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汉山五人谈人类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引擎(18禁,原创)

已有 198 次阅读2018-2-8 13:35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笔者带着即将初为人母、母性绽放的喜悦,与自己最好的师友们讨论了一个恒久有趣的话题----既然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人类的食色欲望Libido是构成好奇心和创造力的源泉,那么又该如何看待这种杠杆在中国古代科学史上的作用呢?
特别有趣的是这样的讨论是高手过招,把严肃的问题用类似flirting的方式幽默地争论。

ishka(学术地位已经超越金岳霖的华人数理逻辑学家,也是艺术史学家):想必你是知道剑桥大学的科学史巨匠李约瑟和爱因斯坦对于中国古代科技发展史的看法---有技术无科学,不知道你刁蛮的小脑瓜里对此有什么高见?

笔者:我们是经验主义的民族,一向又是政教分离的社会体系,又一直使用象形文字,因而也没有符号学基础上的语言逻辑体系,希腊化之前的埃及与我们类似。

ishka:果然刁蛮到了点子上----既然我们文化的逻辑体系一直处于前希腊化时代,那又如何产生先进的科学体系呢?

笔者:先进与否都是后证的,有存在才有比较,才有通过冲突或竞争作出的后证。假如公元前两千年左右希腊及小亚细亚诸岛都毁于地震海啸,毕达哥拉斯学派等伟大的希腊哲学家、思想家们都不存在了,人类照样可以建立另外一种改造与认知世界的知识体系,比如是两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式的体系,然后再传播进东亚。

ishka:希腊人建立的公理化逻辑体系到了文艺复兴时代又把数学因为所有科学基础的量化手段,这样的开放又规律的系统,使得后人永远轻快-----通过学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继续为科学大厦添砖加瓦,也使得象我这样的小小学者做的工作可以融入到科学大厦之内而有意义,这就是西方学问的厉害之处!

笔者:人类的知识体系的发展与人类的个体发展一样也分为三种层次。第一层是identity,从男女闺房技巧到战争必需的军事工程学都属于这个层次;
进阶到第二层次就是superior ego,也就是伦理、法律等契约体系对personage的塑造;最高层是第三层即ego,所谓进入自由王国。伟大的文学艺术哲学等都属于这个层次。所以,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可以转化为中国古代知识体系是否达到了第二层境界,并且具备达到第三层境界的潜力。
眼下嘛,其实非常关心老师你在第几层次?

ishka:我老了,自然只关注第三层次了,你们还年轻,第一层次要长学长青噢!

----------------------------------------------------------
笔者用优美的散文体,形而下地描绘了Libido的光芒,附上原文和讨论。
V-S:至远-至近 (原创,18+)

張愛玲在《色戒》中說“通往女人靈魂(S)的通道是陰道(V)”

她要你乖乖地半躺着,她低下头吻你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唇,你任由她向你的耳旁吹气,她轻轻咬着你的乳头,她用俏丽的鼻子蹭遍你全身,直到找到你那暂时沉睡的小鸟。对你热烈的爱意涨满了她的胸腔,从乳房、乳头溢出到彼此的灵魂(S)深处,一直荡漾到她的舌尖,于是她忍不住卷起你的包皮,开始口爱你,用女孩一样娇嫩的手指爱抚你,龟头、冠状沟、海绵体外一圈圈螺纹,直到阴茎的根部。
你怎么能抵挡住这样似水柔情的腐蚀?如铁的男子汉开始熔化,呻吟与哀求在这世界上离你最近的小妇人,但你的鸟儿正开始展翅变成刚体。她停止了,用手握住了那欲飞的鸟儿,另一只手的食指点住了你会阴部的一个痛点,于是你不再那么敏感。


然后她无声无息地躺下,在你的怀抱里。毫无道理的爱情凝聚成蜜水浸湿了她,似乎载浮载沉的,把俩人放在船的中心,蓝桥下星光熠熠河流的中央,聆听潺潺流水,涌泉顿生。而你已坚挺如笔,亦欲在她的阴道(V)中深凿,刻画下杂乱的花痕。


