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汉王刘邦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4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5):公知圈、鄙视链

已有 18 次阅读2020-8-23 20:06 |系统分类:政经时事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当年都交的啥朋友?

美国疫情的全国情况我已不关心了,所在华盛顿外30多万人的县,5月19日周一的统计是,感染1527人,上周五是1374人。死亡48人,没有增加。住院140人。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5):公知圈、鄙视链

美国国内的疫情不说,说说国际。川普总统今天给世界卫生组织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一个月内按美国的要求整改,否则停交会费,甚至退群。

世卫组织是联合国的一个政府间组织,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是创始成员国,相当于建了个群。但美国现在没能力解散群,只能威胁要退群。

美国这样干已经不止一回了,我写过一篇日记(点击查看),提到它对共同创建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历史上也是进进出出好几回。有点像打麻将,牌局是它张罗的,规则也是它定的,一旦输钱,就想掀桌子。

这次主要是美国在世卫组织的会上受了气。本来它提议只针对中国调查新冠病毒,最终表决通过的是,将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进行调查。

世卫组织是一个健康领域的专业性国际组织,会员只能是联合国认可的主权国家的政府,但经常被一些国家政治化。美国就一直在推动中国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列席世界卫生大会。

台湾自疫情爆发以来,控制得不错,但民进党政府也想借疫情做些文章。一是不遵循世卫组织的正式命名,顽固使用武汉肺炎的名称。二是禁止向中国大陆出口口罩,却向美国支援了不少口罩,指望美国投桃报李,推动台湾列席世界卫生大会。

但美国最终却没有发起或参与联署,而是由几个小国提出议案,要求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会。但大会没有通过。

去年接连有三个中南美洲小国和台湾断交,美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紧急召回美国驻这三国的大使,表达对三国政府的强烈不满。但却被美国媒体嘲讽,自己也和中国建交,何必为难别人?

此次川普总统威胁要退出世卫组织,之前还扬言要退出联合国。这样做对世界好坏,不好说,但对我这样的美国居民和许多美国公民来说,其实是好事,最好连国外的驻军也撤回一些,集中解决国内的医疗、教育问题。

日记33:公知、打脸(点击查看)发表后,反响还不错。此事首先是美籍华人公知安校长,准确评价我是loser(失败者)。我的公知朋友李不白先生,又加个注解,说他5年前从几个桃子上,就能看出我的为人。

败将岂敢言勇?但是有朋友可怜我,发来照片,有图有真相:我是和另外两个朋友提桶去摘桃,然后大家分了些,其余的给果农留下。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5):公知圈、鄙视链

结果一件大疫情下的小事件,被网友结合成语典故,把传统文化发扬光大:

二桃杀三士,一木砍双枝(知)。

不过照片可以PS,记忆不会有错误,李不白先生情绪稳定也可能笔误,把桃打成苹果: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5):公知圈、鄙视链

此事惊动了那天的主人:

当天我们先在北京宋庄于建嵘的东书房闲聊。有个农家大嫂听说老于在家,送来点特产感谢,好像是老于帮过她什么忙。老于推辞不过,大嫂走后,让工作室的人转送给隔壁的房东。房子是老于设计修建的,但土地仍然是农民的宅基地,他有使用权。

大家围看评说老于的油画。那幅巨大的农妇《冤》的油画十分醒目,只看不卖。画我在浦志强的笔记本电脑桌面见过,也是老于的微博头像。

老于的油画,色彩有,但凹凸感不够,基本是平的。他说半路出家,早期的一些作品是照片投影在画布上,再上色完成。但看得出经过揣摩学习,他的画风变化很多大,想象自由,技法娴熟。兴之所至,老于拿起画刷、画刀、油彩涂抹,山水磅礴,别有气象。又翻出一些小幅画作赠送。

因为5年后还有一桶桃要提,他的画框我拿不动,挑了本他签名的《父亲的江湖》,野夫、李承鹏的签名书等。天热老于给了一条新毛巾擦汗,我看质地不错,上面还织有“北京东书房”几个字,使用至今。

午饭后先参观旁边老于的东书房博物馆,是个画廊。在宋庄众多的艺术馆,或者中国越来越气派的会所里,没有什么特别。但是驱车不远到老于的另外一个地方,彻底把我震撼了。

这是一片棚户房,有工作区和用餐区。

工作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有许多书架,上面都是捐赠的书,准备分发出去,这一块安静。

另一部分在动,四五个男女,戴着口罩,在大台上一堆的衣物里,分拣着各地捐赠来的衣物,分类放入旁边的几个塑料大箱里。最后再打包,邮寄到全国需要的地方。那一个个等着发送的衣包,像山一样堆在墙边,让人震撼。

这是老于招募来的志愿者,每天轮换做的事。

用餐区摆了许多桌子板凳,但却没人。一阿姨说原来老于给宋庄的困顿艺术家,或走过路过没找落的人,提供免费午餐,就是自制的辣椒酱拌面。但后来被叫停,现在她就给志愿者做饭。

老于做的不只是慈善、公益,他带我们驱车看看东书房二区,正在建设的一幢三四层楼,有客房、工作室、教室、放映厅等,钢筋混凝土框架已经起来,等待装修。老于说这个地方修好后,会不定期邀请一些学者专家入住,安心研究写作,搞点讨论讲座,并邀约我来讲讲传媒网络问题。

两年后我来美国,听说这个停工很久的东书房,被拆除了,涉及产权纠纷、用地性质等。有意思的是,老于经常给官员上课,讲不要强拆。

最后一站,老于带我们去果园扫荡。果农夫妇热情地和老于打着招呼,给了三个塑料桶,随便进去采摘桃子。摘完了,坐着吃够了,愿意再带走。大家要付钱,果农死活不收,说老于帮我们多少忙,来几个朋友吃点桃子算什么?

