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小龙鱼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郑永年:中国能打赢贸易战吗?

已有 42 次阅读2018-7-16 11:49 |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多维新闻/多维客/政闻/内文

郑永年

中国能打赢贸易战吗?

2018-07-05 02:28



今天应该怎么打赢这场贸易战?中国这段时间处理得不错。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在博鳌论坛讲得很好,我们要实行更大的开放政策。打贸易战,不能别人一拳打过来你就一拳打回去,更不能走封闭的路子,那会完全走上了美国冷战派所期待的道路。西方存在三个“不一致性”。第一,白宫与华尔街之间的不一致性。现在主张美国打贸易战的主要是白宫而不是华尔街。虽然美国现在企业界支持特朗普搞贸易战的也不少,但他们思维是不一样的。这些既得利益的目标是要迫使中国更加开放,而不是让中国更加封闭。但白宫冷战派希望中国封闭起来。从美国的历史上看,最终是白宫听华尔街的而不是华尔街听白宫的。第二,美国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不一致。第三,美国跟其他西方国家利益是不一致的。中国的市场现在很大,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轻易放弃中国市场。

 

本文授权自:IPP评论


所以,中国必须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去打贸易战。如果他打过来你就打回去,那美国相对孤立了,中国也会变得相对孤立,这样冷战就开始了。我们要利用美国资本的逻辑,资本的逻辑就是扩张,不扩张资本就会死亡。美国的资本不可能不扩张。现阶段美国资本支持贸易战就是为了使得中国更加开放。这次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论坛宣布了金融和汽车等产业将更多地开放。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尤其要开放。中国的互联网如果现在不开放,到最后互联网将变成了互不联网。如果开放了,美国可能会占领中国大量的市场,但中国也可以占领到相当的份额,甚至击败美国也有可能。

 

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人士错误地认为今天的互联网世界将是中美两家之争。这个观点是错的,今天的互联网只有美国一家,没有第二家。中国只是美国的技术应用。一旦美国封锁了芯片、操作系统的出口,我们的互联网产业会怎么样?对美国来说,中国只是它互联网产品的一个重要市场,没有中国它只不过是少了一个市场。但对中国来说,如果没有美国就是生死存亡的问题。事实上,我们没有创新互联网,我们只是在应用领域有些创新。我们到非洲或者印尼去看看,中国的游戏产业在当地确确实实比美国强大。为什么?美国做的是标准,不做地方化。中国做不了标准,只能做地方化。我们所做的工作其实都是建立在美国技术之上的。


日本当年在制造业方面确实有些领域超过了美国,美国感觉到真的威胁了。今天的中国制造业没有在任何程度对美国造成实质威胁,中国的制造业跟美国的制造业差距还是很大,只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夸得太厉害,把人家说得害怕了。我们的大飞机基本上还是组装。中国的汽车产业也是一样,我们保护汽车产业这么多年,但我们真正的核心技术还没有。开放会让技术的传播更快一点。互联网也一样,现在开放还来得及,如果不开放中国的互联网就没有未来。

 

知识产权的问题同样重要。我们对知识产权保护太不重视。中国早期的发展不需要投入很多,有些技术西方不要了我们就去拿过来。但到了今天这个程度,我们的经济不能再是简单的扩张。这几年中央提出来要从数量经济转向质量经济,我觉得非常好。怎么提高产业附加值?技术就很重要。创新技术的关键是产权保护。如果一家民营企业投资几亿人民币,研发出一个产品几天后就被“偷”走,谁还有动机去投资科研?所以产权保护不仅仅是来自西方的压力,更是来自中国国内发展的需要。西方也一样,如果产权没有保护不可能发展,因为投入太大,投入大肯定要产权保护。

 

