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海战:海上帝国的争霸

热度 1已有 409 次阅读2015-7-30 08:49 |系统分类:故事会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著名军事史家之杰作,世界战争史上最全面、最生动的海战史!一本书囊括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二十一世纪所发生的经典海战,其生动的战时照片、战舰平面图、战斗示意彩图、著名战舰以及研发过程、参数装备尽在书中。

 

 书名:《海战:海上帝国的争霸》(I、II)

  书号:978-7-5154-0571-1

  著者:【英】罗伯特·杰克逊

  译者:张德辉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出版年月:2015年7月

  全套定价:120.00元

  【内容简介】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海战愈来愈受到重视。全球军事强国对于海上武器的研发,不遗余力,企图争夺海上霸主地位。本书精选海战发展数十年之经典战例,详细描写战役,评述作战双方战术战略,细数海战的发展历程。书中以生动的战时照片、战舰平面图、战斗示意彩图等等,全面地展示了海战及海上武器的演变。

  本书对第一次世界大战至冷战时期所出现的各艘著名战舰,以及其研发过程、参数装备等都辅以解说,使读者深入了解波澜壮阔的海战史。

  【作者简介】

  【英】罗伯特·杰克逊( Robert Jackson)曾是飞行员与航海教官,现为军事、船舰和飞行领域的全职作家。他出过九十多本书,包括《船舰百科全书》(The Encyclopedia of Ships)、《二次大战的皇家海军》(The Royal Navy in World War II)、《一○一艘伟大的战舰》(101 Great Warships)。现居英国达勒姆郡的达灵顿(Darlington, County Durham)。

  【译者简介】

  张德辉,一九八○年生,中国台湾台北人。辅仁大学德文系学士,政治大学俄罗斯研究所硕士。对欧洲历史文化、国际关系及两次大战与冷战时期之军事事务有浓厚兴趣,略通德、俄、法文。译有《豹式战车》(The Panther Tank)、《国防军》(Wehrmacht)。

  【精彩书摘】

  第二章 “二战”中的北海与大西洋战区:1914至1918年

  虽然“一战”的战争状态最后几乎扩展到全球,但海战仅由英、德两国海军进行对决。

  一开始,英国皇家海军所面临的任务就相当繁重:保卫英国海岸抵御侵略的威胁、为运输国家必需品的海上船队护航,还有确保英吉利海峡海域的安全,使运往西线战场的补给与兵员不会中断。

  就德国而言,由于船舰数量被远远超越,他们十分担忧主要海军基地威廉港(Wi-lhelmshaven)会遭受基地位于奥克尼群岛(Orkneys)附近斯卡帕湾(Scapa Flow)里的英国大舰队(British Grand Fleet)的总攻击。

  果然不出德国所料,英国皇家海军正打算采取进攻策略:1914年8月28日,一支由哈里奇(Harwich)起航的英国舰队扫荡了黑尔戈兰湾(Heligoland Bight),并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在这次战斗中,以巡洋舰水神号(Arethusa)与无惧号(Fearless)为先锋的英国皇家海军第1与第2舰队驱逐舰与德国驱逐舰、巡洋舰进行激烈交战。虽然水神号受创,但德国巡洋舰美因茨号(SMS Mainz)与驱逐舰指挥舰V.187号被击沉。其后,戴维·比提(Sir David Beatty)上将麾下的5艘英国战列巡洋舰前来支援,并击沉巡洋舰科隆号(Köln)和阿里阿德涅号(Ariadne),另2艘德国轻型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也受损。

  不过,英国胜利的喜悦很快就烟消云散了。1914年9月22日,英国装甲巡洋舰阿布基尔号(Aboukir)、克雷西号(Crecy)和霍格号(Hougue)在荷兰艾默伊登(Ijmuiden)西南方约48千米处接连沉没,他们的吨位皆为12192吨,并损失了60位军官和1400名水手。这是德国海军中校奥图·威迪根(Otto Weddigen)指挥下U9号潜艇的杰作。数星期后,南大西洋上又传来英国大败的噩耗。

  科罗内尔之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一支已部署在中国青岛的德国海军分遣舰队在施佩(Graf von Spee)中将的率领下起程返航。这支舰队有装甲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Scharnhorst)与格奈森瑙号(Gneisenau)和轻巡洋舰莱比锡号(Leipzig)、德累斯顿号(Dresden)和纽伦堡号(Nürnberg)。到了1914年10月底,他们避开了一支日本战列巡洋舰分遣舰队,并准备在南美洲西岸沿海进入大西洋。英国为了阻挠他们前进,仓促召集了一支海军分遣舰队〔由克拉多克(Cradock)上将指挥〕,包括装甲巡洋舰好望号(Good Hope)与蒙默斯号(Monmouth)和轻巡洋舰格拉斯哥号(Glasgow)及辅助舰奥特兰托号(Otranto),还有旧型的前无畏级战舰卡诺帕斯号(Canopus)。

