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门清自摸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4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尹伊文:朝鲜的民生水平究竟如何

已有 15 次阅读2018-6-10 04:27 |系统分类:朝核问题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尹伊文:朝鲜的民生水平究竟如何

  • 尹伊文

    尹伊文前世界银行咨询顾问,《在世界边缘的沉思》

2017-05-05 07:04:37字号:A- A A+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朝鲜朝鲜民生朝鲜现状朝鲜粮食朝鲜食品朝鲜教育朝鲜医疗朝鲜住房朝鲜主体思想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尹伊文】

朝核问题近来是国际关注的热点,傅莹发表了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其中指出三种可能的局面,一是“核试”与“制裁”的恶性循环;二是朝鲜政权在国际制裁压力下崩溃;三是重启和谈。

对于朝鲜政权崩溃的第二种局面出现的可能性,傅莹深表怀疑,因为虽然朝鲜受到长期的国际制裁,但其经济状况并非如某些人认为的那样糟糕,她指出:“现实情况是,近年朝鲜国内农业和经济进入恢复阶段,民生状况相比最困难时期有了改善。”

朝鲜的民生水平究竟如何呢?由于朝鲜的封闭,关于朝鲜的资料极为稀少。韩国利用其特殊的地位,发布一些信息,但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很多信息是被歪曲的。因此,要想获得客观、全面、准确的资料来评价朝鲜的民生状况是很困难的。我于2010年在朝鲜作过考察,虽然考察受到很多限制,但还是能够获得第一手的现场观察资料。这些资料可能不全面,但观察到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

朝鲜的最困难时期

要想更好地理解近来的朝鲜民生状况,需要有历史视野,尤其需要首先了解一下所谓的“最困难时期”。

朝鲜的最困难时期是1990年代。在1990年代之前,朝鲜是苏联主导的经互会成员,它的经济深深嵌入经互会体系,它的产品出口给其它经互会国家,它所需要的石油以及很多工农业产品从经互会进口,这些进出口产品的价格都不是国际市场价格,而且也不需要用硬通货来支付。1990年代发生了苏东剧变,经互会解体了,朝鲜赖以生存的体系忽然消失了,很多赖以生存的产品突然停止了供给。

朝鲜所需的石油依赖苏联的供给,这些石油既是电力工业的能源,也是化学工业的原料。当苏联停止供应廉价石油后,朝鲜很多工业部门都不得不减产停产。电力工业尤为严峻,油电厂停止了运作,使得全国普遍长时间停电。从当时国际监测卫星拍摄到的照片来看,朝鲜周边的韩国、中国、俄罗斯都有光亮,朝鲜则像一个巨大的黑洞。

停电不仅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而且造成使用电力的工厂、矿山大量减产。那些需要石油作原料的工厂,譬如化肥厂、农药厂,更是完全停产。

中国在苏联停止对朝鲜经援后曾经给予朝鲜很大的帮助,但1994年中国粮食歉收后也大大减少了援助,使朝鲜几乎断绝和外界的经济联系。

正当朝鲜在经济上遭受严酷打击的时候,在外交和政治方面也接连受到致命打击。1990年前后,苏东社会主义国家都纷纷和韩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国也在1992年和韩国正式建交,朝鲜倍感孤立,外交压力空前加大。

此时一个更为致命的政治打击又来临了,1994年领袖金日成逝世,在朝鲜的政治体制架构中,领袖担当着顶梁柱的角色,当经济外交危难之际最需要领袖的时候,顶梁柱却倒了。

金日成逝世后,祸不单行地又有几个大灾难接踵而至,1995年夏天历史罕见的暴雨洪水袭击了朝鲜很多地区,不仅淹没了无数农田和地下储备粮库,而且工厂被淹受损,水电站大坝被冲垮,矿井被山洪冲毁。油电厂已因石油断供而停产,现在水电和煤电又受到打击,朝鲜电力系统几乎完全瘫痪。

朝鲜的火车是电能驱动的,停电造成火车停驶,使得交通运输系统也瘫痪了,即使是未受灾矿井产出的煤,也不能运到火电厂了。

由于运输系统瘫痪,各种救灾物资也无法运送,加重了灾情;还有很多抢救工作是依赖电力的,譬如被淹的矿井需要电力抽水,没有电就就无法抢救……抢救不能到位,灾情因而加重,如此恶性循环……

1995年就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渡过。1996年来临后,又一场暴雨洪水袭来了,恶性循环继续着……1997年,暴雨没有再来,但袭来了一场可怕的旱灾。这一连串的打击和灾难,使朝鲜的生产力资源严重受损,很多人在饥馑中死亡(据美国专家的估计有五六十万)[1],无数的工厂、矿井、水坝、基础建设被损毁。

