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9|回复: 0

FT中文网:德国为何没能出台全国禁足令?

[复制链接]

8268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2269
发表于 2020-3-25 16: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冬方:禁足令这样的决策,在法律上需要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公共利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能持续多久是未知的。




  2020年3月25日 16:14 张冬方 为FT中文网撰稿
























  3月21日,熬过了黑暗长冬的德国的大部分地区,天气晴好得不留余地。这天在德国的防疫决策中很重要,在一定程度上,它将影响到第二天德国是否拿出最后一张牌:禁足令。


  “周六(21号)这天是起决定作用的一天,我们得看民众的行为到底有没有改变。”德国总理府部长布劳恩(Helge Braun)此前曾这样对《明镜》说。而巴登-符腾堡州州长也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过同样的话。


  第二天,默克尔和16个联邦州最终达成一致,德国实施全国范围内的“人际接触禁令”,而不是“禁足令”。主要规定为:在公共空间禁止超过两人的聚集,家庭和同住成员除外,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至少保持1.5米,禁止在公共和私人场所进行人群聚会,该禁令将持续两周等。


  禁足令为何最终没有出台?禁足令和人际接触禁令到底有多大的区别?


  25日早北威州博特罗普一家日化超市前。为了保证人与人距离,超市只允许一定数量的顾客数进入。


      



  来自东德的默克尔最不希望实施“禁足令”


  此前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了一次非同寻常的电视讲话。其非同寻常之处在于,除了传统的新年致辞,这是经历了多次危机的默克尔自总理任期以来的,面向德国公民的第一次电视讲话。当时,德国已经出台了全国范围内的取消大型活动,关闭学校和体育娱乐场所,关闭边境的防疫措施,但来自各地警察的登记表明,仍然有人在聚会,仍然有人在进行“新冠派对”,“保持距离,放弃社交生活,保护年老体弱者”这样的呼吁并没有企及每一个人,尤其是年轻人。


  默克尔在此次德国新冠危机中之前一直在扮演配角。从2月底疫情爆发到3月11日,默克尔没有因为疫情出现过在公众面前。直到11日的联邦新闻发布会,当被问到“为何现在才出现”时,她的回答是“我什么时候出现,出现在什么场合,是由局势决定的。”当时德国的疫情局势越来越不好,感染数开始呈指数式增长趋势。对于后来陆续实施的关闭学校等举措,其真正的效果如何只能等到10天,甚至12天之后才能做出评估。然而,在“没有时间可浪费”的形势和压力下,还可以再实施什么举措,成为需要考虑的问题。


  而其他欧盟国家,从3月10日,意大利开始全国范围内的禁足令,15日,西班牙开始实施为期15天的禁足令,紧随其后的是奥地利,法国,比利时。


  在这样一个局势下,默克尔在18日出现在电视机里。她没有用“战争”的字眼,也没有宣告“禁足令”的可能性,只是用“二战以来最大的挑战”来形容德国的形势。这几乎是她唤醒民众的最后一次尝试。她寄希望于德国人的“理性”和“团结心”,请他们自觉放弃社交聚会和集会,而不是最终通过强制的方式。


  默克尔是最不想实施“禁足令”的那个人。她在讲话中说,“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对自由出行的限制只有在绝对的必要情况下才会出现,而且是暂时的。”这里的“这样”指的是她来自东德的背景。原因也不仅于此。据《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报道,默克尔曾在小范围内提到过,禁足令可能因为对人的产生的地理隔离和心理压力,会引起社会问题和家庭悲剧。


  无法统一的禁足令


  默克尔由此收获了“优柔寡断”的批评。与其形成反差的是对疫情宣战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是巴伐利亚州州长邹德(Markus Söder,基社盟)。邹德在此次疫情中表现突出,他为巴伐利亚州创造了好几个“第一”:第一个实施关闭学校的联邦州,第一个公布并实施“禁足令”, 第一个宣告进入灾难状态(Katastrophenfall)。他还留下了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金句”:“不让任何一个人孤军作战”,“如何应对疫情,不仅仅是对公共卫生系统的压力测试,也是对整个社会性格的测试”,“我们不允许犹豫,任何一例感染,任何一例死亡,都太多”。


  一些媒体用“超级邹德”,“抗病毒政客”,和卫生部长施班联手而成“德国危机梦之队”的标签来形容他。一时间他成为最显眼的那个人。民调机构Insa3月13日到16日对2048名有选举资格的人进行的调查显示,邹德第一次成为德国最受欢迎的政客,超越了默克尔。他不仅超越了默克尔。民意调查机构Kantar在17到18号对1010名有选举资格的人进行调查,30%的联盟党选民能想象邹德成为德国总理,超越了包括拉舍特(Armin Laschet)的三位基民盟(CDU)党首候选人。


