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独家漫谈习近平的文化程度问题

热度 2已有 102 次阅读2019-2-23 01:43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作者:连横合纵

小姐姐写在前面的话:

这两天中国大陆政坛发生了两件可以令海外某些帮派休克、躁狂跌宕起伏的大事,第一是中共百岁元老,毛泽东兼职秘书、胡耀邦小同乡、中共组织人事前副部级领导人李锐去世,网上频繁播出老先生在医院里插着管子点评习近平当年在河北任职往事,咬住他所言“习近平说他自己只有小学文化”不放松;其次,在徐才厚之后,解放军里最大的薄党之一,与徐才厚同为大连人,但比徐更加狡猾,十八大之前在北京军区与卫戍部队领导任上首鼠两端观望的大贪官房峰辉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

今天咱们不主要谈薄党和房峰辉等事情,就说说近期被热传的、李锐老先生被断章取义的话----“习近平说他自己只有小学文化”,小姐姐提请注意,这是习近平自己说的,坦荡荡君子之风,不搞文过饰非,还透着格外的自信。

其实,古往今来,自学成才的豪杰比比皆是,学历与学力、能力、文化不能等同。
例如文化大家、北师大博士导师启功先生就说他只有初中生学历,对岸的,被两蒋开始的国民党奉为政治思想与文化圭臬的钱穆,初中生;远东四大数学家之一的华罗庚,高小学历;中共杰出的经济领导人,比邓公资历更高的元老陈云,本来是高小学历的、上海著名三联书店的学徒、店员,后来却成为比蒋经国等毕业的莫斯科中山大学学历更高的莫斯科红色教授学院高材生---这一点跟习近平学习经历异曲同工。

甚至于腐国的王储,70岁查尔斯都自曝其公学阶段曾经是学渣,整个小学中学教育的文凭是宫中请老师来补习教授获得的,好不容易才挤进剑桥大学,剑桥大学毕业时候,女友卡米拉是优等生,他自己的保镖兼伴读毕业成绩也优于他。至于女王本人,更是按照欧洲贵族的私塾教育artes liberales成长起来的----如果用中国明清制度来比喻,你不能说四岁五岁起就在家里尚书房的皇子们,因为没有进过国子监,没有科举过,就没有文化,不是知识分子。

其次,人的三观形成,最主要就是小学和初中阶段。一个男人人格的塑造,父亲很重要。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学历都是民国时期的国民师范生,党内资历也差不多,但是习仲勋是党内公认的君子,恩格斯所言,即使他的政敌也不能挑剔他私德与政治品格的那种人,薄一波是有名的善于迫害同志,狡诈伪善的“花面狐狸”、、、、这些都是当年元老的评价。

小姐姐自己了解的口述历史,我的一位祖辈,当年远在文革之前的1961-1962年就与习仲勋、粟裕等被全党明发文件靠边站的耆宿之一(肯定比李锐资历与地位高),他们那件事情就有薄一波在毛泽东身边上窜下跳地离间,被离间的党内与军中元老还有陈赓大将---陈赓没有被牵连到全党明发的靠边站名单文件里,只是因为他忧愤染病于上海,不久病逝,毛泽东彼时的恻隐之心让他免于戴帽子,但靠边站是一样的。

习近平不仅父亲是高风亮节的君子,他读的八一学校也是党内和军中著名的君子、才子、两弹一星的领导者之一、比利时鲁文天主教大学化学工程系(跟习近平在清华大学是一个专业)毕业生聂荣臻创办的,原来晋察冀军区后来北京军区保育系统的子弟学校-----小姐姐我了解到,这所学校有不同于后来文革中红卫兵龙头的西纠、东纠、联动等来源的101中学、北师大男附中、四中等干部子弟集中的学校的一个特殊校规,使得八一学校成为一所君子学校。



什么校规呢?那就是聂帅下令,因为父母投敌、犯罪等被枪毙的孤儿,或者种种原因父母被发配服刑的未成年子女,入读这所学校完全比照烈士子女的生活待遇来,不得歧视,不得传播其父母身份。这就是大共产党人真正的人道主义。



