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门清自摸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4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美国,满街都是“麦卡锡”

热度 2已有 92 次阅读2018-5-10 04:17 |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美国,满街都是“麦卡锡”

来源:察网 作者:长河红阳 时间:2018-05-10
 

揭秘:美国,满街都是“麦卡锡”


麦卡锡这个人,在美国现代史上,可说是一个邪恶的存在。


尽管他是反共的旗手,政见主张合乎美国一贯的反共主流意识形态,而且反共勾当做的“尽善尽美”,但是,这个人从“崛起”的1950年2月到他因失势在1957年5月死去不过7年。离他掀起反共浊浪风头最劲的1954年,时长也不过三年。真可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倒了”,倏忽兴亡只在转瞬。看来这个人在美国政坛并没有自己的“根”——让自己屹立不倒的“根”。一个没有“根”的政客能有如此大能量,算是“奇迹”也并非奇迹:因为美国这个国家,它的意识形态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反共,极端反共。反共言行在美国很有市场,那么,这个跳踉出镜的麦卡锡能“成气候”,也就不算什么“奇迹”了。那么美国的反共市场什么样?


从俄罗斯十月革命之后,美国就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表现出了强烈的敌意,与英国联合组成干涉军侵入苏联西部领土;又与英、法、日联合出兵苏联远东。在国内对左翼运动也猛挥屠刀,1918年威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世界产业工人工会;1919年,威尔逊总统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钢铁工人大罢工;1920年威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实行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帕尔默大搜捕”;1921年,沃伦·哈定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西弗吉尼亚煤矿工人罢工;1941年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加利福尼亚航空工人。


可以这么说,美国的顶级政客,如总统,个个都是反共老手,镇压左翼的刽子手。前推到二战时候的罗斯福,虽然和苏联合作联手对付法西斯阵营,与共产主义算是有了和缓的一段时间,但是对中国的中共依然有着敌意与戒心:虽然他早就从去过延安的谢伟思等人的报告中知道,在中国真正抗日的只有中共,美国未来在中国大陆沿海登陆消灭日军唯一能指望的接应力量只有中共,但是,因为顽固的反共思维,他还是把所有的财力物力支持给了行尸走肉般的蒋介石;下延到杜鲁门,因为苏美国家利益的冲突,意识形态的对立,更因为中国内战中,蒋政权的迅速腐烂与中共的蓬勃生机里看到了共产主义的强大生命力,恐惧的杜鲁门政府的对外政策确立了对苏冷战政策,高举反共、反苏、反华大旗,在国内的宣传也是以反共为先。而且当时,久未掌权的共和党,也在反共议题上大造声浪,并且以这样的政治正确性取得了1946年的国会大选全胜。杜鲁门为了在反共议题上不落后于共和党,在1947年3月21日发布9835号行政令,发起联邦雇员忠诚度调查,在国内对共产主义分子进行清洗。经过四年的逐一“政审”,约2,000名官员被迫“辞职”,212名“危险”分子被清除。


而对于美国共产党的镇压,那更是美国所有政客的一门必修课。1948年7月20日,杜鲁门政府出动军警,分别在全国各地将美国共产党最高领导机构——全国委员会的12名成员通通予以逮捕,一网打尽。被捕的这12个美国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是:美共全国委员会主义威廉·福斯特、美共总书记尤金·丹尼斯、美共组织书记亨利·温斯顿、美共劳工书记约翰·威廉森、美共教育书记雅各布·施塔赫尔、美共纽约区主席罗伯特·汤普森、纽约市议会议员小本杰明·戴维、《工人日报》主编约翰·孟茨、毛皮工会联合委员会主任欧文·波塔什、美共伊利诺伊区主席吉尔伯特·格林、美共密执安区主席卡尔·温特、美共俄亥俄区主席格斯·霍尔。


此前不久,先后遭到杜鲁门政府、国会参议院麦卡锡委员会、国会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迫害的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已经有:“联合反法西斯难民委员会主席及其12名委员案”,其中大都是一些著名学者、教授和社会活动家。他们被加上“藐视国会罪”予以逮捕,并于1947年6月被法庭判刑;“好莱坞10人案”,其中都是著名的进步电影剧本作家和导演,他们被加上“藐视国会罪”予以逮捕,并于1947年12月被法庭判刑;“洛杉矶16人案”和“丹佛7人案”,被加上“藐视法庭罪”逮捕、判刑;“尤金·丹尼斯案”,因拒绝为国会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作证,这位美共总书记已于1947年6月以“藐视国会罪”被判过一次刑;……这一类的案件还发生过许多起。


这些美共领导人被捕的罪名是什么?


