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career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4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评周志兴的“中美贸易战的潘多拉盒子打开之后”一文。

热度 1已有 56 次阅读2018-10-2 21:19 |个人分类:点评|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周志兴, 洋奴, 中美贸易战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看了一篇周志兴写的文章,正好他就是那种人:提倡讲要和平崛起的,讲要避开修氏陷阱的人。现在他是拐着弯,并且带着某种威胁的语气来劝说中国领导人去服从美国领导人的意志,否则不会有好下场的。洋奴味十足。
经网查知道:周志兴(1952年~)是江苏常州人,资深媒体人,曾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刘少奇研究组任助理研究员,《领导者》杂志社长,《共识网》负责人。是个典型的文人,而且是奴才型的文人。
周志兴这样的文人就是那种只会啃书本,靠别人来喂养的文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种人对问题只会起哄,发牢骚,而且是附和着别人来,总是事后的诸葛亮,永远埋怨自己人做得还不够,而自己却永远也不会在发生问题前有什么切合实际的想法和意见来避免问题的产生,更勿论去处理问题,解决问题了。可惜的是中国的智囊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就是周志兴这样的文人:吃着官饷而有百无一用的,还帮着别人来争利益的,真不知养着他们何用?不说他们是内奸已经是够客气的了。
下附周文供大家评论:
-------------------------------------
周志兴:中美贸易战的潘多拉盒子打开之后
  最新的消息,是把中国驻美的新闻机构按照外国代理人来注册,这样的话,新华社和央视在美国的工作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对军委总装备部的制裁举措,更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当然,此后,还会在台湾问题上,在南海问题上,他们都会采取对中国不利的做法。对于中美关系来说,将面临更加多的挑战,将不再局限在贸易问题上。
  9月24日,似乎是为了给中秋节送大礼,特朗普的两千亿美元加税计划选择在这一天举行。不过,这个月饼一点儿也不好吃。
  前几天,我尊敬的王缉思教授在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举办的一个讲座上,讲了他对中美贸易战的观察,其中特别提到四个不同的视角,第一是大国争霸视角,第二是发展道路、经济模式、经济规则的视角,第三是经贸利益的视角,第四是美国国内政治和利益集团的视角。
  王教授的观点,我很赞同。我想做一些补充,主要也是从四个角度,四个比较小的角度。因为中美关系很复杂,而中美贸易纠纷再发展到贸易战的成因也很复杂,是多种因素决定的,所以,就要从多个角度来观察。
  第一是从历史的角度。
  我主要是说近五年的历史。
  实际上,我在2013年五月才第一次真正去美国,之后虽然每年都会去美国几趟,但是,对美国远远说不上了解,只是可以说一点皮毛。
  2014年和2015年,几乎每次去美国,都要到华盛顿的智库街上待几天,拜访很多智库,在每个智库都要说到新型大国关系,这是习主席倡导的。我认为,那个时候中国的领导人是非常希望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因为,纵观历史,守成大国和新型大国在发展过程中,都会产生矛盾甚至战争,中国不希望中美之间也是这样。习主席后来说,有一千个理由和美国搞好关系。我认为这也是他的真心话。
  但是美国人并不那么积极响应中国新型大国关系的提议,他们认为,中国提出的这个所谓新型大国关系,只是一个帽子,帽子下面没有人。他们说,你们新型大国关系里面有什么内容吗?我们美国人是注重具体的事情,而不注重上面那个帽子。也就是说,中美之间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不同的看法。
  从这几年的历史看,尽管我们有很好的愿望,但是对于很具象的中美关系中的事情关注的不够,特别是没有重视美国当时存在着的对中国的警惕和负面声音。
  美国学者白邦瑞及其著作《百年马拉松》
  美国人实际上对中国一直是有的各种各样的看法的,但是,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时候,我们听到一些对中国不友好的声音,都会认为是非主流的边缘化的,所以不重视。比如白邦瑞写过一本《百年马拉松》,对中国很多看法是不友好的,也是片面的,认为相信这本书的人不多。但是我们不知道,美国的很多对中国并不了解的人,把这本书看作是了解中国的一本百科全书,甚至美国有的国会议员在讨论中国问题时,问一些专家说,你看过《百年马拉松》吗?你看过这本书里面的第多少页吗?如果没有看过,那就不要来谈中国问题。
  再比如纳瓦罗,他是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一个教授,他写了一本书《致命中国》,同时他也做电视片,我们的美国朋友告诉我们,他做的电视片,就是美国版的《较量无声》,知道中国这部电视片的人就很清楚纳瓦罗的立场了,这一定是一个对中国不友好的,又有着鹰派思想的专家。但是我们并没有对他很重视,我们总觉得对中国不友好的声音是非主流的,所以没有去接触他们和了解他们。
