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夺标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12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标标原创:在波恩倾听另一个阿伦特

已有 439 次阅读2016-1-9 12:42 |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之前标标专门介绍过海德格尔的情侣与学生,后来却与他分道扬镳的犹太裔著名思想家汉纳阿伦特Hannah Arendt
http://hanshan.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98&extra=
本文则是标标在德国文化名城的数百年历史名校也是音乐家舒曼、思想家马克思等人的母校与精神故乡---波恩大学,倾听德国著名诗人、波恩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学系主任、汉学家顧彬(Wolfgang Kubin,1945年12月17日-)的讲座后的读书笔记。
这里将要介绍的EM Ardnt也是姓阿伦特的德国诗人、思想家-----汉娜的姓是在犹太人取得平权后按照当时的姓名法要求,犹太化的德语姓氏,类似中国以往的避讳方法,在常见的德语姓氏里增减字母而得。

顾彬教授是继黑塞之后受中国文史、美学与哲学影响最深的德语诗人,也是专门研究鲁迅的汉学大家,译介了许多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的翻译家。
鲁迅1907年洋洋数万言的文言文诗论,分为九个部分,介绍的是具备自由与启蒙精神的一系列欧美诗人,包括歌德、莎士比亚、拜伦等都在其中,而今我们本土已经鲜为人知这部鲁迅作品,但是顾彬教授却把这部作品作为他译介鲁迅思想的一个标志,一个里程碑!

顾彬教授尤其欣赏这段里介绍的德国爱国诗人、思想家EM Ardnt:

“千八百有六年八月,拿坡崙大挫普魯士軍,翌年七月,普魯士乞和,為從屬之國。然其時德之民族,雖遭敗亡窘辱,而古之精神光耀,固尚保有而未隳。于是有愛倫德(E.M.Arndt)者出,著《時代精神篇》(Geist der Zeit),以偉大壯麗之筆,宣獨立自繇之音,國人得之,敵愾之心大熾;已而為敵覺察,探索極嚴,乃走瑞士。遞千八百十二年,拿坡崙挫于墨斯科之酷寒大火,逃歸巴黎,歐土遂為雲擾,競舉其反抗之兵。翌年,普魯士帝威廉三世乃下令召國民成軍,宣言為三事戰,曰自由正義祖國;英年之學生詩人美術家爭赴之。愛倫德亦歸,著《國民軍者何》暨《萊因為德國大川特非其界》二篇,以鼓青年之意氣。而義勇軍中,時亦有人曰台陀開納(Theodor Körner),慨然投筆,辭維也納國立劇場詩人之職,別其父母愛者,遂執兵行;作書貽父母曰,普魯士之鷲,已以鷙擊誠心,覺德意志民族之大望矣。吾之吟詠,無不為宗邦神往。吾將舍所有福祉歡欣,為宗國戰死。嗟夫,吾以明神之力,已得大悟。為邦人之自由與人道之善故,犧牲孰大于是?熱力無量,湧吾靈臺,吾起矣!後此之《豎琴長劍》(Leier und Schwert)一集,亦無不以是精神,凝為高響,展卷方誦,血衇已張。然時之懷熱誠靈悟如斯狀者,蓋非止開納一人也,舉德國青年,無不如是。開納之聲,即全德人之聲,開納之血,亦即全德人之血耳。故推而論之,敗拿坡崙者,不為國家,不為皇帝,不為兵刃,國民而已。國民皆詩,亦皆詩人之具,而德卒以不亡。此豈篤守功利,擯斥詩歌,或抱異域之朽兵敗甲,冀自衛其衣食室家者,意料之所能至哉?然此亦僅譬詩力于米鹽,聊以震崇實之士,使知黃金黑鐵,斷不足以興國家,德法二國之外形,亦非吾邦所可活剝;示其內質,冀略有所悟解而已。此篇本意,固不在是也。”

恩斯特·莫里茨·阿恩特(德文:Ernst Moritz Arndt 1769年12月26日 – 1860年1月29日)是一位德国民族主义作家及诗人。早年曾经为到废除农奴制而斗争,后因反对拿破仑对德国的主导及反法观点而离开德国前往瑞典。他是德国民族主义及德国统一运动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曾经被误解为反犹主义者。
顾彬与鲁迅最欣赏的这位阿伦特的作品就是这首“祖国赞美诗”,我先给出它的英文版--诗歌的核心就在于这句:"上帝给我们钢铁,不是要我们做奴隶的,而是要叫我们铸剑,‘、、、、、"----在鲁迅的年代,他呐喊中华民族的思想启蒙,那么标标且问迄今我们完成这个任务了吗,我们是否已经人人握有斩断奴性、得以祛魅的钢铁利剑来进入心灵的自由王国?我们的民族是否得以以此种钢铁利剑,在启蒙前沿开疆拓土,将人民的创造力犹如核反应似的释放出来?
Patriotic Song

