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驴肝肺特辑 60】支持翰山,兼谈王沪宁王岐山谁是党内更重要的思想家? ... ... ...

热度 1已有 261 次阅读2018-3-7 06:56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翰山这篇原创《中国需要近期的极权,和远期的共和》,写得审慎而又有深度,逻辑融洽。我尤其赞赏其开篇点出问题,然后抽丝剥茧阐述论证的谋篇布局。

我最赞赏最支持的就是翰山开篇提出的这个问题----“可能失去中国共产党”是正确的,这种可能性,长远来讲,必然存在。然而其结论是不正确或者是不全面的,即“永远保持不失去这个党(的统治)”,这个做不到。

 

标标认为翰山在这篇文章里讨论的问题对于共产党来说都不是禁忌的话题,而是他们敢于直面迎上去的历史挑战与机遇---前年王岐山作为党内最重要的党建思想家之一(我个人认为他的政治思想史地位会高于王沪宁,王沪宁还是脱不了类似胡乔木那类的“笔杆子”气质)就跟当前世界政治学科的巨擘,美籍第二代日裔的福山讨论过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以及如何持续地提高执政水准,以便继续这种执政的合法性,犹如日本,战后也一直是自民党一党独大执政。

今天标标推荐中信集团董事总经理的一篇文章来解读。

重点还是标标划的!

-----------

難忘的會談——記王岐山與福山、青木的會見
作者:王岐山 福山 青木 德地立人(整理)


今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著名政治思想學者、弗朗西斯•福山和著名比較經濟學家青木昌彥應邀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外國專家局(外專局)改革建言座談會。期間還在清華大學CIDEG中心、比較雜誌社等機構,就圍繞“依法治國”改革,與中國學者進行了交流;四月二十三號下午中央紀律委員會書記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了兩位學者和本文作者。參加會見的還有,外專局長張建國以及20多位中紀委和外專局有關人員。

也給我們上上課吧


三人進入房間後,王岐山站在大屏風後面等著我們,在張建國局長的介紹下我們一一握手。巨大紅地毯上放著沙發,沙發半圓形的擺佈,是個典型的中國領導人會見外賓的格局。我們坐在了左邊。王岐山右邊坐了五、六人,其中我只知道張建國。後邊還有兩排,坐滿了人,估計是中紀委和外專局的相關人員。一位中等身材的英文女翻譯坐在王岐山的後頭。王岐山身穿暗色的夾克和白色襯衫,不帶領帶。穿一雙黑布鞋,與紅色地毯形成了鮮明對比。
岐山:福山先生、青木先生、德地先生歡迎你們。聽說你們在北京進行了交流,很好啊,今天也給我們上上課吧?


福山:感謝您百忙中撥冗會見。我與青木教授雖都是來自斯坦福大學,但他是搞經濟學而我是搞政治學的,的確這幾天我們與中國學者進行了不少的交流。今天也希望就目前中國正在進行的反腐運動與您交換意見。

青木:這次的交流主要圍繞中國在新常態之下如何穩定發展經濟問題。這裏重要的是,以經濟學的角度去理解什麼是新常態?其次改革要從哪里著手?我認為關鍵的是,改革企業治理結構,使中國國有企業變成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化企業。

我是學歷史的

岐山:好啊,政治學和經濟學,是很好的搭配。特別是福山先生對於中國歷史,政治史,全世界的歷史都有研究;對民主、對個人與國家的關係從歷史的角度來研究,我認為很重要,就像人第一次見面想要瞭解對方,首先要瞭解對方的履歷,履歷就是歷史。

