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武大郎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揭秘贸易战高端内幕 川普剑指的真正目标和结果

已有 68 次阅读2019-6-23 07:33 |系统分类:政经时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本文根据草庵居士谈话整理)在这个公开对话上,我并没有讲的非常清楚。因为在当时,中美贸易战还处于经济层面,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会在政治和司法层面出现谈判。而且中美双方都没有谈及到政治结构性的改变,而我谈的话题毕竟涉及到一些美国谈判官(电视剧)员或主导官员的私下谈话。


  到了现在,我们已经非常明确看到了,中美问题的关键是所谓的结构性改革。实际上就是美国政府在中国如何执法的问题。或者说,中美谈判的要点就是美国如何在中国执行谈判结果的问题。这个贸易协定执行的问题,其实我在之前的就跟他们讨论过一次,可能大家都知道总统川普(川普)。他有一个很重要的对华政策智囊。负责对华政策的是比较强硬的右翼人士。但实际上,我上次讲过这里面有20多个华人(专题)负责具体的政策制定。这些华人经济专家和社会学专家、政治学专家在给他出谋划策。里面有台湾(专题)的,有香港(专题)的,主要是以中国大陆为主。大部分学者都是有政府工作经验,知道中国政府的行政体制和习惯。当然,这里面关于人权方面的政策与杨建利博士和韩连潮博士做出了很多贡献。至少影响了很多川普的内阁成员。所以,大家看到那篇美国政府文告,虽然是英文,但风格是中国式的,引用了大量的中国谚语。其实那篇文章本身就是中国人写的。


    纳瓦罗:白宫的重要经济决策者之一


  在白宫的一个经济决策层里面。纳瓦罗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人物,我跟他相识差不多20年的时间。他以前在加州尔湾大学教书。他也曾经多次请我去请我加州大学尔湾给他和他的学生讲中国的经济问题,讲中国的宏观经济跟微观经济及政府运作系统,做中国经济的分析。当时他有几个留学生(专题)的给他做助手,都是来自中国大陆,对中国也比较熟悉。


  加大的尔湾分校,是有三个右翼教授,是一个比较不被当时美国主流社会和美国政府重视的右翼团队。美国西部的右翼经济学者的基地就在尔湾。所以,大家看到这些右翼的那些经济类书,其实都是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几个经济学和社会学教授写的。过去不被重视,但被川普看中了。川普出来当选总统了,美国白宫经济班子实际上是以这几个尔湾的右翼学者,这些社会学和经济学的教授们组成的。


  当然,大家都知道,洛杉矶(专题)有很多华人,各类华人都有。尔湾华人也比较多,纳瓦罗取得中国的资料也是非常的方便,相对来说这个资料来源都是比较准确的,而且,中国内部资料比较多。


  坦率讲,川普政府对华政策很特别,非常正经地用中国话说:稳、准、狠,非常的犀利,目的性极强。几乎是招招见骨,让对方几无招架之力。其实这不是美国人跟中国人打,是一批海外的华人在跟中国在打。基本上这些政策的来源跟分析都是这批海外华人筹划制定,都在这20几个华人掌握之中。当然这里面香港人不多,台湾的也很少,主要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和专家。中国大陆里头这些二十来个人里头,绝大多数都是有在中国政府工作经历。早年工作于中国政府,或者是对中国政府体系运作真正有深入了解的专家。对中国政府的运作跟官僚的体制,对内和对外情况的执行、反应方式都是非常的熟悉。根据我看到的情况和了解的一部分情况。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反应预案分析和估计非常的准确。几乎设定了所有的可能反应,甚至包括会在几个小时出现这类的反应的预案估计。从实际上看,中国政府的反应几乎和他们的预案毫无差别,可以说90%以上是非常准确的。除了中国政府可能的政策反应,中国政府会怎么反映,甚至于连那些中国政府要发表的声明或领导人的讲话都可以提前预估出来。


    习近平(专题):要准备好完善中美互信机制


  在习近平和川普在佛罗里达庄园聚会的时候,双方曾经简单的提到一些谈判的主要议题,我讲的不是他们双方的原话,我没有参加会议,我讲的只是参与会谈的官员们转述给我的大意,我再转述给大家,准确不准确,大家自己去分析。


  会谈中,川普就提出来说,中美两国非常好,而且,习近平主席是他非常尊重的人,习近平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习近平可以扭转这个中国未来的方向,跟上世界发展脉搏,把握住中美和世界的未来。随后呢,川普就提出来了,中美两国今后的发展要建立双方互信的机制,包括军事和贸易之间的政府级别的联系,当时提出了两条儿,一个是军事,中美互派高级军官在中美两国,两国之间的重大军事调遣和演习都相互通报并核查。