这些美共领导人在1945年把被白劳德修正主义者解散了的美国共产党重建了起来,并且他们本人就是这个党的党员。在美国,重建了共产党,在这个党里做一名党员,这就是罪行!而并非他们触犯了美国的哪一条王法!凭这一条,就要判刑!这些被诬陷的美共领导人两次上诉,但是两次审判的结果都是维持原判!


上有所是下必甚焉,所以跳出个顺风扯旗的麦卡锡必然的;在这样的“重度污染”下,出现麦卡锡这样的“癌变”人物也是应该。麦卡锡固然是个反共的旗手,但是,如上所述,他跳踉出镜之前,早有人把他的勾当干尽了做绝了。所以,美国从来不缺麦卡锡!这是美国土产!满街都是!但是没有实力集团撑腰,麦卡锡其人也不会有标签意义:有美国塔夫托家族领衔的共和党保守派的支持,还有得克萨斯州的阔佬们、东北部的天主教徒们、美国退伍军人团、院外援华(蒋)集团等反共势力的支持,所以他能掀起“反共”浊浪并有人为其造势,说明他的背后还是有很深的背景的。只不过,这个人只是这些强大势力推在前头的马前卒而已。


有文章《美国在寻找下一个麦卡锡》揭底麦卡锡,这个人是美国共和党为了从执政持续20年的民主党手中夺权刻意放出去乱咬民主党的这么一个打手型的政客。目的就是抹黑民主党20年的执政成果,为共和党夺取政权开路。


这样的看法我赞同!因为很多的材料都有这样的指向:


这个叫做麦卡锡的“癌变”人物曾指控罗斯福在雅尔塔会议上把中国和波兰出卖给了苏联,为朝鲜战争预先搭台;史迪威在中国“奠定了共产党征服”中国的基础;马歇尔任驻华特使期间帮助了中共;杜鲁门政府则执行了“有利于国际共产主义而不利于美国的外交政策。”


一言蔽之:罗斯福和杜鲁门执政的20年是“叛卖的二十年”。罗斯福和杜鲁门奠定了美国称霸世界的基础,但是,在麦卡锡的嘴里,却成了里通外国的铁证。于是,二十年一直无所作为的共和党居然号称“我们很干净”,所以也就成了挽救美国的救世主了。1952年,艾森豪威尔在总统竞选中大获全胜。


麦卡锡的勾当是暴烈的反共,走的却是“苦情戏”的戏路,所以,为了制造眼泪效果,他掀起的反共浊浪波及下,爱因斯坦、奥本海默、费正清等在内的很多著名学者受到迫害,埃德加·斯诺、拉铁摩尔、史沫特莱、卓别林等文化精英被迫离开美国,目的就为证明尽管拿下了美国共产党,可是共产主义在美国的渗透却极深,危害极烈!而更多的籍籍无名,“一心向善”诚心“归化”美国的民主、自由小崽们更受池鱼之殃。1950年,麦卡锡妖风劲吹的形势下,美国国会通过1950年国内安全法——“麦卡伦法(麦卡伦-伍德法)”。这个法规定:


【一切“共产主义组织”包括“共产主义行动组织”和受“行动组织”领导、控制的“共产主义阵线组织”,必须向司法部登记,并提供其成员名单和财务报告。禁止共产党员在政府组织和国防企业工作(“阵线组”的成员可以在这种企业中工作,但必须宣布自己的这种身份),禁止发护照给共产党员。违反这些规定和拒绝登记者,都被认为是犯罪,得判处徒刑或罚款。禁止共产党员或任何属于“极权主义组织”的外国人移居美国。总统有权在其认为国家处于“非常状态”时期,通过司法部把“共产主义组织”的成员无限期地关押。设立广泛权力的“颠覆活动管制委员会”协助调查登记共产主义行动组织和外围组织。】


这是自1918年以来最反动的法律之一。而其中的一个内容——“禁止共产党员或任何属于“极权主义组织”的外国人移居美国”直接和美国政府招诱苏联和其他共产主义国家叛国者的手段相抵触,直接与美国国务院和情报机关的“业务”相抵牾,杜鲁门予以否决。但是,在国会歇斯底里的反共叫嚣中,杜鲁门的否决无效。为了反共,哪怕国会与政府内斗!


