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门清自摸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4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世界就应排除“流氓国家”美国继续前进

热度 1已有 47 次阅读2018-4-12 00:47 |系统分类:旅居生涯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斯蒂格利茨:世界就应排除“流氓国家”美国继续前进

美国总统特朗普单方面挑起贸易纠纷的强硬态度给世界带来巨大震荡和不安,“贸易战”成为现阶段的热词。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中国迅速做出回击,那么其他主要国家和地区又是如何看待和应对这种状况的呢?

日经中文网记者藤井彰夫对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长年研究国际经济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进行了采访。

在4月12日刊登的采访中可以看出,斯蒂格利茨在批评特朗普政府时毫不留情,他指责特朗普是在开启一个危险的先例,成为制裁对象的日本和中国在美国钢铁进口中占比很小;这不是安全保障问题,而是贸易法的滥用;应该有人在美国国内起诉特朗普此举违法,但至今尚未这么做,是因为美国企业畏惧政府。

斯蒂格利茨认为,关于知识产权问题,应该放在WTO现有框架内解决,发展中国家要求外国企业不能只利用资源、人力,也应协助开发,这是可以理解的。

他称,如今的美国需要外压,特朗普就是欺负人的孩子,和解政策行不通,中国启动“报复关税”是恰当措施。如果特朗普政府不愿遵守国际法,那么世界就应该在排除“流氓国家”美国的前提下前进。

500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记者:特朗普政权出台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与中国的“贸易战争”风险浮出水面,您怎么看?

斯蒂格利茨:与其说是“战争”,不如说是“小冲突”。作为基本原则,应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来解决问题。美国一直承诺遵守国际法,因此如果出现问题,应向WTO起诉。如果对现行的国际法不满,则应该努力修改相关法规。

以安全保障为由对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是非常危险的做法。因为,如果以安全保障为名,食品等几乎所有产品都可以成为对象。开启了一个危险的先例。

成为制裁对象的日本和中国在美国钢铁进口中占比很小。这不是安全保障问题,而是贸易法的滥用。应该有人在美国国内起诉特朗普此举违法。之所以尚未这么做,是因为美国企业畏惧政府,对于民主主义来说这不是好事。

此外,特朗普对欧洲豁免制裁关税,但日本被排除在外;在日美关系方面,特朗普总统的做法很有问题。

记者:特朗普还针对中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基于《贸易法》第301条款启动制裁。

斯蒂格利茨:关于中国侵犯知识产权问题,克林顿执政时期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不过当时WTO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尚未推出。现在应该通过WTO来解决争端。

特朗普政权认为中国强行要求外国企业进行技术转移,而中国则主张这是对华投资的条件,是WTO规则所允许的。发展中国家对外国企业表示,不应该只利用资源和人力资源,也应该协助开发,这是可以理解的。

500

记者:您认为日本应该如何应对?

斯蒂格利茨:所有国家都应该一起告诉美国“美国违法了国际法,我们将以深思熟虑、毅然的方式应对”。什么都不做的日本采取的是和解政策,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不是好办法。应该挑选几个对美国政治十分重要的核心产业采取报复措施。

中国启动“报复”关税是恰当的措施。采取极端应对方式的是韩国。与美国就调整美韩自由贸易协定(FTA)达成协议是重大错误。韩国还同意美国企业每年对韩国出口5万辆以美国安全标准制造的汽车。安全的定义应由本国国会确定。这相当于美国威胁韩国政府,对韩国兜售不安全的汽车。

(防止韩国诱导货币贬值的)汇率条款也是问题。由于涉及货币政策,中央银行并不欢迎。如今的特朗普政权暂且不说,在传统上,美国财政部也应该反对。

记者:看起来特朗普正在亲自破坏美国一直主导的国际秩序。

斯蒂格利茨:在如今的国际秩序中,最为重要的领域是应对气候变暖。美国以外的国家应该携手反对排放二氧化碳的美国的产品,很多美国人都会赞同,应该施加令特朗普总统改变行动的刺激。

既然美国政府反对选出WTO争端委员会的相当于法官的高级委员,那么就应该以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决定新委员,在排除美国的情况下向前推进。虽然可能显得夸张,但世界应该在排除不遵守国际法的“流氓国家”美国和朝鲜的前提下前进。

记者:日本在安全保障上依赖美国,而且欧洲也希望和美国合作。

斯蒂格利茨:重要的是,包括我在内,很多美国人都尊重国际法和国际秩序。特朗普总统声称在贸易和地球变暖问题上不会合作。如果能让他回到谈判桌前,那当然好,但或许没有这种可能性。

美国需要外压。特朗普就是欺负人的孩子,和解政策行不通。我的意见绝非反美,而是很多美国国民都有的。虽然是艰难的时代,但不能允许特朗普破坏国际秩序。

记者:您如何看待交易遍布全世界的虚拟货币?

斯蒂格利茨:我反对虚拟货币。已经存在美元、日元等货币的情况下,还需要虚拟货币,这是因为其存在容易被用于违法交易的隐秘性。国际上正在遏制洗钱和恐怖活动资金等,为何还要制造漏洞?虚拟货币除了投机以外,完全没有有效的功能,是非建设性的,应该加以禁止。

如果难以禁止,对于利用美元和日元等兑换虚拟货币,应该要求提交报告。应确保透明性,如果缺少从何处获得货币等记录就不允许交易。

记者:目前出现了中央银行发行数字法定货币的趋势。

斯蒂格利茨:我赞成停发纸币,改用数字货币。与纸币相比,更有透明性。将易于掌握经济活动,进行宏观管理,但唯一的问题是信息过度集中于政府。恶劣的政府有可能加以滥用。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美国印第安纳州出身,现年75岁。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年轻时作为经济学者显露头角,先后在美国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等地执教。1995-1997年在克林顿政府担任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CEA)主席,1997-2000年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2001年凭借“信息经济学”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在肯定资本主义和市场机制的同时,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华尔街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持批评态度。活跃领域广泛,例如负责撰写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担任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的国际顾问委员。】

1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16 03:20 , Processed in 0.0478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