习近平在这所学校里同窗们的记忆就是一个敏行讷言的北京男孩,腼腆的大个子(小姐姐注:实话说习近平没有他父母长得好看,但是习明泽很具备古典美,隔代遗传的典型),乐于助人,喜欢且擅长体育,虽然话不多,也不象其他干部子弟那样对军事政治那么狂热,但是却是一个地道的文艺少年---他的好友,已故著名作家史铁生回忆习近平喜欢前苏联和法国的经典小说,而且八一学校期间专门去少年宫里由北京市著名朗诵艺术家殷之光先生创办的一个朗诵艺术中心学习朗诵(凭心而论,历代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演讲技巧与语调是我听起来最舒服的),这个朗诵这些后面的支持力量有齐越、夏青、葛兰等著名播音员,义务辅导教师有著名的瞿弦和与张筠英。

而学历与能力最佳的因果关系就是学以致用。薄熙来一路主政过大连、辽宁盛重庆市,他治理下,最容易上位的是漂亮女人(比如大连市女骑警、大连国际时装节的模特儿们)与有钱的男人、金主们,市政也很漂亮,但我不知道他创办过什么当地龙头实业,拉动过经济火车头,帮助最大多数的人们脱贫摘帽。

他在商务部任上,其顶头上司、铁娘子吴仪副总理对他的评价尽人皆知。就说辽宁省任上,他走后,辽宁竟然胆大包天敢于欺骗中央在宏观经济统计学数字上大规模造假,人大体系大规模贿癣、、、、

在重庆任上,即使有黄奇帆这样财经高手襄助,重庆的经济问题之严峻被掩盖在了一片唱红打黑的海洋下,通过掠夺民企资产来充作自己的政绩,交给自己的东北亲信团伙接管,这厚黑伪君子做派比他父亲还青出于蓝胜于蓝。薄家第二代子女,在党内其他同志眼里比较有好印象的就是他的同父异母姐姐薄熙莹夫妇(前外交部非洲司司长),以及他的胞妹、北京大学考古与历史教授薄晓莹。

而习近平年仅三十多岁在河北正定主政时候,一手促进创办了日化企业翘楚,完全对得起他在清华大学学习的化学工程专业教育,并回报社会迄今的A股老牌,联合利华也要收购的优质资产----大宝日化,还有87版红楼梦套拍的旅游业集团,河北正定大观园集团。

而母亲的言传身教,对于子女的影响就更深远了。有些右翼遗老遗少经常会说“某人是世家子弟、、、、家学渊源”,倘若我告诉你,习近平的母亲齐心女士与杨开慧一样是北京大学大才子大学者的女公子,习近平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北国世代书香门第、法学家的外孙,您会吃惊吗?但是,这就是事实。甚至于,您会更加理解为什么他在十八大后就联合党内同志敦请人大废除了薄熙来唱红打黑乱政的法宝----斯大林“古拉格”制度在中国的变体,无限期拘禁且不走司法程序的劳动教养行政制度。

您也会明白他和他的搭档王岐山副主席为什么一再强调确保中共党的执政能力成就不衰就是----在党的领导下,依法治国。

习近平幼年时期是父亲习仲勋既当爹又当妈照管长大的,因为他母亲齐心女士与陈毅元帅夫人张茜一样是不依靠丈夫权势,自己努力拼搏、好学上进的才女闺秀,当时在远郊的中央党校学习,毕业后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并且成为中央党校的教授、研究生导师、、、、、

薄熙来的母亲胡明与齐心一样是三八式干部,一位客家美女,然而除了抗大外,没有高等教育背景,26岁就以女秘书身份挤掉原配嫁给薄一波,解放后,当张茜、齐心等在大学里努力刻苦学习时候,胡明热衷于夫人仕途---先后在中财委人事局,建工部劳动工资司、机械施工总局、技术情报局,第二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局,担任处长、副局长、第二轻工业部党组成员、工艺美术局局长等职。1967年1月15日,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时年不满48岁。

胡明是延安的体育好手

对于薄一波夫妇尤其是胡明,陈赓大将的认识是再深刻不过了---此处也呼应为什么1961-1962年党内习仲勋粟裕等靠边站事件,薄一波是推手之一,事件波及陈赓,令其忧愤去世。

