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门清自摸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4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雁默:两岸一家人!台湾该怎么办?

已有 16 次阅读2018-6-12 10:47 |系统分类:台海两岸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雁默:两岸一家人!台湾该怎么办?

2018-06-12 08:37:46字号:A- A A+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台湾民主台湾政治两岸两岸一家亲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在海峡论坛上,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提出愿景“两岸关系应从一家亲,走向一家人”。有意思的是,国民党在大陆的论坛上讲“两岸一家人”,同一时间在岛内有两个国民党员举办的国际论坛,正在讨论“台湾该怎么办”。

台湾该怎么办?两岸一家人啊!

两岸一家人!台湾该怎么办啊?

以上句子,哪一句才是国民党的意思?.......还是别追究了,让我们来看看岛内这两个论坛。

两个活动,其一是“世界自由民主联盟中华民国总会”(简称世盟)举办的“2018自由民主论坛”。其二是,长风文教基金会主办的“从西方中心到后西方世界”学术研讨会。

长风文教基金会主办的“从西方中心到后西方世界”学术研讨会,图片来源:udn

有着悠久历史的世盟,就是站队西方民主阵营与社会主义国家抗衡的组织,长年接受“外交部”补助运作,由国民党退休的党高层主持,至今犹然。长风文教基金会则是于去年由前“行政院长”江宜桦与多位马英九执政时期的卸任政务官、学者,与年轻人所组织的新社团。

两个国际论坛简言之就是西方国家全面反思民主退潮下的台湾版本,国民党想问,西方没落了,民主退潮了,台湾怎么办?

这种痛还好,那种痛更糟

世盟的前身是蒋介石于1954年成立的“亚洲人民反共联盟”,1966年改为“世界反共联盟”,1990年更名为“世界自由民主联盟”,并于1993年成为联合国非政府组织(NGO)的正式成员。

世盟从早期的“反共”发展到今天,因为西方民主阵营阵脚大乱,影响力日趋微弱,中国大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却稳步上升,所以主题围绕在“民主能否稳健发展”,回头检视台湾的民主经验。与会者包含了联合国NGO执委会主席纳兹(Bruce Knotts),与日本、韩国、菲律宾、爱尔兰、拉脱维亚等8个国家及组织的15位代表。

在“2018自由民主论坛”中,吴敦义的左右手曾永权表示,民主的问题出在民粹与政府效率低落,“一时振奋人心,却也让国家内部分裂、社会对立,及少数族群人权受威胁,造成国家纷争不断,发展停顿、经济成长延迟”。解决方式是“依法治理”。

世盟会长饶颖奇认为,台湾的自由民主目前面临“意识型态治国、制造族群分化、阶级对立与世代仇恨”等问题。再者,由于大陆对民主有另外一套看法,饶颖奇承认“民主内容的确多元,也乐见中国大陆将民主列为追求目标”,世盟也愿意努力促成“中国大陆与西方民主社会关于民主价值的交流对话”。

纳兹认为,因为经济危机致使人民借着投票转向民粹,是不可能有出路的,例如纳粹、日本军国主义与特朗普。他并举例一堆非民主国家,以及印度、菲律宾、意大利等,“甚至自由民主标竿国家的美国,都出现领导人法西斯主义、国族主义和非自由主义的警讯”,他认为民主确然受挫,但仍须坚持,遏制独裁主义。

以上的对话简言之就是: 台湾说,民主让我痛了,纳兹说,痛也不能选择独裁专制。

会长饶颖奇则做出了结论,“期盼看到的中国不只是富国或强国而已,而更期盼看到一个自由民主均富的中国”。

国民党在台湾的成功经验并非来自民主,失败经验却是。然而只要喊痛,西方就会出来说教,“这种痛还好,那种痛更糟”,“不坚持民主,难道选择独裁?”诸如此类。再加上国民党曾经长期坚持“反共”立场,使得今天的国民党在信念上,陷入无解的回圈。

纳兹的说法,可能大陆朋友也听多了,但在大陆至少有完全不同的声音可相比较,而在岛内,这是掩盖掉其他主张的主旋律。纳兹之言充分说明了为何东南亚有许多民主失败的经验,西方却难以挽救?因为他不解决你的痛,只告诉你别选择更痛的治疗方式。

