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门清自摸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4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Trumpism or Tempism?特朗普主义变成特离谱主义?

已有 11 次阅读2018-7-11 00:33 |系统分类:居家生活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万喆:特朗普主义变成特离谱主义?(Trumpism or Tempism?)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主流媒体将在他身上看到的孤立主义、保护主义等特征统称为“特朗普主义”(Trumpism)。然而,执政一年多来,特朗普政策强烈的“暂时性”简直可以称作“特离谱主义”(Tempism)。

本文发布于“国是直通车”微信公众号,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主流媒体将在他身上看到的孤立主义、保护主义等特征统称为“特朗普主义”(Trumpism)。然而,执政一年多来,特朗普政策强烈的“暂时性”简直可以称作“特离谱主义”(Tempism)。

500

美国无法面对中国已经能够更好地和他们对等竞争

特朗普施政有三宝:敲中、反奥、推特炮。

“敲中”既是“敲打”中国,试图遏制中国持续发展,阻断中国经济、技术上的转型升级;也是“敲诈”中国,迫使中国让步,使美国受益。

从美国的301调查报告看,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强制性技术转让等问题上。看似有理,细读后发现描述很宏大,细节很缺乏。比如很多“证据”都是,美企声称,无形“感受”到了语言上的“暗示”或气场上的“威胁”。其实,禁止强制性技术转让只适用于政府审批。事实上,地方政府现在已无法进行此类“钳制”,企业技术是否转让属于商业行为。前些年,中方企业的确对技术转让要求相对较少,但随着中国企业本身的技术能力、科研能力以及经济实力的进步,与美方企业等的议价能力更强了,不再满足于单纯的“我出钱,你话事”模式。

美国企业表面上说中国人“不平等竞争”,事实上是无法面对中国企业已经能够更好地与其对等竞争。

调查报告另一“证据”,是中国国家及地方规划文件,甚至一些民企文件中有“国家带领”“政府支持”字句。其均被指证为国家扶持、补贴进行不正当竞争的“铁证”。这既是不懂中国文字与国情,也是刻意扭曲、故意放大,与其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称为“竞争者”如出一辙。

美国表面上说中国“不平等竞争”,事实上是无法面对中国已经能够更好地与其对等竞争。

“莫须有”的罪名就是让反驳也没有着力点

“一揽子”贸易战一波三折,美国指责各国在数十年时间里“占了美国的便宜”。其中,美国声称中国违反加入WTO的承诺,并以此为由挑起一轮又一轮贸易争端,且在每一次协议达成后都重新以此为名推翻共识,再燃硝烟。

事实上,如果美国真有意见,完全可以通过WTO进行诉讼、寻求解决。历史上还没有国家对于别国在WTO框架下违规、侵权视若无睹或忍气吞声的先例,美国更是捍卫国家利益的高手,甚至将301法案这种单边主义制裁手段嵌入WTO框架。

世贸组织有两套机制来保证成员的合规。贸易政策评审机制定期对组织成员评估,相关评估报告及评审记录都在WTO网站上供公开查询。中国的合规权威认证有案可稽。

自然,没有国家能够做到100%合规,因此还有贸易争端解决机制。中国入世以来被告次数只有美国一半,美国违规补贴败诉不少见,在“技术性贸易壁垒协议”和操纵技术标准上被告次数最多。败诉后,中国坚决执行,美国常不执行。去年开始,WTO上诉组织大法官卸任后,美国一再拒绝开启法官甄选程序,致使7名大法官只剩4人,明年将只剩1人,基本上使WTO争端解决机制陷入瘫痪。

如果美国对于中国“违规”很不满意,为什么不从正规渠道“当头痛击”?反而拆了渠道让大家都无路可走?