薄一波时任中央政治局后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委主任。1931年6月担任顺直省委军委常委时被捕,判刑8年入“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即草岚子监狱)服刑。1936年6月,写自首书获释出狱。此声明登载于1936年8月报纸上,内容为“当兹困难时期凡属中国青年均须确定方针”为祖国利益而奋斗.余等幸蒙政府宽大为怀“不咎既往”准予反省自新“现已诚心悔悟”愿在政府领导之下坚决反共“做一忠实国民”以后决不参加共产组织及任何反动行为“并望有为青年俟后莫再受其煽惑.特此登报声明.”下面是每个人的签名。此举称之为按照中共北方局(书记刘少奇)的指示签的自首书,同时签自首书出狱的共54人。

薄一波的叛变历史问题早在中共七大上,时任太行军区司令员的陈赓就曾向中央提出过。文化大革命中最先揭露薄一波等是当时拒绝签自首书出狱(1944年期满出狱,实际坐狱十年零三天),并担任监狱党支部书记,时任山西省副省长的刘格平。他在1966年12月22日向中央写了报告,对此事提出质疑。此事没有签自首书出狱的时任八机部副局长韩培义也向中央反映过这些叛徒的问题。

刘格平的揭发是1966年12月22日,而薄一波八天之后就被从广州揪回,在此之前并没有受到批判。1967年1月是红卫兵“西纠”和“联动”的天下,政府机构部门造反派还没有形成气候,胡明时任第二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局局长。1月15日,胡明在广州开往北京的16次特快列车上服安眠药自杀,此举被称之为“被迫害致死”。

然而,1月8号胡明就开始准备行李,向广州的老朋友们道别。这种从容不像是来揪斗的样子。薄一波的叛徒问题中央还没有调查。据当时但任广东省委接待处处长的汪石回忆,薄一波是经周总理批准偕夫人胡明前来广州“避风”,住在珠岛宾馆。此时薄一波显然并没有受到批判,只是因摔了一跤来广州休养。

在火车上发生了什么至今没有说法。是她突然发病还是在火车上被批斗?那些人随车而行?安眠药从何而来?她的死因是什么?在既没有批斗过也没有比较严重的威胁下,她为什么选择服安眠药自杀?她的死还有何隐情?这些都没有具体的说法。薄一波夫人胡明在文化大革命被迫害致死存在的疑点很多,不排除仅仅是一种政治性说词。

薄一波是否真的直到批斗时才知道妻子去世。因为薄一波作为中央政治局后补委员和国务院副总理,在没有中央定性的情况下,可能受批判却不一定断绝了对外接触,不知道妻子去世有点不可思议。薄一波被批斗的第一次大会是1967年2月9日,地点在工人体育场,而且只进行了不到半个小时。

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发《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自首叛变材料的批示》,把61人定为叛徒。

关于薄一波文革中被批斗的说法很多,有说是被控制,有说关进了德胜门监狱。组织者有说是红卫兵,有说是他的儿子薄熙来。并且有文章说是薄熙来踢断了他三根肋骨,提出薄熙来是“联动”成员,薄一波回忆说:“文化大革命中拣了条命。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

薄一波共有三女四子,其中除了长女薄熙莹外,其余皆为第二任妻子胡明(时任薄一波秘书)所生。

长子薄熙永曾任北京油嘴油泵厂厂长,多年前化名“李学明”出任中央国有企业“中国光大集团”的副总经理、中国航天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次子薄熙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已入狱服刑。

三子薄熙成为北京六合饭店管理公司董事长。

四子薄熙宁情况不详。

长女薄熙莹,任外交部非洲司司长。

二女儿薄洁莹为中国外交部国际交流与合作中心副理事长。

小女儿薄小莹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在该校任教。

2013年8月24日,薄案开庭第3天,薄熙来当庭承认自己曾有外遇,还公开指责王立军和妻子薄谷开来两,令人大跌眼镜。2012年9月28日,薄熙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中纪委在审查报告中说,薄熙来“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小姐姐作为后辈女性,我不顾政治正确地说,我觉得谷开来有深深值得同情的一面----说到底,谷开来还是有恩于苏州的北宋名臣范仲淹范文正公的外孙后裔,聪明美丽的红二代闺秀,幼年曾经是著名琵琶演奏家刘德海的弟子,弹得一手好琵琶,成年后又学习了钢琴,虽然文革导致她失学,谷开来她实际上连小学也没有毕业了,就在北京市商业系统副食品商店里当临时工店员,然而她这辈子,基本上在每一个岗位上都干得很出色:店员、琵琶演奏员和律师翻译等。