  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非主流的边缘化的声音逐渐的被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接受,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台以后,班农、白邦瑞和纳瓦罗等人成为了白宫中能够影响总统的人。
  当然,这也是和中国的一些事情没有做得很好有关。
  所以,从历史上来看,中美关系是慢慢变化的,而我们没有非常清楚地了解变化的节奏,掉以轻心了。
  第二是讲行事规则。
  我觉得在国际关系中行事规则中很重要的一条,是言而有信。而恰恰在这一点上,美国人认为中国做的不好。比如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有很多承诺,有很多是做到了的,但是有些没有做得好,或者是做得很不好。对于美国人来说,他就认为你犯规了。当然,就WTO来说,有些是确实暂时做不到的,但是我们解释和通气上做的也不到位。
  另外,比如说在南海诸岛修建和军事化的问题上,美国人也认为中国没有兑现承诺。
  我接触美国人认为他们是这样的,开始几次你失信了,他出于礼貌也许不会发作,甚至连公开的批评也不会,但是会在心里累积起来。如果三番五次出现类似的事情,最后累积在一起,他们就会在心中形成一个印象。这个印象也是很难去除的。
  有一个美国的专家曾经对我说,他认为甚至朝鲜人都比中国人讲信用,因为他们说话算数。我很惊讶这种说法。但是仔细想了以后,觉得也许有些道理,但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朝鲜是个小国家,外交也是闭塞的,对美国交往的管道就是一条,而且都是直通最高统帅的,所以每一个到美国去的朝鲜外交官,他们说的话,某种程度上都是代表最高统帅的,所以都是可以兑现的。而中国是一个大国,和美国沟通的管道非常多,很多管道都自以为可以通向最高层。也有不少人认为他们可以通向最高层,但是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这样就产生了误解,以为代表最高层的声音实际上完全不能代表,言而无信的帽子一定会戴上。
  第三是语言规则。
  中国人说话和美国人说话还是有很多不同的,特别是在外交辞令方面。我看美国人和很多西方国家的人,包括日本人,他们在一些外交场合都会说一些非常客气,非常婉转的话。比如说,特朗普在对中国挥舞贸易战的大棒的时候,总是在最后说,我和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是很好的朋友,我很欣赏他,等等,这话听起来很受用,我们往往会记住,而且会误以为美国的最高领导和中国的最高领导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很多问题他们是可以商量着解决的,不会出现大问题。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一句客气话。就像我们有时候请日本人吃饭,其实他们并不喜欢,但是出于礼貌,他们最后都会说一句,今天这顿饭,是我吃过的最好的饭!当然我们会心里有数,知道主人请的几乎每一顿饭他们都要这样说,表示对主人的尊重。当然了,这种客气很多中国人也会。
  但是,由于语言环境的不同,心里期望值的不同,有时候把客气话当作是真心话,把外交辞令当成是真的,那就会犯判断的错误。
  第四是我们没有透彻地了解美国,是因为机制还有不足。
  要想深入了解美国,首先要被美国人接受,如果你的思想和语言甚至你的装束被美国人反感,那么就不容易被他们接受,也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他们。
  实际上,也有捷径。
  美国作为世界上实力和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是世界其他各国都不可能忽视也不敢忽视的存在,所以各国也把与美国的沟通放在其对外交往最重要的位置。长期以来,欧洲主要国家的政府都在驻美使馆外,帮助并鼓励本国的社会组织在美发展各种交流团体,旨在影响美国与其相关政策的制定和向美国民众树立良好的国家形象。亚洲的韩国和日本紧随其后也是如此,并且已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我在华盛顿曾经去拜访了这两个东亚邻国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机构:韩国经济研究所华盛顿办公室和日本平和财团美日交流基金会。通过与他们的交谈,我们发现这两个公认在美推广本国形象非常成功的机构,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如他们分别隶属于韩国最大的智库和日本最大的公益财团,运营资金全部由其韩国和日本本部全额承担,但其运营管理却都由美国前高官、前国会议员和退役将军们负责。韩国经济研究所华盛顿办公室主任Donald Manzullo先生是前众议员,曾担任国会外交委员会主席,办公室的二、三把手分别都有在美国国会和国务院任职高级官员的经历。日本平和财团美日基金会的主席Jams Zumwalt先生曾是美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他的父亲是著名的四星上将,家庭背景深厚,基金会的副主席曾担任美驻英公使。主席主任由美国人当还是其次,关键在于这些机构的美国头儿不是挂名而是真管事的主,从机构年度工作安排到执行实施,他们都全权负责。
  这也是自信。
  中国有没有这种自信?可以用美国人来替中国的智库工作而且放权。当然,日韩的这些智库都是民间的,真正的民间的,决策比较简单,现在,中国的民间智库实际上在美国连起步都没有呢!