杜鲁门本身就是个反共老手,对美国共产党的绞杀永无停止的时候,在摧毁了美共中央级别的领导层之后,杜鲁门政府于1951年接着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次对美共各地领导人的大搜捕。其中几次主要搜捕的时间和地点是:6月20日在纽约、7月26日在加利福尼亚、8月8日在马里兰、8月17日在宾夕法尼亚、8月28日在夏威夷、8月31日再次在加利福尼亚。大批美共领导骨干在各地被逮捕,被审判,被关进监牢。


杜鲁门绞杀美共的勾当,其实和希特勒绞杀共产党没两样,原因就是,美国和纳粹德国一样,都是专制极权政权!


美国,“麦卡锡”满街走!


1952年6月27日,在麦卡锡主义的“指引”下,美国国会通过比“麦卡伦-伍德法”更严厉苛刻的“麦卡伦-沃尔特移民和归化法”,这个法不光包含前述“麦卡伦-伍德法”的全部内容,而且,还把打击的矛头对准了有进步趋向的外国人,防止他们进入美国;并且排斥、迫害外国出生的美国人。依着这个法,1,100万在外国出生已经入美国国籍的美国人几乎成了无人认领的街头流浪猫狗,外加300万外国侨民在美国也有朝不保夕的惶恐。根据这个法,1953-1954年,美国展开规模空前的驱逐外来移民的行动,约150万外来移民被驱逐至墨西哥。


这样一个“癌变”政客分泌的毒素侵害到美国某些顶级政客和特殊的财势阶层之外的每一个角落和层面,对美国的戕害至深。所以,当这个麦卡锡完成了“历史使命”助力艾森豪威尔上台之后,被艾森豪威尔集团的政客们毫不客气地踢进垃圾堆。固然,共和党用泼脏水的法子打倒了民主党,但是,整个美国付出的代价也大,为了洗白自己这个集团,也许还因为惧怕民主党也这样如法炮制对付自己,麦卡锡这个名字被永远钉上了耻辱桩。然而,这个人虽然进了垃圾堆,但是他干过的勾当却早成了美国右翼保守势力为反共、反华兴风作浪的范本与教材。比如那个凭着麦卡锡打前站上台的艾森豪威尔也在暗暗修炼麦卡锡的反共“大法”:


艾森豪威尔政府在1953年到1960年执政期间,进一步在各政府机构中实行清洗。政府司法部和其他有关安保部门根据艾森豪威尔的命令,对政府官员和工作人员再次逐一进行政审。艾森豪威尔两届任期内从政府机关共开除3,002人,这个数字甚至越过了杜鲁门政府时期。有的人的历史现状查不出任何政治问题,仅仅因为在以前的朋友或熟人中有过共产党人,也被清除,这叫株连么!这是连坐么!美式民主的范本哦!在我浅薄的阅读中,希特勒固然极权,但是,如此株连勾当也还没有,看起来,美国比纳粹德国更极权!


不惟如是,在后来的50多年里,麦卡锡的“尸首”一直不腐不烂,时时地还“诈尸”作祟,因为对美国共产党领导层实施了铁腕镇压,美国共产党影响力处于低潮,但是,美国的国家机器继续针对其他的进步力量进行镇压。一个方面是向黑人为主体的种族歧视问题上投送兵力;另一方面对六七十年代的反战运动和工人运动大举镇压。


美国侵略印度支那战争自1961年开始以后,一直受到本国人民的反对。60年代中期,学生反战开始形成运动,并且迅即牵动了广大社会阶层。1969年到1971年,三年期间,出现了三次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人民大众的反战高潮,每次参加者都在100万人以上。由于战场失利,世界各国人民同声谴责,国内人民反战运动风起云涌,垄断资本集团及其在政界的代表人物也分裂为主战、主和两派,相互争斗。但是,在镇压反战运动上却步调一致,动用国家机器毫不含糊:


1970年5月,俄亥俄州国民警卫队开枪屠杀反战的肯特州立大学学生。当场打死4名学生,打伤11名学生。随即,密西西比州首府杰克逊市警察向学生开枪射击,打死杰克逊州立大学学生2人,打伤学生11人。在许多其他的州,也发生了州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出动国民警卫队镇压反战群众事件,大批学生被捕、被打伤。 1971年5月,美国政府把联邦正规军队第82空降师调进首都华盛顿镇压反战群众。军警在市区街道上大肆逮捕,一次就抓了1.2万人,在首都捕人史上创造了一个新纪录。