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候她是同学心目中不择不扣的女神。丈夫是妻子第二人生塑造者,妻子是丈夫灵魂的镜子。这样一个兰心蕙质的女子,如果不是嫁给薄熙来这样心黑手辣翻脸无情的野心家,她的人生何至于此,该是多么岁月静好、充满诗意、、、、、、




母亲的言传身教,对于子女的影响就更深远了。有些右翼遗老遗少经常会说“某人是世家子弟、、、、家学渊源”,倘若我告诉你,习近平的母亲齐心女士与杨开慧一样是北京大学大才子大学者的女公子,习近平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北国世代书香门第、法学家的外孙,您会吃惊吗?但是,这就是事实。甚至于,您会更加理解为什么他在十八大后就联合党内同志敦请人大废除了薄熙来唱红打黑乱政的法宝----斯大林“古拉格”制度在中国的变体,无限期拘禁且不走司法程序的劳动教养行政制度。

您也会明白他和他的搭档王岐山副主席为什么一再强调确保中共党的执政能力成就不衰就是----在党的领导下,依法治国。

习近平幼年时期是父亲习仲勋既当爹又当妈照管长大的,因为他母亲齐心女士与陈毅元帅夫人张茜一样是不依靠丈夫权势,自己努力拼搏、好学上进的才女闺秀,当时在远郊的中央党校学习,毕业后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并且成为中央党校的教授、研究生导师、、、、、

习近平在八一学校里同窗们的记忆就是一个敏行讷言的北京男孩,腼腆的大个子(小姐姐注:实话说习近平没有他父母长得好看,但是习明泽很具备古典美,隔代遗传的典型),乐于助人,喜欢且擅长体育,虽然话不多,也不象其他干部子弟那样对军事政治那么狂热,但是却是一个地道的文艺少年---他的好友,已故著名作家史铁生回忆习近平喜欢前苏联和法国的经典小说,而且八一学校期间专门去少年宫里由北京市著名朗诵艺术家殷之光先生创办的一个朗诵艺术中心学习朗诵(凭心而论,历代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演讲技巧与语调是我听起来最舒服的),这个朗诵这些后面的支持力量有齐越、夏青、葛兰等著名播音员,义务辅导教师有著名的瞿弦和与张筠英。

“我们读书最多的时候就是在农村,十年寒窗,读书知识的基础是在农村打下了。” 2003年,习近平接受央视采访时这样说。1969年1月,不满16岁的习近平赴陕西省延川县梁家河村插队。梁家河村村民王宪平说,“当时我们村里人去把他的行李拉回来,有一个箱子很重,那时候也不知道是习近平的,后来才知道他那个箱子里装的全是书。”

梁家河村村民武:“你问我们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习近平插队期间最爱好什么?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习近平最爱看书。”“当时就把羊圈在一个山峁儿上,然后我就坐在那儿看书、冥想了。”


而且习近平历来在访谈中从来不避讳自己文化起点低。“出门的时候怀里揣一本书,我那时候揣字典,《成语词典》《简明哲学词典》,背一个词的意思就去锄地,再找休息的时候再背一个词。”小姐姐说,关羽大圣人也是起于草莽,文化起点不高,但能够手不释卷读通《春秋》,成就一番为国为民为天下的大事业,此段佳话胜却无数两脚书橱、书蠹禄蠹们。

还是王维的诗写得好:

王维《送赵都督赴代州得青字》

天官动将星,汉地柳条青。

万里鸣刁斗,三军出井陉。

忘身辞凤阙,报国取龙庭。

岂学书生辈,窗间老一经。

曾任延川县通讯组组长的陕西记者、诗人、文学编辑曹谷溪(陈忠实、路遥、贾平凹,文学陕军的“三驾马车”皆与之为友。)回忆,“近平的房东曾经跟我说,每天早上起来,近平的脸、鼻孔都是黑的,眼眶是黑的,被煤油灯的烟熏黑了。”


