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小龙鱼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华晨宇 一颗中国当代音乐艺术家新星

热度 1已有 57 次阅读2018-3-25 15:06 |系统分类:原创博文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华晨宇 一颗中国当代音乐艺术家新星

【鱼论】一把年纪了,还能追粉,而且第一次对一位中国年轻的音乐人追粉,我对自己很满意——我还没有老。



华晨宇《假行僧》 - 单曲纯享《歌手2018》第10期 Singer 2018【歌手官方频道】

【鱼论】迄今为止,我所听过的华晨宇所有的作品中,最让我震撼和引起广泛深思和联想的一首。



CrazyInDark
IT 音乐 国学
1,706 人赞同了该回答

【鱼论】海内海外,对于华晨宇的这部作品有很多高质量的评论,我只在其选取了一篇很具代表性的。


华晨宇《假行僧》

我热爱《歌手》,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音乐比赛。

这当然是一个声色场、名利场、是非场。

但是,它让真正顶尖的音乐人在此碰撞,在此展现,在此袒露。于是,每一年,总会有几个歌手,能在比赛的压力之下,超脱出来,带给我们几首真正值得掬起、捧于心间的作品。在听到它们的那一刻,我们会觉得,平凡的我们,能在这个快餐娱乐时代邂逅它们,是何等殊盛的因缘。我们会觉得,有《歌手》这个舞台,真好。



华晨宇的《假行僧》,便是这样一首歌。



假行僧这首歌,翻唱的人太多,但真正唱对味道的人太少。动不动就陷入了王健林式的苦苦跋涉站上人生巅峰的豪情。

等等,不如我们再来看一次歌词。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 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这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为什么,这个跋涉的人,叫做假行僧?假行僧,假在什么地方?

走遍千山万水,走遍天堂地狱,为何不停留,为何不想有人知道、有人跟随?为何我并不是不想你受罪,而只是不想知道你在受罪?为何我并不是不虚伪,而只是不想你看到我的虚伪?



其实,假行僧的形象,总是让我想起歌德笔下的浮士德。浮士德和魔鬼的交易是,魔鬼给予他青春、爱情、权力,而浮士德必须永不满足、永不停留,否则讲失去灵魂。只要有一刻,他说出了“停留一下吧,你多么美呀!”的感叹,便会在这一刻死去。



于是,假行僧,身上总是带着一分坦塔罗斯式的干渴(希腊神话里,那个河水浸到下巴,想要低头喝一口时却会退去的酷刑)

他假就假在,他的跋涉,他的求索,他的修行,他的超脱,其实都是他内心干渴的掩饰,正因为他如此的渴望,如此的敏感,如此的在欲望前面不堪一击,才更不敢敞开胸怀,才更不敢面对自己,才更蜷缩在黑色的斗篷里,仿佛一个玩世不恭的过客,不断的去追求更多的东西,更好的东西,不敢享受停留的奢侈。



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在现代社会,我们每个人都是浮士德,都是假行僧,不是么?

每天都有文章在朋友圈洗脑,多少万多少亿才能财富自由。我们需要多么努力才能上升阶层。被时代淘汰是多么的凄惨和不予辩驳。

所以我们必须不停的自我鞭策,不停的自我催眠,不停的用全副身心迎接一个又一个考试,争取一次又一次升职。我们已经被某种震耳欲聋的声音规范了怎样才是成功,怎样算是卢瑟;怎样才是上进,怎样便是堕落。在无数次辩解、叛逃无人理睬后,我们也开始慌张起来,焦虑起来,斤斤计较起来,害怕一不留神,就掉了队,一不留神,就成了弃儿。

我们痛恨被抛下,我们痛恨不完美。

我们浏览的网页上,总是飘着最帅最美丽的男女;我们装模作样的追求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们海淘网购各种评测中最有性价比的商品。

我们背诵着二手到七手的成功学;我们嗅探着时代的大潮和微澜假装这样就能相时而动;我们揣摩着客户和上级的心意学习着professional

甚至我们连偶然脱离工作、出门旅游的时候,还是辛辛苦苦的做着攻略、按图索骥,打卡打勾,生怕错过。

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在乎的一切,我们不能懈怠。我们不能停。我们让自己相信自己的蝇营狗苟孜孜以求最终能够解决一切的问题。