晚餐是东书房自制辣酱拌面、小菜。餐后闲聊,老于说某年他被招至局级培训班,都是知识界精英。学员结业发言,有位清华海归,说的是中国日新月异,美国日薄西山。他说了点扫兴的话。后来多数人或加官进爵,或跻身上流,他落个逍遥自在。

老于还谈到有关部门找他合作,被他谢绝之事。不知是谁发了微博或朋友圈,说都有什么人,在老于处做客。很快老于收到一短信,据说乔木是有关部门的人,怎么跑到他那儿去了?嘱他小心。老于顺口念了出来。我回应了几句。

两年后我辞职赴美,特立独行,实话实说,成为中文推特中的清流,也成为五毛、洗地、大外宣、派出来带节奏的代表。有人拿于建嵘的话佐证,传到老于那里,他给我微信解释。我说清者自清,以后朋友们再聚。

其他朋友不一定再聚了,但我估计老于会,至少我们还有下面的共同话题。

微博上有个@乔木DC 的付费问答,已有5000多人围观。围观者每人花一元钱,问者、答者、平台三家分成,如果用的是苹果系统,再砍一刀。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5):公知圈、鄙视链

问题:请以你的认知,给国内公知界划分流派及代表人物,并加以简评(越详细越好)

事涉几方分成,不便全文公开,我摘录三分之一内容。想看全文的,微博去找。或者加入@乔木DC 的V+群,所有回答免费阅读,还有更多福利。

我的回答: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指的是既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建树,又能利用职业平台和社会影响,参与公共问题的讨论和解决,不惧压力,不谋私利。

国内公知我分三类:

1 体制外的,如荣剑、孙大午、王功权等,他们基本靠自己的努力,实现财务自由,或多或少地在公共问题上发声,多数是企业家,还要承担社会责任。随着时代变化,有些还在坚持,如荣剑;有些变得谨慎,如孙大午;有些淡出,专注做事。

2 体制内,学问做得好,又不过分营销的,如北大张千帆、清华秦晖(已满65正常退休)等。对公共问题的参与,多和自己的专业有关,有学理基础,不是什么都说,什么也说不到点上。

3 体制内,曾经做过学问,但基本已荒废,尽享体制的好处,成天混迹于社会和商业,各种酒局饭局。原来还卖情怀捎带卖酒,现在就只卖酒了。其他人没招我,我不说。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张耀杰研究员,自己被包养,又在网上卖酒,还撰文说我被包养云云。我有文章回应(点击查看)。

还有一位,拿着不菲的退休金,沐浴着温哥华的湖光山色,自己不敢造反,老在推特上辱骂不愿造反的人,包括我。我也统一撰文回应:分裂的赵士林,可笑的美学家。

我最佩服的是于建嵘,算是挂在社科院的体制内,但靠自己努力,实现了财务自由,回馈社会。在体制之外,做了很多扎扎实实的公益。学问做得好,而且多才多艺,画画、写作、经营都有一套。敢发声,但不乱发声。立足本土,和国外几无牵连。算是1、2类之间。

至于乔木,原来在第二类,后来被弄到图书馆,学问没法做,也做不出了,算是第三类,但还得坐班,不能卖酒,也没想过卖酒。最后辞职出来,本来想成为第一类,又没本事,就出国单飞,好坏自知了。

(以下略去三分之二,包括野路子公知、海外公知,等等)

我写过一本《我的公知朋友》,里边有70多位公知、女公知的故事。我无意也不会冒犯任何人、更不泄露个人隐私,都是公开接触。想看的知识付费,加微信 tianxia9941,或长按—打开名片:

安校长一个评价我的loser帖,引来众多公知附和、作协小说家点赞。

人家这么关心我,总得感谢一下:

谢谢@王小山 兄关心。我年纪是不小了,中国50-60都可以退休了,但在美国还算青年,无论男女、农民,67才退休。要是像您的老朋友温云超的同事交不够社保,87还得当维修工。我虽然啥也不会,好在人不笨,又勤快,啥也学会了。都是写稿的,靠打赏没有多少钱,何况一直也没看到您的。

记得那次饭,还有您带来的酒。真是好酒,美国这价位,连快递费都不够。咱俩相同的是,我在美国说美国,您在中国说中国。不同的是,我卖文洗脑,您卖酒强身。祝大卖。

我现在卖文为生,不混任何圈子,不依附任何势力,专心写我的美国疫情日记。谁若对我的事实、数据、体验有质疑,欢迎公开撰文回应,我会转发,读者评判。拿我的人品、动机、背景说事,也请随便。写作之余,我会回应。

财富没有,陕西娃,处女座,A型血,性格还是有的。 这么多年别人是否冰清玉洁,我不知道,至少自己玉树临风。

在一个公知群里潜水,有人对最近活跃的郝海东颇为不屑:就他那臭脚,还想当意见领袖?

公知圈也有鄙视链:北大的鄙视其他院校的;北京的鄙视外地的;政经法的鄙视文史哲的;应邀访美两头游走的,鄙视土生自封的;上过美国媒体的,鄙视混自媒体的;富的鄙视穷的;搞投资、摘桃子的,鄙视loser、提桃子的。

脱离圈子,独善其身,卖文为生。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9-20 15:35 , Processed in 0.08761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