我是學中國歷史的,70年代我做東西方研究,後來研究西方文明,喜歡歐洲歷史,最近看人類歷史,研究歷史沒有盡頭。去年有機會讀一本岡田英弘的歷史書。後來我瞭解了這個人的傾向和地位,實際上他對於日本傳統的史學表示懷疑,所以日本史學界叫他“蔑視派”,他是第三代掌門人。他對於蒙古的歷史、對歐洲和中國之間的地區的微觀調查做的很好,對於民族語言學有很深的功底,詞根學尤其專長。他是1931年生人,91年發表的書史學界一舉成名,這是他第一次進入宏觀的書,之前他是搞微觀研究的。我認為搞研究首先要有微觀基礎,有微觀才能昇華到宏觀層面,有了大量的微觀研究功底才能真正搞宏觀。您的老師亨廷頓(“文明的衝突”的作者)原來也是這樣要求的。(福山,點點頭)

80年代,我在經濟所(?他不是經濟所而是近代史所的?)時,要求每個人讀歷史。研究所成立時只有十來號人沒有搞什麼儀式,開了讀書單讀了一個月的書,第一本是明代的《華人語》?(?這是一本什麼書?);第二本是70年代《羅馬俱樂部的《增長的極限》。有一位中國留學生回國後給我講托克維爾的《論美國的民主》,後來我讓他們翻譯成了中文。世界文明史從法制(rule by law)講到法治(rule of law)。

想起來,2010年第一次去過巴西南美,在漫長的路途飛機上幾乎看完了一本厚書,叫做《美國憲政歷程、影響美國的25個司法大案》,(他用手比劃書的厚度說)厚極了!

歷史的現實和現代是連接的,去年讀英國的都鐸王朝的書很艱苦,讀到伊莉莎白接位。(看著福山講)一個歐洲史就夠難的了,中國比歐洲應該更複雜。比歐洲,中國歷史文化的連續性相對容易理解。你說,秦朝時中國就已經有了現代國家。中國歷史很長,人口多,理解清楚中國歷史對於外國人是很難的。今年春節的時候,有兩位同學來看我,討論了歷史兩個半小時。一位是搞考古的,另一位在梵蒂岡做一個專案,把中國歷史典籍拿回中國。我很羡慕他有自由進出梵蒂岡圖書館的圖書證,六年馬上收尾,流失出去中國東西越讀越讀不完,但是不讀不行,不去理解歷史就不能理解今天。(對著福山)你講國家、法治、問責三要素在中國的歷史裏都有DNA,說明中國文化裏有這個DNA。

人類學、遺傳學和經濟學都不如醫學容易,醫學可以實驗,而經濟學要實證,人類學就更難證明。許多經濟學是從醫學找辭彙,從人體結構去理解經濟學的,而且有不少辭彙是從醫學借來的,政治學也一樣。學醫的後來當著名政治家的不少例子也說明了這點。政治在西方怎麼解釋?在中國解釋為,“管理眾人之事”。顧名思義,首先把詞理解好。

東西方的文化差異

福山:Politic(政治)是從古代希臘文來的。Poli是城市的意思,當時治理城市的是就是政治。Public(公共)是大眾演變過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Republic(共和)也是從這裏來的。

岐山: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實際上外在形式是很難的(很大的),但在核心的本質問題其實是很一致。80年代,吃飯時美國人AA制,中國人很不習慣,其實本質上沒有白吃的飯,但中國人說“來而不往非禮也”,西方吃完把錢放在桌上,其實本質上沒有區別,但想克服形式上的東西很難。

宗教對東西羅馬太重要了。中國好像不信神沒有宗教,其實不然。我認為翻成“宗教”有問題,應該翻成“教宗”,“宗”放在後邊。最早時我們信鬼神哪。這也是我們中國(與西方)的差別。中國歷史長,人口多,中國要複雜得多。

美國朋友說,美國的歷史只有二百多年,我不同意。我說,美國傳承的都是歐洲地中海文化。岡田英弘說,有文明的不一定有歷史,有歷史和有文明的世界上只有地中海的希臘和羅馬,還有就是中國。他說,中國的歷史應該從司馬遷說起,我認為應該從孔子說起,史記也記載了孔子。

