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再会吧,香港 (2):从“占中”管窥未来经济战略走向(对话,原创) ... ...

已有 133 次阅读2018-2-9 04:17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作者:夺标
欧洲新报 特约科技记者、“纵观天下&我要发言”专栏作者

闲散看客看到,三个占中钢渣小头目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居然被判无罪,,,俺对于香港的所谓法制也是要呵呵了。。。 

题记:《再會吧,香港!》是那些1997年前为香港回归作出了不可磨灭贡献的几代港九左翼知识分子心中的灵歌,汪晖教授最近在谈台海问题时候触及两岸三地及边疆人民的“中国国家认同感”危机时候指出,也也正是这批人在97以后被冷落,取而代之的是李嘉诚等经济寡头成为北京的座上宾。我期望,习大在着手解决近期香港问题时候,能够反思下中共97以来在港岛的统战政策,明确“谁才是最可爱的港人”这一问题。《再會吧,香港!》是四十年代的抗戰歌曲,由田漢作詞,本為同名舞台劇的主題曲,在港公演時遭惡意阻攔,是一段被埋沒了的歷史。
港九的左翼知识分子喜爱它,是为了提醒自己,活在香港,背負的不只是一己之尊嚴,一地之優越,更是前人胸懷遠大的革命熱情,以及將国家认同與文藝連結的實踐與勇氣。


《再會吧,香港!》 


再會吧,香港!你是旅行家的走廊,也是中國漁民的家鄉。
你是享樂者的天堂,也是革命戰士的沙場。

這兒洋溢着驕淫的美酒,積流着英雄的血漿。
這兒有出賣靈魂的名姬,也有獻身祖國的姑娘!
這兒有迷戀着玉腿的浪子,也有擔當起國運的兒郎!
這兒有一攫萬金的暴發戶,也有義賣三年的行商。
一切善的矛盾中生長,一切惡的矛盾中滅亡!

再會吧,香港!可聽得海的那一方,奔號着兇猛的豺狼,
他們踐踏着我們的田園,傷害着我們的爹娘!
我們還等甚麼?莫只靠別人幫忙,可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提起了行囊,穿上了戎裝,踏上了征途,顧不了風霜。
只有全民的團結,才能阻遏法西斯的瘋狂,
只有青年的血花才能推動反侵略的巨浪。

地無分東西南,色無分棕白黃,人人扛起槍,朝着共同的敵人放,
用我們的手奠定了今日的香港,用我們的手征爭明日的香港。

再會吧,香港!再會吧,香港!

-------------------------
对话者:
第一人:孤山红杏[♂☆尘波澹绿无痕☆♂] 别号:到处留心[★千丝怨碧★](旅德企业家)

第二人:余一笑[★★★拈花一笑★★★](旅欧政经军事评论员)

第三人:夺标(屠小七),到处留心(孤山红杏)之妻


从占中管窥未来经济战略走向(三人对话)

夺标:我觉得张德江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确了,一定是七个人经过程序达成的共同意见由他发声。现在真不愿意大家象打鸡血似的各抒己见,弄得满世界都讨论这个弹丸之地疥藓之疾,最明智的,就是倾听决策层的声音!
我更看重中央以后如何改造香港产业链----我与孤山及一笑重点讨论这个,我担心香港病传播到上海---观感是上海重大制造业支柱寥寥几个撑不住场面,金融与地产坏帐不少,又不似广东山东有战略资源加港口双重优势,也在退化,走势如香港一般,对于本届中央政府而言远不如天子脚下的京津冀蒙!但我坚信,金融与国企改革与反腐上海将是享受头刀的。经济与产业落伍的夕阳弹丸之地,东方之珠地位早已不在,兴衰都是家常事而已。嗟尔香港,气数尽矣!


孤山:香港经济寡头们历来官商博弈传统。但这些人在西方对中国大陆进行经济封锁的年代,的确也为大陆的工业化建设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政治老本也是很厚实的。现在就看李嘉诚有没有做第二个陈嘉庚的胆略和见识了。李生在欧洲及加拿大这些年并购了很多战略资源企业和高科技企业,长实和黄内部产业布局及资产组合方向更犹如向
巴菲特看齐。如果李生在适当时机能以旗下这些新兴产业回馈香港及中国大陆,尤其能再造香港产业链,善莫大矣。李生这一代及其上一代香港工商业者,比如霍英东、包玉刚、何氏家族等都善于从大政治里寻得大商机,赚得盆满钵满。希望李生廉颇未老,能学姜太公,八十变法。