  邹德“硬汉”的形象似乎即将坐实。然而,其在率先出台禁足令被其他州长称作是“冒进”。巴伐利亚州不是唯一一个实施禁足令的联邦州,紧随其后的还有巴登-符腾堡州,莱茵兰-普法尔茨,萨尔州和黑森州。然而,邹德凡事拿第一的形象饱受批评。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州长形容其为“权力游戏和花样滑冰表演”。社民党主席瓦尔特-博尔扬斯也表态,“联邦州应当按照之前商议好的,和总理一起达成一致,共同应付(疫情)。”之前的商议是,3月22日,默克尔和各大州长讨论防疫的进一步措施。然而,邹德等不到周日,他在周五就宣布了“禁足令”,周六即实施。他给的理由就是刚才所列举的第三句金句“我们不容许犹豫”。


  与邹德形成更强烈反差的是北威州州长拉舍特。德国疫情最严重的海恩斯贝格县(Kreis Heinsberg)就位于北威州。虽然这里2月底出现首例确诊,随后呈爆发时增长,相比较于其他联邦州,北威州反应速度显得要慢一些。2月26日,拉舍特在一次访问中说道,“疫情发展在掌控当中”。3月7日一场现场超过五万人的德甲赛仍被允许举行,地点就在里重灾区海恩斯贝格10公里的门兴格拉德巴赫。之前,北威州卫生局局长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因为疫情而取消比赛是错误的,每个人必须和能够自己决定是否去看这样的比赛”。


  在接受《明镜》(Spiegel)上周末的采访中,海恩斯贝格县县长普石(Stephan Pusch)批评了拉舍特的危机处理方式,“我们很快就做出了关闭学校的决定,我当时也期望北威州的其他地方也更早地考虑同样的措施,然而北威州给人的印象就是,(疫情)只是海恩斯贝格县自己的问题”。出乎人意料的是,23日普石向中国政府公开发出了防护物资求援信,也从一定程度表明了他对北威州的失望。


  就禁足令问题,在人际接触禁令出台之前,据《南德意志报》报道,拉舍特曾表态,禁足令“真的是绝对的最后的措施”。和邹德的“独行侠”风格不一。


  防疫表现,对于以后谁将成为基民盟党首候选人,甚至未来的总理,始料未及地,变得很重要。


  并无科学支撑的决策


  巴伐利亚等联邦州所实施的所谓的“禁足令”,其实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禁足”,而是“外出限制”,因为民众仍然可以因为工作,采购,个人体育锻炼等外出,而不是绝对的不出门,姑且可以解释为低配版的“禁足令”。而“人际接触禁令”,限制的是人际接触,但仍然有出行自由。更重要的,它们表达的姿态不一样。


  23号早上北威州埃森一家超市原本摆放厕纸的货架已空。


     




  据《明镜》报道,对于概念和措辞上,20日的电话会议上曾发生了争议,一派是“禁足令”的拥护者,他们认为此概念有简单直接的教育效果,巴伐利亚和萨尔州已经提前付诸实施了,而社民党的州长们之前就强烈反对用“禁足令”这一概念,因为担心引发民众不安全感。


  禁足令的复杂性还不止于此。这样的决策在法律,病毒认知,政策上都没法找到依据和先例。在法律上,它需要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公共利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能持续多久是未知的。《传染病防治法》第28条(Infektionsschutzgesetz)似乎能提供法律依据,不过,条文里并没有明确提到“禁足令”。


  而科学认知上,来自HZI流行病教授考奥泽(Gérard Krause)对《世界报》说,“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禁足令,在科学上几乎找不到依据。”然而,数学模式尝试解释它。来自科布伦茨-兰道大学的数学教授格策(Thomas Götz)曾和人一起用模型模拟出德国疫情扩散情形,他说,“人和人的接触越少,大流行病的新增感染数就越少,但禁足令不会让人际接触降低到零的状态,因为医护人员,超市里的收银员等还得继续工作。”


  但“禁足令”到底能起到什么效果,不得而知。著名病毒学家陀斯滕(Christian Drosten)20号在NDR电台访谈中也谈到“禁足令”。他认为,一方面,如果出台禁足令,实际效果很难验证,因为各项防疫措施是先后甚至叠加在一起,很难分开评估。另一方面,没有任何数据和理论支撑这样的政策有效。它最大的意义就是传达一个让每人都可见可执行的公共信号。


  同理,也许人际接触禁令也在传达一个信号。市场调查公司Yougov在23日进行的问卷调查中,1412位18岁以上的德国人参与了调查,其中87%的人认为自己对于德国为何实施人际接触限制政策,接收到了这个信号。同日infratest dimap为德广联-德国趋势(ARD-Deutschlandtrend)做的快速调查结果也显示,95%的人支持这个决策,3%的人反对。


      
23日下午5点北威州奥伯豪森的莱茵-黑尔讷运河边有零星的散步,骑车和慢跑的人,这几乎是人际接触禁令实施以来最后的娱乐活动。

  23日下午5点北威州奥伯豪森的莱茵-黑尔讷运河边有零星的散步,骑车和慢跑的人,这几乎是人际接触禁令实施以来最后的娱乐活动。


  25日是德国实施人际接触禁令的第3天。据Johns Hopkins University这天上午的数据,德国确诊数为32991例(德国总人口为8300万),新增病例数3900,死亡病例则为159例。过去的一周采取的措施能否有效,在发生医疗资源触碰压力极限之前,能否将增长曲线稍稍拉平,也许一周后,或者两周后,会更加明朗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5-24 16:56 , Processed in 0.09997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