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回复: 0

FT中文网: 为何英国“封国”难?

[复制链接]

826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2275
发表于 2020-3-25 16: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华盛顿人 于 2020-3-25 16:46 编辑

  何越:为何以民主著称于世的英国,执行“封国”那么难,以至于要小心翼翼搞出九刀法,一步步地劝说大家呆在家?




  2020年3月25日 16:14 何越 为FT中文网撰稿

  周一,英国卫生大臣马修•汉考克公开批评那些不听政府忠告,仍然外出享乐、不呆在家里的英国人“自私”,因为他人(尤其是有基础疾病的老人)将为这些人的自私行为付出生命代价。当晚8点30分,约翰逊发表严肃的公开电视讲话,宣布英国进入非完全式“封国”,仍然允许人们一天一次外出锻炼,条件是有责任的外出,保持“两米社交距离”。


  据报道,此时的英国处于意大利疫情高峰失控期的前两周。英国自2010年以来实施紧缩政策,全方面裁减包括医疗投资在内的社会福利,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英国重症监护室人均拥有床位数列欧洲倒数第二,无法达到为未来几周高峰期时的所有重症病人完全到位抢救的目标。为避免出现意大利的被迫选择式抢救的人道主义困境,英国在上周一紧急进入压制阶段,希望尽量减少疫情扩散,人工将危重病例数峰值调低;与此同时大量购买呼吸机和病床,且招聘已退休的医护志愿者人士。


  危机似乎就在眼前,可是英国抗疫打法介于德国式的“逍遥法”和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的“一刀切”之间,有点类似九刀法:从只强调勤洗手、要求发热和有感冒症状的人自我隔离、学校停止海外旅行等,到上周四传出伦敦要封城,再到昨晚宣布的“你们必须待在家里。如果你们不遵守,警方将有权强制执行”,目前似乎到了第七刀,甚至第八刀,但尚未进入意大利和巴黎式的军队强行式管制状态。


  上周六晚我致信英国前商务大臣凯布尔爵士(Sir Vince Cable),就“为何英国人不听政府忠告仍然外出”向他请教。因为上周五政府使出胡萝卜加大棒的招数,宣布给私营机构雇员每月发80%工资等被一些人惊呼为“英国共产主义”的全包政策,同时要求人们尽可能在家工作,没有必要原因不要出门。可天气非常不作美(时机也不作美,上周日是英国的母亲节),上周六至今天空一直放晴,而且艳阳高照,出现了罕见的英国夏天才有的度假式气候。英国人对于太阳的迷恋是中国人无法理解的——因为常年阴冷多雨,且英国人以古铜肤色为美,太阳是英国人的奢侈品,非常多英国人喜欢到西班牙度假甚至移居,原因就是为了追逐太阳!有太阳不晒,简直就是人生损失。所以上周末起,英国的海滩、公园、郊外等出现大批游人,很难/无法实现政府要求的负责任的“两米社交距离”。政府让大家不上班在家抗疫,可似乎成了带薪度假反抗疫。所以英国卫生大臣公开批评那些不听政府忠告、仍然外出享乐的英国人“自私”。


  凯布尔爵士的回复让我惊讶。他已年过70,属于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高危人群,正在按政府要求与其太太一起在家自我隔离。可他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privileged pensioners(优越的领取退休金人士)不是需要被特殊隔离的“应该被保护的人群”,真正需要被关照的,是那些年轻的家庭,他们被困在拥挤不堪的房屋中,那里有蹒跚学步的孩子或躁动的少年;被困在配有公用电梯且没有自己花园的公寓中的人;无家可归的人;患有精神疾病的人;那些担心他们将如何应对收入减少以及固定租金和水电费的人。


  凯布尔爵士所指的privileged pensioners(优越的领取退休金人士)是英国特殊的一代,即英国婴儿潮一代,他们是英国最自由、最幸福以及最富有的一代。因为在上世纪60年代英国社会主义时代,英国政府将人民工资大幅度调高。在英国,grey hair(灰色头发)意味着富有和生活舒适。他们的生活条件普遍优越于孩子辈和孙辈。


  而外出呼吸新鲜空气(如骑车、爬山、走路或遛狗等方式)是英国人的重要生活内容,形同于中国的饭后百步走。英国因为常年阴冷,要开暖气,没有开窗透气的习惯。多年前我母亲来我家,就因为她要开窗透气,否则觉得窒息;而我先生觉得开窗让冷空气进来,浪费了暖气,为什么我母亲不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还弄出一点小小的家庭摩擦。没有花园,自然要到外边呼吸新鲜空气。这其实也回答了为何“封国”政策下,约翰逊仍然说人们可以每天外出锻炼一次。让人们完全闭门不出,存在对精神和身体上的损伤隐患。