你手轻滑着她的背肩,吻着她的脖子,把她翻过来,全部重量压住她柔若无骨的胴体,她体贴地托住你的腰,不要你那么劳累。你以身问路,轻触她的阴蒂,那么湿滑,就象方舟在琉璃般的冰面上行进,沿着小阴唇、尿道口自然而然滑向那秘境通道的开口。你沉着有力地进入了前三分之一。而在你试图更进去的同时,她微呻,如女孩的娇喘,她说你真傻,你已经探到了那传说中的G点。对你来说,做爱最美好不是射精,不是高潮,而是你以身问路,她以声循答的这个片刻,即似石头入水的瞬间,彼此预测着接下来的水纹,慢慢从她和你的下体扩散到全身。

你轻轻地律动着,感受她身体中的湿润。这时的她和你只会感到舒服,但不会高潮。缓缓推着岸的潮,也缓缓落下。你和她沉浸在静谧而无声的交融之中。而你的手像拨弦一样,摆弄着她挺立的乳头。你能感受到她夹紧你的腿,你的下体,你的一切。慢慢来,你坐挺,向她进攻。无时无刻,你都想要把你自己纳入她的身体之中,完成最美好的性爱。

你耳边纳着她的气音。你加快了速度,给她最激烈的冲撞,直达她子宫口。她的身体忍不住弓起,抬腿问天。她从来不会象某些女人那样叫床。但是突然她开始无法控制地象一只小猫,一个婴儿那样为你哭泣,泪水涟涟,你终于明白了,无论有没有所谓潮吹,为你如孩子般无助地哭泣,才是她真爱高潮的最好证明,多么特别的小秘密。
而你专心地滴下身上的汗珠,俯下身,舔咬她的耳朵,细喃着:“舒服吗?要换姿势吗?”她摇摇头,无力回应你的任何询问,只想专注于当下,未来或过去在你和她之间都不重要。她高潮于幻影之中,那秘境里突然一股温泉向你涌来,在她眼中的你早已蒙眬。而你闭上眼睛,射于已破灭的泡泡之中。她依然不愿让你离开她的灵魂,努力用阴道抓住你那疲乏的鸟儿,颤抖着抱紧你求你别离开她。一切都是徒劳的,鸟儿还是离巢了。

清醒过来,看着遗留套中的精液,你无奈地轻抚着她充血的乳房轻抚着彼此的喘息与呼吸,再一次听到了你刚刚熟悉的微吟。

你告诉她,从什么时候起你就发誓一定要跨越所有有形无形的距离,找到她,让她真正成为你的女人,一生的知己和密爱伴侣。

你告诉她,无论是她的如泣如诉,还是这样的低吟,你都觉得象梵音和天籁一样,只有这样你才确定你对于情、欲、爱的梦想象一缕光,一道闪电,照耀进了现实。

涛博士:呵呵,包皮割了,卷不起来喽。

笔者:是为了当兵呢还是为了泡几天病假?据我所知,在中国割包皮的男生多半为此,除非是信回教的行割礼;欧美国家男婴按照法律都要割包皮的。

怎么样,咱写艳文的文学水平也不低吧?咱们这友情让俺想起一个段子和一个典故来。


典故是,俺与你各有家室,却讨论着最敏感的乾坤男女敦伦之事,无挂无碍,就是因为智识相当、慧根相当,友谊的纯度能够经得起敏感话题的讨论;这就想起陆小曼、徐志摩和翁瑞午往事来了。陆小曼这个大美人、学贯中西大画家其实是个苦命女子。她是银行家和财阀的独女、掌上明珠,却嫁给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的“凤凰男”王赓。陆小曼晚年对族侄女回忆,王赓在闺房中性生活花样百出,对林黛玉体质的闺秀陆小曼极尽蹂躏。而徐志摩是一个非常体贴温存女性者。陆徐相爱后,虽然王赓是父母选的乘龙快婿,小曼还是决定以决绝方式摆脱他。她为此冒着极大风险打掉了她与王赓的大月份胎儿,并因此落下了妇科病根。所以,她与徐志摩的性生活是不能如常的,可贵的是徐志摩一直非常宠溺这位才华艳光照世的妻子。每当小曼因妇科旧疾发作疼痛难忍之际,他便请国学与医道俱佳的朋友翁瑞午来给小曼按摩、针灸乃至燃食鸦片止痛。

