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山月歌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21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敬仰的一位校长

热度 2已有 48 次阅读2018-4-25 16:03 |个人分类:人物回忆|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我敬仰的一位校长

我敬仰的一位校长名德,一米八几的高个子,身材挺拔,玉树临风,清澈透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下唇线分明,下巴上有一点点微微的瘢痕,额头宽广,容长脸型,脸部线条非常柔和舒展优雅,浓黑的剑眉,眉梢向上挑起,柔和儒雅的气质中透着一种从容与刚毅。

我与德初识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看过我写的“风雨潇潇象牙塔”的朋友,应该知道,因为我的反腐和搅黄亚太事件的行为触及了权贵们的利益。在我工作的单位被迫解散半年之后新的继续教育学院又诞生之际,我从加拿大探亲回国要求上班时,当时继教院的主管校长正是德。由于非典期间不能出门,我写了一封信给他,信中陈述了当年成教院被解散的过程,职工所受的伤害,我的休假原因和过程,我要求重回继续教育学院上班的请求和决心。信交到他办公室后的当天晚上,我忐忑不安地打电话到他家,询问他是否看到信?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非常诚恳坦率地告诉我,他看到了信,并且对我的要求非常理解,对我们成教职工非常的同情。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柔和、不紧不慢、优雅、如濮存薪一样富有磁性的声音,让人感觉很亲切。丝毫没有很多领导干部的官腔和推诿,整个谈话过程诚恳而友好。在当时那种压力和环境下尤其令我感动。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接触,与他在电话上的交谈让我对恢复工作充满了希望。

 当时报名要去继续教育学院的人有十几个,他在继续教育学院班子会上要求道“老成教职工都是亚太事件的受害者,在安排人员上岗时要优先考虑他们。”当我得知此话时,非常的感动和震撼!因为在当时那种环境和气候下,能说出如此有良知的话,做出如此的要求,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让我看到了人性的善良、公义、无畏和希望。说真的听到这句话时,我在家里面对着窗外淅沥的春雨,泪也如春雨般不由自主地滚滚而下。

 但是,当那位力主与亚太联合办学的大校长知道了德所说的这段话后,很生气,连夜召集继教院班子开会,明令不许我和另一位同事回继教院工作,并由他亲点两人准备塞进继续教育学院。在此压力下,没有办法,我又另找其他单位。但是,所有的单位不知是忌惮大校长还是忌惮我,没有单位愿意接收我。在此过程中受尽了敷衍、白眼和屈辱。我终于知道这一切是权贵们在报复。走投无路之下只好求救于反贪局。反贪局找了省教育纪工委,纪工委出面要求学校必须妥善安排我的工作。但是,就是如此,大校长仍然不让我回去上班。在我实在委屈的没处诉说时,我曾找德交谈过。那是我们第一次正面交谈。他与人交谈时,总是用耶稣般真诚友善的目光直视你的眼睛,感觉不仅是用语言与人交流,而是在用心灵与人交流。说话时面部总带着微笑,给人非常诚恳非常善良的亲切感。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任何矫饰官腔,实话实说推心置腹。每次与他交流都是一种神奇的心灵与精神享受。记得那次,我说到伤心处时,不由泪下,他对我说的一段话让我记忆常新: 他说“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很多事情和挫折,应该学会坚强也应该能够面对一切。”他可能已经不记得他说过的话了,可是这段话给我很强的震撼和力量。让我不由得擦干眼泪,更加坚强的面对来自权贵的报复和压力。在我给大校长拍桌子摊牌之后,我流着泪从大校长办公室到了德的办公室,打算告诉他,我对大校长拍桌子摊牌的事情,也打算告诉他我不再对学校抱希望时,刚一进他的办公室,他就笑着问我,“你去找校长了?”我说“我刚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他说,“校长刚刚打电话过来,让立刻安排你回继教院上班。”我很意外的问,“真的吗?我刚给他拍了桌子,我都不抱任何希望了。”他说,“是真的,你现在马上去继续教育学院报到,我这里给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打电话,若报到还有问题,你再给我打电话,我来协调。你快去,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我听得出来,他似乎担心事情还会有变化,比我还着急,我很感动,含泪说声谢谢,就离开他去继教院报到了。