  1914年11月1日,好望号、蒙默斯号、格拉斯哥号和奥特兰托号在智利海岸的科罗内尔(Coronel)沿海发现了施佩中将的舰队。由于他们的火力与射程都比不上德国军舰,好望号和蒙默斯号立刻陷入火海。傍晚,好望号爆炸沉没。蒙默斯号不久亦沉入海底,于是,格拉斯哥号停止战斗转而与卡诺帕斯号会合。这两艘船舰驶向福克兰群岛(Falkland Islands),以守护那里的无线电发报站和煤油储槽。

  在伦敦,约翰·费希尔上将预料到施佩中将的下一步棋,并派他的参谋长弗雷德里克·多夫顿·斯徒迪(Sir Frederick Doveton Sturdee)中将率领的战列巡洋舰无敌号 (In-vincible)与坚定号驶向南方。与此同时,在中南美海岸外的英国巡洋舰康瓦尔号(Cornwall)、肯特号(Kent)、卡那封号(Caernarvon)与布里斯托号(Bristol)也奉命全速赶赴福克兰群岛与格拉斯哥号和卡诺帕斯号会合。

  斯徒迪中将在12月时就与敌舰交手,他采取施佩中将对付克拉多克上将的战术加以应付,期望能利用舰队的优势火力与速度达到最佳效果。16时17分,在持续了约3个小时的战斗之后,沙恩霍斯特号从船尾沉没,2艘英国战列巡洋舰于是合攻格奈森瑙号,格奈森瑙号虽奋战不懈,却因遭受连续的猛轰而成为一团炽热的火球,直到18时左右沉没。舰上800名健壮的船员约有200人获救;但沙恩霍斯特号上的860名船员则无一幸免。

  同时,英国巡洋舰追上了溃逃的敌舰。在接踵而来的战斗中,莱比锡号遭格拉斯哥号与康瓦尔号击沉,而纽伦堡号亦被肯特号追击了5个小时后沉没。肯特号的舰长艾伦(Allen)激励他的轮机手与烧火工人达成不可能的任务。肯特号与蒙默斯号是姐妹舰,纽伦堡号先前击沉蒙默斯号时,对该舰上的生还者见死不救,所以肯特号的船员急于复仇,他们将船上任何可烧的东西丢进锅炉里。有一段时间,他们驱动着这艘老巡洋舰比它刚下水的时候还要快上一两节,直到他们把它推进到可摧毁敌舰的射程范围之内。施佩的太平洋分遣舰队只有德累斯顿号脱身,但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1915年3月14日,肯特号与格拉斯哥号在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Juan Fernandez)沿海追上它,德累斯顿号遭受重创之后被船员们凿沉。

  打了就跑

  斯徒迪在福克兰沿海获胜的消息很快就在一个星期之后为另一场震撼事件所湮没。德国希望诱出一部分英国舰队加以伏击,因而决定对英国东岸的小镇实施一连串“打了就跑”行动。虽然英国海军部专家已掌握了德国海军的密码电文而知悉这项计谋,但德国战舰的突击还是让他们感到出其不意。1914年12月16日清晨,德国的战列巡洋舰塞德利兹号(Seydlitz)、毛奇号(Moltke)与布吕歇尔号(Blücher)炮轰西哈特利普(West Hartlepool),而德福林格号(Derfflinger)与冯·德·坦恩号(von der Tann)则袭击斯卡布罗斯(Scarborough)与惠特比(Whitby),造成127位平民死亡,567人受伤。毛奇号与布吕歇尔号虽被岸炮击中,但所有的德国战舰都在薄雾掩护下逃离。

  英国皇家海军比提上将麾下的第1战列巡洋舰分遣舰队(1st Battlecruiser Squadron)和沃伦德(Warrender)上将的第2战斗分遣舰队(2nd Battle Squadron)已在海上准备截击入侵者,英国的驱逐舰目击到这群不速之客正向海岸靠近。4时45分,英国驱逐舰和德国巡洋舰汉堡号(Hamburg)与护卫的轻型船舰交火,这些护航船重创了驱逐舰哈迪号(Hardy)并打伤伏击号(Ambuscade)与山猫号(Lynx)。上午,德国战列巡洋舰完成突击任务返航,当它们行经第2战斗分遣舰队尾端的数英里处时,被英国船舰发现并转向追击,但由于恶劣的天气阻挠和比提模糊的信号,导致轻巡洋舰的追击中断,因此错失了绝佳的机会。