但生命,总是会让我们不得不停下,总是会问一些我们假装不知道的问题。

我们必须在某一天,接受一个远不如章子怡胡歌布拉德皮特斯嘉丽强森的人,原谅接纳他(她)的全部,也献上自己的余生。

我们必须在某一天,接受自己的平凡——即便在一些事业上我们做得再优秀。我们不得不数数在我们身上已经流过和浩浩涌来的时光,在人生的可能性上划去一个又一个选项,然后,想一想,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自己还能活成怎样。

我们必须在某一天,送走那些已经习惯存在在你身边的人和事物,甚至自己陪伴自己缓缓走完最后一段,才仓皇悔悟那些仿佛忙碌却不曾珍惜的日子。



然而,即便在这些时刻,我们依然还是怯懦的。我们已经越来越娱乐化的时代(是的,如同配套设施般的,鼓励我们“上进”、催动我们焦虑的商业化社会,也一定提供了最掏空人麻醉人精神的娱乐工具,让人上瘾,让人依赖,让人退化),让我们愈发的不敢揭开、不敢直面。

像我写文章时,就会每每感触到,许多情感,许多事情,不能往深处说,不能太切己而诚恳的说——因为那必然会接触到真实的血肉,触碰我们深深隐藏的灵魂,那必然会要我用刀片,去划开自己的心灵——往往的,我们的创作和思考,还不是一把冷酷而精确的手术刀,而是一把并不锐利、锈迹斑斑、需要反复切割厮磨才能把血肉筋脉撕裂的钝刀。心中的颤抖,胃部的抽痛,甫一切割,我们就已经觉得难以忍受。于是,我们总是草草缝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与麻木的娱乐中去,那样活着更轻松不是吗?



华晨宇则不一样,他是敏感的,但他又是坚强和勇敢到可以直面这种切肤锯肉的疼痛的。就像他能唱出至今我还不敢认真听的《癌》,他有着艺术家那种残酷的天赋,始终带着那把钝刀,插在身体里,带着血迹沉着前行。



在这一期歌手里,华晨宇自己对于这首《假行僧》,有着长长的vcr解读。他的假行僧,在演唱之前,解释权当然只属于他。但正如所有伟大的艺术一样,每个见证者,心里都会有自己的感触、自己的形象。因此,我还是愿意回到现场,回到没有任何先入的无知状态,来重新拾起当时跟随着一个个乐句被震撼,被惊骇,被征服的历险。



一开始,阴沉的钢琴,单调的弹奏,勾勒出一个彳亍独行的音乐形象。奇异的是,华晨宇的低音在现场出乎意料的有磁性和包围感,让人一下子就调整了呼吸,跟随着他的旅程。“我是谁”的“谁”用叹息的方式唱出,让人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压抑。接着,是飘渺的吟唱,仿佛海妖危险的歌声,又仿佛幽幽洞穴里不详的回音,让依然行走在单调和弦上的旅程更加的迷茫不安。

邪魅诡异的笑声让我背后一麻,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同的表演,华晨宇在解放他的封印,将他真实的自我裸露出来,有明亮的,更有黑暗的、扭曲的、拉扯的东西。

于是他立刻单手遮住了脸,仿佛在抑制自己的情绪,又仿佛是在拼命保护那一面已经破碎的面具,保护面具后面藏得深不见底的东西。

直到此刻,我还是感觉到,副歌的B4,发声位置似乎不太对,导致有硬憋的干涩感,但很快我意识到这是他有意选择的方式,那充满挣扎的煎熬,又在两次整整18拍、仿佛无情而绵长的岁月般的长音中,被磨洗压平,如同镇压那只渴望自由、诅咒神佛灰飞烟灭的心猿。 

琴声开始流淌起来,加速了一倍,吟唱的主题这次以强声出现,又是一个长音,桀骜的尾音处理把情绪冲突带向高潮。于是副歌部分再次以加速后的节奏呈现,这次刻意的撕裂唱腔更加明显,唱腔在这里愈加的黑暗化,仿佛藏在人性后面兽性的嘶吼,更像是魔鬼借着人的手摧毁美好时的恶毒嘲讽。其实音乐进行到这里,已经接近五分钟,再加上一个尾声,就可以算非常完满了。但是,此时吟唱部分第四次出现,接续着分叉的声音,神经质的笑声,又带来了更加撕扯的情绪,那种天人交战的沉重,深深的揪住了每一个人的心灵,此时那琴声急促如织,让人想起白居易著名的诗句,嘈切间,铁骑突出、暴风骤雨,在现场的时候,我们完全被这癫狂疯魔的铁壁笼罩,随着华晨宇的声声嘶吼呐喊,被抛入深渊,同那一声沉重的砸键声一起,摔成齑粉。