  凯布尔爵士还说:“英国当下的抗疫是为了拯救我们这些老朽,抗疫成功的标准是‘拯救生命’和‘避免过多死亡’。但死亡数字后的价值判断是所有生命和死亡具有同等价值。不是的。我已经77岁,还有大概10年可活?而我十几岁的孙子还可以活60年甚至更多,他们应该拥有优先权,并且应该明确优先权。”


  他还说:“体面文明的社会对老年人的福利充满同情心。我了解到,在意大利,极度困扰的临床医生不得不为年轻人而不是老年人分配稀缺的床和呼吸机。是的。我们的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可能很快就会处于类似的位置。但是,这种令人敬畏的责任不应该完全由医务人员承担,而应当由我们其他人通过我们的代表来决定原则。这场奇怪且代价不菲的战争很大程度上(尽管绝非排他性)主要是为了延长老年人的寿命。我希望他们(或更确切地说,我们。作者注:即婴儿潮一代)对此表示感谢。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这样的社会中,从公共支出的优先事项,到财产所有权,再到政治成果,都被我这个年龄段的利益和偏见主导。抗疫战争结束并取得胜利后,我们需要纠正和平衡。”


  如果从凯布尔爵士的角度出发,那些不听政府忠告,仍然外出不呆在家里的英国人不是“自私”,而是正当。但目前英国正在服从全世界的“人道主义”规矩,即尽最大可能拯救生命,而生命价值大小不分老少,都一样,所以出现官方定义下的“自私”行为。为何以民主著称于世的英国,执行“封国”那么难,以至于要小心翼翼搞出九刀法?


  据我的观察:


  第一,英国青壮年普遍对新冠病毒没有惧怕心理,认为自己的免疫力就能抵抗。目前英格兰死亡者除了一位18岁的有基础疾病者和一位21岁的女孩之外,其他都在59岁以上(只有一位没有基础疾病)。而华人阅读过李文亮、全家灭门等等武汉惨情,无论老少,谈病毒色变。


  第二,没有对“国家利益”的统一认识。民主国家意味着思想、行动和言论自由。以社会治理为例,思维囊括从国有化的共产主义到完全无福利资本主义的所有左中右光谱,国家政策实施的是政党利益下的政策;脱欧是最好的国家利益认识缺失的例子。我曾在《英国脱欧观察的四个切入点》里解释说:“无成文宪法、政党利益为大、意见百花齐放、没有权威部门与媒体、报界媒体‘党性’十足,是英国的政治生态。”而这个生态,亦适用于解释今天英国抗疫为何难以“众志成城”。


  第三:对自由的不同理解。凯布尔爵士说:“如政府所言,我们处于(抗疫)战争之中。但这是一场奇怪的战争。战争包括牺牲生命以争取更高的目标,例如自由,或争取较低的目标,例如征服。……而这场(抗疫)战争是相反的:牺牲自由和经济以挽救生命。”“封国”严重影响了人民的自由出行,政府要求人民做出牺牲不出行,理由是为了挽救他人的生命。但英国人对自由的理解五花八门,没有“从大局出发”的统一思维模式。


  第四:政府给出的指引不清晰,甚至矛盾。英国人是我所知道的最遵守法律和条例的人,他们对法律的服从,造成不会绕弯和不变通,常被“人治”国家笑话,说他们傻,不通人情。但目前政府几天一个说法,比如说除了医院、加油站、超市等民生不能中断的工作,其他人不要外出;可是又搞出个每天可以外出买菜和锻炼,社交距离要保持两米的说法,这中间出现了各种灰色地带。所谓见缝插针,人们只是在政府给出的建议下找到了外出的空子。


  第五:各国对“封国”达到的标准设置不一。一些人听到封国,画面是全面无缝隙的封;BBC中文网一篇文章说:中国援助人员到了意大利,认为封城效果不够,可意大利官员觉得很满意。2016年我采访过《经济学人》的中国事务主编麦杰思(James Miles),此前他在中国有21年的报道生涯,他说2014年他携全家回到伦敦,孩子们有文化冲突,他们虽都在英国出生,但都在中国长大。相比他们就读的北京的国际学校,英国的课堂秩序在他们看来简直是chaos(乱糟糟)。可他们眼中的乱糟糟,是英国人的正常。


  有华人朋友留言说:“民主是控制不住疫情的。我看印度就很简单粗暴,警察直接拿棍子打闲逛的路人,可是英国要考虑人权和民主。”我回复他:“民主不是口罩,想戴就戴,想摘就摘。民主体制对付疫情障碍多,不等于为了消除障碍就应该反对民主。看看历史,民主是多少人命换来的?就算是英国,号称光荣革命不流血就温和地成了民主先驱,也是几百年才换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5-24 17:16 , Processed in 0.18948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