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8年戊戌年中秋节归来话风云:天下入梦来4(原创)

已有 68 次阅读2018-9-24 09:30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我认为政府会考虑从长远国家利益角度善后好刘强东案(受害人之前是一名处女,而且刘强东参与这样现代版的扬州盐商利用扬州瘦马搞性贿赂的饭局是惯犯,七月份澳大利亚判决的那个性侵坐牢的徐龙伟三年前是在刘强东做东的豪门夜宴里,也是合伙灌醉华人女孩子,然后就以送她为名实施犯罪的),不袒护刘,不让刘这个案件演变成类似1946年的北大女生沈崇被强奸案件,在经济形势剑拔弩张时候溅起巨大火星和连锁反应。

  《环球时报》这样的喉舌评论员文章说刘强东案子,中国要学习西方一点~将大人物个人利益与公众或上市公众企业利益切割开来的能力,也就是说不要产生连锁负面效应。这句话可以说隐藏了政府真正态度~刘强东是刘强东,京东是京东,政府要将刘强东切割的意思已经透露出来了。天佑中华!

  小姐姐思前想后,实事求是地说,国家在制造业不会搞“国进民退”,但是在资本市场已经开始搞“国进民退”了,包括那些房地产,互联网等垄断行业巨头衍生出来的金融和投资投机业务,正通过反垄断法等手段,强行与这些公司本专业业务切割剥离,限制其用来扩张的银根,并且加快相应立法,形成常规监管常态。
  即使对于公立医院,将近两年前就公布了严禁形成超大型医院集团的文件。
  通俗点说,政府的宏观调控方向就将是让“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但保持地主依然可以领着农民种地”这个方向,但又用不着背负“抛弃民营经济,搞国有化产权改造,走改革倒退路”的恶名。
  而且,这样严控资本和投机领域,正是为了保证制造业民企的利益,国家真正能在未来崛起的基础。
  我和朋友不乐观,预计至少还需要廿年跳出中等收入陷阱,即亚洲四小龙和日本三十年走完的路,我们建国后九十年完成,一点也不比人家快~届时,您我等真是老头老太了,现在还能做事。

  小姐姐我不是经济科班出身,原先是医生,我会用医生的头脑思考洞察社会和经济。
  比如前述政府不鼓励医院并购形成垄断托拉斯卡特尔,是与我前楼分析房地产业的原理一致,不鼓励这样叠床架屋,但实质在产业链固定环节原地踏步还尾大不掉。但反过来,如果再不扩大规模基础上,提高科技与服务的品质,带动产业链各个环节的行业万花筒做法是政府未来产业经济政策心水的~对于医疗健康产业来说,并购医院的类似莆田系的业务都会出局,而会加重对提高医疗服务附加值和科技含量的自主原料药,原研药,国产耗材以及我从事的国产临床精密医疗仪器研发制造领域民企的投入。
  好,不说了 。

  鲁迅说,我总是不吝做最坏的推算,做最好的努力。

  天佑中华!马克思在《资本论》当中实际上研究的是世界资本主义。例如,他把海外贸易看作是第二位的。同时,他又指出没有海外贸易资本主义就不可能存在.
  。。投在对外贸易上的资本能提供较高的利润率,首先因为这里可以发挥本国经济的比较优势。
  所以,小姐姐我得出结论~既然海外贸易是资本主义存在的必要前提,则即使我国遭遇最坏的情况~人民币在全球市场的购买力如当年前苏联卢布那样跳水,暂时退出全球化游戏大圈子,退入俄罗斯伊朗我国等一起抱团取暖的小圈子,但海外贸易还存在,则资本主义的完全市场经济也只是暂时冬眠,总有复苏那一天,这个时候,我们因势利导地来补上四十年买办资本主义改革欠下的民生福利等属于社会主义的课程,极大地提高人民币在国内的购买力,就是在非常经济严峻时期夯实政权的民心基础,增强国家凝聚力的最强逆周期因子! 在马克思晚年,发达国家的“利润率的普遍性低下”作为慢性的经济危机出现于发达国家,开始了“资本的输出”。那就是霍布斯和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它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进而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出现区域经济化,它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毋庸赘言,战后出现了美苏“冷战”结构。这种情况下,前苏联的经济崩溃很突出,但是,资本主义阵营从1930年代持续下来的“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福特主义也达到了极限。那就是“利润率的普遍性低下”,靠一个国家为单位的政策是难以解决的。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海外贸易是不可缺少的。

