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门清自摸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4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叙利亚再现化武疑云,特朗普是退,还是留?

已有 98 次阅读2018-4-12 00:43 |系统分类:旅游摄影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叙利亚再现化武疑云,特朗普是退,还是留?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数日前针对叙利亚东古塔地区化学武器事件表态,提出使用化学武器是无法容忍的暴行,美方在军事上有很多应对选项,美方将在24至48小时内决定如何回应。

而美国白宫10日突然宣布,由于叙利亚问题,特朗普将不出席在利马举行的美洲峰会,而会留在国内关注美国人对叙利亚的反应并监督全世界局势的发展。似乎特朗普将会决定是否出兵叙利亚,是否要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

在叙利亚问题上,特朗普近期的表态似乎与自己“敢说敢干”的特质有一些出入,稍显“举棋不定”。

当特朗普在月初宣布,美国将会“离开”叙利亚,让“别人接手”的时候,其话语间透露的信誓旦旦的态度,似乎预示着“敢说敢干”的特朗普将会在叙利亚问题上彻底“放手不管”;但时隔不久,当叙利亚东古塔地区再次发生“化学武器”事件之时,特朗普又信誓旦旦地表示即将做出一些“重大决定”,似暗示要继续在叙利亚问题上保持“高压”态势。

一会儿说“撤走”,一会儿说“介入”,特朗普的“举棋不定”,折射出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独特尴尬。

500

当地时间4月9日,特朗普出席内阁会议(图/东方IC)

走还是留?

对特朗普来说,或者对奥巴马以来的美国政府来说,如何从中东地区“抽身”,一直是一个敏感且迫切的话题。中东事务之所以“敏感”,是因为美国在过去多年中,在中东事务上犯了一些战略错误,导致中东地区失序,同时也让自己深陷中东战略泥潭。

当前中东的乱局很大程度上源于美国自己在2003年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打乱了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生态,瓦解了伊拉克及其周边邻国的原有秩序,而美国所主导的“民主”战略,在伊拉克和其他中东世界似乎成了投钱的“无底洞”,让美国人赔了美金又折兵。

而中东事务之所以“迫切”,是因为美国如果还想通过自己一家独大的姿态留驻中东,决定中东地区所有重大事务,势必需继续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员,而这也意味着美军士兵伤亡风险的增加,以及在伊斯兰世界“异教徒入侵者”形象的持续。

因此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其在中东政策原则就是一个字——“撤”。

一方面奥巴马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出大量驻军,并且在2013年叙利亚化武危机中犹豫不决,在2015年与中东“劲敌”伊朗签署了核协议,其目的在于通过盟友和外交的力量,来抵消或者减轻自己军事硬实力撤离中东之后,地区政治力量博弈的失衡趋势。

另一方面,奥巴马希望能够动员自己的中东盟友们“自食其力”,比如鼓励沙特组建自己的“伊斯兰反恐军事联盟”,希望地区盟友们帮助美国“出钱出人”,让美国撤离后的中东不至于太过混乱。

500

伊斯兰反恐联盟领导人会晤(图/Majalla)

与奥巴马相似,精于在金钱上“精打细算”的特朗普早在竞选总统期间,就多次抱怨美国中东政策失败,认为美国投了大量的资金和援助,结果没有换来中东世界的“感恩”。所以特朗普的一系列中东政策,比如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减少对负责帮扶巴勒斯坦难民的“联合国近东处”的援助,再到叙利亚问题上的“克制”和对叙利政治亚反对派游说活动的“冷淡”,都显示出特朗普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自己决心“抽身中东”的意愿。

与此同时,特朗普也和奥巴马相似,积极扶植沙特和阿联酋等盟国“自力更生”,比如与沙特签订军购大单,再比如近期美国军方将一些濒临退役的艾布拉姆斯坦克转交给摩洛哥,就是希望能够在赚取军火大单的同时,帮助地区国家“自我救赎”。

走不了,留不下

特朗普想要从中东“抽身”,并不代表美国对中东事务,尤其是中东地缘政治竞争不再关注。事实上,无论特朗普本人、特朗普身边的军事政治顾问团队,还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政治盟友,如沙特、以色列和阿联酋,都对于伊朗在中东地区的扩张忧心忡忡。

特朗普身边的政治军事顾问们,大多直接经历或间接关注了伊拉克战争后伊朗在中东地区,尤其是伊拉克的影响力的崛起;而以色列和沙特,对于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相对提升,更加警惕和敌视。因此,在中东地区以色列、沙特和伊朗博弈的最前线,如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美国都需要做出一定的战略安排,来遏制伊朗的扩张势头。而特朗普也因此希望能够通过修改或者废除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来重新遏制和孤立伊朗。

