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驴肝肺特辑 64】文扬,混淆“集权与极权”解构国史的糊涂观察者(原创) ...

热度 2已有 152 次阅读2018-3-8 01:35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标标说过,旅德的传奇北京企业家、新闻人(《欧洲新报》媒体集团CEO也是传奇的海航集团密切合作伙伴---凯撒集团创始者陈茫在世的时候曾经把标标、关愚谦和文扬、张羿等延揽到新报写专栏文章,但是论年纪,我跟他们都差着辈,其中跟最年长的国际问题专家关愚谦教授以及艺术史学家兼数理逻辑学家,也是我的老师张羿观点最能合得来。对于文扬先生及其代表的一类观察家,我彼时的印象就是----善变与嬗变,国内哪一派掌权或者有掌权苗头乃至声势,就捧哪一派,在严肃的政论问题上透着亲华生意人的精明,民间所谓“墙头草”-----独运轮固然是墙头草,亲华势力里的墙头草舆论蒙骗性更大。标标我认为作为一个政论作者,具备远大历史眼光,看得透彻精准以及坚持自己的立场与节操是很重要的必备素质。今天偶然地知道了文扬原来跟翰山还有如此渊源----我,翰山和文扬都是在部队历练过的军人出身,看了文扬的青春小履历,我也恍然大悟,某个远去的年代,“笔杆子”是部队政工体系提干晋升的捷径,疾风劲草与墙头草两类笔杆子都有不同的领导眷顾。翰山对于文扬新文章其中的思想大谬误一针见血地指出来是历史观问题,今天咱就顺着这滴血往下掰赤---文扬他们就是谁走红就捧谁,几年前歌颂薄熙来,骂温家宝,今日又马屁拍在马腿上,把集中力量办大事,加强党中央集权,维护中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之初以来的执政合法性与正统性的新戊戌变法修宪年大计跟封建王朝帝制的极权-崩溃周期律挂钩,把不是一个时空的事情摆在一个龙门阵里。

 

今年是修宪的戊戌年,又是戊戌变法六君子烈士牺牲的第二个甲子纪念。习近平振聋发聩的一句“共产党人不能有家臣意识”~这句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精神高度一致,就是首要任务如何保证各级人民政权不变色。

 

就那我和翰山、文扬都比较熟悉的部队机关体系而言,所有读到标标这些原创的人都想想看,自己或者身边的人有没有遇到具体问题时,只知有宗派山头小团体门派关系网,不知党有中央,不知军队有统帅,不知国家有政治规矩(许多国家的第一代元勋,以及两弹一星功臣三钱和邓稼先等的传记片极为有限,就是其本人和家属部属等自觉恪守国家政治规矩的表现之一)的“家臣”意识言行。身边有没有这样的靠着宗派山头所谓山主宗主的权力运作,积累一堆纸上谈兵的荣誉和头衔堆砌,包括走过场的度假式锻炼,甚至有的仅仅靠着有周永康主政四川暨中石油中石化时代的“周氏嫡系”~四川中石油中石化姻亲富豪背景,就被火箭式提拔重用的干部,凌驾于那些勤劳踏实稳重,群众口碑极佳,上过高原海岛舰艇及一切艰苦边远地区但没有此等“显赫”山主宗主姻亲背景的老实人之上?还有一种变相集结山头势力的新途径~就是有的干部利用自己招收博士生的权力,千方百计专门选那些有裙带关系背景的少爷小姐兵延揽于门下,混学位文章留校,这实际上就是封建诸侯割据时代蓄养门客,稀释中央集权的死灰复燃的微妙隐匿表现。这种途径的批判,我国两千多年前与屈原并列的政治先贤贾谊就在其著名的《众建诸侯少其力上汉文帝疏》提及,见《史记 屈原贾生列传》。实际上国史最黑暗的年代,例如汉代“七王之乱”,西晋“八王之乱”都萌发于这种割据蓄养门客所谓“养士”风气,集腋成裘,历经数十年终于对中央集权形成事实上的挑战与威胁。

 

翰山: 第二,文扬是我的老朋友了。八十年代初期,我们在同一个小岛上海军部队,当时他是水面上(舰艇)的一面旗帜,我是陆地上(陆勤)的一面旗帜,呵呵,也是大红大紫;之后我们相继转业又出国。曾在多维相逢,有过短暂的交流。后来因为他偏于理论,我流于游戏,交集就比较少了。哦,我们的父辈,退休之后,还曾在中直机关同一个党小组。世界如此之大,也如此之小!