  。。于是,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出现了“全球化”政策。那就是把落后国家全部卷入其中的自由贸易。

  所以,小姐姐我仔细算来,资本主义的大周期,实际上六十年一遇(1930-1990年,历经和平繁荣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共同繁荣的冷战-共产主义衰落的冷战后全球化资本主义),一个甲子,而全球化资本主义本身的周期性危机则是六十年的一半(1990-2008),大约三十年。
  这种动荡起伏与平稳平台期构成的反复性体现了世界资本主义中被称为“康德拉季耶夫曲线”的约60年的周期循环。从经济的观点来看,1930年代处于向“后期资本主义”的过渡中,再往前推60年,即19世纪70年代则处于自由主义向帝国主义的过渡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讲,20世纪90年代便产生了向全球化市场经济的过渡。
  ------------------------------------

  为什么会发生2008年以来起源于美国,不断对外转嫁,如今击鼓传花到中国的次贷等杠杆化泡沫经济危机?


  。须知,20世纪80年代末,“共产主义体制”瓦解,正如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论所代表的那样,人们对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全球化将要带来的乐观前景津津乐道,马克思的《资本论》和《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这类著作看上去似乎早已失去了意义。

  但此后,尤其2008年以来,我们看到的是世界经济结构的不景气和资本主义社会政治制度的机制不健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资本主义和近代国家的崩溃,而是暴露了历史处于一种难以摆脱的反复之中---小姐姐我认为,2008年以来的全球性危机,正好证明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和《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依然是研究资本主义周期律和由于阶级起落早成的国家起伏这样的历史周期律的最佳经典著作。

  《资本论》研究的是资本积累运动本身无法摆脱的反复性。资本必须依靠不断的差异化以实现自我增殖。而且,它不能避开危机—繁荣—萧条—危机这样的反复(周期循环)。
  嗯,很深奥吗?
  小姐姐我告诉你,《资本论》实际上讲的是资本主义的核心故事----货币的故事,确切地说是货币在资本社会里被视为财富的代表,而马克思告诉我们,货币的面值与被它代表的财富之间永远存在实际的差异,这种差异既可以推断资本主义市场的繁荣发展,也可以带来资本主义市场的大萧条。

  再打个我们可以理解的比方,每一个国会代表、政协委员等都有自己属于的界别---通俗地说,每一个政协委员都代表着社会的某个群体,某个阶层,但是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总是存在着真实的差异,差异越大,“漏洞”或者说隐含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就越大,需要更多的投入来维持稳定---比如说曾几何时,有光鲜亮丽,浑身路易威登、爱马仕等出镜或者拥有双重国籍的委员们却赫然代表着工业界的工人阶级,如此代表本身与被他或她代表的人民之间就存在着显著差异了。

  货币也是如此,总是存在着货币的面值与被它代表的真实产品财富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越显著,就越是双刃剑---一方面越容易赚到高额利润,一夜暴富,一方面稳定性越差,越容易爆发危机。

  所以,天佑中华,十八大以后一系列的国家新政,正是为了去除这些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巨大差异所隐伏的危机因素----“穿用爱马仕的、双重国籍”的,不得再让“穿草鞋的草根阶层”随意被他或她代表,同时也不能让真实的商品财富被各种特殊的货币形式--杠杆式理财产品、比特币等代表。好,现在我们知道了,世界资本主义形态本身存在被称为“康德拉季耶夫曲线”的约60年的周期循环。

  马克思的《资本论》是从经济学角度入手,来研究这种周期性,即资本积累运动本身无法摆脱的反复性。资本必须依靠不断的差异化以实现自我增殖。而且,它不能避开危机—繁荣—萧条—危机这样的反复(周期循环)。