中國的事情實現現代化的過程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我們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歷史和文明,優秀的DNA要在現代化的實踐中發揮。優秀的DNA中國文化中就有。中國在多民族的遺傳中有變異。中華民族更要吸收西方文化的好的東西,世界上各民族的優秀的東西都要吸收。

中國特色


現代的很多問題才剛剛開始,2013年我們開始新的起點,有五千年歷史的國家能站在新的起點很難啊,要很長時間。這樣理解我們的治理能力,理解全面改革,依法治國。執政黨提出的起點上,不能忘了有十三億人,這是中國的特色。這是偉大的歷史探索和起步的過程。你們說的事情,我們知道這個尺度。發達國家加起來十一億人口,中國有十三億到十四億人口,我們清楚。
我與美國朋友反復講這個問題。中國變化是大,經濟方面,十三億人口脫貧了,了不起了,但文化教育還漫長,這對政治經濟發展都極有影響。就在這個房間裏,我對基辛格講:中國在走一個方向時不可能讓十三億人走懸崖陡壁,實現目標(十三億人)的任何一部分都很重要。中國的事情運行還要很慎重。

習近平總書記也很重視學習歷史,他很清醒,他完全理解鄧小平說的:中國需要幾代,幾十代才能實現現代化。

發達國家的前沿學者、中國希望在現代化的路上走好,經常來中國與我們交流。通過他們,我們也傳達我們的這麼多資訊:方向和目標、時間、尺度和存在的問題,逐步地越來越清楚。所以對了解中國的人傳達這樣的信號,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這條路儘量要修好。一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指導的黨要走市場化經濟,領導一個13億人口的國家,是個了不起的探索。

我跟美國朋友講,搞美國憲法的人很聰明,首先把自己的利益確定好了,所有原罪的人釋放了,後來把窮人拿進來,再慢慢地把婦女,最後把黑人拿了進來,建國二百年後選舉權給了黑人。現在反過來要求他國複製,但亂了又不搞了。埃及亂了,穆斯林兄弟黨首,原總統剛判了20年。美國的特點怎麼複製?

一個公有制為基礎的國家、搞社會主義的政黨的腐敗、黨領導市場經濟、國有企業是主力軍,但市場是開放的。這是基本原則。執政的領導出現腐敗,這條路的改革即法制(是“法制”還是“法治”?)如何搞?長期執政的黨的自我監督、自我淨化壓力很大,我們意識到這僅僅是開頭,但我們的信心是從實踐中得來的,還要走出來。難啊,自己監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慮這個問題。醫學上有自己給自己開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網上查到,俄國的西伯利亞的一位外科醫生給自己割過闌尾。這是唯一的病例,說明自我更新、自我淨化很難。

法制(rule by law)和法治(rule of law)

宗教內部的治理靠什麼?天主教、穆斯林也好,俄國正教、新教也好,靠什麼治理?天主教也出了很多問題,羅馬也有很多問題。福山先生有沒有研究過?

福山:研究過。關鍵是“rule of law(法治、法的統治)”。我的《政治的起源》中分析法律的精神來源於宗教,各教派之間的衝突形成了一定“相互的監督”作用,但最終神是唯一鑒別真理的標準,也是統治支配的力量,所以法律(神)的面前人人平等。因此來源於宗教精神的法律統治(rule of law)包括統治者在內,司法獨立於政府的脈絡是這樣來的。不知中國的憲法能否做到“rule of law”,並司法獨立。

岐山: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黨的領導之下進行。這就是中國的特色。再說憲法是黨,也不就是人寫的嗎。總統、國會以外還有憲法,憲法應有神聖性,但它不是神,是公眾的法。在中國皇帝是神,叫天子。日本有天皇、英國有女王都是君主立憲,與美國不同。法國革命和英國資產階級改革,一個革命一個改革到底誰聰明?歷史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結論。法國人說,革命徹底解決了問題;英國人說我們的改革成本低。對於不同的模式,中國帝制結束後也有過大辯論,即走向“君主立憲”還是“共和”。