在灾难不断、资源耗竭的1990年代,朝鲜还面临着国家安全的严峻问题。对于美国的敌意,它需要有所防范,尤其目睹了冷战后美国在中东海湾和巴尔干发动的战争,它认为自己已别无选择。朝鲜政府采取了先军政策,把仅有的资源投入了军事。

当资源被灾难耗竭和被先军配置之后,朝鲜还有多少剩余资源可以用于民生发展呢?它的民生水平究竟如何呢?下面我将根据我实地观察到的情况,从食品、住房、医疗、教育这四个方面介绍朝鲜的民生状况,以及朝鲜处理这些民生问题时使用的治理方法。

朝鲜食品供应状况

饮食水平是评价民生状况时首先要关注的问题,因为“食”是生活的最基本需要。

由于1990年代朝鲜发生过大饥馑,西方媒体中一直充斥着朝鲜食品严重匮乏的大量报道,很多人的印象是朝鲜目前仍然食品短缺、营养不良。我2010年访问了平壤、元山、开城三个城市,也造访了附近的农村,没有看到食品匮乏的饥馑现象。一般商店中都有足够的食品,但品种比较单调,不像中国商店里那样五花八门。在这三个城市之间,我乘汽车经过很多乡村,经常看到路边晒着粮食,大片大片,大堆大堆。

朝鲜食品商店,货物虽不丰盛,但也不显“饥馑”。

据翻译介绍,城市居民应该可以得到每天700克(1.4斤)的配给粮食,但这个数字会根据每年的粮食收获情况作出一些调整。除了配给的粮食之外,人们还可以在商店购买“高价”食品。

我在平壤看到街边食亭出售的“高价”点心,12圆100克。当时平壤小商店、小饭馆的服务员月薪是3000圆(他们的工资属于低端),每月工资可买50斤“高价”点心。中国在1980年代的时候,低端工资月薪可以购买的较好点心还不到50斤[2],按照如此的比较,2010年朝鲜城市居民的饮食状况应该是优于中国1980年代的。

当然,朝鲜饮食水平比21世纪的中国要差得多了,这从丢弃食品的行为中可以观察到,在朝鲜饭馆看到有人剩弃饭菜,但数量都不大,不像在中国常可看到一盘菜只吃两口就丢弃的现象。

农村乡间路上晒满了粮食。

朝鲜农村居民不享受政府配给的食品,要依靠自己所属合作社的种植产出。我在农村访问合作社时询问了相关情况,那个合作社上一年生产了6500吨粮食,其中1000吨留给合作社自行使用和消费(该合作社有1000名左右的社员),其余的按政府的定价卖给国家。

政府对合作社的生产有指导,但也留有灵活的余地,政府规定该合作社种植谷类作物,合作社可自己决定具体的谷类品种(如稻、麦、玉米等等),但不可以种植非谷类的作物(如烟草等)。

合作社是集体所有制,不是国有制。合作社拥有土地的所有权,政府如果因修建公路要占用合作社的土地,需要出钱向合作社购买。合作社的生产资金主要有三个来源:自己的积累、银行的有息贷款、政府的无息贷款。

朝鲜合作社体制中的个人、集体、国家间关系近年来有所调整,据美国的朝鲜问题专家介绍,目前朝鲜开始实行三三制,合作社的集体生产收获分成三等份,分别给国家、集体和个人。个人所得的部分可以拿到自由集市上出售,据说集市经济近来发展很快,但我没有机会参观集市。

朝鲜的改革是非常缓进的,我和朝鲜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认为缓进可以避免陷阱,以及污染、腐败等等的情况。他们对私有化持否定的态度,更为主张用“多劳多得”的分配方法来改进“大锅饭”造成的低效问题。


朝鲜住房建设状况

住房水平是评价朝鲜民生状况时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在平壤可以看到建筑水平参差不齐的楼群,这种差异源于不同的建设年代,从朝鲜战争结束后的1950年代,到经互会解体前的1980年代,建筑水平在不断地提高,1980年代的建筑是最漂亮、最先进的。我听到不少朝鲜人赞叹1980年代的生活,他们觉得在经互会的体制下,朝鲜的经济有很好的发展,民生有很好的改善。

1990年代和21世纪初,住房建设停顿,看不到那时建造的楼宇。在2010年的平壤,又可以看到有新楼宇建造起来,其外观比1980年代的建筑更为漂亮。据2010年后访问过朝鲜的美国学者称,平壤近年来住宅建设的速度非常快,大批新楼群不断涌现,经常访问朝鲜的学者还说,每次去平壤都会感到平壤市貌在变化。