镇压工人运动和镇压共产党及左翼人士一样,也是美国政客们的一门必修课。尼克松、福特、卡特执政期间,联邦政权和各州政权曾多次反复援引1947年国会通过的《塔夫脱-哈特莱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据此镇压工人阶级为改善劳动条件、生活条件和争取组织工会权进行的斗争。这样的事件当时在美国实际上是年年发生,月月发生。


1977年12月至1978年3月期间发生的18万煤矿工人罢工,卡特政府和联邦法院的联手镇压。弗吉尼亚、印第安纳等州州长分别宣布本州处于紧急状态,出动国民警卫队,对矿工的罢工斗争实行镇压。大批矿工被捕。卡特总统镇压这次矿工罢工所运用的法律武器,就是1947年联邦国会通过的那个《塔夫脱-哈特莱法》。从1947年到1977年,轮流上台执政的7位民主、共和党总统先后30次使用这个《塔夫脱-哈特莱法》,以镇压大规模的工人罢工斗争。至于联邦和各州的其他反劳工法律的实际执行次数,就更多了。


里根总统1981年上台执政后,在内政方面采取的第一项震动全国的措施就是以铁腕手段镇压当年发生的一次航空调度员的罢工。美国各家航空公司除个别外,都是私营的。但是,在各地机场的指挥塔或地下雷达室操纵观测仪器,向天空中的飞机驾驶员发出指令的航空调度员,则是联邦政府的雇员。航空调度员的工会――职业空中交通调度员联合会,于1981年2月开始代表它分散在全国各地的1.5万名会员,就签订一项新合同与雇主――联邦政府交通部属下的联邦航空管理局谈判。航空调度员这种职业由于需要高度集中精力,加上一有疏忽发生飞行事故就会造成严重后果,因而心理压力很重,容易得职业病。工会在提高工资、缩短工时等方面提出了一些要求,联邦航空管理局表示不能接受。谈判从2月持续到7月,终于破裂。8月3日晨7时,工会宣布开始罢工。它的1.5万名会员中,有1.3万人参加了这次罢工。当天上午,里根总统在白宫大院玫瑰园公开发表讲话,指责航空调度员罢工为违法行为,限令他们在48小时之内复工,否则一律解雇。


根据总统的指令,联邦政府有关部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采取了以下措施:第一,由联邦劳工关系局出面,取消职业空中交通调度员联合会代表航空调度员与政府谈判的权利。第二,由联邦政府司法部派出官员,立即从各地联邦法院法官手里分别取得52道禁令,禁止各地航空调度员罢工。第三,由联邦法院出面,于8月5日派出法院执法官员将这次罢工的5位领导人逮捕,戴上脚镣手铐,关进监狱。法院还下令将这个工会的350万美元的罢工基金予以冻结,并勒令这个工会每违令一周上交3200万美元罚金。第四,由政府司法部着手准备,对这次罢工斗争的75名领导人按刑事犯罪予以起诉;作为第一步,立即将其中的20多人送上了法庭被告席。第五,由联邦航空管理局出面,向拒绝在48小时限期内复工的1.2万航空调度员逐一发出通知书,把他们统统解雇,一个不留。


这些航空调度员顿时被抛入失业者的行列之中,不少平时没有积蓄而又没有资格领取政府救济金的家庭陷于困境,不得不投亲靠友,四处奔走,寻找职业。因为时间一拖长,不仅分斯付款购置的汽车和房屋要失掉,连糊口也要成问题,就不得不当流浪者了。


这场官司打了好几年,直到1986年,有些被解雇的航空调度员为要求复职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仍拒绝受理。里根总统实行这次镇压的法律依据,仍然是那一道《塔脱夫-哈特莱法》。


这个《塔脱夫-哈特莱法》乃是日后麦卡锡背后的老板。说起来,史书上的麦卡锡象个歇斯底里的疯子坏事做绝,可是,身败名裂的麦卡锡比起他那个先立暴法,再以暴法“依法办事”贻害后世的老板塔夫托,差得远!


在美国,比麦卡锡更狠绝的角色有的是啊!