夺标:李嘉诚做不到这点,陈嘉庚生活的时代毕竟整个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巨大压力,最大化地挤压了私欲空间。李还是在资本主义鼎盛时期成长起来的。

孤山:我们拭目以待吧。看看你我所论外力与内因最终把香港引向何方。探讨历史事件的成败规律、经验教训是历史学者任务。从这个层面讲,所有历史学者都是事后诸葛亮。但是对你我等多数普通人来说,历史事件最重要的还是终极结果。比如这次本港占中者及支持者都以甘地主义为荣。可他们忘记了甘地运动的最终结果是大印度在英皇的蒙巴顿勋爵主导下被分裂,裂变成当代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三个互相敌对的国家。印度成为了民主但不算富强、缺乏公共治理的国家。巴基斯坦则是军人独裁为主的开明专制穆斯林共和国,治理还比较有序。


既然港人言及甘地主义,则提醒下他们甘地运动的终极结果也是顺理成章的。


夺标:简单说一句,今日香港问题与统一二十多年来东德人的民意问题,譬如说就拿柏林州来讲,其实非常类似。为什么排外和民粹泛滥?还不是因为经济转型以及福利失衡?

香港是工作型社会但不是福利社会,如今发臭成为懒惰投机型社会,民生福利还是依然阙如---一切的一切都是本港精英及既得利益者的重大责任缺失。

多年前,已故霑叔(老黄)在港大与我们讲座时候就说警惕香港堕落成刮地皮型社会,两层意思:第一,畸形的地产业遏制了年轻人的产业出路,而地皮不长庄稼不出产品;第二,指那些寡头吸血后就转资到英语国家甚至海湾石油国家。

而今不得不说黄大叔料事如神。

中央政府要治这病,决不能象占中者所期望的那样,如当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那样,继续给糖丸吃,而是要刮骨疗毒,彻底变更本港的产业链以及经济分红制式。否则,香港挟过往显赫盛名,如今如此腐朽的经济与产业坏榜样还有可能被内地一些短视地区(包括上海)追捧学样,无形中要传播“香港病”了。

一笑:李嘉诚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对他而言香港是块赚钱的码头,但如果其他地方赚钱机会更多,我不奇怪他会更换码头,关于这一点孤山兄弟李的期待似乎书卷气了些。西方国家在经历危机之后出现反弹商机,对于李嘉诚这样的机会主义者而言意味着什么无需多说,看看和记黄埔在欧洲的大手笔收购就知道了。




夺标:所以我跟孤山在这个问题上分歧海了去了。他老兄认为中共接下来营造的经济大环境变革的压力会把李嘉诚之流迫回香港和中国大陆。但我以为,李嘉诚首要考虑的是既得资产的短期安全与观望态度(离开中国这个最大的靠山,他在强手如林、犹太金融主导且强烈排华的世界市场能否依然如鱼得水获得长期安全还两说,犹太人和WASP不变着法掏他墙角已属万幸;何况长江和黄擅长的是投机与地产,对于需要精准管理体系的科技与工业一向有家族企业天然劣势,不可能变成飞利浦、奔驰和西门子那样百年产业),但他这种经济投机其实也坐实了他的政治投机,失去了信任,则将再得不到中央政府的政策倾斜,他获得了在国外成为万亿寓公的机会,但也失去了成为中国的克虏伯的历史机遇。

李嘉诚是个典型个案,我认为可以据此类推中央政府未来对于香港十大寡头家族的基本态度。

香港的再造,恐怕不能指望这些做空香港的寡头及其代理人(包括伏明霞的先生、亚洲黑石基金的梁锦松),恐怕还得指望权钱分离(中共自身政改最可能的第一刀)改造后的国企托拉斯们-----打个比方说,香港-中国大陆经济的变革走向类似一战后二战前德国财长沙克尔博士的经济新政,香港寡头就好比当初被打击的德国犹太寡头们(不是好东西,一战后满目疮痍中还在食品等刚性需求品上吸德国人民的血),而当时沙博士扶植的也是德国的实业国企卡特尔联盟,如克虏伯、西门子、奔驰等。因为国企靠得住,军民两用,既能在和平时期生财,又能备战略之需。

一句话,对于香港那十大寡头家族,中国、中国香港离了谁都照转。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18 14:01 , Processed in 0.1553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