我們要研究孔孟之道;老子的道德經很難理解,只有五千字,對於中國文化的影響很大。現在我們還缺乏研究。但海外是有研究的。今天得以結識幾位,不成系統地講了這些話,也算作信號吧。

岐山:(面向我說)他們未必完全理解。你明白了嗎?你再跟他們兩位解釋一下。

德地:沒有問題,我做了大部分的筆記,我認為我聽明白了(其實心裏沒有底)。

道別

我們慢慢地站起來,一個個握手告別。但雙方似乎有話沒有說完,三人圍著岐山。翻譯趕緊從沙發後頭繞過來。

福山送了一本中文本的《政治的起源》, 王岐山笑著接過來。

岐山:我小時候,父母對我們說要用心讀書,現在想很有道理。光讀書不思考不行。一定要用“心”(點了點胸)讀書。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對著翻譯笑著說,)這要難為你了!

岐山:但實踐更重要,所以我對王陽明有興趣。他講的是心學,我對王陽明很有興趣。這幾年我能抽空堅持讀書,不容易。(說完哈哈笑)

我腦海裏浮現王陽明“致良知”和“知行合一”的兩句話。可以說,王陽明心學和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融合造就了明治維新的精神世界。

德地:王陽明對日本的影響很大。(王岐山看著我,點點頭。)

青木:(拿了一本書)這是我與吳敬璉先生編著的有關中國經濟新常態的近著,供您參考。

德地:青木先生和幾位中國學者在主張,在這次國有企業改革的過程中,應該把一定比例的股權劃撥給社保等多個公有基金,這樣真正解決一股做大(?是不是“獨大”?)、政企分開,發揮專業管理層積極性等問題,同時讓人民可以分享資本利得。您覺得如何?

岐山:跟吳敬璉他們研究的,對吧。可以提。

德地:(我換了題目)“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說法還能適用嗎?

岐山:不行。

德地:是因為中國的文化中有同樣的DNA?

岐山:對。(邊走邊講)人類文化的最基本的要素其實中國都有,如何把其中好的東西發揚光大。

德地:那可以說有共同的價值了?

岐山:當然,最基本的價值是一樣的,不然我們怎麼談呢?

後記

我們道別,最後離開了大廳,上了車。福山和青木坐在後排,我仍坐在前排。車徐徐行駛離開了中南海。

車裏沒有人說話。車快開到景山公園,福山指著景山突然問我:“這是什麼地方?”。我說,“是景山公園,在山頂上可以看到故宮全景”。福山:“那我來過,是明朝最後皇帝崇禎自縊身亡的地方”。他停頓了一下,說了一句,“像玄學討論”。我和青木知道他在講剛才的會談。

福山是思維嚴謹的學者,他雖然曾做過“新保守主義學派”的一員,他更像有儒家氣質的思想家。我想,這次的會談,一方面福山沒能預期地討論他所感興趣的具體內容而心裏感到不足,同時因未能全部消化王岐山富有寓意的談話而有些困惑。

青木則不同,從國際經濟比較學的角度關心和研究中國幾十年的學者,今天在中國走向世界大國的關鍵時期,能夠接觸到中國的關鍵的人物,親自聆聽到直接的聲音和想法,滿懷興奮。

“我們需要時間消化今天的內容,但幾年,甚至十幾年以後回過頭再看今天的會談,它一定是個具有歷史標誌性的會談,”我說。他們兩個沒有說話,但都點了點頭。

一位關心會見,並幫過忙的朋友來短信詢問。我回:“會議持續了一個半小時、他談了九成以上,是個難得難解(“難解”不好懂?)的會談”。想起認識王岐山的一位朋友的話:“岐山說,你什麼都可以思考,可以思想,但說話就不同了”。

由此擱筆。


2015年4月28日 德地 立人

(筆者為中信證券董事總經理)

-----------------
四个王岐山——王岐山和福山的谈话解读
王雅撰写(2015年)