很明显,美国的要旨不在于解决问题,而是在于制造问题。“莫须有”的罪名就是让反驳也没有着力点,进而随便“发威”。美国想要“再造”国际秩序。虽然对于“再造”出什么并没有很好的构想,但在打破“旧秩序”的行动中乱中取利,才是美国当前主要目标。

美国的深层次矛盾和矛盾转移术

,而整体经济规模只比100年前大8倍。虽然有资本和没有资本的人都更加富有,但贫富差距变得非常大。有报告显示,世界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的财富比其余99%还要多。5年内世界人口增加约4亿,世界较贫穷的一半人口拥有资产减少了一万亿美元,排名前62位富翁资产却增加逾五千亿美元。

人们渴求变革,阶层固化才是基层人民的心头大患。无论是08年金融危机本身,抑或金融危机后的量化宽松等政策,华尔街精英们都是最大受益者。然而,美国无意对此作出更深层次的改革。特朗普反对一切奥巴马的“政绩”,也偷换概念,将“锅”直接甩给了“全球化”以及中国等,把这简单归结于“工作岗位被抢”“经济效益被偷”。

美国能不能够依靠保守主义“再次伟大”?

从经济上看,美国当前就业86%在服务业,其采掘行业等制造业工人平均时薪几乎仅次于金融业等专业服务业人员。因此,即使工作职位能够“回流”,美国也不具备相当数量的从业人员,并且会显著增加成本。更不要说,在此前的美国对中国轮胎“双反”等案例里就能看到,貌似在这个“式微”产业争取了少量工作岗位,却失去了更多相关上游产业链的岗位。说到底,产业转移和全球产业链整合,也是各企业在经济精算下深思熟虑的结果。逆向而行,即使带来“Temp”暂时性好处,结果一定是特离谱的。

从政治上看,底层民众对于民族主义能够狂欢一时,但转嫁矛盾不会解决自身真正的问题。抢夺一个中国工人的工作所获收益,和被金融精英在资本市场中对无资产民众的收益挤压而言,实在微不足道。如果中国等其他国家就能够解决美国的问题,那么美国可能面对的是更大的问题。何况,4月的301清单有500亿美元1333项商品,但此次是340亿美元818项商品,去掉了五百多项与终端消费关系密切的商品。其余160亿增补均为机电、航空航天等大类。说明美国也很清楚,对中国征收关税会带来输入性通货膨胀,对美国经济无益。所谓2000亿、5000亿等,真的能征?还是“Temp”暂时性特离谱?

从国际上看,和对待中国的态度一样,美国对WTO也是反反复复。一会儿说要离开,一会儿说不会离开。同样的法庭人员结构,赢了案子就表示机构做得对,输了案子就怪罪机制有问题。从实际上说,用强大的国家竞争力做后盾获取更大的实利,美国的思路并非没有支撑。但国际关系中,往往蕴含着更大空间、更长时间、更多层次的角力,国家实力与国家信用相辅相成,才能带来更大的优势和实利。“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道德和信用工具,不是美国曾经的软肋,而是其综合考量制定出的硬软实力结合的强大战略。放弃道德和信用面貌,很Trump,但只能是Temp的,也会是特离谱的。

后记

或和美国一样,在21世纪初,中国也并没有预料到,在短短十几年后,中国发展到了这个境地,而国际格局演变到了这个态势。中国本身,当然也因此面临困境。新时期需要新定位,但当自身和全球都在改变,而且是急速改变,“标准”变得模糊,“对标”变得困难。当美国放下过去的“身段”“标准”,却对中国提出更高的标准和要求,中国应该更清醒的看到美国身前的爪牙、身后的困顿,更应该愈加清醒的看到自己在其中如何选择正确的位置。

历史证明,解决当前全球和各国的内生问题,只能靠合作。孤立主义、保护主义等都只能是“暂时性”的,这种“特朗普主义”(Trumpism)只能是“特离谱主义”(Tempism)。

本文发布于“国是直通车”微信公众号

500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7-21 14:24 , Processed in 0.05365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