  但是,能够在美国建立多个能够深入当地的智库,能够非常仔细地了解美国人的想法,是中美之间互相了解的必须的桥梁。
  因为只有交了朋友才能说真话。比如说2016年的四五月份的时候,我去美国见了对美国的中国政策有影响力的高官,他跟我吃早饭的时候我们聊天,他说了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就是:也许我们要犯很大的错误。他这是指的中美关系,因为他一直主张和中国友好,而他的意思是这个主张也许错了。
  他的这个结论来自哪里?就是他刚才新加坡参加了一个国际会议,见到了中国的很多老朋友,他说,很多官员是和我很熟的朋友,但是我觉得他们说话似乎变了,他们虽然是和我说话,但其实是说给中南海听的。我觉得,只有朋友,才能这样直言不讳。而交朋友需要时间的积累。
  最后想再说一下贸易战。
  很多人认为,特朗普就是个商人,他打贸易战,是为了减少贸易逆差,给美国争取更多的经济利益。
  这一点,我也相信。
  但是我认为,即便是特朗普初衷是为了在商业上为美国争取更多的利益,不代表特朗普身边人人都是这样一个想法。因为奥巴马执政八年,很多人对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是有意见的,而且这种意见是在逐渐累积的。我知道美国有一些很重要的中美关系研究者,他们在奥巴马卸任、特朗普上任的时候,给特朗普写了一个报告,总结奥巴马执政八年对华政策的失误。我相信,这样的东西还很多。也可以说,贸易战只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放出来的东西开始是解决问题,接下来的东西很难预料。
  如果说特朗普下了很大力气打这场贸易战,从500亿到2000亿,如果不能奏效的话,他会觉得很没有面子,而他恰恰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于是,他很可能会用经济以外的方式来制裁中国,迫使中国低头。最新的消息,是把中国驻美的新闻机构按照外国代理人来注册,这样的话,新华社和央视在美国的工作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对军委总装备部的制裁举措,更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当然,此后,还会在台湾问题上,在南海问题上,他们都会采取对中国不利的做法。对于中美关系来说,将面临更加多的挑战,将不再局限在贸易问题上。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翰山 2018-10-2 21:29
看了周志兴的文章。这篇文章没有内容,说来说去都是中美两国的交往态度(形式),没有讲到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在哪里。言之无物,对中美问题没有深入研究。
回复 career 2018-10-2 21:39
翰山: 看了周志兴的文章。这篇文章没有内容,说来说去都是中美两国的交往态度(形式),没有讲到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在哪里。言之无物,对中美问题没有深入研究。 ...
但是他有明显的立场, 那就是中国不能得罪美国。难道他不知道中国要超越美国是一定会得罪美国的吗?难道美国会让中国舒舒服服地超越自己吗?没有中美之间的热战,就贸易战来说那可是美国对中国最好的反抗形式了,中国知足罢!谢谢评论。
回复 翰山 2018-10-2 22:08
career: 但是他有明显的立场, 那就是中国不能得罪美国。难道他不知道中国要超越美国是一定会得罪美国的吗?难道美国会让中国舒舒服服地超越自己吗?没有中美之间的热战, ...
修惜底德陷阱是可以避免的。美国超过英国成为全球(GDP)第一,就没有发生战争。美国一直没有挑战英国。

中国现在有点走以前德国的国家资本主义道路,对老帝国主义形成挑战,容易陷入修惜底德陷阱。但是由于中国太弱,可能不会发生热战(这是我的分析),最后可以逃离修惜底德陷阱。

注意,战争通常都是后发国家挑起的,现在中国还没有很强的力量,可能不会像希特勒德国或日本那样挑起战争。
回复 career 2018-10-4 01:12
所以照你的想法就是:只要中国不挑起战争就可以逃离修惜底德陷阱,而美国是不会主动对中国动武的?那么卢沟桥事变又如何解释?德苏战争又如何解释?伊拉克战争又如何解释? 强国就不会主动发起战争?实际上,发动战争不在于双方力量的对比,而在于时机的掌握。相信对台作战应该也是由大陆发起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21 03:25 , Processed in 0.06947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