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汉王刘邦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4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乔木 | 美国日记(50):川普生快、死亡开枪、第二波

已有 12 次阅读2020-10-9 20:11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美国疫情第二波,乔木日记第二波,26小时辛苦之作。

6月14日,美国新冠病毒累计死亡117,527人,超过官方统计的美国第一次大战的死亡人数117,466,包括军人和平民。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教授Chovanec,提醒公众数字对比。

乔木 | 美国日记(50):川普生快、死亡开枪、第二波

6月14日,刚好也是川普总统的生日,74岁。美国上下展开庆祝他生日快乐的活动,不同以往。

比如这位美国人:

新冠死亡已超一战阵亡人数,热烈祝贺川普生日快乐;

自我宣称的战时总统,让美国败给了与病毒的战争;

死了11万多人了,还在增加......软蛋总统!

此前一天,我收到拜登团队的邮件,也说明天是川普生日,要乘机恶心他一下。拜登团队欲征集一百万人的电子签名,送一张生快贺卡给川普:“生日快乐。11月我们都选你,把你选下台。选一个更好、更称职的人上来。”

去年以来,我订阅了不少美国总统候选人的邮件和短信通知,但先后一个个宣布退出。

首先是贺锦丽(Kamala Harris),她是旧金山民选官员中,第一个非华裔,却有华文名字,为人亲和,作风果敢。在任加州检察总长期间,代表众多消费者,向侵权的跨国公司索赔成功。

乔木 | 美国日记(50):川普生快、死亡开枪、第二波

贺锦丽现任参议员,父亲是黑人,母亲是印度人,在移民国家的美国,人气很旺。她1964年出生,美国老人政治中难得的新人,开始势头很猛,但却第一个退出。

因为没有钱,筹不到足够的钱,竞选游戏没法继续。

后来是华裔候选人杨安泽,面对一些美国主流媒体对他视而不见、很少报道的困难,深耕基层,走得很远,闯过好几轮电视辩论的搏杀。

最终退出,还是没钱。

后来是沃沦,资深参议员,唯一的女总统希望,关于社会福利、绿色经济的对策,深得人心。最终功亏一篑,退出,没钱继续。

然后是白发老者桑德斯,连续几届领跑,掀起政坛“伯尼旋风”(桑德斯的名),受到大学生、年轻人的狂热追捧,众多普通民众的喜爱。

桑德斯提出全民医保、公立大学免费、绿色经济等一系列“民主社会主义”改革方案,试图根治资本主义金钱为王的顽疾。

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最终退出。

实在没人了,最终只能是钱(前)副总统拜登,78岁。因为资深,因为人脉广,能筹到更多的款。但要说能力,4年前卸任副总统的时候不出来选,因为不如希拉里。现在和川普一样,都是擅长教训别人。

两人内政有许多分歧,但在对华政策上大同小异,防范压制中国是美国政坛共识,区别在于共和党是硬刚,动辄掀桌子不玩了。

民主党是以柔克刚,不退群,拉拢小伙伴开中国的批斗会,爱拿人权和民主说事。不像川普,就是钱、钱、钱。

其实两人也差不多,政商勾结,家族企业都说不清,道不明。道德上拜登比川普好一点,就是好跟小姑娘起腻。美国媒体、各种视频不断爆出,他和年轻女性在公共场合,握手、拥抱、亲吻,超过正常时间和尺度。

没得选,只能关注拜登,虽然一般般,王七蛋比起王八蛋,好上一点点。

美国一战死了那么多人,是死于枪林弹雨,海外战场。现在主场作战,没有真枪实弹,死亡却超过一战。
不过也不是疫情期间,就不再开枪。美国几乎人人有枪,但没人敢向政府开枪,都是自杀、自相残杀。
比如刚刚发生的这例惨剧。

21岁的花季姑娘伊莎贝拉,和男友遛狗,路过一邻居窗前,一言不合,就被人开枪打死。

下面是她和男友的合影,妈妈刚在她的生日庆祝上拍的,看得出两人多么恩爱。现在一死一伤,阴阳两隔。

这是凶手的窗前。当时两人经过,男友给狗狗一个便便的命令,引起屋里人的不满。

在其他国家,顶多是个口角,或者打上一架,把狗狗吓得吱哇乱叫。但在美国,duang duang, 就是两枪。

邻里之间,三个家庭的悲剧。要是手里有机关枪,开枪的家伙扫射也有可能。

这就是美国,这就是持枪自由。

不止是民众自相残杀。

黑人骚乱、风口浪尖的当口,亚特兰大警察又开枪杀死一名黑人。

6月12日晚,警察接报警,一辆车停在快餐店Wendy's 外的通道上,其他车艰难绕行,一男子在车里酣睡。两名警察赶到,司机没有通过酒精测试,被捕时发生扭打。他抢了警察的电击枪逃跑时,三声枪响被击毙,一名警察受伤。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一方不省油,一方就是干这个的。