日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南海会见了弗朗西斯•福山、青木昌彦以及德地立人等日本裔学者,并释放了中共高层在看待改革、反腐、法制等问题上的信号。大陆官方媒体没有关于这次会面的相关报道,只有德地立人的回忆文章在网络上流传。目前外界普遍相信这篇“王岐山内部讲话”文章内容的真实性。而这番讲话,也成为外界认知王岐山本人乃至中共新生代领导层的契机,其中的信息颇值得解读。

学历史的王岐山

王岐山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包括他在内的中共新生代领导集体,对于自身在中国历史发展中所处的地位和承担的责任有着明确而清晰的定位,对于所面临的困难也有着充分的认识。用王岐山的话说,就是“现代的很多问题才刚刚开始,2013年我们开始新的起点,有五千年历史的国家能站在新的起点很难啊,要很长时间。”在明确这个历史定位之后,王岐山看似海阔天空的、被福山称为“玄学”般的谈话,实际上都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中共正在推进的社会治理现代化探索和全面深化改革、依法治国、反腐败等,也都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而推进这一系列的举措则是执政党在今天必须要承担的历史使命。



王岐山

这种历史纵深在福山和王岐山关于东西方文明中对“政治”含义的解读对话中得到进一步体现,只不过两人在这里讨论的重点,已经在王岐山的“引导”下,从对东西方政治文化的比较分析,转而进入到对东西方政治道路的选择必须建立在各自文化传统基础上的讨论,体现了中国道路选择和王岐山本人的文化自觉。

因“历史终结论”而名噪一时的福山称,“Politic(政治)是从古希腊文来的。Poli是城市的意思,当时治理城市的就是政治。Public(公共)是大众演变过来的”,他还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Republic(共和)也是从这里来的。”而王岐山则顺接福山的结论表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实际上外在形式是很难的(很大的),但核心的本质问题其实是一致的。” 虽然“本质上没有区别,但想克服形式上的东西很难”。

王岐山表示,“美国的历史只有二百多年,我不同意。我说,美国传承的都是欧洲地中海文化。冈田英弘说,有文明的不一定有历史,有历史和有文明的,世界上只有地中海的希腊和罗马,还有就是中国。他说,中国的历史应该从司马迁说起,我认为应该从孔子说起,史记也记载了孔子。”

王岐山进一步表示,“中国的事情实现现代化的过程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历史和文明,优秀的DNA要在现代化的实践中发挥。优秀的DNA中国文化中就有。中国在多民族的遗传中有变异。中华民族更要吸收西方文化的好的东西,世界上各民族的优秀的东西都要吸收。”

这些对历史文化的表述,显示出王岐山对中国道路的文化自觉与开放精神。中国道路不仅必须建立在自身传统文化基础上,还必须要具有开放的精神,既赋予传统文化以现代化的内涵,又要吸收西方社会的优秀内容。事实上,对于这些主张,在习近平、王岐山等新生代领导人刚上任之初,多维新闻就提出过同样结论。在彼时发表的《引领中国——习近平面临的十大挑战》一文中,多维新闻明确提出,“中国社会的价值观只能建立在中国自己的历史、现实和对未来的期盼上。以中国历史和民族的思想文化价值为主体,以现代的实践为依据,科学吸收马克思哲学政治经济学思想,以宽容的态度去思考其他西方价值理论给予我们的提示,让多元观点能够相互比较,社会价值共识才有机会形成。我们可以参考隋唐时期佛学东渐的经验,学会积极面对、科学和批判地接受包括马克思哲学思想在内的所有外来价值观。这是中国的历史经验,也是五千年文明的总结。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摒弃各种极端思想,才能建立科学的中国社会主义价值观。”

懂中国的王岐山

除了上述文化认识之外,王岐山又从历史认知的角度进一步提出,执政党的方针政策取向,包括路线图和时间表等,都必须建立在自身国情之上。

王岐山表示,“有十三亿人,这是中国的特色。这是伟大的历史探索和起步的过程。你们说的事情,我们知道这个尺度。发达国家加起来十一亿人口,中国有十三亿到十四亿人口,我们清楚。”