同去插队的知青也带了一些书,加上当时有些乡村老师也有藏书,大家互相借阅,形成了良好的阅读氛围--------习近平说“涉猎各种史书,《二十四史》也都涉猎了,包括军事学的书。跟我一起共事多年的一位知青,他把他们家的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什么都带去,所以读得非常广、非常博、非常杂。到后来读各种政治书,哲学书一直在看,史学我特别喜欢。”

小姐姐说,网络里黑习近平的人扪心自问,多少人读过《二十四史》哪怕是毛泽东圈点的给高级干部扫盲的那个简明版本,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

当然那时候的习近平应该还是跟他的好友们一样,继续着北京少年时代的文艺梦想,残酷斗争里还有一角诗和远方的天地。小姐姐感慨下,邓公开启的四十年来改革开放,物质生活是极大丰富了,然而“诗和远方”却成为笑料,民众发展出“新读书无用论”。而我纵观世界历史,比如说战斗民族的俄罗斯和日耳曼德国,在他们的国家东民族国家转型为现代的、富强的工业国家狂飙突进之时,都伴随着文艺与文学的极大繁荣,有自己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文豪诗人艺术家与科学家一样井喷,且有极高的地位。比如歌德、托尔斯泰等都是大臣,俄国科学院创立者、出身寒门的罗曼诺索夫自己既是科学家又是文学家、诗人,普希金是军界人士,但他的诗歌引领了俄语的标准化、高雅化。

一句话,无用的学问最有用---它们可以塑造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灵魂。习近平是毛泽东以来的领导人里唯一一个看见文化的巨大能量的中共领导者,他和他的战友们,把中国文化自信心与伟大复兴写进了十九大报告。小姐姐这些年看到了我喜欢的昆曲、评弹、相声等传统艺术,中国古典与现代诗歌、现实主义题材文学、历史、哲学等新的春天的来临。

邓小平等是笃信工具化的“工程师治国”,偏科且贻害无穷的。小姐姐纵观世界历史,国家和王朝治理得好的都是法学家、经济学家甚至文学家历史学家军事家治国。


后来凭借《平凡的世界》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陕北作家路遥,当年曾是习近平的书友。“路遥和北京知青的交往很多,他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新的闪光的东西。近平不爱说话,路遥也不爱说话,他俩有话说,都是爱好文学的青年,文学青年准确一点,有文学情结的青年。读书的问题的交流,对一些时政的看法,国家民族前途的事情都谈。他们有共同的语言,所以彻夜长谈。”

习近平在谈到热播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时,提到自己在延安插队时曾和作家路遥很熟,并称“当年住过一个窑洞,路遥和谷溪他们创办《山花》的时候,还是写诗的,不写小说。”习近平提到的“谷溪”是指陕西作家曹谷溪,那份《山花》文学报便是其在1972年9月,和路遥等文学朋友一起创办的。这份以业余作者为主体的文学报引起了很大反响,先后推出了三代20多位作家,并形成了有名的“山花作家群”,包括路遥、史铁生、陶正等人。

梁家河村村民王宪平至今还保存着当年习近平送给他的笔记本和书。“习近平对学习抓得很紧,他对我的感染很厉害。我有时候把一些书拿上,我说这个东西我不理解,数学题或者语文啊,他能给我讲,就跟现在好像辅导老师一样的。他三番五次地给你讲这个东西。他说,黑子(王宪平小名),你听明白了没有?你懂不懂?我说大概差不多。他说,不能大概啊,你一定要把这个记下来。”

1971年3月,作为村里爱读书的“文化人”,王宪平被招工到延川县工作,从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此外,史铁生先生是小姐姐我十分喜爱的北京作家,我相信史铁生选择朋友的眼光,其中包括习近平。

史铁生是延川县关庄公社关家庄大队的知青,他们村里有一个知识青年叫孙立哲。在史铁生的“鼓动”下,孙立哲在村里办了一个合作医疗站,把知青带的药集中起来,还给大家讲针灸。他甚至还在土窑洞里做手术,比如切除阑尾之类的。