  另外一个在经济上、在贸易上互派高级官员到监督执法部部门,双方公开,包括一些政策的发布互相通气,海关监管、司法案件的审核监管,涉及美国知识产权侵权犯罪调查和审判等。当时习近平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些提议的深刻含义,就口头答应了,要随员做好准备,并对川普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我们要建立长久的互相信任机制,我们双方都要准备好完善这个中美互信机制。


  当然,出主意的这些华人智囊心里都明白,这个两国首脑达成的协议对中国意味着什么,这是川普政府最需要的,最重要的一个承诺,这是未来改变中国政治与经济的最基本的基础。对于川普,这是一个非常高兴的成果,奠定了中美贸易战以后谈判的一个基础,这个基础已经确立了无论中美如何谈判,美国都是胜利者。其他的贸易话题谈判都已经是枝节问题。中国已经答应美国司法的长臂法则可以伸进中国。通过经济司法干涉,可以直接影响中国政府的政治运作和和社会运作。


  根据习近平和川普的这个对话,华人智囊们就给纳瓦诺和其他美国对华鹰派出了更多的建议。对川普和华人智囊而言,中美谈判旗开得胜,第一局已经胜利了。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内政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个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共维持政府的合法性主要是靠经济增长。坦率地讲,中国的一个经济增长确实是高速的,但是,伴随着经济增长,中国确实也需要不断改革、一旦改革的话,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最主要是利益集团的问题。


  我曾经多次讲过,中国真正的阻碍改革在哪里?其实并不是在高层。而是在那些掌握实权的中层利益集团。中国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总理治国或者主席治国的国家,中国实际上是县长治国。还有那些国营企业的老总们。在这些利益集团中,中国是无主的国家,国企也是无主的企业。土地也是无主的土地。都是由他们来具体操作的。这些利益集团才是真正改革障碍,而这些也是习近平和中央政府难以控制的。


  我在海外算是比较另类的人,写一些文章或者是做电视节目时候喜欢讲实话,大家可能都不大喜欢我,有人说我是中国的敌人,有人说我是共产党的走狗,还有人说我是美国人的走狗。无论是怎么个称呼其实都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说的是否正确,我确实和一些有关贸易战的人接触。聚会的时候谈一些事情,相互征求意见和看法,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掌握一点点的小小的信息,这个就是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一些只言片语。


    达成中美贸易协议关键在监督执行机制


  其实经济上的谈判主要是几个议题。购买加大,减少贸易逆差,这都是很容易达成的议题。其实美方的真正的目标不在那里,我跟王希哲先生,冯胜平兄也讲过,中美贸易达成协议不难,关键问题是我们这个协议的本质,我们达成这个协议如何监督执行。过去中美之间的达成了很多贸易协定,但是达成之后,大家欢天喜地,最后不了了之。因为关键是执行的时候很难,几乎无法监督执行。所以,在这次中美贸易谈判中,海外华人给川普出主意,中国政府这么多年来失信,那这次谈判一定要制约中国,要让中国制定法律,公开承诺,然后让设立一个严格的监督核查体制,让中国进行结构性改变。


  所以,这就是形成了大家知道的“结构性改革”的问题,监督审核机制的问题。在前几次,特使刘鹤在跟川普会谈的时候都已经涉及到了这个基本问题。他们谈判的基本的宗旨就是根据这个当时习近平和川普在庄园里的谈话承诺。当时中国没有意识到这个所谓的监督机制是什么,在开始写协议框架就包括了进去。但是谈判有技巧。先写框架,在最后敲定具体细节,大家慢慢的敲定。


  中方答应基础框架之后,试图用当年的WTO模式,跟朱镕基,钱其琛的WTO协议的方式,就是不出版中文的文本。如果以过去当时的环境看,签署WTO文本,对中国也是很屈辱的。在WTO协议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美国对中国的司法管辖权,这个就是长臂法则。根据WTO文本,美国的司法。在经济方面是对中国的有管辖权的,也就是说,美国的经济审判,在中国审判是有效的,在美国是最终的审判,具有最终的司法审判审判权。而中国没有。中国法院的经济案判决在美国可以不生效,可以在美国上诉审核,美国的司法审判才具有最终的判决权。而美国的司法判决结果,在中国都要无条件执行。当时中国政府对国内不公布已经签署这样的协议,蒙混中国百姓。但是美国市场有这个协议,在后来真正的打官司当中,美国企业都已经成功的引用。中国政府也确实是无条件的执行。