这主旋律直到去年才终于有异声,若干知识分子倡议,两岸问题不该无解,西式民主也未必是真理,直到今年更有学者主张何不干脆开放,让两岸比制度?这一主张最近也为国台办所认可,引述岛内舆论说“应该让国民党、民进党和共产党一起来比赛,谁更爱台湾”。

世盟的活动大约就是离不开“民主不好也要民主”的概念,老国民党员仍在旧思维里相互取取暖,做“自由民主救中国”的梦,可以理解,但毕竟离现实的距离已然太大。

长风的论坛则具有较为深刻的批判性与现代性。

贤能政治 v.s. 民主制度

长风等团体举办的“从西方中心到后西方世界:21世纪新兴全球秩序之探讨”,号称25年来岛内最大的国际研讨会,包含了以民主理论闻名的约翰.邓恩(John Dunn)以及来自美国、英国、德国、中国大陆、日本、新加坡等许多国际知名学者与会。江宜桦表示,这场活动是为了探讨“夹于中美关系之间的台湾,要如何为自己找到安全有利的战略位置”。

邓恩认为,台湾社会对于两岸关系看法非常分歧,要发展出一套与大陆(他称为中国)和平相处,又能说服台湾民众的两岸政策非常困难,美国也不甚可靠,所以如果有和平的选项,并能保住民主制度,台湾站在自身利益,就不该拒绝......即使很难堪。

再者,邓恩强调了一个重点,““中国模式”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取得政权后,面对长期外部军事威胁,所发展出来的治理模式,有其历史背景,其他国家要复制非常困难”。他认为当代西方民主的困境,是因为从未思考过“经济选择”本质(nature of economic choice)的重要性,以致经济不好,拖累了民主。然而,就算政府错了,民主制度可确保人民在下次选举时进行导正。

邓恩之言看似没错,不过他没说的是,美国领导全球的“华盛顿共识”,事实上在许多地区也遭遇挫败,非洲,东南亚例子不胜枚举。若综合邓恩的观点,正确来说应该是,未经深思“经济选择”的西式民主,其他国家要复制也非常困难。因为“华盛顿共识”的弊病,就是想用同一种模子,套在不同国情与经济基础的国家,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失败的。

加拿大籍的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贝淡宁(Daniel A.Bell),则直接了当地呼吁美国释出东亚领导地位,并强调中国大陆是大国,必须有别于美国作风,担负起照顾邻近小国利益的责任。

在政治制度上,贝淡宁指出,“中国共产党集体领导的贤能政治(Political Meritocracy),有别于西方“一人一票”民主模式,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治理模式。”。“政治领导人不能因为追求国家利益,就罔顾其他国家的权益,过去西方民主霸权就是没有遵循这点,推动世界大同时,让其他国家的发展被边缘化,这就是中国崛起给我们的教训,其实国家发展不一定只能选择西方民主模式。”

总算,我们听到了一个可以止民主痛的关键词:贤能政治。

这个词儿对台湾而言非常重要,因为过往,民主的对立词一向是“专制”,使得民众总对大陆政治体制有负面印象,换成“贤能政治”完全就不同了。台湾对中国传统政治讲究“贤能”的概念,一点都不陌生,事实上,蒋经国时期也许就可以看作带有几分贤能政治的色彩,而非自由民主。但两蒋长期以来都强调“自由民主”,所以反而使得台湾民众发生了错乱,将台湾经济奇迹与自由民主划上了等号。

台湾经验是,贤能政治所创造的均富社会,使得人民进一步想要落实真正的自由民主了,但三十年来的经验,却发现自由民主反不能确保贤能政治,最后不富也就罢了,还不均,恶性循环。

我曾在此撰文说过,投票是不能改变目前台湾向下沉沦的趋势的,因为投票民主走了这么久,永远只有烂苹果可以选,当然就不是选贤与能,而是选奸与佞。西方民主在台湾变形成低效能政府与奸佞政治,这可能是许多西方自由派学者,明知而不愿说出口的真相。为了维护民主,他们甚至不愿说实话:当今的台湾执政党,说得一口民主自由,想的都是一党专制。一党专制也不是不行,贤能就好,但搭配的若是奸佞政治,就万万不行。

与其沉溺在形式上的民主,不如选择贤能政治。

比起世盟活动的单一观点,长风的活动呈现了比较多样化的讨论。就重点“西方没落了台湾怎么办”来看,偏民主的论点并未提出有效的解方,偏大陆立场的论点,则强调中国经验应能造就与美国强权作风不同的影响。