  1915年1月24日,英国又错过另一次的良机。当时德国战舰正要对英国东南方的多格浅滩(Dogger Bank)展开进攻性的扫荡。比提的第1战列巡洋舰分遣舰队,包括他的旗舰狮号(Lion),还有皇家公主号(Princess Royal)、虎号(Tiger)、新西兰号(New Zealand)和无敌号,目击到德国战列巡洋舰塞德利兹号、毛奇号与德福林格号、装甲巡洋舰布吕歇尔号,以及6艘轻巡洋舰和一群驱逐舰正向西航行。德国船队一见到英国战舰便调头返航,但一直遭受时速28节的敌船追击。9时整时双方于多格浅滩东方交火,狮号率领英国船舰作战,但是被击中退出战场,比提因此移转他的军旗到皇家公主号上。战斗期间,布吕歇尔号沉没,德福林格号与塞德利兹号也严重受创。然而,要不是比提以为他瞧见了一具潜艇的潜望镜,因此并未改变航向,而让敌舰逃之夭夭,德国人或许将受到更严厉的痛击。

  日德兰之役

  直到1916年5月31日,英国与德国的主力舰才在丹麦西方的海面上交锋。英国的战力包括战列巡洋舰舰队(第1与第2分遣舰队),下辖狮号(由比提上将指挥)、皇家公主号〔由布罗克(Brock)上将指挥〕、虎号、玛丽皇后号(Queen Mary)、新西兰号〔由帕肯汉(Pakenham)上将指挥〕与不倦号(Ind-efatigable),还有第5战斗分遣舰队的战列舰巴勒姆号(Barham)〔由伊凡-汤马斯(Evan-Thomas)上将率领〕、厌战号(Warspite)、勇敢号(Valiant)与马来亚号(Malaya)支援,而杰里科(Lord Jellicoe)上将统率的主力舰队(Main Fleet)则尾随在后。

  14时20分,位于英国战列巡洋舰舰队前端的轻武装侦察舰,发现德国船只正向东南东航行,并打出信号知会比提上将。比提转向东南南去截击,15分钟后,比提再次转向,往东北东方向急驶,烟囱冒出来的浓烟大老远就看得见。另外,水上飞机运输舰安加迪恩号还让侦察机升空,这是首次在实战中以如此方式进行侦察任务。

  15时31分,比提看见了德国战列巡洋舰分遣舰队,包括吕佐号(Lützow)〔由希培尔(Hipper)上将率领〕、德福林格号、塞德利兹号、毛奇号与冯·德·坦恩号正驶向东北东方向。英国数艘战列巡洋舰从21000米的距离,以时速25节由四面八方逼近它们,而在英船后方9150米处的第5战斗分遣舰队也急起直追。15时48分,2支战列巡洋舰舰队几乎同时在17000米的射程开火,10分钟后,双方的距离就缩小到14600米。

  16时6分,英国皇家海军的不倦号被冯·德·坦恩号打出的齐射炮火命中。这艘战列巡洋舰的弹药库爆炸,第二轮的齐射炮火便将它彻底摧毁。数分钟之内不倦号就与舰上的1017人一同沉没。

  16时8分,英国第5战斗分遣舰队在17380米至18300米的射程范围加入作战,它们的火炮精准地射向德国轻巡洋舰分遣舰队(Light Cruiser Squadron),并迫使敌船撤离到东方。大约20分钟之后,悲剧再度重演,狮级的战列巡洋舰玛丽皇后号被德国战列巡洋舰德福林格号的炮弹直接命中而炸毁,1266名船员中只有9人生还。

  16时42分,比提上将发现莱茵哈特·舍尔(Reinhard Scheer)上将率领的德国公海舰队(他的旗舰是腓特烈大帝号)。这支舰队由第3分遣舰队领头,正向北方航行。英国战舰转向右舷16度追击,德国战列巡洋舰也跟着依样画葫芦,挡在英船前方以掩护公海舰队。在这场海上机动战中,比提上将的船舰与杰里科上将的主力战列舰队从相距80千米处的海面上以20节左右的航速接近彼此。到了16时45分时,第5战斗分遣舰队的伊丽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级战列舰已经就位准备和敌舰交锋。巴勒姆号与勇敢号前来支援战列巡洋舰舰队,而厌战号与马来亚号则在17380米的距离和德国公海舰队第1与第3分遣舰队作战。巴勒姆号很快便击中塞德利兹号,接着,这艘战舰又被英国驱逐舰的鱼雷命中,而勇敢号也在射程范围内发现了德国战舰毛奇号。