对国外,苏联解体之后,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党执政国家中国,也就成了美国反共丑行集矢的靶标。针对中国、中共的污蔑与构陷也有了反华的内容。麦卡锡的勾当更成了反共、反华施政的不二标本,如“李文和”案。


这个叫做李文和的华人,1939年生于台湾,在极端反共的的日本殖民政府统治下长到1945年,从1945年日寇投降后就生活在同样极端反共的蒋政权下。一直到念书、成年,而后又到反共的大本营美国安身立命,他比麦卡锡诬指的,1949年之前去过中国的拉铁摩尔、史迪威等人还“纯色”——根本没有接触中国大陆的机会,更不可能接触中共,可是居然就成了中共的科技间谍了。美国人的这个诬指如果能弄成“指鹿为马”式的铁案,美国自然要狠狠敲中国一笔竹杠,就算弄不成,只是这个诬指也要向中国传达一个信息,美国有我们这样一路人在,你休想过安稳日子!李文和案的全部套路就是从麦卡锡那里偷师,而且,比麦卡锡还丧心病狂:怎么说麦卡锡诬指的那些人都有和中共接触的可能,而且不少人还做中国学问,“丰富”的联想下,就有“证据”给人定罪。李文和呢?无论怎样的“丰富”联想也不会有李文和“通共”的“证据”。所以说呢,麦卡锡虽然死了,但是,麦卡锡“投胎转世”倒不见得是个没根据的猜想。更而且,在李文和案件上下其手的并非是一个或者几个跳得很高的有名有姓政客,而是三个机构——众议院一个特别委员会、CIA、FBI,这也算是与时俱进,麦卡锡幻化成了“麦卡锡们”。美国政客都从麦卡锡的下场里体味到了“爱惜羽毛”的必要性,省得到时候身败名裂一个人背锅。老实讲,现在的美国,麦卡锡很多,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跳出来一群。


以如上事例,我认为,美国权势高层未必如《美国在寻找下一个麦卡锡》所言那样,在刻意苦苦寻找那么一个转世的“麦卡锡”,因为,麦卡锡的阴魂作祟下,任何一个美国政客都可能被麦卡锡的阴魂附体做些什么。


姜波案不就是么?一张离开美国的单程机票成了窃取美国机密的“铁证”。


这样的套路,和麦卡锡当年指控一大批学者、文化精英和共产党、中国有染的手法一样。而现在,上下其手者,并非一个麦卡锡之类的人物,而是美国的一些公权机关。可能麦卡锡的名声太臭了,美国的“麦卡锡们”有意地在避免被人认定为“麦卡锡”?也许,美国政坛反华、反共成了一种集体无意识的自发行动,一有这样的“机会”各个美国公权机构就会自动配合,无需预先召集、策划什么预案?


分开看上述两个事实,只是孤立的特定案例,但是从雷同的诬指手法看,惊人的一致:为中国做间谍泄露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机密。众所周知,自从苏联倒下之后,美国就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情报大国,窃取他国情报危及他国国家安全的勾当,美国是第一强。但是,在这两个案件中,美国倒成了最易受伤害,也正在受伤害的“良人”,这样的雷同如果不是有预谋,绝不可能有第二种解释。两个案件合并起来分析怎么也有这样一个指向——针对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


类似的案例还有,有些纯粹就是闹剧——邓文迪“间谍案”。


年初1月份,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话称,美国反间谍情报官员曾在2017年初,也就是特朗普刚刚就任美国总统时,警告过特朗普女婿兼顾问库什纳,称邓文迪可能利用与他以及“第一女儿”伊万卡的关系,推进中国政府的利益。不但这样,美反间谍机构似乎还找到了邓文迪是间谍的“实锤”。据说,邓文迪曾为一个由中方出资的华盛顿大型建设项目游说。正因为这件事,美国反间谍机构对邓文迪表示了担心:这个项目计划在美国国家植物园内修建一个中国园林,耗资1亿美元。园中的一个高21米的白塔,被美方情报人士认为可能会被用于“监控”。园林地处华府地势较高处,离国会和白宫均不到8公里。此后,该项目被一直搁置。


对邓文迪的怀疑不单单只是口头上对相关人物——特朗普的女婿和闺女做了警示,而且还见诸于行事——那个园林项目被搁置了。


说邓文迪是“中国间谍”,美国人自己也不怎么信。《华盛顿观察家报》说,


【“这可能是2018年最荒唐的新闻”。“虽然刚刚1月16日,但这可能已经是2018年最荒唐的新闻了。”】


看,“想神马就有神马”,美国情报界都是李代沫的粉丝?真够狗血的!


