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汉王刘邦的个人空间 https://hanshan.info/?4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乔木日记(76):美国校长、教授为这点事就完蛋;比较才觉幸福 ...

已有 107 次阅读2020-11-23 20:20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多年的隐忍,就是为了最后几年的任性


我在的弗吉尼亚州林奇堡(Lynchburg),有所著名的大学:自由大学 (Liberty University,简称LU)。

它是本州最大的大学、美国最大的非营利性私立大学、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福音派大学。虽然是建于1971年的新型大学,但完全是基于杰斐逊的理念而建立,主体建筑也是根据杰斐逊留下的手稿而设计。

杰斐逊是独立宣言起草人,第三任总统,他对美国的宪法、政党政治、自由理念,具有奠基性的影响。其本人也笃信自由,有名言:

“假如由我来决定,是要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的报纸,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自由体现在不受约束的思想,而不是言论和行为。

8月7日,自由大学的校长在他的社交媒体发了一张照片,说度假期间,他的游艇上来了许多朋友。

图有两个看点:

一,女子不是他妻子;二,他的拉链洞开,内裤暴露。

第二天,自由大学迫于舆论压力,学校董事会将其解职,立即生效。


其言行举止,不符合大学校长的规范。和非配偶,关系暧昧,有违福音派珍视的家庭价值观。

上一次选举中,有81%的福音派,投了川普。该校长更是川粉,在美国的大学极为罕见。他也是川普上台后,力排众议,第一个邀请川普到大学演讲的,也许是最后一个。

所以他被解职,在美国影响很大。尽管好基友川普也为他辩解,但无济于事。

美国教授由于言论、举止不当,被开除的很多很多,我在 日记(53):抗议、脱罪、梁艳萍减负 中提到一些。

但在中国,又算什么?

最近疫情期间,中山大学副教授王晓玮,网课直播休息时,忘了关掉微信对话框,同时和多位女子约炮、调情的对话,又给学生上了一课。王教授还给这些女子标号:南沙地产8号、10号,以及其他代号。

网络曝光后,校方也仅是以教学事故,暂时对其停职,正在调查,最后估计又是不了了之。多大点事?

我过去在的大学,从原来的校长、到系主任、普通老师,这种不检点的事不少,也是尽量压制,不会怎样。

不过这位口碑很好,小心谨慎,没有这方面的事。


我在2014年成为某大学的图书管理员之前,一直在英语学院新闻系任教,共12年,期间经历了三个院领导。
 
两位是学院的书记,不是我的直接领导,但是因为兼着副院长,很多事也由他们分管,有一些接触。这三位分别用X、Y、Z代替。先讲X:隐忍。 

X是1984年大学政教系毕业来京的,一直做辅导员,十八年后,也就是我来的2002年,提拔为正处的学院书记,终成正果。  
 
当年来的时候年轻,个子小,职位低,老人们叫他小X,大家也都跟着叫,即使是他当了领导后。不过没几年,他官运亨通,又被提拔为学校副书记。这时大家改口了,小X有轻慢意,老X领导不爱听,就叫官职了,去掉副。
 
 X话不多,声不高,见人总是笑眯眯,点头哈腰,又想握手,又不知往哪里放。和他的接触主要是发票签字,人人都有的报销。

按学校的做法,要在每张发票背面写上事由,好多老师不知道,直接拿去找他签字。他会问一下,琢磨着亲自为你一笔一划写上事由,再工工整整写上自己的姓名。 
 
不惹人,不办事  
 
他是一个认真的人,最大的优点是不惹人,最大的特点是不办事,上级除外。

除了有些必须要报销的发票外,其他事你要找他,虽然归他管,他都会耐心地听,但听完不表态,或者说让你交个书面报告。交了以后,最后都石沉大海。

按说他应该每天坐班,可是由于太忙,各种会议、活动,很难在办公室找到他,门上又不留什么时间回来,或者像我们教授一样,写清每周什么时间在办公室。

为签一张发票,往往要跑好几趟撞他。当然对我们这些体制内的老师,总是友好客气,满脸堆笑。

最惨的是当时学院雇的几个体制外的秘书,和其他体制内的行政人员相比,同工不同酬,工资非常低,只有不到2000元。这些钱还要造个表,写上每个人的姓名、身份证、年月、明细什么的,他签字后,去财务领钱。

有一次我去学院办公室,碰到几个女孩子正在扎堆抱怨。一学期都快要结束了,还一次月薪都没发,会不会像上次一样,到了年底才记起发。

这些重口味的孩子,见了领导不吭声,和我们这些日常接触的青椒(青年教工),口无遮拦。

有的说,再不发,姨妈巾都买不起了。有的说,还买什么买,穷的大姨妈都不敢来了。

我听了很震精。农民工经常被拖欠工资,大学里也有这种事,就因为她们是体制外的劳务派遣工?

我说你们不应该抱怨,工作获得报酬,这是你们的权利,应该去找他。她们说找过几次,领导总是说很忙,抽时间一定处理。可一来二去总没有动静,她们都不好意思再找了。

我又了解到,寒暑假两个月就不发她们工资了。放假是制度性的安排,也是学校工作的一部分。如果假期不发薪,她们怎么活?别的工作,短时不好找,也干不长。

因为我平时好管闲事,加之又是多年连选连任的教代会—工代会代表,虽然这个和她们这些派遣工没有关系,但道义上我觉得有点愧疚。

我说你们应该集体去找他,他有再重要的事,也没有你们吃饭的事重要。而且假期也要发生活费,否则你们怎么活?