这个事当时在全县反响很大。很多人说,一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知青,在土窑洞里做手术,死了人谁负责?还有人实名给县革委会领导写信通报这事儿。也有人说,孙立哲给群众送医送药,非常好。县委书记让曹谷溪去考察一下,该支持的要大力支持,不该支持的要立即制止,给配一个高级外科大夫协助完成。

曹谷溪到关家庄医疗站,看了所有做过手术的病人,查了全部处方。外科大夫到实地认真考察之后,认为应该支持孙立哲。曹谷溪写了长篇通讯《一个活跃在延安山区的赤脚医生》,1971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整版刊发。在采访这件事的时候,认识了史铁生。

那时的史铁生,就和农民一样,也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头系白毛巾的一个后生,大队的饲养员,还没有开始文学创作,只是《山花》的读者。

史铁生写的《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就是以延安插队所在地为蓝本。

延川有三道川,分别是永平川、文安驿川和清平川,史铁生把清平川写成了清平湾。而延川的方言,把白老汉的“白”字读成“破”,白老汉就是文中“破老汉”的原型。

曹谷溪曾经坦诚地说,我和路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功利心,但铁生没有,他是一个真正为人类命运思考的严肃作家(小姐姐注:“人类命运共同体”典故的最初出处?)。铁生对人性和生命的理解,达到了一个很不一般的高度,他没有任何功利性。对于什么时候结束生命,他是知道的。他要捐献器官,捐献的时间也是定好的。

而就在史铁生去世前的四五天,他的朋友来看他,他谈笑风生,还开玩笑说,“你们这不是在向我的活体告别来了?”他曾说过,“一个欲望横生的史铁生,如果命运不给他点颜色,他也许就会忘乎所以,如果不失学,不失恋,不失业,不截瘫,不患尿毒症,就白活一生。”



习近平所在的梁家河离延川县城约有25公里山路,当年交通不便,只能靠步行,习近平来县城开会或办事,晚了回不了梁家河,他就会找路遥长谈。谷溪当时是延川县革委会通讯组组长,路遥则是通讯组学员,他们都住在县革委会的窑洞中,窑洞既办公又住人。谷溪回忆道,当年习近平和路遥进行彻夜长谈的窑洞是“三间房”,这是专门供来客住的客房。谷溪自己曾居住过的2排18号窑洞路遥也曾住过,内有印照片的暗房,习近平与路遥聊天应该也会去那里。

一张1973年拍摄的照片。

习近平的外公、齐心的父亲齐厚之,192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院法律系,系蔡元培的得意门生。齐家满门忠烈。齐厚之毕业后留校。他在短暂任教一年后,便在冯玉祥领导的国民革命第三军中担任军法处长。北伐战争后,齐厚之任直隶省阜平县县长。1931年转任山西省阎锡山政府四科科长。后出任国民党黎城县、长治县县长。“七七事变”后,齐厚之与子女、女婿同在一个地区参加抗战。后来,阎锡山制造“晋西事变”,掀起反共高潮,齐厚之利用自己的国民党官员身份,给予中共领导的抗日政权很大支持。齐厚之后来担任傅作义将军的参议,北平解放时随傅作义起义。

1937年7月底,北平沦陷。当时,正在北平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读书的齐云因为政治面貌暴露,不宜继续留在北平,当年8月,齐云带着妹妹齐心一起离开北平。到太原后,在山西省长治县担任县长的齐厚之派人把女儿接到长治。齐云、齐心去后不久,因齐厚之不是阎锡山的嫡系(小姐姐注:此时薄一波正是阎锡山的红人,牺盟会骨干),被免职。当年初冬,齐厚之带着女儿到阳城县赋闲。日军侵占阳城后,齐厚之带着家人到乡下逃难,后又去了西安。齐心在经历几番曲折后,她终于重返长治,与姐姐重逢,并参加了八路军。

齐心回忆说,1939年3月18日,我的姐姐从长治亲自把我送到驻在屯留的抗大(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一分校。在校部,她跟同志们介绍:“我的妹妹是一张白纸,染成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齐心的弟弟齐锐新也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英模。