既“想走”,又“得留”,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决策,也就显得摇摆不定。而事实上,叙利亚当前的客观局势,也让美国试图介入的举措显得尴尬而无力。在叙利亚,美国无法通过空袭等手段削弱叙利亚政府实力,更不可能通过军事手段直接削弱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力。

500

当地时间2018年4月4日,叙利亚曼比季,驻扎在当地的美军。(图/东方IC)

从客观对手看,叙利亚政府和伊朗在其控制区内有着较强的实力,而且受到来自于俄罗斯的空军保护,美国任何大规模的空袭行动,不仅难以撼动叙利亚政府控制区的现状,而且也可能会激化与俄罗斯的关系,这并不是特朗普愿意看到的。

从美国自身在叙利亚的代理人的表现看,美国近些年在叙利亚内战中的作用和表现似乎都不尽如人意。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美国一直是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和军事团体的重要支持者。

在政治方面,美国的作用是向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提供国际舞台,比如美国和土耳其等国家一起组建了“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帮助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参与国际事务,削弱叙利亚政府的国际合法性;美国驻联合国代表从2011年以来多次与盟国一起,提出针对叙利亚政府的制裁决议草案,试图迫使叙利亚政府受到来自国际社会的制裁;在叙利亚问题日内瓦会议上,美国也和其盟友一起,帮助叙利亚反对派坚持“阿萨德必须下台”的政治前提。

但是,美国的政治努力似乎并未取得预想的成效,叙利亚反对派迟迟没能建立成一个统一的、包容性的反对派团体,不同的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内部相互倾轧,错综复杂,以至于有美国学者自己就高呼“我们也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叙利亚反对派团体”。

在军事方面,美国在过去多年间一直向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团体,提供大量的军事援助和资金支持。不同于土耳其和沙特等叙利亚周边邻国支持带有伊斯兰极端主义性质的叙利亚反对派军事武装,美国则倾向于支持“温和”的叙利亚反对派军事团,尤其是那些“温和世俗”军事人员。

但是这些“温和派”,尤其是“叙利亚自由军”,尽管在叙利亚内战初期爆发了一定的战斗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武装人员要么被叙利亚政府军和支持叙利亚政府的什叶派武装所消灭,要么就是整建制的被其他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所消灭或俘获。比如在2015年曾爆出美国中情局策划组建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在领到美国提供的薪水和武器之后,就成建制的逃离训练营的巨大丑闻。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上台的特朗普似乎要下决心“逃离”叙利亚。比如在上台之后,有消息就报道在叙利亚反对派驻美国的各类代表人物及其资助的各类“顾问公司”,似乎已难受到来自美国的信任;而在2017年8月特朗普甚至直接叫停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多年来操纵的、代号为“橡木树”的援助叙利亚“温和反对派”的情报和援助活动。

可以说,特朗普似乎已逐渐疏远叙利亚议题,并且为有朝一日“离开”叙利亚做着准备。另一方面,美国在叙利亚缺少信得过的“反对派”,从叙利亚内战一开始,美国所希望支持的就是世俗的,或者是温和伊斯兰政治军事团体,而当前叙利亚反对派中绝大多数都秉持着相对保守甚至极端的伊斯兰教义,而库尔德人“民主联盟党”的政治蓝图仅仅是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传统区域,对于叙利亚其他地区并没有太大的野心,这也就意味着美国即使发动军事打击驱逐叙利亚政府军,也面临着“谁来接盘”的问题。

美国这种既想走,又走不了,既想介入,又“无从下嘴”的尴尬境地,导致了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犹豫不决的态度。而今年的叙利亚战局并没有因为美国的犹豫不决而和平,无论是北部土耳其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攻击库尔德“民主联盟党”,还是中部叙利亚政府军与东古塔地区反政府武装的交战,都似乎显示着叙利亚当前战局的敏感与停火协定的脆弱。

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一方面受制于自己“抽身中东”的意愿,另一方面又受到特朗普自己“遏制伊朗”的决心影响,使得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出现了“战和不定”的情况。

而事实上,即使美国决心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干预,也由于当前叙利亚战场上各个政治军事集团实力对比显示的影响,而难以对叙利亚未来战场和政治进程施加决定性影响。精于算计的特朗普,恐怕还要在叙利亚问题上好好算上一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10-21 08:01 , Processed in 0.05129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