据我的翻译介绍,朝鲜城市居民可以得到免费的住房,但住房不是由工作单位分配的,而是由地方的人民委员会负责分派,这不同于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住房分配方法。

朝鲜使用这种方法是为了减少不平等,因为各工作单位的收入和财政状况差别很大,有些大工矿企业的财政状况要比小商店、小饭馆的好得多,这种差别已经反映在员工的收入上,譬如富裕矿区的矿工收入有的要比小商店低工资的职工高出三四十倍。如果住房也由工作单位负责,富裕的大工矿企业能够建很好的房子,贫穷的小商店就只能够造很差的房子,这会使生活水平的差别更为加大。

朝鲜乡村的农民住宅

为了避免住房造成的过度不平等,因此让居民向地方人民委员会申请住房。在地方人民委员会分配房屋时,衡量原则主要是申请者对社会的贡献以及他的家庭成员数量,贡献大、成员多的人家能够得到较大较好的房子。

地方的人民委员会有一名主席和二三十名委员,每五年选举一次,没有任期限制。能够当选的人往往都有很好的人脉关系,他们利用人脉可以为地方搞到资源,譬如能够争取到在本地区修建好房子、改进交通道路状况等等,因此能够得到当地民众的拥护。

我问过翻译,如果某个地区修建了好房子,是否会有其它地区的很多人过来申请。他笑了,说提这样的问题是不了解朝鲜人的心态,朝鲜人对自己社区的依附感非常强,不会为了好一点儿的房子而要离开社区里的亲密朋友、去住到一个不熟悉的环境中。他认为,在美国,以及中国在快速发展之后,社区解体了,人们对社区的依附感淡化消失,所以很难理解朝鲜人的这种心理状态。

朝鲜农村居民的住房状况与所属合作社的经营状况直接相关,同一村中的房子几乎一模一样,一排排整齐划一,不同村的房屋会有差别,从房屋外表就可看到有的村较富,有的村较穷。

在一个较富裕的村子,我有机会造访了几户人家,他们住的都是形状相同的白墙蓝顶平房,居住面积大约八九十平米,里面有两三间屋子,家具不多,家电有电视、电唱机、冰箱、洗衣机等,还有缝纫机。

农民家中的缝纫机

农民家中的电器

厨房和卫生间里都有比较现代的设备,譬如电饭锅。炉灶是现代和传统的结合,表面贴了现代的瓷砖,形状是传统的大灶,上面有几个圆形盖子,掀起盖子一看,下面是锅状凹坑,烧着蜂窝煤,这种灶适合烹饪朝鲜的传统食物。他们的房顶上都装置了太阳能电池板,可以提供热水。

从我观察到的朝鲜城市和农村的住房情况来看,他们的住房水平虽然不富有,但并不贫穷。

农民家中的电器

农民家厨房里的大炉灶

朝鲜医疗卫生状况

医疗状况也是民生评价的重要内容。在朝鲜的初级医疗卫生体制中,家庭医生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我没有机会去实地考察,我只是考察了医院。关于家庭医生的情况,主要是我的翻译介绍他自己的家庭医生的个案。他的家庭医生住在他家附近,每周来家访一次,这位医生负责照顾很多户人家。

我有机会考察了两个医院,一个是平壤妇产医院,另一个是朝鲜传统医学的研究医院。

这个妇产医院有1500张病床,800名医生和管理人员,500名护士,是个大型医院。我参观了早产儿病房,那里的设施相当好。我也参观了普通妇产病房,是双人房附带卫生间,里面住着两名产妇和她们的小婴儿,这些病房表面来看和美国的相似。医院中有许多治疗室、检查室,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仪器设备,有病人在接受治疗和检查,可惜我医学知识欠佳,无法对其评价。

平壤妇产医院中的早产儿病房

三胞胎

生育三胞胎可以得到荣誉奖励,这些是奖品。

妇产医院中的病房,产妇和她们的新生婴儿。

较熟悉的是牙科治疗室,里面设备还不错,看到腹大便便的孕妇正在接受治疗。住院的病人并不都是平壤市内居民,我看到几位病人皮肤黑红粗糙,像是农民,不像平壤城里的妇女。医院里还有单人病房,据说条件更好,但不能去参观,因为那里的病人都是病情复杂甚至危重的。

一位孕妇在接受牙科治疗

在传统医学研究医院,我参观了实验室和治疗室,治疗室里的病人正在使用一种新研发的药物。这种药物加热后放在穴位上,然后进行针灸或拔火罐,据说能够增强疗效。据介绍,传统药物在朝鲜被广泛使用,从用药比例来看,大约40%是传统药,60%是西药。