 2008年为了家庭团聚我又离开学校到了加拿大。结果那年在加拿大出车祸死里逃生,治疗养伤三年。离开学校的三年里,在原人事处长的关照下,我的公职一直得以保留。车祸后,在加拿大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在朋友们的建议下,向学校提出了归队上班的申请。幸运的是,当时的大校长去美国高访三个月,正好是德代行校长职权。我又一次怀着忐忑的心情给德写了一封信,同时提交了希望回国继续工作的申请。我没想到信发出去的第二日就接到了德的回信,信不长,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他对我出车祸表示了真诚的问候,对我的请求让我给他一点时间,了解情况再给答复。看到那虽短却充满真诚的几句话,车祸后一直郁郁寡欢的我,怎麽也控制不住自己,面对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热泪滚滚而下。

过了几天,我想着事情的难度会很大,担心给德带来不利和压力,我写信告诉他难度会比较大,让他不要太为难,他又很快给我回信,让我不要着急,耐心等待。

 寒假期间,与亲朋好友说起此事,几乎所有人都说如今的社会风气,你这件事若不花上几万元,肯定解决不了。当时我就想,德决不是他们所说的俗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德的善良,真诚,境界,胸怀。

 事实上,让我也没想到的是,他在寒假期间与二级单位和人事处协商了我的事。开学后我去他的办公室,他将协商的情况通报与我,因为他太忙,我们仅仅交谈了十几分钟,多数都是在谈我的身体。那份真诚和善良令人动容。分手时,我不由提出要握握他的手,他开心地笑着与我握手,我紧握著他的手说,“ 校长,每次在最困难的时候都遇到了你的鼎力帮助,衷心的说声谢谢!”他说,“山月老师不要客气, 这是我应该做的”。开学后没多久我就接到了人事处让我上班的通知。事情得到了出乎意外的顺利解决。好几天,都很恍惚,总觉得似乎还在梦中。不由我又一次想起当年那位大校长对我的百般刁难,前后两人对比,两个领导,两重天!

 能够恢复工作,让我不仅仅感受到了德以及过程中各位朋友的善良、宽厚、友情。也让我感受到了受伤的游子回归祖国回归学校的温暖。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德告诉我,去年十一月份他在美国访问时曾在某海外网上看到了我写的“风雨潇潇象牙塔”一文。很多人看了此文,特别是文章后的留言,怕惹是非唯恐躲避不及,而他是在看了此文后,鼎力为我解决了问题,让我不能不感慨,他心中有一股正气。他在为我办这件事的过程中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惹上是非。殊不知,这段时期正是他能否升任校长的敏感时期。他内心冰清玉洁,不唯上不违心,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这在如今的官场上是多么难能可贵!

 2011年初正式任校长到我去年回国,期间在校长任上不到五年,他踏踏实实地勤奋工作,带领学校上下为学校办了很多事情。新校区多幢教学楼越来越完善;老校区人行道加宽,操场修缮一新,花园小路红砖条凳,树木郁郁葱葱越来越美;国际学院突飞猛进留学生规模大幅增加;大幅扩展了国际国内校际间的合作与交流;老校区拔地而起了四幢职工公寓高楼(我回去时正赶上职工们喜滋滋的忙碌着装修新房子),新校区也建了多幢公寓大楼,一举从根本上解决了职工住房问题;培训基地与培训项目大规模扩展;第三产业也越办越好;在偿还了上届遗留下的6.5亿巨额债务的基础上职工收入也大幅提高;而他自己却增加了满头的白发。

 德的身上传承着中国士大夫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赤子情怀和责任担当;闪耀着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的达观情怀;闪耀着善良真诚以人为本的人性光辉;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若都能像他一样,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将很难动摇。真希望我们国家多一些再多一些德一样的领导干部,那将是民族之福国家之幸。与他及与他一样的人相比较,我真的是自惭形秽!他们为国家富强奋斗成就了事业,我仅仅为生存而活着。

 

   我从心里敬仰他以及与他一样为国家富强坚持不懈的奋斗者。

 

   昨天听说因为年龄原因德在校长的位子上已经到站了,心里有点难过,听说全校职工都舍不得他的离职。

 

   下面是去年为他写的一首诗,基本刻画了他的精神风貌。以此纪念他校长生涯的结束。

 

咏我们可敬的校长

 

三尺讲台育学子,桃李天下寻石油,

玉壶冰清昭日月,赤子丹心写春秋。

为官几任两袖风,满腔热血润芳洲,

俯仰无愧天地宽,梅兰照水香气悠。

注:芳洲是指日新月异变化的校园

 

20114月初稿写于西安  20176月修改于西安 2018年4月25日定稿于卡城

 

 

1

鲜花
1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5-24 05:04 , Processed in 0.05272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