by Ernst Moritz Arndt
God, who gave iron, purposed ne'er
That man should be a slave:
上帝给我们钢铁,目的不是要我们
铸造奴性
Therefore the sabre, sword, and spear
In his right hand He gave.
而是要我们得以铸剑、匕首和梭镖,
放在他伸出的右手备用。
Therefore He gave him fiery mood,
Fierce speech, and free-born breath,
因此他散发出火热的情绪、激进的言辞、
生来自由的气息,
That he might fearlessly the feud
Maintain through life and death.
以便他得以无所畏惧地始终维系同仇敌忾,
贯穿生与死。

Therefore will we what God did say,
With honest truth maintain,
因此当上帝已经告知我们这最诚实的亘古真理时,
我们该将如何?
And ne'er a fellow-creature slay,
A tyrant's pay to gain!
不要再让我们同室操戈、手足相残,
这是那暴君期盼回报的利润!
But he shall fall by stroke of brand
Who fights for sin and shame,
不过如此为着罪孽与耻辱而战者,
必将带被反抗的烙印而溃败
And not inherit German land
With men of German name.
不可能被让渡这德国的土地,
还有拥有德语姓氏的人民
O Germany, bright fatherland!
哦,德国,光明的祖国!
O German love, so true!
哦,德国之爱,如此真切!
Thou sacred land, thou beauteous land,
We swear to thee anew!
这神圣的土地,这美丽的国土,
我们发誓要叫你重生!
Outlawed, each knave and coward shall
The crow and raven feed;
哦,驱逐每一个恶棍与懦夫,
将他们的血肉以饲乌鸦与渡鸦
But we will to the battle all--
Revenge shall be our meed.
而我们将全力而战,
复仇成功便是给我们的回报!

Flash forth, flash forth, whatever can,
To bright and flaming life!
闪耀的前方,闪耀的前方,无论怎样,
都将是光明与激情燃烧的生活!
Now all ye Germans, man for man,
Forth to the holy strife!
现在所有的德国人民,奔向神圣的战斗吧,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Your hands lift upward to the sky--
Your heart shall upward soar--
将你们的手举向苍天,
你们的心也将随之高高翱翔!
And man for man, let each one cry,
Our slavery is o'er!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每个人都可歌可泣地为奴隶制送葬!

Let sound, let sound, whatever can,
Trumpet and fife and drum,
发出声音吧,无论怎样的响动,
军号响起或是鼓乐喧嚣,
This day our sabres, man for man,
To stain with blood we come;
这一天我们来了,我们的匕首染血,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With hangman's and with Frenchmen's blood,
O glorious day of ire,
That to all Germans soundeth good--
Day of our great desire!
以刽子手的鲜血,以法国侵略者的鲜血,
祭奠这充满愤怒的光荣之日,
为着全体德国人民掷地有声的利益,
这是充满伟大期盼的一天!
Let wave, let wave, whatever can,
Standard and banner wave!
掀起波澜吧,无论怎样的波澜,
旗与帜的波澜!
Here will we purpose, man for man,
To grace a hero's grave.
而今我们每个人的目标,
便是去筑起英雄的丰碑!
Advance, ye brave ranks, hardily--
Your banners wave on high;
坚定不移地前进吧,这勇敢的行列,
猎猎红旗高展如画!
We'll gain us freedom's victory,
Or freedom's death we'll die!
我们必将赢得我们的自由与胜利,
抑或,不自由毋宁死!
---------------------------------------------
德语版
Der Gott, der Eisen wachsen ließ,
der wollte keine Knechte,
drum gab er Säbel, Schwert und Spieß
dem Mann in seine Rechte,
drum gab er ihm den kühnen Mut,
den Zorn der freien Rede,
daß er bestände bis aufs Blut,
bis in den Tod die Fehde.
So wollen wir, was Gott gewollt,
mit rechten Treuen halten
und nimmer um Tyrannensold
die Menschenschädel spalten.
Doch wer für Schand und Tande ficht,
den hauen wir in Scherben,
der soll im deutschen Lande nicht
mit deutschen Männern erben!
O Deutschland heil'ges Vaterland,
o deutsche Lieb' und Treue!
Du hohes Land, du schönes Land,
wir schwören dir aufs Neue:
Dem Buben und dem Knecht die Acht,
der speise Kräh'n und Raben!
So ziehen wir aus zur Hermannsschlacht
Und wollen Rache haben.
Laßt brausen, was nur brausen kann,
in hellen, lichten Flammen!
Ihr Deutsche alle Mann für Mann,
zum heil'gen Krieg zusammen!
Und hebt die Herzen himmelan
Und himmelan die Hände,
und rufet alle Mann für Mann:
Die Knechtschaft hat ein Ende.
Laßt wehen, was nur wehen kann,
Standarten weh'n und Fahnen,
wir wollen heut uns Mann für Mann
zum Heldentod ermahnen.
Auf! Fliege hohes Siegspanier,
voran den kühnen Reihen!
Wir siegen oder sterben hier
Den süßen Tod der Freien.
----------------------
Wolfgang Kubin继承先贤的理念,包括中国的“天圆地方”美学概念,写了一首著名的诗“在啤酒厂”