  在此前,中美之间打官司,美国企业打赢了官司之后,要想执行的话,通常都是要到第三国起诉,再申请中国法院执行。例如到新加坡去重新起诉,起诉完之后要求中国执行。这就增加很多司法成本,在执行起来也是很费劲。WTO协议完成,只要在美国打官司,就可以要求中国法院执行,中国司法机构就必须要执行。至于中国地方执法机构如何从技术上糊弄美国企业,那是另外一个事情。


  从法规上看,这协议其实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签署。这次中美贸易谈判不过是再次落实而已。其实引发中国政府的“愤怒”原因并不是这个问题,是因为美国白宫要中美双方公布共同审核过的中英文本。而且要向全世界公布。这是川普智囊提出来的,就是为了逼迫中国政府接受之后不能糊弄、不改变。全世界监督中国进行结构性改变,包括未来政治上的改变,必须要中国政府全面对百姓公开谈判文本和协议。这个谈判的结果,不仅英文的要公开,中文也要公布。而且当时还提出一条,就是中美领事馆,双方共同公布中英文协议全文,公布半年以上时间,这个要求刺激了中国政府。


  其实美国要求中国政府这么做是有先例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很多中国人到美国申请政庇获得批准就有很多家属需要移民(专题)美国,中国政府要放行政庇家属。在这十五、六年前,中国政府对拿到美国政庇保护人的家属是有刁难的,包括不给护照啊、不允许出境之类。后来美国政府就中国谈判提出一些条件,最后的结果是同意在中国领事馆刊登半年的谈判协议公告,是中英文双语公告。中国政府根据中美协议,不得对申请政庇人员或家属进行任何的刁难。如果有这些情况,家属不能前往美国的时候,它可以直接向美国领事馆提出领事保护。这个先例有着重大的意义,就是美国司法延伸到了中国。在中国的各个领事馆的公告栏上,一直刊登了一年。


  有了这个先例。中美达成协议,在中美两国领事馆上的公开,中英文的双语文件公开是有现成的先例。但是,在目前的中国社会状态,中国政府一旦签署了协议,英文可以公布,但中文绝对不能公布。一旦公布,民族主义情绪就无法控制。这次贸易会谈的破局,其实是中国政府没有办法承受中英文的文稿公布,根本不是什么谈判底线的问题。


  大家这个看到了网上流传的一些中美贸易谈判的基本条件,我的看法基本是真实的,而且它有些东西还并没有真实文本的苛刻。几个月前,我跟老王社长(网名)先生说过这个问题,王先生对我还有些质疑,他觉得这种条件太屈辱了。当时感觉最重要的是副总理刘鹤答应中美互派人员,美国派人到中国海关和经济法庭审核、监督、执法。对美国而言,其实美国海关和法庭都是公开的,数据也是公开的。但是中国海关不是公开的,法院也不是任意可以进去旁听的。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些东西,包括补贴都是这样子。所以呢,美国不怕中国派人核查监督。但中国不行。如果美国派人进去核查、监督,基本上中国海关就是透明的,中国政府怎么能接受呢。但对于美国而言,他们没办法对海关核查、监管,中美贸易协议就无法核查,签署不签署都是一样的。美国因为中国过去的失信,就要进行核查,核查就要派遣监督核查小组。


  对于美国,这个核查方式是很正常。美国人在与萨达姆谈判时达成的协议是可以随时进入总统府进行核查。所以在跟中国谈判时他们觉得也是正常的事情。你要和我们谈判,就要接受我的条件。我们的条件就是要核查你。当然,美国也接受这个中国的核查,但是中国的派人核查,人才是个问题。中国没有此类有经验的人才。另一方面,美国海关早就是公开的,任何百姓都可以核查,甚至申请海关提供所有的进出口资料。


  在司法层面,美国法院除非是未成年,所有的经济案件和民事案件都是公开来的。人人都可以申请旁听,不存在保密的问题。不签署中美对等协议,中国也可以派人旁听。但中国则不是这样。美国人旁听中国经济案件,这就足以影响中国,改变中国的司法制度,甚至改变中国的社会生态、政治制度。


  大家可以想象,美国人旁听经济案件,中国司法就必须要公正,百姓看到有美国人审核旁听的案件可以公正处理,都会要求美国人参与自己的案件。否则,中国社会就会出现大问题。领事裁判权就要在中国盛行。你们说,政治生态能不被影响吗?。


  所以,在中美对等制约和监督机制上,核查这块问题对美国没有任何损失。对中国来说这可是一个大问题了。特别是司法审判和海关。美国认为你中国的政治,经济跟司法制度不透明,需要改变这个问题。否则,我们不在一个层面上,签署了协议,你们也可以不执行。这不行。与其和以前一样难以执行,我和你签署协议做什么?