习近平的姨妈与姨父----齐心的姐姐齐云,心的姐夫魏健

齐心(左二)与抗大女生队部分老战友相聚。

1939年9月,齐心在抗大一分校毕业后,分配到长治县干部学校妇干队任指导员。不久,抗大一分校校长何长工下达指示说,候补党员不能担任指导员。齐心改任队长兼教员。日军冬季“扫荡”时,齐心调到县政府参加战地工作团,参加了荫城、西火镇战斗。齐心回忆说,“我抗大五期毕业后,本来去山东的名单里也有我,但姐姐齐云希望我留在太行做青年工作。组织上还考虑让我去国民党军队做统战工作,姐姐不同意,她认为我不成熟,那里太复杂。后来长治县县长张燮堂到抗大一分校要干部,组织上即决定派我和王军到长治县干校工作,王军任妇干队队长,我做指导员。何长工校长亲自接见我和王军,并对我们说:你们女同志要有政治家的风度,大错误可是犯不得呀!”《中国共产党山西省长治县组织史资料(1926-1987)》有所记载,其中介绍,长治县抗日民主政府于1939年9月建立,工作机构设有秘书办公室、武装科。秘书办公室的秘书为“齐新”。这里的“齐新”,就是齐心。除了齐新,齐心还有一个名字,“齐馨”。新中国成立后,齐心的父亲齐厚之曾经填过一份《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分部筹备委员会党员登记表》,在这份表上,齐厚之填的“家庭亲属情况”一栏就有“女儿:齐馨”。


齐心在太行山上。1941年2月,齐心进入中央党校学习,同年秋,作为中央党校征粮工作团团员前往陇东征粮。1942年春,齐心进入延安大学中学部学习,任党支部书记、学生会主席。


1943年,西北局从延安大学中学部抽调一批青年到绥德师范和米脂中学开展工作,齐心被抽中,并指定为主要带队人(党支部书记)。在途经西北局,前往绥德地委转党的组织关系时,齐心第一次见到时任绥德地委书记的习仲勋,从此两人相识、相知、相爱。1944年,4月28日,在绥德地委结婚。

“文革”中,齐心受到康生夫妇的迫害和审查。仅在“五七”干校劳动期间,齐心就被审查7年之久。

1952年秋,习仲勋奉调中央工作。他在中央工作的10年里,先后担任中央宣传部部长兼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政务院秘书长、国务院秘书长、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等职。习近平习远平都是10个月就断奶送回城里家中,由习仲勋照顾的。当时齐心工作在西郊,颐和园附近的中央党校,家住东城区,只有在每周末才能搭乘公交车回家一次,到家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星期日晚上还要赶回单位上班,所以和家人总是离多聚少。习仲勋齐心夫妇的孩子都住校或全托,家里也没有请保姆。

在一次节日晚会上,周总理一见到齐心就高兴地说:“这么年轻,哪里像35岁,四个孩子的妈妈呀1他决定让齐心参加外事活动------在北京参加过接待蒙古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泽登巴尔夫妇和在广东接待美国副总统蒙代尔夫妇的活动。

1962年秋,康生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对习仲勋搞突然袭击,诬陷他授意李建彤炮制《刘志丹》小说,为高岗翻案,说习仲勋是挂帅人物,是大阴谋家、大野心家。康生还在会上给毛主席写了一个条子:“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

1963年,受隔离审查期间,习仲勋在中央党校(独居在西公所)学习。在此期间,他认真阅读,并利用空余时间在住地后院的空地上种了一大片玉米、蓖麻和蔬菜等。他还写信给毛主席要求到农村去当农民。毛主席让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回复说,农村太艰苦,还是到工厂去。1965年,组织上安排仲勋到洛阳矿山机械厂担任副厂长。1967年4月5日,他写信给周总理说:“我的反面作用起完了,现在只是陪人挨斗了。”1968年1月3日,周总理派飞机将习仲勋从西安接回北京,采取特殊保护方式,交给北京卫戍区监护。

-----------

小姐姐特意选了习近平在省级任上的这篇从前的访谈,而不是现在的宣传,大家对照下他是否不忘记初心--习近平讲话,非常中庸的语调里包含了很多直言不讳,但是又不搞政治明星式的那种口若悬河的炫耀。

习近平谈自己如何跨入政界(原载《中华儿女》杂志2000年第7期“省部长专栏”)


杨:您是怎样从农村上大学的?