这就是一场闹剧!但是,这样的闹剧偏偏就要当成“正剧”堂皇出演,而且还有了结果:与邓文迪有“关联”的那个中国园林项目被搁置。子虚乌有的事情,居然也得到了铁证如山式的处理结果,这样一种“逢中必反”,和“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变态心理有区别么?这和麦卡锡乱扣“红帽子”有区别么?


美国,麦卡锡满街走


关于“邓文迪案”,《华盛顿邮报》前主编鲍伟杰甚至吐槽说:


【“我敢保证特朗普为俄罗斯做的事,比邓文迪为中国做的事还要多”。】


这件事情与上述两个案例,起码可以见到一个美国政客、政府的这样一个思维路径——逢华必反。如果再讲这些“案件”之外的事例,更为明显的还有华为在美国的受阻,借口还是“危及”美国安全;还有现在被黑的中兴,向伊朗提供美国的要紧高技术产品,同样“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可是,任何一个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兴购买的美国芯片,都是市场上的货架产品,这样的货架产品是大批量供应世界市场的,堵住了中兴这个“黑渠道”就没有别的暗门把这些芯片流向伊朗了?“伊朗门”才过去几个十年?


凡此种种,都是用一种对美国来讲成本最小的诬陷招数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中国,说来说去都绕着“间谍”、“情报”、“技术”等台面下的事件打转转,而这些个技术、情报之类的货色事关“美国安全”,还因为事关“美国安全”,那就肯定是不便于拿出证据放在法庭上对簿公堂的!现实中的操作就会是,没证据也能叛你有罪!你说这是“莫须有”也可以,反正你有罪!这个勾当与当年绞杀美国共产党的卑劣不相上下,比当年的麦卡锡更恶劣!尽管麦卡锡信口开河,就算他无中生有,可他还有胆子面对公众捏造事实,可是现在对华为、对中兴的指控呢?有什么证据敢放在公众眼前呢?而且麦卡锡再猖狂也没有“深挖”出这么多的涉华“大案”,但是麦卡锡死后多少年,按着麦卡锡的套路出牌,居然就能“挖出”这么多的中国“黑幕”,现在美国的“麦卡锡们”比早年的麦卡锡更可恶!可以这么讲,逢华必反在现在美国的政治氛围中,作为衡量政治正确性的一个标杆怎么说也不过分。什么原因?麦卡锡“诈尸”了么!或者说“投胎转世”了,甚至于说修成了“僵尸”中的顶级货色——“厉尸”!“厉尸”强悍,而且脑筋够用——对内做得比60多年前柔和了些,更巧妙了些——全力对外,根本没有对内部(白人)的“误杀”。但是,对中国的戕害都是实实在在的!这样的伤害,放在60多年前,中国政府一边倒地与美国划清界限时,基本上不构成对中国的直接伤害,但是在中国诚心与美国友好相处的现在,作为“厉尸”的麦卡锡们对中国的伤害那可就是既直接又快捷!对中国来讲,现在的“麦卡锡们”比60年前的麦卡锡更凶残!现今的“麦卡锡们”又和中国开打贸易战,又来中国敲竹杠,穷凶极恶的嘴脸,岂是早年的麦卡锡可比?


说道“莫须有”三字,不得不提美国政客对中国“孔子学院”的诬陷。


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在2018年年初举行的国家安全听证会上表示,中国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是中国对美国的“外国渗透”活动之一,美国的大学和高中应该结束与孔子学院项目的合作关系。


这就奇怪了,孔子学院参与了什么样的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的“渗透”活动了呢?证据呢?证据当然没有,这样的把戏无非是李文和“案件”的拙劣翻版,无非是把华为威胁美国安全的“莫须有”罪名转移了一个对象而已。如果真要较真的话,美国资助的,在我国某些名校有踪影的“美国文化中心”倒是该被尽快取缔!