  18时,杰里科上将率领的主力舰队〔他的旗舰是铁公爵号(Iron Duke)〕抵达战场,这支主力舰队自16时以来一直维持20节的航速(fleet speed),向东南方行进,并与前方的战列舰队(Battle Fleet)分开航行。杰里科上将一接到比提上将通报的公海舰队行踪,便向战列舰队发出信号,摆出战斗队形。这时候,德国战舰对英国舰队施加更大的打击。腓特烈大帝号击沉了装甲巡洋舰防卫号(Defence)〔由罗伯特·阿布斯诺特(Sir Robert Arbuthnot)少将指挥〕,893人死亡,它还重创另一艘装甲巡洋舰战士号(Warrior)。该舰才在18时5分后不久,从左舷越过了狮号的船头到右舷以便歼灭在其火网下的德国轻巡洋舰威斯巴登号(Wiesbaden)。“跛足”的战士号行经第5战斗分遣舰队的尾端〔它又转向左舷以编成第6分舰队(6th Division)的后卫〕,这时候厌战号的舵柄正好卡住。这场灾难迫使后者继续转向,并导致它遭受猛烈的炮击,但却让战士号因此脱身。不过,战士号到次日仍因浸水严重而沉没。

  早在16时,英国第3战列巡洋舰分遣舰队,包括无敌号〔由胡德(Hood)少将指挥〕与不屈号(Indomitable),奉杰里科上将之命前去支持比提,他们从东方现身,但先前这支舰队的坎特伯雷号(Canterbury)与切斯特号(Chester)已与德国的轻巡洋舰群苦战,驱逐舰鲨号(Sh-ark)还被击沉。16时,胡德少将一见到比提的狮号就亲上火线指挥战列巡洋舰舰队号(Fleet),并与德国的战列巡洋舰于7870米的距离交锋。18时30分之后不久,无敌号在承受了一连串齐射炮火的轰炸下,尤其是德福林格号的齐射炮火,爆炸沉没,1026位官兵丧生。即便如此,胡德少将的出现(相对于德国舰队来说,他出现的位置是指挥方位)还是迫使德国战舰大幅转向右舷逃逸,德国人大概误以为胡德的分遣舰队是英国的战列舰队。

  18时31分,铁公爵号与德国分遣舰队的指挥舰国王号(König)于11000米的距离交战。而在它们的右舷,英国皇家海军的马尔伯勒号(Marlborough)〔由伯尼(Burney)上将指挥〕也早在18时17分,于11900米的距离对德皇级船舰开火。2分钟内,航速增加到17节的战列舰队也加入了战局,尽管它们炮手的视线被烟雾所阻碍。

  在德国战列巡洋舰舰队的前端,吕佐号严重受创而偏离航道,德福林格号也无法再开火。数分钟后,英国舰队转向南方分开进击以截断德国船舰的退路。吕佐号这时冒出熊熊大火并严重倾斜,水手们不得不弃船,让己方的驱逐舰将其击沉。19时,杰里科上将下令第2战斗分遣舰队驶到铁公爵号的前方,进入战斗位置,而第1战斗分遣舰队则担当后卫。在接下来的30分钟里,英国战舰锁定了目标,从距前卫船舰13700米的射程到距后卫船舰7800米的射程范围内,展开间断却有效的射击。约15分钟后,舍尔上将撤离他的主力舰队,并命令已被打扁的战列巡洋舰“封锁敌船的退路”,但实际上日德兰(Jutland)海战的主要战斗已经结束。19时37分德国战列巡洋舰便终止了任务。

  在零星的夜间战斗中,又有许多船舰沉没。6月1日,太阳从北海海面缓缓升起,舰队也渐渐散开。到了中午,双方都回到了各自的基地。杰里科原本打算追击并消灭公海舰队,但由于报告含糊、他旗下某些舰长无法积极执行任务以及英国海军部无法再提供关于敌舰活动的关键情报等而失败。

  U艇的威胁

  由于德国海面上的船舰被英国皇家海军封锁在威廉港里,U艇便成为英国海上贸易的主要威胁。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持续进行,德国海军的潜艇愈来愈能够胜任作战,同时德国的潜艇技术也比较超前。到了1916年底,潜艇成为德国海军主要的进攻力量。这款大型、远程的“巡洋舰”,对英国来说是出乎意料的威胁,假若战争结束之前德国有数量庞大的潜艇可用,那么将会严重影响到英国的生存,因为英国十分依赖海外的补给。

  德国人很快便意识到大型货运潜艇的潜力,它们能够突破英国皇家海军对其港口的封锁,于是德国在1917年改装了2艘U-151级的潜艇,即U-151号与U-155号,作为远洋货运船只。其中的一艘,德意志号(Deutschland),在美国参战之前做了两次的商运航行到达美国,成功完成冒险。它和姐妹舰奥尔登堡号(Oldenburg)重回海军并被加以利用,这些船也重新归类为潜水巡洋舰(submarine cr-uiser)。