其实论坛的结论就是告诉台湾,应该更积极地,不带偏见地面对真实的大陆,而不是躲在西方阵营的羽翼下,逃避问题。

两岸到底能不能共享贤能政治?(注1)

两个活动里这么多专家学者,贝淡宁的说法其实对台湾最有启发性,也有来自中华文化的共鸣。

几千年的中华文化中,有大量文献在说明“治”与“乱”的成因与后果。相较于其他文明,为什么中国不那么讲究英雄主义?为什么中国宗教不能支配政治?为什么中国强调“霸道”不可取,而应行“王道”?为什么中国人特别重视伦理?为何中国强调“和”而反对“争”?为何中国强调文化更甚于种族?虽然不能说中国传统都是好的,但只要是一直在发挥影响力的制度与概念,都有其道理,也未必都不符合现代需求。

也唯有深入到中华文化里的西方人,如贝淡宁,才真正能懂在西方文化表象下的中国,为什么骨子里从来就不那么西方?事实上,就算是全力模仿西方民主,又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台湾,从政客到一般民众,思维都还是中国的。

权斗,中国式的;信仰,中国式的;人伦观,中国式的;是非价值观,中国式的;待人接物,中国式的;甚至连吵架方式,都是中国式的。西式民主穿在身上,就不是那么合身,只是很少有人承认罢了。邓恩说两岸长期对立,主要是华人的“面子”问题,或许有一定程度的正确性,因为要面子,也是中国式的。

去年一阵热炒郭台铭选“总统”是为什么?因为民众觉得民主可能真的有问题,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该怎么解决?干脆推一个很擅长管理,有魄力的领袖出来整治一下,看看会不会有第二个蒋经国。这就是典型中国式的思维,讲究实际,速效,秩序。“专制怀旧”有何不可?能解决问题最重要。

所以两岸当然可以共享贤能政治,因为我们的思维是相通的。当然,两岸彼此分隔这么久,经历也大不相同,所以大陆现行体制要立即性地套在台湾头上,也不现实,毕竟一家人也常互看不顺眼。但从政者有责任让人民知道,其他选项长什么样。

台湾民众比较欠缺的观念是,今天的大陆体制,是一路调整下来的结果,而且也不是结束,未来也还会调整。所谓贤能政治,应是以“改善现状”为核心理念的政治,不能一味拘泥于形式,以及过往的成功模式,而我不认为两岸人民在此一看法上有什么太大的分歧。

西方民主不尽然都是坏的,也有些部分可以供贤能政治借鉴。同理,大陆政治并不能以独裁专制一言以蔽之,西方想自救,中国答案也有自有可贵之处。

两岸一家人的意义是什么?对我而言,就是西方解决不了的台湾民主痛,两岸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

注1

贝淡宁的《贤能政治:为什么尚贤制比选举民主制更适合中国》一书,在台湾于2016年九月出版。最早响应讨论贤能政治的媒体是旺中,但是仅限于非常有限而零星的时评,连我这种每天阅读至少六种媒体新闻的人,都还是迟至去年11月才得见台媒的讨论。我第一次在台媒看到贤能政治的题目,内容在讨论中美政治差异,而且是在最为亲陆的旺报上。

台湾舆论有一种特性,大陆朋友可能不熟,就是一种重要的观点或概念,必须是西方主流媒体有披露的,台湾时评者才会当一回事来讨论。幸运的话,会有人跟风,不幸的话,该观点就从此消失无踪。因为台湾新闻过于膻腥色,习于炒短线,不是讨论大格局理念的好地方。

所以台媒上只要是有些格局与创新的概念,通常不是台湾原创,而是承袭自西方。贤能政治的概念若西方媒体看不上眼,台湾也就不会去注意。

坦白说,贝淡宁虽来自北大,但若不是因为他的加拿大籍,台湾可能还不把他当回事。若台湾人提出了大格局或崭新的概念,一般也不会被主流媒体理会,除非作者谎称自己是哈佛马英九学弟,可能还有点机会被刊出。

故而,大陆朋友对贝淡宁的理论应该很熟了,对台湾民众而言,却是很新鲜的。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6-20 16:00 , Processed in 0.05161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