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回复: 0

纽约时报: 美国式民主的终结

[复制链接]

6468

主题

8164

帖子

4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195
发表于 2019-9-10 19: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华盛顿人 于 2019-9-10 19:49 编辑

  保罗·克鲁格曼2019年9月10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JIM DATZ


  过去,随着坦克隆隆驶向总统府,民主国家会突然崩溃。然而在21世纪,这个过程往往变得更加微妙。


  威权主义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进往往相对平静,而且是渐进式的,因此很难指着某个确切的时刻说,这就是民主结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来时发现,它没有了。


  政治学家史蒂文·列维茨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尔·齐布拉特(Daniel Ziblatt)在2018年的著作《民主是如何终结的》(How Democracies Die)一书中,记录了这个过程在许多国家的展开过程——从普京(Vladimir Putin)的俄罗斯,到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土耳其,再到维克托(Viktor Orban)的匈牙利。民主的防护栏被一点点地拆除,本应服务于公众的机关沦为执政党的工具,然后被武器化,用于惩罚和恐吓党的反对者。从理论上说,这些国家仍然是民主国家;但在实践层面,它们已是一党专政国家。


  过去一周发生的事件已经证明,这一切也会在美国发生。


  “马克笔门”(Sharpiegate),也就是特朗普不肯承认自己搞错了天气预报,说阿拉巴马州有可能受到飓风“多利安”影响的这件事,一开始还有些搞笑,尽管也很可怕——看到堂堂美国总统无法面对现实,心里不免发慌。但周五,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简称NOAA)发表声明,不分皂白地出来力挺特朗普关于阿拉巴马州可能面临危险的说法时,这就不再是玩笑了。


  为什么这很可怕?因为它表明,即使是NOAA这个本应最具技术性和非政治性机构的领导层,现在也对特朗普如此顺从,不仅愿意推翻自己专家的意见,还愿意撒谎,只是为了避免总统遭遇一点点尴尬。


  想想吧:如果连天气预报员都要为“敬爱的领袖”辩解,那我们的体制可就腐败到家了。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案例,司法部决定调查汽车制造商,因为它们罪恶滔天,居然敢采取有责任心的行动。


  到目前为止,这个故事是这样的:作为反对环境监管圣战的一部分,特朗普政府宣布有意撤销奥巴马时代要求逐步提高燃油效率的规定。


  你可能会以为,这样主动邀请汽车行业继续污染,是它们求之不得的。然而,事实上,汽车制造商已经将它们的业务计划建立在燃油效率标准确实会提高的前提之上。


  它们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计划被推翻——有人认为,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厂商明白,气候变化的现实最终会迫使这些规定得以恢复。因此,它们确实反对特朗普放松监管的做法,并警告这将导致“长期的诉讼和不稳定”。


  有几家公司不只是单纯反对。他们和加利福尼亚州达成协议,遵循几乎和奥巴马政府规定一样严格的标准,即便联邦政府已不再要求他们做到,这是对本届政府的公然非难。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司法部眼下正在考虑对这些公司采取反垄断行动,仿佛就环境标准达成一致是多么大的罪过,堪比价格操纵之类的行为。


  即便是对真正的反垄断政策表现出一些兴趣的政府,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令人不安的。而现在,这是来自迄今未对垄断权力表示过任何担忧的人,显然是企图将反垄断行动武器化,把它们变成一种恐吓手段。


  这也是司法部已经彻底腐败的明显证据。不到三年时间,它已经从一个努力执法的机构,变成了专门惩治特朗普异己的组织。


  下一个是谁?在至少两个案例中,特朗普看来是试图动用权力惩罚亚马逊,他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所拥有的《华盛顿邮报》(和本报一样)被总统视为敌人。先是他力求提高邮局的包裹运费,这将有损亚马逊的配送成本;之后五角大楼突然宣布,正在重新审查一个大型云计算项目的招标审批程序,外界普遍预计亚马逊将赢得该项目。


  两个案例都很难证明,这些是将政府职能武器化、打压国内批评力量的企图。但我们就别绕弯子了,它们当然是。


  重点是,滑向独裁政治的过程就是这样发生的。现代事实上的专制国家通常不会谋杀对手(尽管特朗普对事实上依赖野蛮势力的政权一直赞不绝口)。他们的做法反而是利用对政府机构的控制,让任何被认为不忠诚的人日子难过,直至有效的反对逐渐消失。


  这一切在我们说话间正在发生。如果你对美国民主制度的未来无所忧惧,那是你没留意。


  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自2000年以来一直是时报的专栏作家。他也是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因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地理方面的成就获得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PaulKrugman。


  翻译:杜然、李建芳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9-19 22:54 , Processed in 0.09416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