这个叫做“美国文化中心”的“机关”,是由美国国务院支持,由美国高校担纲在中国高等院校建立的一类危及中国国家安全的“机关”。为什么称作“机关”?因为这些以文化名目在中国某些名校安家落户的“学术机构”担负的任务和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在中国的各类“机关”的作用相类似,都是以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为目的的特殊机构。它的职责被明确的定义为“美国文化中心的任务是从深度和广度上讲述美国文化,其重要目标是超越美国流行文化的影响,使(中国)大学生对美国文化、社会、政府、语言、法律、经济体系、以及美国价值观有更好地理解,因为(中国)大学生是中国未来的领导阶层。”


因为中国大学生是中国未来的领导阶层,所以就向中国大学生讲解美国文化、乃至于美国的价值观,达到“理解”的程度,那么,“理解”之后呢?不出意料的是,美国当然希望中国大学生要对这些美国文化和价值观报有同情、赞同、认可的思想倾向。这是不是要在未来的中国高层领导中培养“中美国人”?是不是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形成了实质性的威胁?谁也别否认,美国始终以中国为敌!在这样的背景下,向中国大学生输出美国价值观,就是颠覆中国的敌对行动!


从这些定义看,这个“美国文化中心”不像是普通的学问机构,更像是一个“党校”,一个美国资产阶级政党在中国开设的资产阶级政党的“党校”,或者说是美国资产阶级的“党校”在中国开设的一个个“分校”——“使(中国)大学生都对美国价值观有更好地理解”。


美国的价值观美国人理解接受就对了,为什么要让中国大学生也理解?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涉他国内政,甚至于发动战争,都是“美国价值观”在起作用,让中国大学生也理解美国的这个“价值观”,难道是说,中国大学生应该对美国发动的侵略战争报以“理解之同情”?哪怕这个战争对中国的侵略???那不是培养胡适那路卖国贼么?在中国设立这样的“中心”干这样的勾当,这是什么意思么!这个勾当隐含的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的渗透和攻击是明摆着的么!


中国在美国设立的孔子学院干这个了么?中国的孔子学院传授的是中国古代的文化,而非当下的中国的红色思想,根本不可能和美国现行的意识形态作对!是个无害的学问!那个美国的“马可”参议员,你紧张什么?我看这路人的紧张,那是做贼心虚的焦虑感在作祟!杀人放火的勾当干多了,连别人拿切菜刀切菜都认为是别人在操演害他的本事!


对于孔子的学问,美国也有人在研究么,比如大名鼎鼎的哈佛燕京学社,那里头就研究中国的儒家学问么,学问类别和孔子学院的学问同出一源。孔子学院在“马可”参议员眼里那么危险,哈佛燕京学社是不是一样危险?据说现在这个燕京学社的掌门人是新儒家第三代大儒杜维明,美国人为甚不把这个危险的地方给“做了”呢?这个哈佛燕京学社美国人为什么不早早地取缔呢?


说来说去,这个学社的学问,是美国人主导在做,哪怕杜维明先生,也是个美籍华人!美国人认可美国人以及“香蕉人”做的中国学问,而绝不容忍中国人和有一颗中国心的人做的中国学问在美国留影子!据说呢,这个哈佛燕京学院时不时地邀请中国学问人去美国做研究。中国的学问家去了那里,是否对对哈佛的美国“高人们”的学问路子有半点影响与改变我真无知。反倒是某位学问家本来对西方有些同情的学问立场,在他去过美国之后,越来越对西方有好感了——以他在网络上的文章为例。这个美国,可没“白去”啊!看来,美国人做中国学问是不一样啊!这就有个问题了:


在美国高官们看,中国学问,美国人做和中国人做,有区别没有?


有!


有个德裔美国人魏特夫从中国古代的治水历史“研究”出了中国专制主义的起源:古代中国有发达的农业,发达农业离不开对水资源的利用,也离不开庞大细致的治水工程,但是这治水工程就导致了所谓“东方专制主义”,换句话说,中国人一发达农业为根基的农业文明天生就能“培植”出专制主义。


