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小龙鱼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特朗普接手时,美对朝政策是烂摊子

已有 82 次阅读2018-3-11 23:34 |系统分类:旅居生涯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特朗普接手时,美对朝政策是烂摊子

休·怀特 :失去美国——置身于新亚洲的澳大利亚(三)


2018-03-12 08:14:54 来源:观察者网


本文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学教授休·怀特《失去美国——置身于新亚洲的澳大利亚》一文摘译的第三部分,反映了西方学者此前对特朗普朝鲜外交政策的典型看法。第二部分的摘译请点击链接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在奥巴马总统卸任前夕,“亚太再平衡战略”失败的现实已经显露无遗。在该战略提出后的5年里,中国对美国在亚洲主导地位的挑战变得愈加直接、明显,而美国却并没有找到应对这一挑战的有效办法。结果,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和伙伴国家对美国的领导力变得越来越缺乏信心。无论谁在2016年11月8日的大选中获胜,他/她都面临着一个重大课题——该如何恢复美国在亚洲的威信。关于这一问题,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曾对选民做出承诺,而最终获胜的那位却从未提及这一点。


在竞选过程中,唐纳德·特朗普拒绝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表达支持,而几十年来维护这一领导地位一直都是两党的共同目标;不仅如此,特朗普还在亚洲甚至全球范围内对美国的盟友不屑一顾。看起来,他对带领美国转向收缩的战略是毫无疑虑的。他的关注点集中在贸易领域,他曾表态要对中国发起一场贸易战,这意味着即使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影响力继续弱化,他也不会太过在意。


当选后,特朗普对美国长期以来接受的“一中政策”提出了质疑,似乎他对中国颇为强硬(tough)。不过,当特朗普正式入主白宫后,他的对华政策又显露出温和、安抚(conciliatory and accommodating)的意味。特朗普的高级幕僚曾向亚洲盟友们保证,美国此前做出的承诺不会有任何变化,不过此后各类事件的发生使这一保证显得十分无力。


就职几周后,特朗普悄悄地、坚定地(quietly and firmly)放弃了“亚太再平衡战略”。结果便是,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在中国的挑战面前,美国政府似乎放弃了维护亚洲领导地位的目标。华盛顿不再像过去那样批评北京,华盛顿也不再积极推动此前设定的、与北京版本极为不同的亚洲愿景,南海问题似乎已经从华盛顿的待解问题清单上消失,而那些践行航行自由的海军行动在改头换面后变得更加低调了。


的确,美国从未正式承认在亚洲陷入与中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华盛顿的风向是明确的,特朗普不愿维护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他对美国在该地区影响力日渐衰落而中国影响力日渐提升的局面是接受的。对此我们不必惊讶,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与他在竞选时的主张是相符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政策正在得到切实的执行。特朗普不明白为何美国应该帮助中国的邻国抗拒北京释放出的巨大影响力,他认为那些国家有责任照顾好自己。


当然,我上面提到的只是“特朗普现象”的A面,在B面,我们看到了另一个特朗普:脾气暴躁、情绪不稳、以自我为中心而且脸皮薄得禁不起任何批评,这样一位总统似乎很适合把美国带入一场心血来潮的战争。对于这种可能性,我们不应掉以轻心。事实上,还从未有一位美国总统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做出如此多的错误判断。而且,自人类进入核时代以来,这个世界上还从未有一个掌握核按钮的最高决策者如此情绪无常、缺乏责任感。我们不应过于自信,以为我们终将避免这一灾难性的命运,以为核弹发射命令层层下达的过程会在某个环节被一位冷静、睿智的军官中途切断。


这就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虽然,唐纳德·特朗普与前几任总统相比为了维护美国在亚洲的主导地位而向中国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大大下降了,不过在另一方面,他毫无缘由地发动一场心血来潮的战争的可能性却比前几任总统大大增加了。截至目前,令人欣慰的是,我们还没有在特朗普的言语间观察到任何想要对中国大打出手的迹象。不过,平壤已经进入了他的视野。