在朝鲜的传统医学医院中接受治疗的病人

在经互会解体之前,朝鲜建立了相当好的福利医疗卫生系统,有大量的医生,都是受过7年医学院教育和3年实习训练的,初级卫生网覆盖全面。1990年代的剧变和灾害沉重打击了朝鲜的医疗体系,以前从经互会进口的药物和设备都被切断,医疗物资严重缺乏,医院和药厂又受到暴雨洪水的损毁,医疗能力大为下降。

由于朝鲜需要实行先军政策,没有很多资源拨给医疗,因此医疗体系的恢复相当缓慢。这从朝鲜的预期寿命和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的数据就可以看到这20年来的起伏变化,预期寿命在1990年是69.3岁(中国是69.0岁),在2000年跌倒65.0岁(中国是71.7岁),在2010年再上升至68.9岁(中国是75.0岁);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每千名)在1990年是43名(中国是54名),在2000年上升到60名(中国是37名),在2010年又下降至31名(中国是16名)。[3]

朝鲜从1990年优于中国的水平,急剧恶化,后来又有所恢复,预期寿命2010年还没有恢复到1990年的水平,直到2012年才终于恢复,后来还有缓缓的上升。

病房的卫生间

目前,朝鲜的医疗卫生状况受到了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赞扬。2010年世卫组织的负责人考察了朝鲜,其结论是:多数发展中国家会羡慕朝鲜的医疗卫生体制,因为朝鲜有足够大量的医务人员,使其能够提供全面的医疗保健,一个家庭医生负责照顾130个家庭。[4]

朝鲜教育活动状况

教育状况是民生评价的另一项重要内容。朝鲜投入教育的资源是相当巨大的,不仅投入了各类学校,而且投入了相关领域,譬如课余教育的少年宫、野外教育的营地活动、成人教育、图书馆等等。朝鲜实行11年免费义务教育,幼儿园1年,小学4年,中学6年;中学毕业后有大约20-30%的人能够进入大学。

除了正规的学校教育,学生的课外活动非常丰富,这些活动主要是通过学校和少年宫组织的,有各种各样的兴趣小组,音乐、体育、美术、文学、科学、讲演、速读……

小组有不同的等级,学校组织的是最低等的,高一级是区组织的,再高是市组织的,最高是国家级的。学生往往是先参加学校的兴趣小组,表现出才华就被选拔送入高一级的小组,能够进入国家级少年宫的学生,水平都是非常高的。平壤少年宫是最高级的,那些小孩表演的音乐舞蹈节目让我们这些外国观众赞叹不已。

朝鲜学生参与的另一项重要的课外活动是夏令营式的营地活动,每个学生在他们11年的学生生涯中,会有三次机会参与这样的活动。这种活动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让学生可以接触全国不同地区的孩子们,扩大交往视野。

活动营地多数在海滨、山野等地方,参与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都是整个班级一起来的。活动内容有爬山、游泳、采集标本、文艺表演等等,让孩子们暂停繁忙的书本学习来放松一下,以便未来能够学习得更好。活动在4月至10月期间举行,营期10天。

我参观了元山的一个营地,那天正好是孩子们刚刚入住的日子,一群群的孩子从多辆大客车上下来,背着大背包,当看到我们这些外国参观者时,女孩子害羞拘谨,男孩子则活泼调皮,还跑过来和我们照相。

那里的设施水平相当不错,宿舍很宽大,6人一间,房间里有电视和冰箱,每间都附有浴室卫生间。翻译说,这个营地的设施水平是比较高的,其它很多营地的物质条件没有这么好,不过,活动内容都和这里差不多。

夏令营中的学生宿舍

朝鲜的成人教育相当丰富,在图书馆就可以看到很多继续教育的活动。我参观的平壤图书馆的正式名称是“大人民学堂”,强调的是“学习”,而不是“借书”。图书馆里有驻馆教授,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去请教他们,他们分属不同的专业,可以解答不同专业的问题。图书馆还举办了各种学习班,报名就能参加学习。我看到好几个外语班,英语班的学生正跟着老师在朗读。

这个图书馆的藏书有三千多万册,其中60%是外文书。在音乐阅览室里,我看到很多外国音乐,有西方古典的,也有美国流行歌曲。图书馆里有一个电子阅览室,那里的人很多,几十台电脑都被人占据,那些人学习得很认真,不少人边看边做笔记。而音乐阅览室里的人则很少,只有几个人在用电脑或唱机欣赏音乐。