 

第一,文扬,包括张维为等(见:张维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是中国的“社会契约论”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37&do=blog&id=12418),试图用大的历史观来解释中国的变化,而且试图把这种解释加进习近平的思想,是非常危险的。

 

翰山: 看到小龙鱼转文扬文章《文扬:纪念改开40周年之三 ——办好中国大事,解决长周期问题》 http://hanshan.info/home.php?mod=space&uid=37&do=blog&id=12406

  • 翰山: 有几点不同意见:翰山: 第三,文扬的大历史观是有问题的 (3-7 22:31)回复
  • 翰山: 把中国放在一个长的历史时期去考察,实际上是把现在的政权当作以前封建王朝的一个轮回: (3-7 22:32)回复
  • 翰山: 文扬:“以官员贪腐问题为例,只要了解一些中国历史,就知道这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华大地上几千年来大小王朝兴亡起落,几乎没有哪个逃过这样一个“铁律”:一旦升平日久,必定出现社会腐化和贫富分化,而这“两化”一旦出现,也就离衰亡不远了,最终或者因民风萎靡亡于外部入侵,或者因官逼民反亡于内部大乱。今天的执政党将当前的反腐斗争提高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上,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 (3-7 22:33)回复
  • 翰山: 这不是封建社会的一个王朝轮回吗?

标标按:人家上杆子挑衅找我骂架,我一般都好言相劝,千万别招惹经过史学与科学科班训练、又曾经在香港大学的香江第一骂人才子黄霑(霑叔)座下听讲的“小诸葛”标标,就怕找茬的变成了王朗。

一直以来都作为诤友襄助友人、旅美历史作家红朝笑笑生正在创作中的连载“红朝的那些事情”。红兄写此作,非常细腻,每一小节只讲一个事件,如同串珍珠写起居注似的,以工蚁工蜂的执着,愣是以进两年的功夫,每天笔耕不辍,才从孙文的“联俄联共”写到了遵义会议,中间还要忍受无数极左又无知者的骚扰、带路党别有用心的煽动,以及我这种眼高于顶且心细如发的自由派的挑剔与补白,当然为了支持同道,我也偶然冷不丁地替红兄打扫几个无知无畏的家伙。近日又是如此。

第一则:集权与极权

新修订的党内奖惩条例里有一条纪律“不得妄议中央”。标标非常赞成这条,可以用来遏制党内盛行的山头与宗派主义,实际上是实行“中央集权”的扁平化管理,可马上又有蠢蠢欲动者跳出来说习大要搞“极权主义”。
拜托,连集权与极权的天壤之别都没有搞清楚呢。

集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由authority(权力)一字而来。简言之,即为集中权力于某一群人(通常为政党),一切决策、政治权力、经济政策皆由执政党“一党专政”,个人不得垄断国家的政治权利。
而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则由totality(总计、总和)一字而来。其指的是“权力主义”,通常意旨:某一人以独裁的方式垄断政权。一切决策、政治权力、经济政策皆由独裁者所掌控,没有第二人或是政党可以分享其权力(例如:法西斯极权)。