在朝鲜问题上,特朗普从前任那里继承了早已失败的政策。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努力阻止朝鲜成为一个核国家。美国不希望朝鲜拥核,但美国又无法提供鲜领导人想要的其他东西,这导致协商一直搁浅。只要北京不愿平壤彻底崩溃,制裁就不会真正起到效果,而军事解决的选项又难以做到完全可靠。


朝鲜的核计划和导弹项目是非常分散地在其全国各地实施的,地点非常隐蔽而且经常处于大山深处的隧道中。这就意味着,朝鲜的核计划和导弹项目不可能在几次空袭中受到严重破坏。只有全面入侵并占领这个国家才能确保找到并彻底摧毁平壤的核能力,而这样做从未成为美国认真考虑的选项。因此,当朝鲜掌握了核武器及其搭载工具时,美国除了严密监视外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不过,华盛顿的那些人决不会承认这个令人尴尬的事实,他们不断浪费时间,宣称要彻底摧毁朝鲜的核力量和导弹力量,然而他们却从未采取任何真正有效的措施。


时机凑巧的是,就在特朗普走马上任的时候,平壤刚刚结束了核武器爆炸当量小、导弹射程短的研制阶段,平壤开始研发出更大当量的热核武器以及射程可达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s)系统。这就意味着朝鲜完全可以对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不过考虑到美国的大规模核反击能力,朝鲜这样做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因此,一个更具实际意义的问题在于,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对日本和韩国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其实,朝鲜已经可以利用自己的短程导弹对日韩两国展开核攻击,不过一直以来日韩两国相信,美国的“扩展核威慑”(Extended Nuclear Deterrence,即若美国盟友遭到某国核打击,美国将对该国展开大规模核报复的威慑行为——观察者网注)能够遏制朝鲜的疯狂之举。


但当朝鲜发展出自己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之后,日韩两国倚靠美国“扩展核威慑”的信心崩塌了,因为洲际弹道导弹的射程可以覆盖美国本土的城市,朝鲜对美国进行“反报复”的能力将削弱美国的“扩展核威慑”。对日韩两国来说,美国的“扩展核威慑”已变得不再像过去那样可靠。因此,东京和首尔不得不发展自己的核能力以对朝鲜的核威慑形成直接的反制。而如果两国真这样做,那么美日和美韩同盟关系即便不彻底崩塌也将遭到严重削弱,这会进一步导致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领导地位遭到严重打击。


前总统奥巴马早已看清这一现实威胁,因此当唐纳德·特朗普搬入椭圆形办公室前夕,奥巴马就警告他说,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是其开始总统生涯时最为紧迫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不过,特朗普看待该问题的角度很可能与奥巴马有所不同。2016年,特朗普曾建议日本和韩国应该发展自己的核力量,他的此番表态无疑出自他的本意,因为这样的结果符合他长期以来所秉持的“美国不需要盟友”的观点。而且他很清楚,朝鲜使用洲际弹道导弹对美国实施先发制人核打击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那么,特朗普对平壤如此尖刻挞伐,其背后的动机何在呢?最可能符合事实的解释是,特朗普希望借此塑造硬朗的形象以讨好自己的基本盘选民,这是其“美国优先”战略的另一面。该战略不仅包括美国要退下来,让其他国家处理那些不会对美国造成直接威胁的问题,该战略还包括美国要进一步,主动摧毁那些对美国造成直接威胁的势力,或者至少要展现出这样一种主动的姿态。特朗普所推崇的美式政治操作模式意味着,特朗普必须在国家的敌人面前展现出冷酷无情的态度,而朝鲜正好给了他展现这一态度的机会。对于特朗普来说,这一点恐怕比关于朝鲜洲际弹道导弹系统的任何讨论都重要得多。


特朗普会走多远呢?如果朝鲜对美国或美国的盟友发动攻击,特朗普无疑会进行反击,而且他这样做没有任何可以指摘之处,所以朝鲜绝不会傻到做这样的事情。更加令人担忧的一种可能性是,特朗普可能对朝鲜先发制人以摘除其核能力,关于这一点,特朗普已经发出了明确的战争威胁。这场战争可能比几十年前在越南或朝鲜半岛发生的战争要残酷得多,其规模和代价可能迅速升级到自上述两场战争结束以来美国人从未见过的程度,甚至升级到核战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那么,我们是否该为此忧虑呢?