  在中国义和团还要很盛行的时候。你如果把谈判协议文件中文版公布出去,就面临着一个很大政治压力,。在目前的中国社会状况下,他们很难接受。在几个月前,我与王先生讲这个事情,王先生是不大相信的。王先生觉得怎么会有这个问题?实际上,当时我就知道,美国方面已经根据中美初步达成的框架协议,开始派少量人去中国海关进驻,在筹备驻华稽核部门。在中国,美国驻中国领事馆是超过千人的,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驻外机构。有混杂在一起的各类人员。特使刘鹤也是同意这个安排。所以在后来的几次谈判,这都是基础。


    中美谈判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


  后来的谈判翻盘,其实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国内的问题。国内的问题就是刚刚我讲的,主要的问题在于利益集团。大家都知道这个,包括中石化那些东西,那些企业,他们赚了很多钱。但是,他们都是之间或少部分人的,他们享受垄断利益,还要拿政府的钱,每年的财政补贴都是几百亿,这些企业貌似是国有企业,但是如果说你不给政府交利润的话,相对一个政府来说是一个无用的企业。他反而还要亏损,找政府要财政补助。但是,对于企业的负责人来说,那是一个金盆,跟自己的私人企业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完全是自己说了算。在中国普遍的状况下,这样的企业很多。这导致恐慌性反应性及焦躁情绪在利益集团中蔓延了。


  大家回想20年前的话。当年朱镕基“砸三铁”的时候,国有企业私有化。当时国内是什么状态,是各个企业集体亏损的时代。国企老板闻到这个风向之后,马上就把国企都变成亏损。两年之后,企业负责人就可以低价收购国有企业。所以大家看到现在很多企业其实都是当年砸三铁国有企业私有化的结果。这个国有企业改制过程的一个结果,那时候就是有条件人都会把自己变成一个亿万富翁。其实现在面临的状况其实跟当时是非常相似的。


  当然,时代不同,局面也是不太相同。当自家面临利益问题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跟中央去争。通过各种途径。各种利益集团去争取自己的利益。而美国这种资讯全面公开情况下,几乎等于是断绝了这些国有企业的生存之路。


  从美国的政治角度上讲,制衡和核查是断绝了这个既得利益集团的生财之路。


  所以,不管是川普也好,纳瓦诺也好,包括幕后的20几个华人智囊也好,他们的目标,其实大家都清楚,就是为了瓦解中共,把中共政权给颠覆掉。这就是中美贸易谈判最根本的问题和结果。


  在最近几年之后,中国国内采取的宣传策略方面也确实是有些不实的东西,特别是在这次谈判之前的行为,包括一些展示实力的东西,南海(专题)问题、2025计划,这确实不合时宜。另外,在这次中美谈判时,他们真的是没有找到中美贸易的根本问题。半年前,我接受陈小平的采访时,我就说过这个事情,中国政府采取了错误的策略。错误地判断了美国的贸易谈判意图。


  这个所谓的错误:中国认为能够用一些短期的大额贸易去把美国的政客收买掉。我如果没记错,是在2000年左右,当时我跟(原外交部部长)钱其琛、(原贸易部部长)龙永图谈话。外交部的一帮人和外经贸部一帮人。我发现他们对美国的认识就是非常简单。他们说:我们喜欢跟共和党打交道,这是他们原话,这也是钱其琛带领的一帮学生们说的话。就说我们喜欢和共和党打交道,我们只要提出交易条件,就可以成交,问题都可以解决。


  所以,在中国外交界都是一个强烈想法,就是我们用经济利益可以换取政治上的利益。在中国这个几十年来,外交部一直是亲美派占主流。我们还可以从那个外交人员的口气当中,他们都非常明确的带出这个思想。对日的仇恨,跟对美的亲善是极不相同的。在这次谈判当中,中国的外交人员跟贸易谈判的人员全都是这种心态和思维。