极权主义意味社会秩序完全由政治权力或国家权力达成,私人空间被压缩到几乎不存在的状态,自由被减至最低限度。正如汉娜·阿伦特所言,它意味着私人及公共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包摄在一个囊括一切的统治过程之内。 极权主义是一种当代的新现象,绝对统治和权威主义都不能解释极权主义,虽然所有极权主义制度都是权威主义制度,绝对统治政体的绝对权力是指免于控制、不受约束的权力,是指不受限制地任意使用权力。绝对权力这一概念在过去是和把国家视为自己财产的绝对政体联系在一起的,在现代则是和不受法律规范与制约的中央集权联系在一起的。
显然,任何极权主义制度都是绝对统治的制度,但反过来说就是:绝对统治只意味着任意使用权力,并不一定是极权统治。
我们不能把古代独裁政体叫做极权主义政体,卡尔·奥古斯特·魏特夫把极权主义扩大到东方专制主义并不恰当,正如雷蒙·阿隆指出的“亚洲的专制主义无须创造一种新人,也无须坐等史前史的结束”。
极权主义是由现代技术支撑的,没有现代政治权力不可能延伸到每一个人和每一个角落;而且还是由现代政治特有的意识形态嗜好而产生并合法化的,这种嗜好在法国大革命的过程中第一次露面,纳粹主义是其在当代的体现。
极权主义的政治统治具有空前的强度、弥漫性和渗透性,历史上的专制制度同极权主义独裁相比,也会显得天真无邪。从语义学上说,极权主义是指把整个社会囚禁在国家机器之中,对人的非政治生活的无孔不入的政治统治。
一切皆属于国家,国家和社会的界线被取消,社会彻底的政治化,没有任何东西存在于国家之外,并用高级技术提供的强制手段把权力推到极限,国家变成一个吞噬掉整个社会的庞大的政治兵营,这就是极权主义同绝对统治等各种独裁统治的不同所在。
总之,极权主义政体主要的专有特征就是政治权力的渗透性和扩散性,它的极端类型就是政治权力渗透到人类的一切领域,社会秩序完全由政治权力来达成,个人不再有任何私人空间或自由。

 集权是指权力由地方向中央集中,故集权主要是用于描述地方和中央在权力分配问题上。极权是专制的最高形式。是在近代出现传媒(当时主要是报纸)以及政党后才出现的。主要表现在通过传媒对社会进行思想控制。另外,还通过建立各种组织把全社会的人纳入其中以便加强控制。这两点是以往一般的专制社会所没有的。当然,除了这两点之外其他专制社会所拥有的各种统治手段极权社会也是同样采用的。
  
  在现代社会,集权主要是用来指中央与地方行政权的划分问题。如果地方上的许多事务都需要由中央来统一部署和管理、地方行政长官乃是中央派驻的代表,这种行政管理体制就具有集权化的色彩。反之,如果地方事务多数由地方自治组织独力完成,地方长官多由当地居民选举产生,中央只拥有部分对地方事务的管理权。这种体制就是分权体制。但这种划分方式只是纵向上的。在过去还有横向上的集权与分权之说,就是中央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是由专门部门独立行使还是由某个部门统一行使。但现在随着国家政治权力的分立已确定为现代国家体制的常态,所以现在的集权与分权只涉及行政部门内部中央与地方之间如何划分权限的问题。
  
  极权与集权这两个概念在政治学理论中是适用于不同问题和语境的。集权是关于行政部门内部如何确定中央与地方关系时要用到的一个概念;而极权是在讨论国家政治制度时,对某一类政体的性质及统治者的统治方式所做的概括。集权对应的概念是分权;而极权对应的概念应该是宪政。
 
第二则:长安与朱雀

背景 红朝兄正写到遵义会议,我呢,以笔名“朱雀闹西京”作了点评,然后就有左棍跳出来说“朱雀”是“红朝”的马甲(估计他把朱、红联想在一起了),企图抹黑中共的历史。

朱雀:说到博古,就得八一八党内与陈云齐名的财经高手--秦邦礼,博古(秦邦宪)的弟弟。他就是当今天字号红顶央企--华润的创始人。
这次遵义会议拉开了两个无锡人的政治悲剧人生:张闻天和博古,很可惜他们俩没有另外一个无锡人--陆定一那样善于见风使舵与整人。

某甲:真是一绝,布衣造谣。

朱雀:布衣就没有话语权?再,本人可真格是开国元勋之孙,而且是同时有无产阶级军事家与革命家个盖棺定论的红军将领之孙辈,不仅如此,咱还是经过历史科班训练的。你不懂不知道的历史未必是人家造谣,你去面壁检讨你的无知是上策!