  德国开始设计建造更多的潜艇,包括U-139号、U-140号与U-141号,前两艘还是极少数被赋予名字的德国潜艇,或许是因为它们打算被当成水面战斗艇之用。U-139号被命名为施威格海军上尉号(Kapitänleutnant Schweiger),而U-140号则被命名为魏丁根海军上尉号(Kapitänleutnant Weddingen)。经过改装之后,这两艘船也成为7款不同等级潜艇(从U-151到U-157级)其中一级的2艘。

  1917年,U艇对英国商船的威胁愈来愈严重,同年4月它们就击沉了总吨位高达907000吨的协约国船舰,其中有564019吨是英国的船。于是英国发展出反制措施,攻击英吉利海峡对岸位于奥斯坦德(Ostend)与泽布吕赫(Zeebrugge)的U艇主要基地,并设立了所谓的“多佛障碍”(Dover Barrage),即以绳索连接多艘重武装船舰成一线,横越英吉利海峡,并布下水雷、陷阱以及其他阻碍物。这道障碍十分成功,1918年1月1日至8月18日间,有30艘德国潜艇在企图闯关时遭到摧毁。

  然而,对付潜艇的主要利器还是护航体系。1917年,美国对德宣战之后,美国战舰开始与英国皇家海军分担护航的责任。美国首次参与大战的行动就是在1917年4月13日派遣6艘驱逐舰到欧洲海域;同年12月31日,4艘美国战舰由纽约号领军〔罗德曼(Rodman)上将的旗舰〕,抵达了英国水域,并与英国大舰队联合,编成第6战斗分遣舰队。

  海军航空战力

  到了这个时候,飞机与飞艇在对付U艇上扮演着愈来愈重要的角色。1917年,海军航空战力的发展迈入了重要的一年。此时,英国皇家海军较其他也在发展真正可以称为航空母舰的国家领先一大截——英国皇家海军安置了飞行甲板,可让飞机从上面起降。

  第一艘如此设计的船舰是英国海军的轻巡洋舰狂怒号(Furious),在大战刚爆发不久开始设计建造,1916年8月15日下水。起初,狂怒号只在船首的上层结构上安置飞行甲板,但到最后飞行甲板扩建至船尾,内部还设有机棚,可容纳14架索普威斯3/2式(Sopwith One-and-a-Half)飞机和2架索普威斯幼犬式(Pups)飞机〔1918年初为索普威斯骆驼式(Camel)飞机取代〕。狂怒号上亦配置了一处维修厂,还有电力推动的升降台好将飞机从机棚运到甲板,以及早期型的飞机制动装置,由坚实的绳网横过甲板所悬挂。

  1918年7月17日,2支由杰克森(W.D.Jackson)上校与斯马特(B.A.Smart)上校率领的索普威斯骆驼式飞行小队从狂怒号上起飞,前去攻击同德恩(Tondern)的齐柏林飞船(Zeppelin)库棚。这6架飞机全都挂载了2颗22千克的炸弹,并成功完成任务。2座库棚与1座弹药堆置所被命中起火,齐柏林飞船L.54号与L.60号亦被摧毁。但只有2名英国飞行员回到航空母舰上,另外3人因恶劣的气候降落到丹麦,还有1人因迫降在海上而溺毙。

  另一艘类似配备的船,即英国海军卡文迪什号(Ca-vendish),在1918年10月开始服役,并更名为报复号(Vi-ndictive)。不过,其作战经历仅限于1918至1920年间在俄国北部与波罗的海支持“协约国干涉部队”(Allied Intervention Force)。英国最重要的发展集中在新的3艘航空母舰上:11025吨的赫耳墨斯号(Hermes)、百眼巨人号(Argus)和老鹰号(Eagle)均安装一整片的飞行甲板。这3艘航空母舰中,只有百眼巨人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加入舰队行列。

  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在1914年8月爆发之际,两艘强大的德国战船,战列巡洋舰戈本号(Goeben)和巡洋舰布勒斯劳号(Breslau)正在地中海海域活动。戈本号是两艘毛奇级战舰的其中一艘,它是为了迅速扩张“德意志帝国海军”而建造的,并组成了第二批的战列巡洋舰群。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这两艘战舰被英国战列巡洋舰不屈号与不倦号追赶到地中海,但它们成功地逃过英舰追杀,驶进土耳其君士坦丁堡港(Constantinople)〔即伊斯坦布尔(Istanbul)〕。德国将两艘战舰都转交给土耳其海军,戈本号也在1914年8月16日被改名为雅芙兹·苏丹·塞利姆号(Yavuz Sultan Selim)。