那时,请不要责怪我们破坏了这死寂的氛围,已经有太多的情绪随着这音声呼啸压在了我们的心上。我们必须同样呐喊,我们必须同样发泄。

但华晨宇的呼吸声重新让现场安静了下来,我们稍稍得到释放的心再次被攥了起来,听他回归式的用第一段的处理方法,来结束整首歌,仿佛这一切挣扎都是一种西西弗斯般的无尽循环的苦难。





是的,华晨宇的这首歌,看似用了太多近乎口技的技巧,制造了太多声效,意象纵横,却完全让人不感觉驳杂,不感觉炫耀。看似这是一场音乐剧式的夸张表演,却因为每一丝情绪,每一分力量全部来自这个灵魂的内部,而如此的动人。他演唱这首歌的状态,一人,一琴,周边唯有慢慢长夜,空气中唯有自己的呼吸。如此简单,如此原始,仿佛回到文字之前、语言之外,回到最古老的音乐,最直接诚恳的表达方式。“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好的艺术,从不需要在文辞上叙说解释得太多,我们已经会感受到共鸣,感受到灵魂上的触动,无数的意象会借着情感的触发,从我们身体内部迸发出来。华晨宇的音乐是压抑和黑暗的,但我们藉由华晨宇的歌声,如同温峤点着了犀牛角,照向幽暗的河面一般,往我们心灵深处一照——

那沸腾的,恐惧的,柔弱的,呼叫着的

全部被唤醒了。



我在这音乐的子夜里,

看到了每一位求索者内心的挣扎和煎熬

屈原既放,形容枯槁,彷徨山泽,在楚王旧庙的呵壁问天。

默罕默德饥饿虚弱中在虚空中听见“请诵读”的召唤。

王阳明在龙场那个万籁俱寂的深夜,内心的山崩地裂。

但丁在黑暗的森林中遇到三只猛兽,而走向的地狱。

克尔凯郭尔在信仰的危机中对婚约的毁弃。

尼采注视着、也注视着尼采、并最终令他疯狂的深渊

萨特注视着的,让他感到可怕、恶心、真实的那棵栗树。



我也听见了贾宝玉温香软玉的太虚幻境里,那深有万丈、遥亘千里的迷津沉重的呼吸。

我也想起了把Diablo封印入自己额头的英雄,终于在漫长的行走中,变成了暗黑流浪者,目睹了身边的苦难和死亡,重新堕落为魔。

还有佛罗多戴上魔戒是,感受到的邪恶的诱惑和召唤。



是的,我们的心灵里,藏了多少美好,便也藏了多少恐怖。

常常我们想要拥抱这些美好,就一定会与这些黑暗共舞,被它们割伤。这是这个世界的真相,但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不管多么疼痛,不管多么绝望,如果我们害怕了,逃走了,我们就变成了华晨宇所歌的假行僧。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极刑。



在评论李泉的《一生所爱》的时候,我曾经提到他这首歌隐隐然代表了中国另一类不同的、狂放的审美。那是属于庄生、阮籍、李白、朱耷的狂歌痛饮。但我没有想到,这些话语我写早了。华晨宇以这《假行僧》一曲,更极致的、更贴切的诠释了这种亘古传下的长歌的魂。

一人一琴,吟啸天地

弹出三尺微命的五蕴七苦 弹遍万八千世界的神佛鬼蜮

如古筝 如古琴 如磬 如笙 如百鬼嗔喜 如万壑相呼

这是最血肉的拍击和歌唱 也是最浩大的天籁



当华晨宇一曲唱罢,我一身冷汗,与旁边的听审们面面相觑。

我们都被彻底的震撼到了。

我在现场听过谭晶、韩红、黄绮珊千锤百炼发聋振聩的共鸣,惊叹过过迪玛希天外来客般的浑厚胸声和极限高音,感受过过现场价值连城的音响中的bass和鼓点在每个人胸腔中的震动。我知道震撼是什么感觉,但这一场华晨宇给我的震撼,是超越这一切的,因为它是超越感官,直击心灵的。

这种东西什么呢?