  所以说,当时习近平的答应确实是有些草率,他并没有认知认识到这个互派监护设监督机制是什么,有什么意义,外交人员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我跟刘鹤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但是我相信他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刘鹤是很吃力的去完成谈判。他希望能够尽快地把这个事情解决掉。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次的谈判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以前中美谈判几乎是没有华人介入。而这次谈判几乎是知华派和华裔(专题)智囊在介入。坦率地讲,海外这么多年,但是成功的培养了这么一批人,包括杨和韩这批人,还有一些不出面的学者。他们在人权与政治上的建议,还有经济界的、社会学系的,了解中国政府官僚机构运作的专家给川普的建议都是非常的重要。


  在整个贸易谈判当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已经看到一个结果,要设置这惩罚监督机制。除去这个结果,其他所有条件都是可以谈的。那天(编者注,2018年12月5日)自由亚洲电台在上午采访我的时候,问我个问题,他们认为现在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走到崩盘。当然我不同意。我有一个预判。大约两三个月就会出现了,这个结果就是中国政府被迫接受这些条件。只是如何用中文掩饰的技术问题。


  我基本上就介绍了一下情况,当然这是几个月前所说的这个预言,非常不幸的被我言中了。但是我只跟着少数人讲过这个事情,因为确实当时涉及到一些机密的东西,毕竟是我跟他们在私下的谈话,这个是不能公开。但是现在,已经基本上公开了。贸易战全面爆发了,也没有什么秘密了。这个所谓的监督机制也好、条件也好,其实都是贸易谈判的目标和结果。最终要达到的目标,美国要从法律上对中国政府有约束。


    中国没有成熟消费市场,粮食和芯片恐成经济罩门


  说实话,中国政府,从四九年之后,头十年制定了不少法律。但是,从五八年大跃进之后,你们翻一翻中国法律文件,中国的法律除了修改过宪法、刑法以外,其他的法律都是没有制定过的。大家可能想象不到有多少条政府的条例,就是国务院的各种条例和规则。用行政规则和条例取代司法法律。大家可能想不到,规则和条例有13万条。各个部委每年都要发布几千条儿的政府条例,实际上这都是要需要立法的,最终的都是以政府可以随时更改的行政命令的方式执行。


  我们其实应该看到,美国提出的条件有些是可以接受的。确实是需要改的,所以现在中国百姓会很迷茫的认为,既然川普要求零关税,既然要求自由贸易,为什么中国就不答应啊。在这个事情上,中国政府确实是面临很大的一个悖论。


  大家可以看到,一年前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前,我跟他们说,中国很多人都在叫嚣用大豆来反击美国制裁,我当时就告诉他们不可能。为什么?中国只有21亿亩农田,以现在中国大陆这个状况,满足中国对大豆的需要的话,你就要七亿亩以上农田,中国要有三分之一的地要种大豆,可能吗?中国大豆产量是1500万吨,而进口的大豆是9800万吨。悬殊的比例非常大。还不包括玉米,小麦。


  如果在中国大陆满足玉米需求的话,又要三分之一的土地。你们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是不可能用农业产品去制裁美国的。就我所知,农业部报告国务院,中国实际土地只有18亿亩,不是21亿亩。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土地,大量的农田都已经被工业占用。就我所知,国土部门某机构的红外线遥传感绘报告说,中国可耕种的面积只有16亿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的话,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个你对美国的贸易制裁会是什么结果,全国有三分之一人吃不饱饭了,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事情。那不是制裁美国,是制裁中国百姓自己。


  另外一个就是核心技术,中国的所有芯片全都依赖于美国。大家都知道,中国的芯片进口占97%以上,这个也说中国3%自己造的芯片,剩下都是进口的。更重要的是,大家觉得是软件是很重要,但是芯片固化的程序是更重要的。你说的工业设计、工业制造全都有,没有了芯片全都是建立在沙滩上的建筑。不可能长久发展,在贸易经济制裁上面,这两点,一个粮食,一个工业技术,你全都受制于人,所以你现在不去向任何人低头你的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可能周边国家在崛起,自己制裁自己。


  我去参加日本(专题)举行的印太联盟会议。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民间国际会议。不仅是周边国家反对派参加,日本的官方防卫厅、警视厅都派人参加。在日本的国会召开,而且是在国会的第一议事厅召开,多位右翼国会议员参加,包括首相的秘书参加,美国国务院派人参与,CIA、FBI多个组织参与。参与的国家都是中国周边的国家,整个对华包围圈。不用说,大家应该很清楚这个会议目标是为什么。