  在地中海战区里,主要的战场是在达达尼尔海峡(Da-rdanelles)。土耳其站在“同盟国”(Central Powers,德国与奥地利)这一边,而同盟国军队在高加索地区(Ca-ucasus)对俄军造成强大的压力。为了减轻俄国的压力,英、法展开联合行动,他们的目标是强行通过达达尼尔海峡——这是从爱琴海(Aegean)到马摩拉海,既迂回又危险,长达64千米的水域——并派远征部队登陆到君士坦丁堡。英、法的设想是,如此展示实力将会很快地迫使土耳其退出战局。

  然而,土耳其人已经准备好面对这样的计策。在德国人的协助下,他们于海域四周布满水雷,并在岸边设置重炮以掩护水雷区,所以任何想要拆除水雷的行动都会遭受毁灭性的炮击。在清除土军布下的水雷之前必须消灭土耳其碉堡,而这项任务也唯有海军的舰炮才办得到。一支强大的英法联合舰队因此形成了,包括14艘前无畏级的战列舰(4艘来自法国),还有战列巡洋舰坚定号及新型的无畏舰伊丽莎白女王号(Queen Elizabeth)。

  1915年2月19日,协约国展开针对达达尼尔海峡入口碉堡的炮击行动,从航空母舰皇家方舟号上起飞的侦察机也为火炮的定位进行观测。土耳其碉堡被炸得粉碎,拖网船得以先扫除海峡内6.4千米的障碍。2月26日,前无畏级的阿尔比恩号(Albion)、威严号(Majestic)与报仇号(Vengeance)前往扫雷区外缘继续炮轰达耳达诺斯(Da-rdanus)的碉堡。炮轰行动持续了整个3月,所有的战列舰都投入战斗,包括伊丽莎白女王号。它的380毫米炮的火力强大,在空中定位的协助之下,能够直接射过半岛,袭击土耳其防御工事脆弱的背面。

  尽管协约国有强大的舰炮火力,但他们的作战进度十分缓慢,而且扫雷行动也受到强力探照灯与敌军精确火炮的阻碍。为了打破僵局,协约国集结了3支分遣舰队,于1915年3月18日全力展开攻击。不过,这场战役的结局是个大灾难,诱惑号(Irresistible)、海洋号(Ocean)与法国的布维号(Bouvet)误触水雷沉没,坚定号与法舰高卢号(Gaulois)也负伤。英国不得不调派前无畏级的女王号(Queen)和不协号(Implacable)以弥补其损失。

  协约国认识到,没有岸上的军队支持,任何强行通过达达尼尔海峡的企图都终将失败。因此,1915年4月,惨烈的加里波利(Gallipoli)战役展开。协约国部队登上半岛,这是当时史上最大的一场两栖登陆行动。然而,由于作战计划制订不周详与执行不当,这场冒险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协约国的战舰持续支援地面部队直到后者于1916年1月撤离为止,他们在敌军发动的攻势和疾病的侵扰之下遭受骇人的损失。在这场战役中,英国皇家海军又失去了另外3艘前无畏级战列舰:歌利亚号(Goliath)于1915年5月被土耳其驱逐舰穆阿凡涅号(Muavenet)的鱼雷命中,750名船员丧命,而凯旋号(Triumph)与威严号也在同月被德国潜艇U-21号的鱼雷击沉,分别夺走73条与40条人命。

  班·米·克利号

  在达达尼尔海峡上,出现了一艘足以名垂青史的英国皇家海军船舰,那就是水上飞机运输舰班·米·克利号(Ben-my-Chree)。它在1915年6月12日来到此处,并载运了2架改装鱼雷的肖特水上飞机,成功地突击敌方运输舰。8月12日,这支飞行小队的埃德蒙斯(C.H.K.Edmonds)中校从克塞罗斯湾(Gulf of Xeros)起飞,飞越布莱尔半岛(Bulair Peninsula)进入海峡,并在那里发现了敌军的运输舰。埃德蒙斯下降至海平面6米的高度,在100米外的距离投下鱼雷,直接命中目标。5天后,他又用鱼雷轰炸了另一艘运输舰,使其陷入火海之中。

  同一日,当另一架肖特机由于引擎故障正要迫降在海面上时,飞行员发现了一艘敌军的拖船就在数百码之外。他滑翔过去并投射鱼雷,亲眼目睹敌船爆炸沉没。班·米·克利号接着在地中海东方、红海(Red Sea)与印度洋(Indian Ocean)活动,直到它在小亚细亚(Asia Minor)的凯斯拖欧里佐(Castellorizo)沿海被敌舰的炮火击沉为止。