乔木 | 美国日记(50):川普生快、死亡开枪、第二波

但在美国,由于种族问题,由于选举政治,就复杂了。

亚特兰大是有名的黑人聚集城市,当选的黑人女市长博顿斯,看了监控录像后表示,“你能做什么和你应该做什么之间有明显的区别。这不是一次正当使用致命武力的行动。”

市长要求立即解雇开枪杀人的警官,警察局长也已辞职。

示威者焚烧了那家温迪汉堡快餐店,并堵塞了附近的高速公路,开始纵火,点燃汽车,餐厅附近的一片树林也火光冲天。人群聚集,警察使用催泪瓦斯,强行驱散。

相同的一幕一再出现,无解。

政治纷争,法律纠缠。有律师帮打官司,辩称:“在执法中不能自相矛盾。你不能说你使用电击枪是非致命武器,但一个黑人抢了它逃离时,电击枪就成了一种致命武器,需要你开枪杀人。”

成年人的规则小孩不懂,死者27岁,留下三个女儿:1岁、2岁、8岁,还有一个13岁的继子。

家庭的现状,婚姻的离合,孩子的成长与未来,能否走出父亲的命运,或者说祖祖辈辈又是什么样的环境和命运?脑补。

华人的情况也复杂,涉及到和白人的文化差异,就更复杂。上一篇“来自中国的孩子” 里,提到华人贺家夫妇和白人贝克夫妇,争夺贺梅的监护权案件,我的陈述有倾向和误导。纠正、致歉

主要是受到美国英语媒体的误导,以及站在白人一边的部分华人的煽情引导。

综合各方材料,基本事实是:

开始的三个月临时看护约定期满前,贝克夫妇想收养贺梅,借口亲生父母没钱给孩子买更好的保险,需要监护人换成他们的名字,同时签署一个没有具体监护期限的约定,口头说随时能收回监护权。

虽有毛病 ,但本性善良的贺氏夫妇,从常理和对美国人的信任,相信了。当时男方官司缠身,无暇顾及;女方产后虚弱,又无稳定收入,亲生女儿送人,无奈的选择。

但是后来贝克夫妇不愿贺家探视,对方打官司想要回孩子时,贝克除了利用英语媒体造势,和法庭也一拍即合。

田纳西州是美国南部种族歧视根深蒂固的地方,对黑人、对华人都差不多。父母是华人,男方涉嫌性侵,女方餐厅打工,这样的人品、经济和家庭,怎么能带好无辜的孩子?

所以8年的官司中,之前的各级地方法庭都判决贝克夫妇胜,但贺家夫妇坚持上诉。在志愿者出力、华人团体的募捐支持下,最终在州最高法院要回女儿。

另外贝克也不是为打官司卖房,而是官司之前,因为他是一桩庞氏骗局的区域负责人,由于经济纠纷卖的房。但他们夫妻对贺梅,不管是过去还是后来,确实好。

贺梅三姐弟都是美国出生的美国人,高中在中国上很麻烦,也不便宜。

所以最后回到贝克家中上高中,是双方基于历史感情和现实的合理约定,孩子的生活费是由贺梅的父母负担的。她妈妈重庆老家房子拆迁,有巨额的补偿,她爸爸在英语培训机构任职,收入也不错。

虽然回国后,父母分居、离异,但这六年,毕竟是由父母、特别是妈妈抚养、教育孩子的。

贺梅的爸爸贺绍强,心机重,善变,毛病多,评价不高。但纵观整个事件,他有一点值得称道:坚持、原则问题不妥协。也有说是他妻子罗秦一直在坚持,两个案子都不放弃。

贺绍强硕士毕业后,在重庆建筑大学教英语,和当地一女子结婚。1994年夫妻双方申请留学,他被拒签。第二年以陪读身份来到美国,三月后离婚。1997年自己申请到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的硕博连读,并当助教,通信认识重庆妹子罗秦。

在尚未结婚的情况下,害怕女方拒签,甚至自己也回不来,便采用留学生常用的套路,从美国大学骗取了陪读签证表格。1998年暑假回国,两人在北京双双被拒签后,又换到成都美领馆,他取得学生签证,并以日期在前的假结婚证,以陪读为名,把女方办到美国。此时已怀孕,在餐厅打工。