“我与美国朋友反复讲这个问题。中国变化是大,经济方面,十三亿人口脱贫了,了不起了,但文化教育还漫长,这对政治经济发展都极有影响。就在这个房间里,我对基辛格讲:中国在走一个方向时不可能让十三亿人走悬崖陡壁,实现目标(十三亿人)的任何一部分都很重要。中国的事情运行还要很慎重。“

王岐山在这里委婉表示,他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此具有相同认识,并且会继续坚持邓小平的道路。王岐山说,“习近平总书记也很重视学习历史,他很清醒,他完全理解邓小平说的‘中国需要几代,几十代才能实现现代化’”。

王岐山表示,“中国希望在现代化的路上走好,欢迎发达国家的前沿学者经常来中国与我们交流。通过他们,我们也传达我们的信息:方向和目标,时间、尺度和存在的问题,逐步地越来越清楚。所以对了解中国的人传达这样的信号,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这条路尽量要修好。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的党要走市场化经济道路,领导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是个了不起的探索。

“我跟美国朋友讲,研究美国宪法的人很聪明,首先把自己的利益确定好了,所有原罪的人释放了,后来把穷人拿进来,再慢慢地把妇女,最后把黑人拿了进来,建国二百年后选举权给了黑人。现在反过来要求他国复制,但乱了又不搞了。埃及乱了,穆斯林兄弟党首、前总统刚判了20年。美国的特点怎么复制?”

在对上述问题具有明确认识之后,在政策价值取向上,王岐山表示,“一个公有制为基础的国家、搞社会主义政党的反腐败、党领导市场经济、国有企业是主力军,但市场是开放的。这是基本原则。”青木先生和几位中国学者主张,在这次国有企业改革的过程中,应该把一定比例的股权划拨给社保等多个公有基金,这样既可以真正解决一股独大、政企分开等问题,也可以发挥专业管理层的积极性,同时还可以让人民分享资本利得,对此王岐山也明确表示“可以提”。

现代化的王岐山

将目光聚焦到王岐山本人身上,可以发现在这个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讲话中,王岐山再一次表现出他不同传统中共官员的、现代性的一面。

据统计,谈话中王岐山7次提及了“现代化”,比如他说“中国实现现代化的过程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历史和文明,优秀的DNA要在现代化的实践中发挥”,“习近平总书记也很重视学习历史,他很清醒,他完全理解邓小平说的:中国需要几代,几十代才能实现现代化”等。

这种现代化或者说现代性不仅体现在王岐山对国家的希冀上,更体现在他本人的性格里。王岐山毕业于西北大学历史系,从今天的政治表现来看,青年时的王岐山在从历史中吸取古人治国经验的同时,并没有沉没于历史的故纸堆中,而是积极地加入到国家改革的历史进程中,从在中央农村政策研究部门充当幕僚,到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主任,再到出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推动建行和摩根士丹利合作,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合资投资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再到广州处理国企资不抵债、海南处理房地产泡沫,王岐山一直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这些经历也促使他形成了做事雷厉风行、说话接地气的风格。

他可以向纪检干部们提到美国政治剧《纸牌屋》,并且非常重视剧中“党鞭”这一政治角色,也可以向下属推荐历史小说《大清相国》;可以在两会上直接批评时任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的“形式主义”,也可以在美国在谈到美国保守主义时半开玩笑地承认中国的某些学者思想保守。也正是这种看起来和中国守旧官僚们不甚搭调的特立独行的性格和更现代的开放型思维,使得他即便对“宪政”这样的话题也不回避,直言自己在2010年访问巴西期间,曾在飞机上研读了《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

特别值得注意的一个信号是,王岐山在与福山等人的谈话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中国与西方有着共同的DNA,在国家、法治、问责等三要素上都可以找到共通之处,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实际上只是外在形式不同,在核心的本质问题其实是很一致”。能够与西方学者会面时说出中西方在很多事情上有共性,如此坦率地表达出双方在价值观上共通,这对于很多中共官员来说实属不易。