在啤酒厂 
顾彬
为什么非要从死亡去看待这个世界
不能轻盈一些吗
悠悠百年
一个人也能活得那么久长
麦芽和啤酒花
水和玻璃杯转瞬,
人就离不开杯中酒了
如果要问形状人上面是圆的下面是方的
正如天圆地方而啤酒瓶以“物”的形状鼓起
它的空腹还有它的青绿色
海水里的孤岛
从陆地分离出来
桥延伸像一个瓶颈
为什么要从死亡去看待这个世界
最终我们将会成为什么我们现在说“是”的,
曾经说“是”的
在三维空间的啤酒花和麦芽
永不停止的被摇动被振荡
从人变成为酒瓶进入世界,
六瓶一捆
人人都在酌饮
直到我们被饮尽
被扔在青草和垃圾之上
直到我们被回收和清洗
最终被搁进博物馆呈现在新的用处

“海水里的孤岛
从陆地分离出来
桥延伸像一个瓶颈
为什么要从死亡去看待这个世界”
这段在标标看来显然来自于约翰多恩著名的诗歌“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谁而鸣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ach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Motherland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ner of thine own Or of thine friend's were. Each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For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Therefore, send not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Mainly by John Donne(1572-1631) 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 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份。 如果海浪冲掉了一块岩石, 欧洲就减少。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约翰·多恩John Donne(1572 - 1631)

这首诗是英国诗人约翰·多恩(1572-1631)所写,海明威喜爱这首诗,把它放在自己一部小说的正文之前标明主题,小说也用诗中的一句话作为书名,就是《丧钟为谁而鸣》,小说是关于西班牙内战的故事。  海明威在书中说过这个意思:所有的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问丧钟是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也就是说,整个人类是个命运共同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自己的不幸,这就是约翰·多恩这首诗的主旨。
“人人都在酌饮
直到我们被饮尽
被扔在青草和垃圾之上”

在如火如荼的抗日战争时期,宋美龄引用过这个典故:
伦敦圣保罗教堂南门顶上,有一块奇怪的石头,上面雕刻着一个拉丁字“Resurgam”,意为“我将再起”。说起它的历史来是这样的:当教堂的大圆屋顶行 将动工时,建筑师克莱斯陶佛棱爵士(SirChristopherWren)要求一块石头作为中央的标记,俾工人有所准据。有人便从乱草堆中拿来一块刻着 这个拉丁字的墓碑。它的意义如此深刻,使那位建筑师颇为所动,便决定在那个建筑物中给这块石头安放一个永久的位置。自是它便一直保存到如今,成为激励所有 看见它的人们的乐观情绪的源泉了。

宋美龄晚年更以“圣经 提摩太后书第四章”里的我一段来进一步背书艰难时节激励人生的话语,其实无异于保尔柯察金的原型奥斯特洛夫斯基那段著名的遗世之言: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
----------------------
同样热爱中国古典诗歌文化的德国诗人、小说家、诺贝尔奖得主黑塞也是如同他热爱的李白那样,以酒来比喻生死与爱情的追求,写下这样一首隽永的小诗,标标将此翻译出来:


一只蝴蝶飞进我的葡萄酒杯里 
痛饮着死亡的甜蜜
扑腾着湿漉漉的双翅 作垂死的挣扎
最终 还是我用手指捞起了它 

我的心也被你的目光蒙蔽,
沉醉在失恋的杯酒醇香中,
欲仙欲死在你的甜言蜜语里,
除非 你用手指来点化我的命运.


Falter im Wein 

Hermann Hesse 

In meinen Becher mit Wein ist ein Falter geflogen,
Trunken ergibt er sich seinem süßen Verderben,
Rudert erlahmend im Naß und ist willig zu sterben
Endlich hat ihn mein Finger herausgezogen.

www.6park.com

So ist mein Herz, von deinen Augen verblendet,
Selig im duftenden Becher der Liebe versunken,
Willig zu sterben, vom Wein deines Zaubers betrunken,
Wenn nicht ein Wink deiner Hand mein Schicksal vollendet. 

-----------------------------------------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临死的时候,它能够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4, 2017-9-23 23:19 , Processed in 0.04854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