从门”完成裁员配额。 STEPHANE DE SAKUTI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寻求让法国变得对企业更友好的时候,他遭遇了罢工的热潮,并面临着黄背心抗议者的反抗,他们指责他是富人的总统。尽管许多工人抱怨他们难以维持生计,但雇主们说,法国慷慨的社会福利和工人保护制度让招聘变得繁琐,扼杀了就业机会的创造。


  此案已经成为这些挥之不去的紧张关系的强烈呈现。


  法国电信被数字革命打了个措手不及,固定电话用户大幅下降。2003年,政府下令公司私有化,到2005年时,公司的债务已超过500亿美元。


  公司高管们认为,为确保公司的生存,他们需要在13万名员工中裁员2.2万。检方对这种做法的必要性提出了质疑。


  “他们被困住了,走投无路,”原告律师之一米歇尔·勒杜(Michel Ledoux)说。“唯一的可能是让他们离开,无论用什么手段。”


  有关绝望的员工上吊、自焚,或跳窗、卧轨,或从大桥、高速公路立交桥上跳下来的让人心如刀绞的证词已表明,这些前高管们所做的远远超出了“推动公司进入新世纪”,如公司战略所要求的那样。


  这些高管包括前首席执行官迪迪埃·隆巴尔(Didier Lombard)、他的二把手路易-皮埃尔·维纳(Louis-Pierre Wenès)、前人事部总经理奥利维埃·巴柏罗(Olivier Barberot),以及其他四人。


  根据庭审证词,这家巨大的公司制造了让工人没有足够工作可做、边缘化,给工人分配不适当的工作,以及系统性骚扰等令人不快的工作环境。


  

  2009年,法国电信在巴黎的一处门店。这家曾经的国有企业被数字革命打了个措手不及。LUCAS DOLEGA/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检察官弗朗索瓦·贝内泽什(Francoise Benezech)在周五的总结陈述中说,这些高管“寻求使工人不稳定”。


  “那些在整个职业生涯都在野外工作的人突然被分配到计算机前工作,”在庭审中作证的劳工维权人士弗雷德里克·居永(Frederique Guillon)在接受采访时说。“有些人干脆就没有工作可做。”


  受害者中最年轻的是28岁的尼古拉·格朗努维耶(Nicolas Grenouville),他在车库里用一根网线上吊自杀时,穿着公司的T恤衫,勒杜本周在法庭上说。


  “我再也不能忍受这份工作了,法国电信什么都不在乎,”格朗努维耶在2009年8月去世前不久写道。“他们只关心钱。”


  格郎努维耶是一位内向的技术员,习惯于一个人做电话线路维修工作,他的一丝不苟受到了人们的称赞。他突然被分配销售部门与客户打交道。他受不了了。“他们没有提供一点训练就把他抛到竞技场上,”勒杜在法庭上说。


  在自杀的前一天,他上了12个小时的班,只休息了30分钟。“这种暴行对小尼古拉来说是当头一棒,”勒杜说。


  48岁的卡米耶·博迪维(Camille Bodivit)原本是公司的规划师,但突然间,他的工作职责开始发生变化。2009年,他在布列塔尼的一座大桥上跳桥自杀。“工作是他的一切,”他伴侣的律师瑞里耶特·芒德-里贝罗(Juliette Mendes-Ribeiro)周二在法庭上说。


  

  “这不是绘画绣花,”法国电信的前人事部总经理巴柏罗在2007年说。“我们要让员工面对生活的现实。” YOAN VALAT/EPA, VIA SHUTTERSTOCK


  “你们杀了我父亲——为什么?”诺埃米耶·卢夫拉杜(Noemie Louvradoux)上周在法庭上转身面对被告问道,那是此次庭审被最广泛报道的时刻之一。2011年,她的父亲雷米(Rémy)在波尔多附近的法国电信办公楼前自焚,原因是他对接连不断地分配给他微不足道的工作感到绝望。


  在为自己辩护时,这些前高管们提到了竞争激烈、不断变化的市场带来的巨大压力。


  “公司正在走向倒闭,却毫无所知,”前首席执行官隆巴尔作证说。“如果不是竞争对手来敲我们大门的话,我们本可以做得更温和些。”


  但对隆巴尔不幸的是,他2007年说的话被记录了下来。他说,他会“想方设法,要么从窗户要么从门”完成裁员配额。窗户是很多员工的选择。


  “这不是绘画绣花,”巴柏罗在2007年说。“我们要让员工面对生活的现实。”


  庭审证词显示,对员工日益增多的痛苦迹象,管理层视而不见。


  社会学家诺埃勒·比尔吉(Noelle Burgi)曾在公司出现自杀潮期间做过员工的工作,并在法庭上作了证。她在接受采访时说,那是一个“使人丧失尊严的过程”。


  “你被分配到一间地下办公室,”比尔吉说。“有一个人真的被踢出了他的办公室。他想不通。”


  

  2009年,法国电信的员工在一名同事自杀后,在拉尼永举行游行。 DAVID VINCENT/ASSOCIATED PRESS


  自杀潮和法庭上的证词清楚地表明,法国长期居高不下的失业率让许多工人感到特别易受伤害。


  “以前有充分的就业,如果你对工作不满意,你可以对你的老板说,老子不干了,”居永说。


  但这种情况在法国已经多年不存在了。以美国的标准来看,法国的劳动力市场死气沉沉,缺乏流动性,工人们也没有跨地域寻找新工作的文化。


  很明显,这些法国电信的员工是打算在公司里待一辈子的。“80%的人会一直待在那里,直到他们的职业生涯结束,”曾在法庭作证的法国电信工人帕斯卡勒·阿布德萨马德(Pascale Abdessamad)在接受采访时说。


  证词显示,大多数员工都非常敬业。像法国电信这样长期以来在法国生活中具有偶像地位的公司,显然曾是他们终生的安全保障。


  “工人以这些公司为家,”勒杜在法庭上说。“被自家人虐待是极为不道德的,”他说。


  法国的高管阶层通常相互支持,但这次对受审的高管一直保持着明显的沉默,而法国工人们则特别幸灾乐祸地观看着庭审过程。


  法庭上坐满了公司的现任和前任员工,他们以不赞成的神情看着这排穿着正装、一言不发的被告。


  “即使处罚很轻,那也会在他们的正装上留下一个大污点,”前来旁听庭审的法国电信员工诺埃尔·里什(Noel Rich)说。


  “这些人习惯了与部长们来来往往,”里什补充说,“没有对小人物表达过同情之辞。”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12-12 13:45 , Processed in 0.11565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