  当中国经济一旦受制的时候,像越南、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专题)尼西亚、韩国、日本都会受益的。虽然大家觉得以前我们是个制造大国。但是呢,我们应该意识到这些制造业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我们所储备的只不过是技术工人,而这个技术工人有这么三年左右时间就可以培养出来。像越南,大家可能说越南最大的缺乏电力和技术产业工人。但是大家想一想,20年前中国也缺乏电力。30年前中国更缺乏电力和产业工人,农民工一生都没有经历工业化训练。其实有资金的话,电力的问题,在一年之内就可以解决,产业工人只需要半年到一年也同样可以解决。所以在这情况下,中国产业都转移到周边国家,像越南有1亿人口,这么大体量的国家,可以把中国整个工业承接下来。这几个国家的人口超过中国一倍,而且平均年龄比中国还低。结果是中国就将会有几千万人失业。


  我们讲中国的劳动人口有将近4亿人口。如果我们计算青壮年的就业人口,现在说法就是30岁以下20岁以上人口有8000万,这8000万人有2000万人失业了,这个社会是什么状态?而粮食又不够的情况下,中国社会为什么不动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政府接受这个中美贸易协议是必然的。


  胡时代,中国应该是发展内需的时代。但是呢,他们却依然片面的依赖出口产品给美国的依赖型经济为基础,根本没有把内需搞起来。那时候中国在上升阶段,这整个内需逐渐扩大的话,中国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而中国如果有一个良好的强大的市场的话,美国也会怕中国,因为他要把产品要销售到中国去,而现在问题是中国缺乏这个市场。


  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一个是技术依赖美国技术,一个是粮食依赖于美国。而中国百姓又处在贫富分化社会的最下端,绝大部分人口除去温饱没有办法去消费。邓小平提出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但结果是这一部分人富起来之后,移民到了美国、澳洲,而没有留在中国。中国的消费市场没培育出来的情况下,谁能看中你?如果你有一个强大的消费市场的话,美国怎么会看不中你,怎么会敢跟你叫板?如果你的消费者足够的强大,消耗掉美国一部分产品的时候,企业主就会反抗川普,阻止川普制裁中国。所以,我们应该看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如何让百姓共同富裕,让百姓的消费成长起来,那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胡刚上台时,我写了一篇文章,后来《中国青年报》发表之后,大家可能都知道后面被腰斩了,谈的就是中美经济本质问题。在那一时刻,我们可看到,其实中国内部有很多压力。有压力怎么办?作为一个领导人就要破除这个压力,真正带领中国走向一条繁荣富强的道路。


  美国,大家都知道它叫板世界,商人都喜欢到这里卖东西。当然那个美元的垄断和金融垄断优势是一个方面,但更重要的是美国有一个强大的消费市场。如果有一个强大的消费市场的话,那么全世界各国都要跟你打交道。


  很多人说美国是靠军事,其实这只是一个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美国有强大市场。同时这个强大的市场就促成了美元的优势,你要想卖我的货,我就给你美元。如果中国有强大市场,让美国产品一半倾销到中国来。那么人民币(专题)自然就走上市场了。我不给你美元,我只给你人民币。你愿意要不要。你有市场,他就会接受,这就是经济规则。随着贸易谈判的进展,中国不能够进行真正的改革让国内消费市场繁荣起来的话,中国还会走上历史的老路。他会可能会变得比日本,比阿根廷,比泰国更惨。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真的需要卧薪尝胆,而且真的要低头,若不低头,谁也没有办法解决中国问题。


  前两天,大家讨论台湾的问题。李肃先生他们几位跟王先生去台湾受阻。其实都跟美国大战略有关系。国内现在没有对外公布。目前,台湾海峡美军基本是常驻,现在每个星期都会有美军或者北约军舰在那儿通过。台独能够强硬起来对抗中国大陆,这跟美国是有很大关联的。冯胜平兄在这点上讲的非常正确,台海的问题关键是美国。这两天美国国会通过的法案,都跟台湾有关系,这确实是给台湾打个强心针。


  在目前总体来说,在日本右翼是绝对占据了主流,对华政策肯定是越来越强烈,在美国也是如此。当然在周边的国家,大家可以看到你说什么,泰国、越南、柬埔寨这些国家,这些在经济发展中的国家,他们所要求的都是一个经济利益。大家回想一下我们在30年前,以前全心全意跟苏联,想摆脱苏联的时候如何对待美国。其实周边国家的心态跟当年的中国是一样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11-21 11:14 , Processed in 0.06273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