某甲:那你混得太差了,在这里胡搅蛮缠?

朱雀:你怎么知道俺混得差呢,因为我没有当贪官炫富?呵呵,不知道你的好坏或是非标准是什么。

某乙:之孙?谁给你按的把儿?

朱雀:按照中国传统,孙辈有男孙也有女孙啊,著名的织女在古代文献里就被称为“天孙”或“天帝之孙”,就是天帝的孙女之意。是你自己想窄了。

某甲:我对红朝先生有一建议,他写的,我是当演义看,挺好看的,但是当中一些细细节,更有待更多读者思考,
个人建议商业化更好,出书吧。。。比放在历史论坛公开讨论好。

朱雀:我这个第二大才子还没有这种胆量给红版如此建议,你怎么知道人家写的不是信史,你引为圭臬的就是信史?
知道什么是圭臬吗?呵呵,想垄断人家的出版权,这司马昭之心那,为何你这么处心积虑阻止红朝先生公开文稿,与大家探讨呢?你想吃独食?

某甲:喲 真不知道 ,给红版建议需要胆大? 只需要真话就可以了。他还给你编辑了... 呵呵呵 不急 你慢慢来。

朱雀:听说过“无知者无畏”吗?嗯,我觉得您真胆大,呵呵,你言之凿凿自己是真话,意思就认定别人造谣---那么按照逻辑来说,谁扣帽子谁就得负责指证,则你就必须证伪,你能证伪吗?

某甲:你这么做很容易让别人误会哈,你是红版自己搞的马甲。你是女的吗? 是夺标?变态啊

朱雀:“变态”是你的夫子自道吧,我顶你有自知之明。你不知道长安(西安)又称为西京,唐朝时候有一条朱雀大街就
相当于今天北京的长安街吗?

某乙:不一样,长安街是东西的,朱雀大街是南北的。

朱雀:对,辽代开建北京,元代时候大建大都,定下的北京中轴线是南北向的,所以以南北方为市,以此南北向中轴线东西对称建立东城与西城;到了明成祖朱棣“天子守边”建立紫禁城时候,也是主要宫殿座落在中轴线上,天子坐北朝南;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修首都时候,主干道便是连接东西城并与中轴线垂直的长安街,而中南海还是坐北朝南的。

长安是中国第一个被称为“京”的帝都,即天子之城,“都”这个字诸侯也可以用;隋朝开皇年间建立的隋唐长安是一座与汉代长安完全不同的新城。它由里及外包括:皇城、宫城与外城。其中自外城直达皇城的主干道朱雀大街就是长安的中轴线,南北向,其尽头的皇城、宫城也都符合“天子坐南朝北”。以朱雀大街为对称中轴建有东市、西市,类同北京的东单、西单,此外还对称地分布了110个坊巷,类似北京的胡同。
朱雀代表南方和太阳,朱雀门就是长安的正南门。


某甲:呵呵 我要说谢谢吗
1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翰山 2018-3-8 08:04
文扬不是政工出身。他是学军事的,大概是指挥吧,或别的专业。应该偏于理工科。记得当时他在舰艇部队的卓越贡献就是把计算机用于作战指挥。他偏爱文史,我猜是家庭影响结果,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当年都是在中央宣传口,执掌一个部门。我是学理科的,我觉得谈文,功力不够,兴趣也不够,就是玩玩。他应该是比较喜欢,但是半路出家,功力也略欠。
回复 翰山 2018-3-8 08:36
文扬的文章我看的不多,有时转到这里看一下。你说他有些观点善变,我猜,现在他,包括张维迎那个什么研究所,是想成为民间的官方智囊。这样就会缺乏一些独立性。
回复 山月歌 2018-3-8 13:39
赞一个,标标把极权与集权说清楚了!实际上中共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集权。一党领导多党合作比那些所谓的风水轮流转明天到我家的形式民主实际极权更符合中国国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6-19 00:07 , Processed in 0.04982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