听了我的资方不作为、劳方集体谈判、最低生活保障、滞纳金、劳动权利等忽悠,一位姑娘说大家明天一早去找他,他一般在办公室。她出面说,大家补充,明天非得一揽子解决不可,大不了她不干了。

后来总算解决了,补发了所有拖欠的,假期发一半工资;专门和学校财务联系,绑定银行卡,不再每月造表签字,定期打到卡里。

不久那个出头的女孩子辞职,几个人聚餐为她送行,叫上了我,学校的餐厅点几个菜。餐间知道了这些北漂的更多不易。都是不太有名的大学本专科毕业,还有的是自考,学的是英语或文秘。

应聘大学工作觉得很荣耀,也能为简历添彩。没想到工作琐碎繁杂,同工不同酬,一把辛酸泪。

去洗手间的时候,我顺便结了账,六个人没有多少钱,感谢她们在教学、科研方面对我们老师的默默辅助支持。

而X书记照例笑眯眯的,期末会上,只是简单地主持一下,话不多,把更多的时间留给院长、副院长、院长助理。

后来发现他的话其实蛮多的,那是他在升任学校副书记以后。
 
讲话的长短和权力大小成正比 
 
学院有一次开年会,在宽沟的北京市政府会议中心,据说是当年陈希同、王宝森享受的地方,风景、设施、各种娱乐都不错。照例要请一位校领导指导讲话。

X来了,没有讲稿,开幕式上讲得很长,对学院的感情,对大家的希望,学校的重视,个人经历加国内外形势。有点动情,有点表演,一些不好笑的段子,来回说的车轱辘话,扯了一大堆。

经常开会,发现领导如果照稿读,虽然乏味,但时间固定。

就怕脱稿发挥,或者一开始就说,今天没准备讲稿,随便讲几句。就这一随便,往往两个小时打不住。

晚宴大家相互敬酒但不劝酒。众人散去以后,会有一些好热闹好喝酒的围坐一桌,老领导回来,自然少不了被人簇拥围拢。

X酒量见长,一沾酒,滔滔不绝,和平时判若两人。不过不像白天的宏大叙事,都是个人经历、体会、感喟,没有快进,不断重复倒带。

大家恭维他升职,他说这不算什么,最高兴的是当年女儿考上了清华经管学院。由于我也是清华毕业的,聊了聊清华的专业、人事,感觉他作为家长,比我知道得还多。

酒后吐真言,动情哽咽处,说这些年为了女儿,从小接送、课外班、后勤保障、机会提供。她妈妈工作忙,基本都靠他照顾,还得操心工作。好在他的时间灵活,就是些会议、文件,拿得起放得下,孩子没有耽搁,总算熬出头。太不容易了。

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工作之余,多顾顾家,少发表那些言论。网上乱七八糟的文章,写得再好,科研职称不承认,还惹麻烦。有那时间,多辅导孩子,也上清华,不,哈佛。

荣归老单位,自己高兴,别人逢迎,他那晚喝多了。我扶他出来时,在小径边的金鱼池吐了不少。

第二天早饭路上一看,池里有呕吐物和许多翻了白肚皮的金鱼。小鱼哪见过这阵势,不知是撑死了还是醉死了。

想想他平时的沉默寡言,和升官后的口若悬河判若两人。
 
原来多年的隐忍,就是为了最后几年的任性
 
X升了学校副书记后,我们还有两次接触。

一次是他奉命找我谈话,有些事虽然合理、合法、合规,但不一定合乎校情、国情。

谈得不愉快,但没有争吵。我不会,他更不会。他说不要太书呆子气了,做事要考虑后果和别人的看法。

我做事写文,向来遵规守法,但他说,妻子也说,我理解的规法和别人不一样。不一样,就得接受不一样的眼光和待遇,比如一些限制。 
 
有一次无意发现学校内网上,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校领导接待日是X,就想和他聊聊。预约的时候,办公室的说,您可一定得来呀,这是学校民主生活的一件大事,校领导每次都专门留出时间。

我说一定。

到点到地后,X没有出现。保卫处负责政保的副处长说,X书记临时有会,由他接待转达。

好吧。 
 
会谈开始,我说一点对个人、对教职工、对学校管理的不公事,他不记录转达,就是给我解释、辩论。

想想这些在学识和道德上被你蔑视的人,只是由于刚从哪个系的辅导员被提拔为副处长,就给我们教授上课。

我突然觉得好生无趣,落荒而逃。

后来,再在校园里碰到X,我看着他,正脸笑颜想打招呼,他赶忙翻看手机打电话,侧脸和簇拥的人说话。

再后来,他调任某播音主持大学的副书记、副校长,但家还在校内。
 
她的女儿,见到我:“乔叔叔好。您的文章怎么又不见了?”


我写这些,是辞职离开后,特别是来美比较,觉得在中国当教授、校长蛮幸福的,有些话美国不能说,中国随便;有些事中国没人管,美国会完蛋。

生活方面更是惬意,只听说过从美国回去的,比如写《民主的细节》的刘瑜,很少听说辞职出来的。

我出来了,没有了寒暑假,天天都是假,特别是疫情期间。昔日同事旱涝保收,我在美国卖文为生。没有变化,就没有感悟。

挺好。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1-7-27 15:38 , Processed in 0.04978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