习:我那时一边当着村干部,一边总想着有机会上学深造一下,因为读书确实读得太少了。这与我理想的目标并不违背。那时候报大学,清华有两个名额在延安地区,一个分给延川县。我3个志愿都填清华,你让我上就上,不让我上就拉倒。县里将我报到地区,县教育局领导仗义执言为我力争;清华来招生的人不敢做主,请示清华。这又是一个机遇。1975年7、8、9三个月,正是刮所谓的“右倾翻案风”的时候。迟群、谢静宜都不在家,刘冰掌权,他说,可以来嘛。当时,我父亲下放到洛阳的耐火材料厂。耐火材料厂开了个“土证明”:“习仲勋同志属人民内部矛盾,不影响子女升学就业。”开了这么个证明,就上学了。走的时候,当地还剩下的一些知青都特别羡慕我。那些知青也都没得说,一恢复高考,都考上了学,还都是前几名。



在这一批知青中,出了不少人才。1993年我应邀回去了一次,当时我是省委常委、福州市委书记。延安行署专员给我讲,你们知青来了2万9,号称3万。现在出了盛部级干部八个,厅、局级干部大概二、三百个,处级干部有三千多个,这是一笔大资源。在8个省部级干部里头,我了解的有王岐山,他现在是广东省常务副省长。此外,还出了一批作家,像陶正,写《魂兮归来》、《逍遥之乐》,他是去延川的知青。还有路遥,他是延川的本地知青,写了《人生》。还有个作家叫史铁生,写了《我那遥远的清平湾》,这个清平湾就是过去他插队的延川县关家庄。另外出了一批企业家。前几年,延安搞了一次聚会,大概回去了上千人,拖儿带女的——让下一代去体会一下,还拍了个片子,他们送了我一套。上山下乡的经历对我们响是相当深的,形成了一种情结——叫黄土地情结。在遇到困难时想到这些,就会感到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要像爱自己父母那样爱老百姓,为老百姓谋利益,带着老百姓奔好日子。



杨:人生关键是要有一种信念,就是他很清楚人生目标是什么,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样,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不走邪路。

习:你说的很对。人生的道路要靠自己来选择。如何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关键是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否则,环境再好照样会走错路。

杨:据我知道,你们这批知青现在仍然非常关心、挂念那里的黄土地,您和大家都尽力为当地的群众、为促进那里的经济发展办了不少事。

习:我插队的那个村不通电,我走了以后帮他们搞了个变压器,通了电。前几年,又帮他们修了小学。1999年,又修了桥。这些都不是我出钱。有的是我介绍去的帮扶项目,有的是我给当地领导说说,引起重视后解决的。我在的那个村绝对是个贫困村。延安养育了我好几年,为延安老区农民做点事,是我们应该做的。

杨:我们注意到在今年1月召开的福建省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期间,省内新闻媒介报道说您在作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必须使每一位政府工作人员都牢牢记住,人民政府的权力来源于人民,必须代表人民的利益,必须为人民谋福利,切不可忘记了政府前面的‘人民’二字”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还报道在大会结束时,您以高票当选为省长。我想,这既是全省人民对您的信任,也是人民群众对您过去所做工作的认可。请问您对此有何感想?

习:对于我们共产党人来说,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必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党和政府的一切方针政策都要以是否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最高标准。要时刻牢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时刻将人民群众的衣食冷暖放在心上,把“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作为想问题、干事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像爱自己的父母那样爱老百姓,为老百姓谋利益,带着老百姓奔好日子,绝不能高高在上,鱼肉老百姓,这是我们共产党与那些反动统治者的根本区别。封建社会的官吏还讲究“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们共产党人不干点对人民有益的事情,还说得过去吗?

杨:好。谈得非常有意思。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2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仲国民 2019-2-23 03:14
看样子,人品是很重要。人品又与父母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
回复 追求永生 2019-2-23 04:51
学历应该以最高的为准;学识应该按最成功的说话。小学中学,谁没有经历过?每个人还有不识字的阶段呢。
但是,不管学历、学识多高,都没有自矜的理由,这个又当别论。
关键还是自己的心态,而不是表面上的东西,更不是别人的说法。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3-26 20:15 , Processed in 0.05423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