有人出入徐家,见陆小曼与翁瑞午家居服色,在香妃烟榻上并列仰躺,一起喷云吐雾,认为甚不雅,在徐志摩面前质疑陆小曼的妇德。 陈定山的《春申旧闻》中记载,徐志摩有一套哲学高论,他有他的理论:男女之间的情和爱是有区别的,丈夫绝对不能干涉妻子交朋友,何况鸦片烟榻,看似接近,只能谈情,不能造爱,所以男女之间最规矩最清白的是烟榻,最暧昧最嘈杂的是打牌。

所以认为咱们的友情也犹如徐志摩这套高论---我们人夫人妇,学贯中西的学者高论男女乾坤之事,其实就犹如男女同榻吸鸦片一般清白规矩;若你硬要“栽赃”说标妹妹狐媚入骨,恐怕也是光明磊落、赤子之心的狐媚最迷人吧。

补白,陆小曼和徐志摩结婚后,磨合得很不顺,徐志摩是西化的,要做绅士的;陆小曼却沉迷在东方式的颓废中。徐志摩生前,陆小曼和翁瑞午恐怕并无苟且。徐死后,陆小曼才29岁,正值盛年,追求她的人很多。陆却坚持守节。翁瑞午照顾她,她也约法三章,不与翁结婚。年深日久,两人同居,也算不上“不顾廉耻”。


涛博士:

是为了干净痛快,为了更爽只有忍痛割皮了。女人写的淫文永远赶不上男淫,男人骨子里都是淫,女人骨子里都是骚。


笔者:

抓住!“骚情”与“诗意”本质上是一个意思,所以女人更浪漫,更形而上,男人太刀刀见血了,太直白了。


龙鱼:写得好!


只有真心相爱的男女才会有这种细致入微的感受。但是,有的男女,即使有这种细致入微的感受,也经受不住日常生活中的利益冲突。最终,当分道扬镳之时,谁还记得肉体胶合时的难舍难分?咬牙跺脚,说分就分了。

所以,我从不认同张爱玲的观点。

对于女人来说,什么都不重要,阴道啊,灵魂啊……甚至孩子啊,只有(保护)那张脸(脸面,不是容貌)最重要。

笔者:

晕死,原来你也是外貌协会的,但是男人生理上其实比女人衰老得可能更急剧,女人,就象奥黛丽赫本那样,六十岁还可能很美,而且女人还要家庭与社会兼挑担子,等于一辈子打双份工,男人凭什么要挑剔女人的脸,当外貌协会呢?

不过你说的也是事实,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提起裤子不认人也是某些男人本性。
  

龙鱼:
没有理解对。

也可能我原来的表述不太清楚。

我的意思是说,对于女人来说,保护脸面是最为至高无上的事情。

不是指容貌,也不是指男人只看重女人的容貌。
  
而且女人还要家庭与社会兼挑担子,等于一辈子打双份工,

有的家庭是男人还要家庭与社会兼挑担子,等于一辈子打双份工。而女人只管带孩子,别的啥都不管,不买菜,不做饭,每天只顾上网打游戏,最多每星期洗一次衣服,用的还是洗干双功全自动洗衣机。

然而,一旦男的出声希望她多做一点家务,那就吼得比狮子还要凶。仿佛她用生孩子换来了她余生所需要的一切。

笔者:

你说的这点,让我想起一件事。现在网络里有很多如泰国那样的人妖、伪娘,他们可以通过大量服用激素等办法让自己外表比女人还靓丽,身材比女人还魔鬼性感,他们有很多人就因此特别傲娇,很喜欢在女人面前显摆,往往摆出姿态教我等普通真女人如何做什么“知性美女”,如何养颜,他们都忘了假的真不了这道理了,他们永远改造不了那男人的大手大脚,他们也永远不能拥有子宫和卵巢,因此就不能有大脑-下丘脑-卵巢这根轴驱动的月经以及与此相配的女性情感波澜,如果一个女性只注重外貌,与人妖伪娘这种凭外貌自傲有什么区别?
那些把女性心理与姿态塑造的惟妙惟肖的艺术家,如梅葆玖、李玉刚、胡文阁等生活里都对女士十分绅士,又特别侠义的爷们,能够跟司机一起钻车底修车那种;如白先勇先生这种同性爱小说家和昆曲艺术家也是非常优雅,敬重女性的。这些才是能够有内到外把自己代入女性世界者。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18 22:03 , Processed in 0.06454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