1999年孩子出生前不久,作为助教的贺绍强,和比他大四岁的一中国女留学生,先在他工作的电脑机房,后到一空教室,单独相处,有冲突。

尽管后来对方夫妻指控他性骚扰,进而到性侵害,还有一些钱财方面的传言,但双方到底发生什么,一直也搞不清。女方出示的含有生物证据的牛仔裤,因有疑点,法庭也没采信。

贺绍强因为涉案取保,助教丢了,学籍丢了,无身份滞留。警方一直压他承认轻罪,换取不予追究,尽快销案。这是美国警方和检方常用的套路,他们一般不会承认抓错人,或小题大做,反正有的是钱和资源,能耗得起。

而被控的一方,官司旷日持久,花费多,精神压力大,经常耗不起,只能接受妥协方案,被迫承认一项轻罪,给警控台阶下,以换取不予追究,全身而退。

留学生翟田田只因一个一时冲动的威胁电话,就陷入官司不得脱身。压力之下,被迫认罪,才能回国。

华人科学家李文和面对多项间谍罪指控,虽然都不成立,但为了早日摆脱诉讼,最终和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他承认一项轻罪,美国政府收回其他58项指控,将其释放。

只是面对名节大事,贺绍强夫妇绝不妥协,坚持走完程序,让陪审团根据常理判断。拖了很多年,性侵不成立,被判无罪。这样的坚持,在华人中并不多见。

而在另一条战线,历经8年,在诚信、经济、身份,各方面都对他们不利的情况下,屡败屡战,要回女儿,在美国也非常罕见。

但除了生了三个美国人,夫妻一直没有取得合法居留身份,只能回国。

上一篇“南希小文|美国学校的清规戒律”里,提到美国的学校管理很严,对举止不当、霸凌暴力绝不宽恕,那是因为女儿在8分(满分10分)的学校。我们这里整体的社区环境、家庭状况都不错。

要是在学校打分低、社区环境差的地方,霸凌、暴力也很平常。有些没办法,有些无非就是送到少管所,美国有的是。

我在评论“小留学生犯罪在美国,根源在哪里”里提到,中国对青少年斗殴、施暴,总体以批评教育为主。即使是这些年曝出的孩子杀人、强奸,只要不够年龄,也不追究刑责。

美国虽严,但霸凌仍很严重,甚至故意拍下放到网上。

比如下面这个,一个黑孩子先挑衅华人小姑娘,然后一个拉美裔动手,拽头发,拖倒,殴打。旁边的孩子拍下,放到网上炫耀。

视频播放器
00:00
00:26

看着让人痛心,又能怎样?法律总有管不到、没法管的地方。美国也是好坏自知,有主流,也总有反例。

黑人的命也是命,华人呢?

被歧视的黑人、墨西哥人,再歧视华人,如上面无辜无助的华人小姑娘。

美国儿童保护严格,这要是白人打黑人,上街抗议、骚乱;黑人打白人,送进少管所、训诫中心。

华人呢,500万,不到美国人口的2%,政治上几乎没影响。要么不关心政治,要么内部纷争。

回到美国新冠死人已超过一战的比较。一战末期还有个蔓延全球的西班牙流感,死了很多人,其实是交战双方甩锅中立的西班牙。

当时美英法一方和德国另一方,害怕影响士气,媒体管控,不让报道流感死亡。而没卷入战争的西班牙媒体,可以报道本国疫情,甚至国王也被感染。双方干脆都推给西班牙,最终成了西班牙流感。

那次流感整整持续三年(1918-1920),死者无数,哀鸿遍野。从现有资料来看,至少有一支是赴欧作战的美国大兵,把流感带到欧洲,蔓延开来。后来战争结束,美军回国,又在本土造成第二波疫情,更为严重。

现在美国疫情没有根本缓解,到处却开始复工,又搅合着各地的示威抗议,20多个州出现感染上升,第二波又要来。

我所在的首都大华府地区,政客、外交官、各种政治组织、游说团体居多。他们命金贵,有好的医疗保险防护,也可以不上班,或在家上班。

我们普通人怎么办?

上班不安全,也干不成什么。不上班生活怎么维持?每天柴米油盐车房,各种水电气网、税险费,如何解决?

疫情持续,继续卖文。人在美国,苦乐自知。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10-25 22:54 , Processed in 0.0654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