尤其在当下的意识形态环境中,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仍然在中共党内具有相当影响,“逢西必反”和所谓“西方敌对势力”已经成为一些党内“左派”的既定思维。他们对于人类社会几千年积累下来的共同价值观底层和社会治理手段等熟视无睹,整日抱着非敌即我心态看待世界,将一些具有人类社会共性的社会实践或治理模式,有意描绘成西方“别有用心”的算计,画地为牢,自缚手脚,与王岐山豁达地表示人类共同DNA的表态相比,这些“逢西必反”官僚左棍们的心态,或许也需要经历一次现代化的洗礼。

敢说NO的王岐山

王岐山敢说NO,是很多人对王岐山的直观认识,在新领导层负责为中共执掌“党鞭”的王岐山自上任以来,已经对省部级以上的高官们亮了99次红牌,在习近平力挺下,拿下了包括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在内的特大老虎,并频繁表示反腐“没有铁帽子王”、“上不封顶”,“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这次和福山等的谈话,王岐山敢说NO的个性再次展现无遗。在福山问到“不知中国的宪法能否做到‘rule of law’,并司法独立”时,与之前一直太极拳式的聊天不同,王岐山立刻鲜明地亮出了自己的观点——“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此外,在德地立人以国企改革为例,询问晚清时提倡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否还适用于中国时,王岐山也给予了明确的答复“不行”。

两次回答都是斩钉截铁,未留余地,显示了王岐山对自身政治身份以及中共在中国统领一切的执政党地位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用中共的话语体系来说,就是在大是大非等原则性问题上态度极为鲜明。

中共作为一个纪律严苛的政党,极为要求党性。在一些原则问题上,要求党员毫不让步,王岐山作为执“党鞭”者,更是守牢了这个底线。由此可见,虽然在一些话题上可以海空天空,共同探讨,但是遇到一些触碰执政党底线的重大问题,例如具有西方政治诉求的司法独立和具有晚清隐喻嫌疑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等,王岐山都立刻进行了明确否定。

而且还需要注意一点的是,王岐山在政坛以“经济专家”出名,在十八大担任中纪委书记后,“配置错位”的说法一度出现。虽然官方对此没有任何回应,而且这两年间中纪委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似乎很多人在看待中国经济改革的问题上,仍然会有意无意地试探询问王岐山。如日本经济教授青木昌彦就在一开始就中国经济新常态、国企改革等话题向王岐山提问。王随后有意地将回答引向了历史,没有正面回答青木昌彦的问题。在对话最后,青木将自己与吴敬琏先生编著的有关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著作送给王岐山,他也仅仅是确认了一下,没有再作过多表述。

这些细节也都表明,王岐山深知自己在中共党内的角色分工,是中纪委书记而非国务院副总理,是管党纪而非经济,因此在与这些学者对话时,清楚哪些是自己应该向外界传达的信息,哪些是自己权责之外要尽量避免的。

总之,窥一斑而见全豹,王岐山与福山等人的对话虽然算不上很长,但的确可以成为外界观察王岐山本人以及这届中共领导层的一个窗口。而王岐山本人,似乎也在有意通过这种方式,向外界传达一些信息,正如他所说的,“今天得以结识几位,不成系统地讲了这些话,也算作信号吧”。

-----------------

番外:

蜜蜂 2017-9-23 01:37王岐山对于“司法独立”和“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都说NO!实际上就是表达了中国等对待“全盘西化”的明确拒绝。最终还是要在“党领导下”走“中国自己的路”。
嘿嘿!