  除了在达达尼尔海峡作战之外,英国皇家海军航空队的侦察机也在非洲服役。1915年7月,3架肖特827型水上飞机抵达蒙巴萨岛(Mombasa),并运上武装班轮拉哥尼亚号(Laconia)协助英国莫尼特舰塞文号(Severn)与默西号(Mersey),全力迫使德国巡洋舰柯尼斯堡号(Königsberg)离开它位于坦噶尼喀(Tanganyika)鲁菲吉河(Rufiji River)上游11千米的藏身处。其中一架是由柯尔(J.T.Cull)上尉驾驶的水上飞机,在为莫尼特舰执行最后一次火炮定位任务时被击中,并坠毁在河上,但柯尔与他的观测员都被默西号安全救起。

  亚得里亚海、黑海与波罗的海的行动

  与其他战区相比,亚得里亚海的海军行动是断断续续的。当意大利于1915年参战之时,其海军舰队拥有6艘无畏舰,另外4艘正在建造当中。尽管拥有这批潜力十足的战舰,但意大利舰队在大战期间并未取得什么成果,因为意军指挥官没能利用他们的战舰采取进攻性的策略,反而浪费太多精力在防御任务上,还转移他们的主力舰基地到塔兰托(Ta-ranto),而那里完全不受奥地利空军的威胁。

  至于奥地利,其海军在战争爆发时正处于转型期。新船舰的建造虽在加速进行,但发展却时常因资金短缺而受阻。在这期间,海军有两位重要的支持者:法兰兹·费迪南德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与海军司令蒙特库科利(Montecuccoli)上将,后者在政府尚未批准之前便担起建造新战舰的重责大任。除了战争一开始的大规模海上军事演习之外,亚得里亚海上的主要海军行动只有一些驱逐舰与巡逻机活动,而当时奥匈帝国还在广泛地使用飞机。

  在黑海,先前的戈本号十分活跃,尽管有了新的土耳其名字,但它还是保留了德国船员,在大战期间仍是由德国人操控。1914年10月29日,戈本号炮轰塞瓦斯托波耳(Sevastopol),并击沉了1艘俄国的布雷舰,但11月时于克里米亚(Crimea)沿海为俄国战舰重创,115名船员阵亡。

  戈本号曾数次与俄国战列舰交手,尤其在1916年1月还与凯瑟琳女皇号(Im-peratritsa Ekaterina II)战斗。1920年1月20日,它在穆德罗斯(Mudros)击沉了英国莫尼特舰拉格伦号(Raglan)与M28号。戈本号一生璀璨,在炮弹与水雷的摧残中幸存了下来,并于1918年11月正式交予土耳其海军,直到1945年才退役。不过它的护航船布勒斯劳号,就比较不幸。布勒斯劳号并入土耳其海军之后,更名为米底里号(Midilli),并在突击印布罗斯岛(Imbros Island)期间误触了5枚水雷而沉没。

  从一开始,俄军就十分依赖水雷。他们奉命在波罗的海部署了4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6艘潜艇和超过60艘的驱逐舰与鱼雷艇,但10年前对马海战的挫败一直是俄罗斯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们不再企图夺取战略上的先机,即使见到德舰处于不利情况,他们也鲜少展现战技,就连俄罗斯海军企图干涉以瑞典为开端的重要铁矿运输航线也都徒劳无功。俄国潜艇的指挥塔经常在投射鱼雷之后浮出水面,这是能力不足的俄国潜艇指挥官无法掌握潜艇平衡的必然迹象。

  1915年夏,在俄国政府的请求下,一批英国潜艇被派往波罗的海。其中,以马克斯·霍顿(Max Horton)少校指挥的E.9号潜艇战果最为辉煌,它击沉了1艘驱逐舰、装甲巡洋舰阿德尔伯特亲王号(Prinz Adalbert)和一些商船。

  活跃的行动

  奇怪的是,波罗的海最活跃的一些海军行动,是在1918年11月大战结束之后才展开的。1919年夏,一支英国皇家海军特遣舰队驶入波罗的海以保卫爱沙尼亚。英国海军的首要任务是封锁苏俄波罗的海舰队位于芬兰湾(Gulf of Finland)最东端喀琅施塔得(Kronstadt)的基地。一支由中队长唐纳德(D.G.Donald)指挥的英国皇家空军分遣队配备了索普威斯骆驼式与肖特水上飞机,被航空母舰报复号与百眼巨人号运送至该区,并停在岸边的简便跑道上。