特朗普可能被迫不得不兑现自己的战争威胁,这种可能性显然是真实存在的。不过,这种可能性也许不会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大,因为在外交事务上也好,在国内事务上也好,无论特朗普本人还是他的支持者似乎都不那么在意他是否能做到“言行一致”。正常的政治领袖一般都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做出轻率的战争威胁,因为他们很珍惜自己的信誉。可如果他们真得做出了那种威胁,在危急关头,正常的政治家们也许会采取极端策略,甚至发动战争,以避免自己被视为言而无信。可特朗普与他们不同,特朗普并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当特朗普的底牌被朝鲜人揭开时,他可能根本不在意,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注意到。


我们真该为此感到庆幸,不过这也是有代价的。特朗普也许不在意他以美国总统身份做出的承诺或战争威胁在他人眼里是否还有信誉可言,可其他美国人以及美国的盟友们还是在意的。按照目前事态的发展来看,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无论特朗普放下多少狠话,面对朝鲜推动洲际弹道导弹系统的研制,他是无能为力的。特朗普作为总统不得不接受那些他此前宣称“不可接受”的结果,而美国在这样的局面中将被视为一个虚弱的国家。这对美国的战略信誉(strategic credibility)而言是另一次重大打击,“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失败对美国战略信誉造成的伤害也将被放大。每次美国做出无效的威胁,其对手们就愈加振奋,其盟友们就愈加挫败,而美国的威望也就愈加受到削弱。


特朗普关于战争的愚蠢言论所造成的影响不仅局限在朝鲜问题上,其影响已经在更广阔的领域对美国的权威和影响力造成了伤害。在美国国内,当需要做出艰难抉择的时候,特朗普已无法将美国人民团结起来;在国外,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国家因为特朗普的言行已深感错愕、失望。这些国家担心特朗普可能将他们拖入一场不值得参加的战争,他们还担心当需要美国支持时,美国已变得难以依靠。


他与俄罗斯之间存在可疑关系,他对欧洲盟友心存鄙夷,他的中东政策毫无头绪,而他关于战争的愚蠢言论使上述三个问题所造成的不确定性被进一步放大了。有问题的不仅是特朗普。华盛顿外交政策团队以及国防部门的精英们显然没能阻止特朗普令自己出丑的言行(更不必提促使他转向现实主义政策了),该精英群体的这一无能表现也对自身的声望造成了损害,其实他们的声望早已在几十年的战略失败中(尤其是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失败中)被消磨殆尽了。


就我记忆所及,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国务卿堪称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一位国务卿,而那位被过誉的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并未能连贯执行政府的国防战略。特朗普轻而易举地就将那些专业人士绕开、无视或边缘化了,而那些专业人士们很难说服人们相信他们已经想出了美国急需的在各种问题上的解决之道。在这个国家最需要的时候,美国政策制定者们的权威和信誉却陷入了最虚弱的谷底。在小布什和奥巴马主政时期,美国的伙伴国家和盟友们发现,他们已经越来越难以信赖美国的力量、决心和战略能力;而在特朗普时代,这样的信赖几乎已变得不再可能。




作者简介:休·怀特是《关于中国的抉择:为何美国应该与中国分享权力》一书以及澳大利亚《季刊》杂志第39期文章《权力转移:系于美中两国的澳大利亚未来》的作者。他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战略学教授、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客座研究员。休·怀特教授曾在澳大利亚国家评估中心担任情报分析员,在《悉尼先驱晨报》担任记者,为澳大利亚前国防部长金·比兹利(Kim Beazley)和前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担任高级顾问。休·怀特还曾在澳大利亚国防部担任过高级官员。在1995年到2000年期间,他曾担任澳大利亚国防部副部长,负责战略与情报工作。休·怀特还曾担任《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2000年)的联合执笔人。


(未完待续,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17年11月25日出版的澳大利亚《季刊》杂志第68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6-25 08:42 , Processed in 0.06727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