不列颠地主 2017-9-23 06:40老王是大忽悠。日本人听完翻译的话以后会这么说。只有了解官方工作语言的人能做出准确解读。
老王不错,能干。让他当总理有些屈才。


夺标 2017-9-23 10:37
0px 0px no-repeat; color: rgb(102, 102, 102);"><blockquote .="word-wrap: break-word; vertical-align: top; display: inline;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16px; background: url(&quot; 100% 100% no-repeat;">不列颠地主: 老王是大忽悠。日本人听完翻译的话以后会这么说。只有了解官方工作语言的人能做出准确解读。
老王不错,能干。让他当总理有些屈才。
地主博的洞察力是好。赞一个!您说得对!比如关于斯坦福大学的日裔经济学教授青木开始拉起话题是说有关中国新常态经济学的话题,最后且送了他和合作者吴敬琏的书给王岐山,而王只是确认,因为在这个领域王岐山和习近平最重视的是刘鹤以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创始人林毅夫(2015年底成立中国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他们都是王岐山、习近平在杜润生门下的同门师兄弟。
王岐山文革后是社科院近代史所搞比较经济学史的第一批研究生,毕业后有跟刚刚留美归来的林毅夫等在“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在经济界,资历跟薛暮桥同辈,比陈云小半辈)领导的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也叫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摸爬滚打。说起来,杜门弟子们如今在庙堂之上的真不少,比如刘鹤、农村工作领导组长陈锡文等,习近平也算是杜门弟子之一,而刘鹤、林毅夫都是王岐山当年一起跑遍全国州县的同门。听说那时候(1989年前)中国经济改革气氛蓬勃,整个社会思想开放、凝聚力高,在当时经济改革理论与实践的新生代领域有“南温北王”之说,指的是学化学出身的数理经济学家温元凯以及王岐山,当然后者的机遇与成就是温元凯不能比的。
标标认为机遇固然重要---现在一般都觉得王岐山是因为其岳父是姚依林才获得机遇的。不是这样的。
王岐山虽然祖籍千年望族门阀“太原王氏”(他的母族是“清河崔氏”,看起来当年他父母婚姻也还是老派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杜润生小同乡,但是却在山东与北京长大。
王岐山的父亲是原先国民政府搞城市规划的民主人士,梁思成林徽因的学生,跟朱镕基同为清华校友且相熟,姚依林也是他们的清华学长。而且王岐山就是在国家计委大院长大的,跟朱镕基就住在同一个院子(朱是摘帽右派,清华的老学长们说因为李富春副总理爱才,就把打了右派的朱镕基留在身边,在国家计委内部当了一个编制外的“民办英语教师”,派他去给徐向前元帅的子女补习英文),朱镕基是他的父执辈。所以王岐山的经济学见识、智识与知识是“童子功”。
恰好我一位清华航空专业首届毕业生的长辈跟王岐山的父亲、朱镕基、姚依林都是青年时代认识的(过段时间我发以前写的专栏旧文,说说电视剧“北平无战事”背景与我这位北人南相大家庭出来的长辈的故事),所以才给咱们口述八卦这些事---说这些事的时候我们还年青,王岐山还不是大首长,刚刚从广东进京,银行领导的位置还没有坐热,就去给北京的非典救火。我家中那位清华老学长长辈当时就说王岐山必青史留名,煊煊赫赫。果不其然。
古代有“东床选婿”、“琼林宴选婿”的传统,两宋时代,状元榜眼探花以及进士及第的,都被有女儿的高官家里抢破头-----王岐山自己就很优秀,姚依林跟他父亲又是同为清华老学长的世交,恰好毛泽东发动文革上山下乡,在陕北给了王岐山与姚明珊(不是“姗”,我看那些关于郭文贵的狗血报道,把王夫人的名字都写错了)天赐良缘,姚依林当然乐见其成,白璧入怀,提携琢磨,玉之于成也符合中国传统的政治伦理,也不违反党章,毛泽东不还时常提先秦那个“大公无私、举贤不避亲”的祁黄羊吗?


 

 

1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翰山 2018-3-7 18:45
王岐山还是挺有思想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9-21 18:50 , Processed in 0.0596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