  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则从对国家的各阶层状况分析的社会学入手,讨论的是近代现代国家的政治形态难以解决、而又希望解决所导致的难以摆脱的反复性,也就是毛泽东主席与黄炎培先生在延安的窑洞里彻夜长谈的,如何跳出历史周期律问题。看看马克思如何进行案例分析的。

  《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是马克思第一次尝试使用历史唯物主义去分析当下发生的事件。

  马克思说:“大资产阶级分裂成两大集团,即地产和资本,都力图恢复自己的统治地位,而使对方处于从属地位。”
  嗯,我国的大佬土豪们基本上也可以分为玩地产的与玩互联网理财(玩资本)的两大集团。

  在马克思看来,资产阶级的政治规则只有在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下才最有力也最安全。他指出只有在这类民主共和制下,大资产阶级的内部各个成分才能和平地消除分歧与矛盾,然后将他们整个资产阶级的利益置于资产阶级中的某个具体成分的利益之上。“因为只有在这种国家形式(议会共和制) 下”马克思说,“法国资产阶级的两大集团才能联合起来,从而把本阶级的统治提到日程上来,以代替本阶级中的一个特权集团的统治。”

  通俗地说,如今我国玩地产的与玩互联网理财(玩资本)的两大集团大佬土豪们也期望能够再进一步建立能够让他们坐下来“萝卜开会,群英荟萃”从而“平分天下秋色”的政治制度了。否则,如何能够任意设酒局牌局,逼良为娼,让民女入局被灌酒到酩酊大醉,被奸污而逃脱应有的惩罚呢? 但是,从根本上马克思认识到路易·波拿巴实际代表了当时法国社会的某个阶级——小农。这个阶级是由于第一次法国革命而存在的,当时很多旧贵族的财产被剥夺,土地被分给了农民。许多农民将他们的光荣时刻与路易·波拿巴的叔叔拿破仑联系起来,这就给了他的侄子与法国社会其它阶级对抗的群众基础。
  虽然波拿巴依靠法国农民的热情支持而上台,但是他的统治并不是代表农民的利益的,反而,他是要保存并加强资产阶级的剥削......
  -----------------------------
  …………………………
  看了这里阐述马克思对于资产阶级登上法国政治舞台前后历史时期各个阶级的分析,小姐姐我得出结论

  ~Deng公就已经是马克思定义的路易波拿巴式的人物,即披着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外衣的,由“包产到户”的改革开放初期的新自耕农们拥护上台,但最终成为同时代表国家机器本身又维护改革开放后新兴资产阶级利益的领导人,只是他没有给予资产阶级登上统治舞台最后也最重要的一步~资产阶级共和民主制。

  虽然结论惊人,但我相信马克思理论!

  再推论下,什么是马云嗅到的危机?

  当今曾披上共产党外衣的大资产阶级们,刘,柳,王,马(“资治通鉴”等史书上还曾经有描述晋代社会的批语“王与马共天下”,不过那时候的“马”指代司马氏,而在我国互联网、物联网与金融领域,就是指大马小马了,你们秒懂的)等,无论他们属于资产阶级内部哪一个特权集团(马克思分为地产派和资本派,我认为我国还有一个有列强背景的买办派),他们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企图突破Deng公牢牢把握的最后一道闸门~完成资产阶级共和制等政治制度诉求,登上国家政治生活舞台中心,令大资产阶级正式成为压倒奴役农民,工人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等各个阶层的统治阶级,他们在这个世界格局和经济走势大变革风起云涌时代,就在着手他们这个一步之遥的梦想。

  而十九大以来的政府一系列进一步新政,就旨在破除我国这些新兴大资产阶级(俗称土豪大佬们)一步之遥的梦想---希望他们止步于自己发财,也让天下人发财这一步,不要忘记,他们得以发财的中国市场是这个人民共和国国家和最大多数的民众在特定历史时期暂时放水,借给他们的,希望他们不要再进一步反客为主。

  这就是马云嗅到的危机实质了。

  马云不愧是姓马的书生资本家,他懂马克思,他懂适可而止,不要触及政府和十四亿人民的底线。
  刘强东这个狂徒蠢货不懂!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2-13 18:17 , Processed in 0.04697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