看到过一个有意思的说法——其实这是一个大审查的时代。其实,政治上、道德习惯上的敏感禁区实在只是小小的一个角落;更大的审查来自于商业的力量,来自于每个人的顺从和惰性。我们已经太过习惯于快餐化、碎片化的阅读体验,即便偶尔有微弱的抵抗,依然还是身体很诚实的不自觉的在微博、朋友圈提炼着精简、有趣、刺激的文字。我们已经让自己相信这是时代的需求,这是大众的文化,流量和传播意味着一切,因此,太多的内容,我们甚至未加抵抗和顾虑,就自己对它们判处了死刑。

于是,大众文化就只能在我们共同的添砖加瓦中,越来越滑向低端,滑向感官,滑向庸俗和短暂的刺激。其实,这个竞争激烈的舞台,也一直在向歌手们发出这样的诱惑,不是吗?

可是华晨宇在这个夜晚展现的,是完全跳脱商业,完全自我的东西——即便是往届的《柿子》、《欲水》、《凤凰于飞》这一届李泉充满艺术性的《一生所爱》《哪怕我很小》,都依然是在大众流行的框架内,展示一些不同的、不那么快餐的、更高层次的东西——华晨宇则不同,他直接无视这些框架,无视大众口味、传播需求的拙劣审查,回归本心本源,旁若无人的恣意袒露,疯狂倾吐,隐隐然,已经与席勒、高更、勋伯格这些表现主义大师遥遥相望,与屈原、阮籍、王洽这般走在时代前面、同样不拘于时代审查的古人心有灵犀。

此时的华晨宇,翱翔于音乐之上,凌驾于技巧之上,抟扶摇而上九万里,自由而幸福——当然,依然带着他身体里的那把刀。

我也见过许多地下乐团自以为行为艺术的表演,但其杂乱的章法、粗糙的技术和未经提炼的情感,实在相差太多。这首歌,主歌、副歌、吟唱三个部分交替呈现,全在华晨宇一琴的掌控之中,不断盘旋,不断研磨,不断上升,最终爆裂,这种淋漓,纵有很多音乐剧式的表演成分,光是“行为艺术”完全无法涵盖。



宋柯评价华晨宇是“下一代的中流砥柱级的歌手……这种孩子必须夸”

这个评价落在排名和真实水准并不符合的《我管你》上时,我曾经深不以为然:我不否认他的优秀,但“必须”两个字何来?难道可以脱离具体表演进行先入为主的判断?

但在这个夜晚,这首摧毁我的《假行僧》唱罢之际,让我起立,让我举起双手,让我声音嘶哑,让我用尽全身力气鼓了一分钟的掌——不是因为礼节性的、对歌手的尊重,或是气氛性的被现场情绪感染——而是向伟大艺术的由衷的致敬。我心里莫名的就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这样的艺术家,必须珍惜。



在我心中,有许多的名字、地点和年份

David Gilmour和David Bowie的Comfortably Numb,Royal Albert Hall,2007

Michael Jackson 的Dangerous,MTV颁奖礼,1995

Queen的We will rock you,1981

Guns N' Roses 的Knockin'On Heaven's Door,东京,1992

coldplay的viva la vida,英格兰,2012

p!nk空中的Glitter In The Air;Lady Gaga,Elton John的Your Song,格莱美,2012

……



我曾以为,这些奇迹的时刻,这些刹那的永恒,我只能神往,只能钦慕,只能膜拜。这些都是音乐的传奇。

但,华晨宇的《假行僧》,2018年3月15日,湖南长沙。

在我心中,至少在这个表演,他已经和那些伟大的名字并列在了一起。

甚至,我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一整季的歌手,都是冥冥之中,为这首歌的存在而安排下的。

即便这首歌注定不会成为街头巷尾不断播放洗脑的爆款

它作为如此绝对、如此强悍、如此特别的艺术现场表演

第一次在公众媒体上播出,第一次震撼到如此多的心灵

我相信,它一定会一再的被回忆,一再的被描述,一再的被提起,一再的被追随。

当十年、二十年以后,依然有人提起这个表演的时候,

我会微微带着自负,带着第一次听到它时激动的余温,告诉大家:

“当时,我就在现场。”

1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小龙鱼 2018-3-25 15:28
这就是小龙鱼这几天在干什么。

我觉得我不经意,就在脚下捡到了一枚硕大的裸钻。

我把这首歌,小心翼翼地珍藏了起来,毫无顾忌,无比“自私”地把她当作了我永久的私有灵魂财产。
回复 追求永生 2018-3-25 23:43
人很不错的年轻歌手,和费玉清是老铁级的朋友。
回复 小龙鱼 2018-3-26 01:57
追求永生: 人很不错的年轻歌手,和费玉清是老铁级的朋友。
永生博,

在我的心目中,华晨宇不只是一名歌手,他已经是一位音乐艺术家了。

呵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4-20 05:23 , Processed in 0.06603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