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mayimayi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4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解滨/说说俺进村的经过以及俺和一些人的恩恩怨怨-转贴

已有 517 次阅读2014-11-28 18:55 |个人分类:日记|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解滨, 翰山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注, 这是 人间盒子 转贴在珍珠湾的博文, 俺再次ZT 到 汗衫网

俺在10年前就在村里注册了一个ID,但只是偶尔用那个ID跟帖而已。 我主要是在CND和万维发贴。 记得那个时候倍可亲在俺印象中最深的是陈九,水影儿,卫灵,丹奇(那时她用的是另外一个ID),平凡往事(他那个时候的ID好像是另一个,忘记是什么了),再就是婉儿。 记得那个时候丹奇在为一个议员什么的搞助选,俺是倾向于民主党的,又是我们休斯顿的网友,就挺支持她。 我是2009年2月正式用现在这个ID注册并开始发贴的。 一开始俺是个左派,跟帖者寥寥无几,我不参加倍可亲的任何讨论,所以默默无闻。  但我写的文章多多少少还是有人看的,所以常常上首页。


那时候的恩怨并不是跟某个人的,跟左派右派观点有关。 我写的东西要是偏右,左派就骂我。 我要是偏左,右派就骂我。 因此得罪了一些网友。 我曾经写过一篇令左派网友恨之入骨的文章,好像是关于国庆节什么的,左派跟老A大闹,硬是把俺那篇文章从首页撤下来。 但为时已晚,已经被海外各大网站转载,连国内的天涯、新浪等大网站也转载了。 当时水影儿也是转载者之一,因此她也遭一些左派村民的攻击。 她那个时候是村里的头号大姐大,德高望重。


有一次我写了一篇题为《印度少来少去就少了个毛泽东》的左派文章,右派又骂我。 后来我还写过一篇左派文章,被中共权威理论刊物《求是》转载,在村里还没有怎么挨骂,但在万维俺被右派骂的狗血喷头。

那个时候我虽然挨骂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但没有和谁结怨。 记得婉儿(丐帮首领)在村里一天到晚管闲事打抱不平什么的,就跟俺现在这个样子。 她那个时候的头像是黄蓉的,整天打打杀杀的。 好像那时村里有个叫Kevin还是什么的ID,被婉儿骂的狗血喷头,大概是因为他跟他老婆无情无义的事情吧,我实在记不清楚了。 俺是站在她那一派的。 有一次我写文章同情一位回国后自杀的海归(早就忘记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自杀的了),我提出要为那位海归募捐,资助他的小孩,跟婉儿一拍即合。 但村里老A坚决不同意,只好作罢。 那个时候村里左右两派泾渭分明,互相攻击。 我偏右,婉儿偏左,但我们从不互相攻击。 这里有一个迄今没有公布的秘密。

后来我戒网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期间岳东晓、海明进村。 我和他们的关系是融洽的。 记得岳东晓攻击桑兰和海明时,俺也加盟,互相支持。

分歧始于捐款事件。 谁都知道那件事不是我发起的。 大家至今还不知道的是,我在那件事中其实并没有具体做什么事情,我只不过是在写文章摇旗呐喊罢了(这叫“separation of duties ”)。 为什么后来大家都认定我是主谋呢? 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和岳公开叫阵的。 二、在我的队友成为对方指责的主要目标后,我必须出来挡子弹,不然我会无地自容。 罗秦的来信充满了咒骂,我必须出面扛着。  罗秦把我的回复转给岳,这就使岳感觉我是整个活动的主谋。 其实我跟罗秦还是半个老乡呢。 这算是第一次结怨了吧。 不过这件事早已过去。

关于VANO,其实她并没有一些人形容的那么坏。 有一次我把她气的高呼《毛主席万岁》了。 后来是谁把她劝好的呢? 当然是我(没想到吧)。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 具体的过程我永远不会公布的。 她骂我,我也骂她,但都是有节制的,不会超过一个限度。 所以有人想在这件事上再挑起一把火,做梦吧。

我和岳、V后来的矛盾是在他们搞珍珠湾以后。 我发现他们的网站被一个防毒软件自动屏蔽,哈哈哈哈,抹了他一把黑。 不过那是一碟小菜啦。


至于瀚山,本来是恨他的,因为他造马甲骂我,我根本就没招他惹他。 按照他的说法,他是为了支持老岳和VANO才那么干的。 我确实很生气了一阵子。 但后来我跟岳和V的矛盾被各方淡忘了,我也就不再去记那个仇。 有一段时间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是和谐的。 但村里老是有人跟我说要提防他,不要跟他走的太近,却又没跟我讲是什么原因。 这一次是因为我来到城里后好几个人跟我说他早就在城里用马甲指责我在城里用马甲煽风点火,我真的生气了。  我还傻乎乎地以为双方一直相安无事呢,一厢情愿啊。

但是我劝所有想把这把火越烧越大的人还是三思而行。 每一次出现这样的大冲突总是有人出来火上浇油。 我可告诉你:别想利用俺。 俺自己做事自己当,俺什么派别也不参加。 我知道双方都有人要拿俺当枪使。 我的火力越强就有人越高兴,在两边挑拨离间,恨不得我一刀宰了某某。  我既不加入那个反岳阵营,也不会加入那个反山阵营的。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我可要警告那些煽风点火者,我和N岸N地所有的山头都保持着畅通的联络渠道,别玩的太露骨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  大家还是和为贵。 和解的条件是存在的,前途是光明的,不要为眼前这么一点小事就把事情做绝了。 要留有余地。 咱们都不是敌人,只是有些矛盾而已,全都是可以化解的。 我也提醒一下各方:黑暗总会过去滴。 挺起腰杆做人,别被这一点破事搞得沮丧颓废的。 太阳还会升起来的。 

记住:网上的事,再大也是小事。

评论 (0 个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11-24 03:47 , Processed in 0.1126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