  在早期行动中,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主要从毕沃克(Biorko)基地起飞进行侦察与反潜巡逻。然而,1919年7月30日,海军舰队的指挥官考恩(Cowan)上将决定对喀琅施塔得发动一场攻势以防范苏俄海军的袭击。一支11架飞机的混合部队执行了突击行动任务,他们对补给舰帕姆亚特·亚左娃号(Pamyat Azova)和邻近的干船坞投下10颗50千克与6颗6529千克的炸弹。飞机组员回报命中了5颗,并引发两处大火。所有的飞机都安全返航。

  1919年8月间,除了例行巡逻之外,英国空军又发动了8次日间、2次夜间攻击。其后,在8月17日至18日晚,所有可用的飞机(此时减为8架)展开了一场牵制性进攻,它们配合英国皇家海军的海岸汽艇(Coastal Motor Boat, CMB)对喀琅施塔得的苏俄舰队进行了一次大胆且成功的鱼雷突击。另一方面,拥有2艘12米长海岸汽艇的一支分遣队以捷里欧基(Terrioki)为基地,那是一座靠近芬兰边界的村庄,约在毕沃克东方48千米处。在奥古斯都·阿格尔(Augustus Agar)上尉的指挥下,他们的任务是载送英国特务渡过彼得格勒湾(Petrograd Bay)。海岸汽艇非常适合这项工作,因为它们的体积不大,能够在夜色掩护下滑行通过布尔什维克(Bolshevik)的堡垒,不怕被察觉,而且它们吃水很浅,能安然无恙地穿越敌军的水雷区。

  考恩上将意识到海岸汽艇不仅可以用来执行情报工作,每艘还可搭载两枚鱼雷,这时他从雷瓦尔(Reval)接收了一批鱼雷,以备不时之需。行动果真发生了,1919年6月13日,阿格尔的汽艇已渡过海湾执行了两趟巡航,此时,护卫着彼得格勒入口〔红色峭壁(Krasnaya Gorka)〕其中一座堡垒上的布尔什维克突击队爆发叛变,并将炮口转向企图抵挡爱沙尼亚部队进犯的红军。3天之后,苏俄波罗的海舰队总司令杰廉诺伊(A.P.Zelenoy)上将下令战列舰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号(Petropavlovsk)与安德烈·佩尔沃兹凡尼号(Andrei Pervozvanni)炮轰反叛的堡垒,直到他们投降为止。

  然而,一次奇袭两艘大型战列舰的大好机会却丧失了。6月16日晚,搭载鱼雷的4号与7号海岸汽艇从捷里欧基出击。不幸的是,7号汽艇碰触到水下障碍物使得螺旋桨推进轴受损而不得不终止任务。次日,他们企图再次发动突击,可是一大早两艘战列舰就返回了喀琅施塔得;数小时之后,苏俄改派巡洋舰奥雷格号(Oleg)取代,继续炮轰堡垒。尽管7号汽艇尚未修复,阿格尔仍决定在当晚发动攻击。

  23时整,阿格尔上尉、汉布希尔(J.Hampsheir)中尉和引擎技工长比利(M.Be-eley)驾驶4号汽艇驶出捷里欧基,汽艇有惊无险地越过水雷区和一艘敌军驱逐舰,奥雷格号庞大的身影就在眼前,阿格尔就攻击位置投射了鱼雷,套句他的话:“这好像一场普通的训练。”当汽艇掉头离开之际,奥雷格号爆炸沉没,浓烟从沉船处升起。它的船侧被炸出一个大洞,12分钟内就沉入海底,仅有5名船员被救上来。汽艇在彻底惊醒的驱逐舰与堡垒的交叉火网下返航,在3时左右安全回到捷里欧基。为了表扬这次英勇的行动,阿格尔获颁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Victoria Cross),而汉布希尔收到特殊功勋勋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Ord-er),比利则是杰出英勇奖章(Conspicuous Gallantry Medal)。

  英国撤军

  1919年12月,当海军基地被冰封之后,对喀琅施塔得的空袭行动亦宣告终止。在5个月于波罗的海的活跃作战期间,英国皇家空军累计有837个飞行时数。原本部署的55架飞机有33架折损,只有3架被击落。当爱沙尼亚政府与布尔什维克政府签订了和平条约之后,英军也于1920年2月2日撤出波罗的海。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城市达人 2015-8-1 09:41
真理的影响范围,是在大炮的射程之内.其实,疆土(广义的)的大小同样是在大炮的射程范围之内.
回复 夺标 2015-8-2 01:34
城市达人: 真理的影响范围,是在大炮的射程之内.其实,疆土(广义的)的大小同样是在大炮的射程范围之内.
赞!这就是为什么弱国无外交。
回复 城市达人 2015-8-3 10:39
俺不鼓吹穷兵黩武,只是想国家强大,能保领土不失而已.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8-6 04:22 , Processed in 0.08657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