政府的政策变化很重要,但我觉得企业家也要转型。商人跟企业家是不一样的,商人就是以赚钱的多少来衡量自己的成功,企业家就是要改变社会、改变国家、改变整个世界。西方以前也是多商人而少企业家。以前我们读法国的小说,可以看到很吝啬的一些商人。但西方的商人逐渐转型为企业家,企业家以技术创新为己任。珠三角的商人们钱很多,但有使命感的还是不多。企业家的产生和培养离不开社会环境。如果我们经济不转型、体制不转型的话,很多问题以后会更麻烦。(详见《郑永年:中国企业家为何缺少格局?》,点击即可阅读

 

在是否会发生冷战的问题上,我们对修昔底德陷阱发生的可能性估计太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到修昔底德陷阱(哈佛研究团队发现,从1500年到现在为止,先后出现了16次新兴大国与老牌帝国之间的竞争,其中12次发生战争,只有4次没有发生战争)。今天我们怎样避免中美两个国家之间的冲突甚至战争?这是中国外交上最重要的任务。过去,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因为经济体量小都可以伪装起来,比如日本伪装成一个西方国家。中国太大,中国没法伪装也不需要伪装。中国的崛起怎样进行才能让现在的大国放心?邓小平时代讲韬光养晦,江泽民时代提出“和平崛起”,习近平提倡新型大国关系。这些提法的内在精神是一样的——中国不要战争,中国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

 

但我们做得还是不够,尤其是这几年中国民族主义的情绪有点过于膨胀。中国需要民族主义,但不是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尤其不是义和团主义。西方学者开始把中国的民族主义比喻成日本二战以前的民族主义和德国二战以前的民族主义,这对中国非常不利。


今后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中国的国际环境不会变得更好。中国现在还没有崛起,还是中等国家,从中等国家到完全崛起的过程中是非常艰难的。假定我们每年有5%—6%的GDP增长,我们需要十多年的时间经济总量才赶上美国,但技术上的追赶更难。中国在技术方面的自主创新不足,自主创新就是以我为主在开放状态下的创新,没有一个国家的技术是关起门来可以创新的。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两弹一星技术是关起门来的吗?不是的。如果没有钱学森等一批从西方回来的科学家,中国关起门是创造不出来“两弹一星技术的。


美国也不会关起门来的,关起门就不叫美国了。有人说,1890年以前美国是孤立主义的时代,其实也不是。1890年以前,美国已经实现在拉丁美洲的扩张,只是没有扩张到其他欧洲殖民地地盘。整个美国发展的历史不是孤立的历史,而是一个扩张的历史。我们现在说美国的孤立主义其实是美国人自己的叫法。美国永远是扩张的,资本主义永远是是扩张的。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很多经验,明明是普世性价值,我们不能完全把它说成中国特色。任何国家的成功经验都有普世性的价值。所以我们要改变思路。我们要走出去,但如果特别强调中国特色那就走不出去了。我们总结好历史经验的话,“走出去”的学费就可以少交一点。

 

中国也要履行自己的国际责任。大国如果不提供国际公共服务的话,像联合国、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样的多边体系就要垮掉。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完全有能力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现在,特朗普不想当世界警察了,因为美国担任世界警察承担的成本太高,特朗普希望先把国内建设好后再重新出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完全可以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这也是中国取得大国地位的必由之路。我们的“一带一路”现在也提供公共服务,但我们的方式和心态要改变。中国富得太快就要避免暴发户心态。

 

中国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实现政治稳定是没问题的。只要政治稳定,中国经济每年实现5%—6%的增长也是没问题的。如果这样再保持15年,中国大陆经济可以发展到今天台湾的水平,甚至更高一点。但是我们在外交专业主义方面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中兴的案例值得大家研究。中国企业从国际市场获得了很多好处,一定要遵守市场的规则。我们对中兴问题不能充满民族主义情绪,美国对自己国内公司也是一样严格处罚的,比如波音公司。我们不仅要思考国家应对贸易战的政策,也要思考我们的企业和我们个人的行为。我们作为大国的国民走出去应该在国际舞台上有怎样的行为?我们作为大国的企业走出去应该在国际舞台上有怎样的行为?这个代价不能太大。我们如果能早日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们的中国梦才能实现。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8-17 02:55 , Processed in 0.0498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