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汉王刘邦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4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2):母女

已有 20 次阅读2020-7-9 04:01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纽约,疫情来袭,一对母女的故事。相同的故事,不同的讲述,由人推己,在美两代人的身份冲突。

“妈妈,你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樊嘉扬(Jiayang Fan)哭喊。

病床上的妈妈泣不成声。

美国保安开始动手,要把她给妈妈雇的护工拖出医院。保安粗暴推搡,都不让她换好鞋子。华人护工一边后退,一边安慰病床上的母亲:“阿姨不哭,阿姨不哭”。

远程视频的樊嘉扬泪奔。

她把这一切都记录在推特上,最近一直在更新。

这是冠状病毒袭来,纽约病房的一幕。

庆幸的是她妈妈没有感染病毒,但4月9日医院发现4例感染,为了防止扩散,护工不能再留在医院。孤独恐惧的母亲告诉她,自己想活下去,想要见到她,不想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

妈妈得的是“肌萎缩侧索硬化”,全身瘫痪,头脑清醒,睁眼困在一具躯体之中。被驱赶的护工照顾母亲多年,一个眼神就知道她需要什么。

樊嘉扬镇定情绪,赶紧给医院打电话办理出院,但是无人接听。妈妈没有了护工照料,会不会因为一口痰卡住,发生意外,她越发担心。

好不容易打通护士站的电话,一名护士实话实说,护工走后,妈妈一直在哭泣。要想把妈妈接走,她必须先租到一台呼吸机,然后跟医院签免责书。

偌大的纽约,整个美国,现在最缺的就是呼吸机,她哪里能租到?

她无奈再次向网友求助,但这次无人能帮。

此前她已多次上网倾诉。先是医院的水槽坏了四天,无人修理,护工说没法洗手很可怕。疫情越来越紧张,交叉感染严重,护工说,医护上班时竟然没有口罩戴。她打电话过去,询问她们接触老人前,是不是都有洗手和戴口罩,结果遭到一通奚落。

她在网上说,过去的六年,再忙再累,她都要坚持去医院看望母亲。

7岁那年,妈妈把她从重庆带到美国,上学工作,母女情深。

可是现在,医院进不去,每天只能和母亲视频5分钟。

纽约危急,心情沮丧,樊嘉扬发推说她再次拿起《三体》阅读,重新思考人生。

此前,作为《纽约客》记者的樊嘉扬,在对《三体》作者刘慈欣的访谈文章中,将中国和美国比喻为落后的地球人,同高度发达的三体人的对抗,并揶揄刘的爱国情怀。在美多年,自认为融入主流的樊嘉扬,面对种族不公,曾有“我的中国脸是个累赘”的名言,引发争议。

樊嘉扬7岁来美,后来功成名就的赵小兰8岁来美,我女儿11岁来美,还在上学。

这些不是生在美国,但是小时候随父母移民的孩子被称为“一代半”。他们的父母作为第一代移民,成年后由于各种原因来到异国他乡,乡愁、生计、融入,多少都有问题。美国梦的实现和未来的希冀,都寄托在对孩子的教育身上。

在美国出生的第二代,以后的第三代等,不存在融入问题,就是美国人,美国的少数族裔。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是非成败随大流。

但是一代半,由于华人家庭的严格要求,面对美国的激烈竞争,往往比第二代以后更为努力。像赵小兰,两度入阁,曾任小布什政府的劳工部长,现任川普政府的交通部长,丈夫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

樊嘉扬也是主流的《纽约客》记者,发表了大量的关于中国的报道,能用双语写作。

但是一代半也有个身份认同的冲突,比如樊嘉扬就说妈妈对她的一些报道有看法。

由于教育、环境的影响,一代半大都认为自己是美国人。而父母,有些还保留着中国籍,则希望他们能保持和祖国的纽带,讲中文,了解中国文化和历史,希望中国越来越好。而孩子们不一定会这样想。

虽然由于父母的艰辛,他们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讲标准的英语,但美国社会,对他们则有一种更为复杂的看法。

美国冠状病毒刚爆发的时候,樊嘉扬曾在推特记述了一次遭遇。

她在路边给美国同事打电话,有一个人走来,她友好地示意对方先过。对方经过时骂了粗口,让她滚回中国去,别把病毒带来,还做了下流的手势。声音之大,连电话那头的美国同事都听得到,问她怎么回事。

樊嘉扬悲从中来,无言以对。

因为她一直自认为是美国人,也确实是美国人,但没想到另一些美国人会对她这样。

就像她2019年去香港采访,从小美国教育,本身就带着立场。为了拉近关系,用普通话采访,却遭到围攻。她在推特上诉委屈,说我和白人同事在一起,讲英语的时候,他们怎么对我很友好?难道就因为我长中国脸,讲普通话吗?

尽管如此,她认为这只是个误会,表示仍会声援他们。

现在回到美国,她被歧视责骂,母亲又面对如此待遇,樊嘉扬无可奈何,只能徘徊在医院大楼外,默念妈妈你好吗?不会感染病毒吧?不会被痰卡住吧?没有女儿和护工,你能度过难关吗?

我把此事告诉女儿,问她的看法。她说这有什么,遵守规则,或者告到法院,美国讲法治。

规则之外有人情,法治之上有人道。不是所有事都要打官司,程序、成本、效果,难以考量。民主社会不能温情一点,如此冰冷,让人心寒。

尽管美国的这种做法,让樊嘉扬难受,但她对外的时候,又会认为美国的一贯正确。她在网上透露,她和妈妈很多事上是有冲突的。妈妈即使躺在病床上,享受美国对无收入老年人的救护,也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建议女儿写报道时,注意自己的华人身份。

我的“父女美国对话录1”发布后,已经工作的学生说:“好喜欢乔老师写的父女对话!尤其敬佩乔老师对女儿的观点绝不点评、说教,给她充分的表达自由和更正自己的自由。”

也有网友留言,她那些被民主、投票洗脑的想法,你为什么不给予引导,纠正?

反洗脑何尝不是一种洗脑?小小年纪,被洗来洗去。没有人生体验,记住了也不会用心。历练不同,终会反思否定。

家庭只能养成教养,思想认识最终受教育、环境的影响。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说的多了她也不听,徒生不快。而且来到新的社会,我也不想让她从小就被孤立,和主流冲撞。

就像我日记2提到的,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的效忠宣誓,美国法律、老师并没有强制要求。她是没入籍的居民,更可以不做。但是作为班上极少数的华人,众目睽睽之下,她一个小姑娘,能不从众吗?

人人追求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她如此,樊嘉扬如此,我亦如此。

您呢?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8-6 02:25 , Processed in 0.0595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