电子阅览室与音乐阅览室,里面的人一多一少

朝鲜的治理特色

从实地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朝鲜在生活必需品、住房、医疗、教育方面的水平是不差的,尤其在医疗教育方面是优于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但朝鲜在其它很多消费品供给方面的水平是不高的,商店中的货物品种很单调,人们穿的衣服款式不时髦,男士的衣服几乎千篇一律,街上的汽车不多,绝大部分人都骑自行车。

在灾害损耗资源和先军占用资源的情况下,朝鲜的有限资源在供给住房、医疗、教育和生活基本必需品方面都获得了较高效的民生产出。取得如此结果主要依赖了下述几种治理方法:

一是计划经济,通过计划把资源拨给基本必需品、住房、医疗、教育等领域,如果是市场配置资源,很多资源是会进入其它消费品领域,而不是医疗教育;

二是采取了务实、灵活的方法,譬如对合作社的生产和分配实行了放权的政策、允许各工矿企业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各自的工资等等,政府文件也反复指示要从现实出发,根据实际情况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三是使用了“大会战”等朝鲜特色的方法,譬如,在抢建水电站以克服石油短缺造成的电力问题时,朝鲜动用军队进行大会战;在建设住宅时,不仅动用军队,还组织工人、学生投入大会战,使得大批住宅快速建成;

四是强调“思想革命”,这种方法是和朝鲜的“主体哲学”一脉相承的,通过做思想政治工作,使社会形成“千里马精神”“万里马精神”,促进建设快速高效。

朝鲜的主体思想是其独特的意识形态,突出人的作用,强调“人决定一切”。其所谓能够“决定一切”的人,不是西方哲学所熟悉的个人,而是一种集体主义的人,人是“以集体主义为其本质要求”,而且“人的自主性、创造性和意识性,只有以集体主义为基础,才能得到高度的发挥。”[5]

主体哲学认为,“一切社会规律都是通过人的活动而起作用的,因此,由于人的活动情况不同,规律所起的作用有时可能顺利,有时可能被遏制或被限制。”[6] 因此,为了让“人的活动”能够使规律更好地起作用,就要大力进行“思想革命”,当人的思想意识改变了,人的行为也会改变,由此形成的人的活动就会对社会规律产生不同的影响,能使社会规律所起的作用有所不同。

在主体思想的意识形态框架中,朝鲜诠释着历史的经验、制定着治理的政策。对于1990年代的“最困难时期”的非常经验,朝鲜人的叙述是:当时西方认为朝鲜一定会崩溃,因为这样的压力加于任何国家都会导致崩溃,后来看到朝鲜没有崩溃,西方说朝鲜的经验违反了“正常逻辑”,朝鲜之所以能够违反“正常逻辑”,是因为朝鲜人的主体思想意识决定了朝鲜人的行为,而朝鲜人的行为通过人的活动遏制了这种逻辑,同时使社会主义的发展规律能够更好地、更顺利地起作用。

在朝鲜政府的治理方法中,可以看到主体思想的明显印记。主体思想为朝鲜政府的治理既提供了指导方针,也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

在超乎常态的压力之下,朝鲜表现出了超常的抗压能力,这种能力和它的社会主义体制密切相关。集体主义的深化、整合资源的效率、凝聚人心的能力都是它的特色社会主义体制的强项。

一方面,它的体制形成了超强的抗压能力,但另一方面,它的体制也展现了很多深受病诟的缺陷,尤其是世袭、封闭。这些缺陷和它的强项的关系是什么呢?是互为依赖的因果吗?是可以平衡和改革的吗?如果要平衡的话,应该如何舍取?如果要改革的话,应该如何进行?……这些问题是评价朝鲜模式时必须思考的,也是分析朝鲜模式时应该探索的。

注释:

1.关于朝鲜在饥馑中的死亡人数有多种说法,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研究人员的估测是50至60万,参看Daniel Goodkind,Loraine West和Peter Johnson:“A Reassessment of Mortality in North Korea, 1993-2008”,Paper to be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Population Association of America   March 31 - April 2, 2011. Washington, D.C.

2.1980年代前期,中国城市低端工资月薪约30-40元左右,较好点心的价格每斤约1元左右。

3.世界银行数据。

4.Margaret Chan, Director General of the U.N.’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参看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korea-north-idUSTRE63T3TW20100430

5.金正日:《关于主体哲学》,平壤,2002年,第118页。

6.金正日:《关于主体哲学》,平壤,2002年,第153页。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
  • 责任编辑:陈轩甫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6-20 10:15 , Processed in 0.0571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