但是呢,现在愈来愈多的研究证明,魏特夫对中国水利工程原本的起源用途根本一无所知!最早的中国大型水利工程的用途是什么他都不去查查中国古籍就敢胡扯!中国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邗沟的本来用途是解决战争的后勤运送的,与农业生产无关!而直接与农业生产有关的大型水利工程-都江堰是商鞅变法之后征服古蜀国的秦国修筑。商鞅变法奠定了中国古代专制制度。在秦国的专制制度下才有这样的大型水利工程。是专制制度催生了大型水利工程,而非这个魏特夫所说的治水促成了中国专制制度的产生和形成。所以他把中国历史上的专制主义和治水工程扯上的“因果关系”,是倒果为因!与史实驴唇不对马嘴!但是,美国还就要的是这路驴唇不对马嘴的研究!论证过程是否科学,史实根据是否靠谱无所谓,只要结论。只要这个结论能对把中国抹黑,哪怕是“博学”的凤姐来做也没什么不可以!这就是美国政府对美国人做中国学问定下的指导原则。而凡是与这样指导原则相违背的研究,美国人不光不认可,而且还要尽量予以排斥。比如研究中国学问立场公允持正的费正清不就被麦卡锡乱咬一通?中国在美国设立孔子学院讲说中国人研究的孔子学问,这其实犯了美国大忌的,美国大官就要污蔑攻击!


恰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对孔子学院的攻击,就可以反衬出美国在中国设立的“美国文化中心”真实用心。


除了那位“马可”参议员对孔子学院的“控诉”,在2018年年初举行的美国国家安全听证会上,另一个美国大官——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也“作证”:


【中国利用学生、科学家和教授收集美国情报,中国的威胁不单单来自中国政府,也来自整个华人社会。】


看看这个中国多坏呀!


其实呢,做贼的心虚,整天思谋害人成了自己的心病,得了迫害妄想症:老想着捅人黑刀,也就时刻提防别人对他下黑手,时间一长杯弓蛇影啊。可是你怎么不说你的“美国文化中心”是做什么的?


这嘴脸和麦卡锡不是一回事么?


美国,满街都是麦卡锡!


揭秘:美国,满街都是“麦卡锡”


话说在早年的麦卡锡影响下,美国通过了“麦卡伦-沃尔特移民和归化法”,这个法祸及1,100万“归化”的美国人和300万在美国的侨民,原因无非是防止共产党势力渗透;去年的特朗普也签署了“禁穆令”,原因很简单,那些穆斯林国家都有恐怖分子啊,为了美国的安全……但是这样一来,把诚心向善仰望美国“灯塔”的一大群穆斯林也拒之门外。这也是迫害妄想症犯病的症状。当年的麦卡锡就是以这样的妄想症做剧本演“苦情戏”给自己的极权恐怖做遮羞布的,现在的特朗普捡拾这样的破烂接茬演伊斯兰恐怖版的“苦情戏”。这嘴脸和特朗普这两个人很像很像是吧?我不认为这是巧合,我就觉要么特朗普向麦卡锡偷师学艺,再么特朗普就是一具麦卡锡的升级版——“厉尸”!是不是,可以商讨,但是,对那些仰望“灯塔”泪汪汪的全世界美国拥趸们来讲,不都是一样的大锤搂头盖顶猛砸?美国拥趸们爱美国的程度比美国人更深!但愿有人会明白,为了美国自己,“麦卡锡们”谁也不会怜惜“外来户”,需要的话谁都也会把任何一个“外来户”当个死狗死猫扔出来!


美国,处处都有麦卡锡!所以,美国的真正的老板们是不是要在必要的时候专门寻找,甚至于培植一个麦卡锡,这个要待观察了——满街都是流浪狗,还缺一条拍戏专用的野狗么?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447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2018-5-10 07:10
美国目前有点反应过度了。
大概也算是一种危机感。
中国在未来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时,这种危机感会更强烈。
回复 小龙鱼 2018-5-10 13:00
: 美国目前有点反应过度了。
大概也算是一种危机感。
中国在未来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时,这种危机感会更强烈。
美国有全社会反共的心态。而回想中国改开前,尽管反帝反修一直在宣传,但崇美心态的人就已经不少。

所以,我认为美国这样的国家,还是以政治挂帅的。而中国现在的人民脑子里没有那么多政治了,有的却是越来越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
回复 2018-5-10 13:07
小龙鱼: 美国有全社会反共的心态。而回想中国改开前,尽管反帝反修一直在宣传,但崇美心态的人就已经不少。

所以,我认为美国这样的国家,还是以政治挂帅的。而中国现在 ...
是这样的。
美国人反共情结,与资源在少数人手里有关。平均资源,是难以接受的。
另一方面,作为移民国家,新移民的生存意识强烈,对资源的占有意识还没形成。
而且这个意识,有时候几代人也形成不了。
可一旦形成,反共宣传和教育,已经在脑子里扎根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18 15:34 , Processed in 0.0723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