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山 返回首页

汉王刘邦的个人空间 http://hanshan.info/?4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乔木日记(62):不伦之恋、神奇婚姻、谍海疑云

已有 15 次阅读2020-10-26 19:51 |系统分类:热点杂谈 | 宽屏 请点击显示宽屏,再点击恢复窄屏 | 动漫全图 如只见部分动漫,请点击显示全图,再点击恢复窄图

米兰·昆德拉说过,男女之间的事,最终都是在床上解决的。
​​一

7月6日,美国女教师玛丽·雷托尼离世。不是疫情,而是死于癌症,终年58岁。比她小21岁的丈夫、前夫、学生,病床前,陪她走完最后一程。

1996年,西雅图,34岁的小学老师玛丽,和13岁的六年级学生法洛,发生性关系,并因此怀孕。当时玛丽有丈夫,还有4个亲生子女。

玛丽被判性侵儿童罪,入狱服刑7年零5个月。后因她生孩子,容许保释。

保释期间,师生旧情复燃,再次怀孕。玛丽累犯,重回监狱,要一直服刑到2004年。

这次不能保释,但也不能不让生,她在狱中生下和法洛的第二个孩子。

两人的不伦之恋燃爆美国,三大看点:

1、师生恋,这在美国不容许。无论老师是男是女、大还是小,在校期间,一旦发现,老师一定会被处理。

我在北外的时候,其他院校也一样,很多老师都找的学生。我在的英语学院一辅导员,从大一抓起,和女生谈恋爱,最后结婚。这是美谈,比起更多校领导、教授始乱终弃,他们是真爱。

2、年龄悬殊,女老师34,男学生13岁,小学六年级。当然发育快。

3、社会地位、家庭差异太大。女老师家境优越,父亲是政客,美国独立党领导;两个弟弟任过政府法律顾问、国防部总检察长。

而男生法洛贫民窟长大,父亲在狱中,他与母亲相依为命。

事情并没有完。

出狱后不久,2005年两人结婚,2019年终于离婚。今年得知老师、前妻身患癌症后,男生又回到她身边陪伴。

美国全国性、最大的报纸《今日美国报》称,玛丽与自己学生的恋情,不为社会与法律所容,一生笼罩在“诱奸未成年人”的罪名中。

当然你也可以说,她为了真爱,大胆冲破世俗、道德和法律,并为此付出代价。是否怨悔不知道,但自作自受,求仁得仁。


昨天的文章 ,乔木日记(61)理想、反转、亲情 , 发表后,很多人问,陈近南到底是谁?

知道的,不说也知道;不知道的,说了也不知道。就像上面的师生,说不说他们的名字,甚至说一个化名,有什么关系吗?又不影响你对事件的认知。

类似陈近南这样的人不少,他们总能自我说服,也有人为之辩护:舍小家为大家。诗人裴多菲说,若为自由故,生命爱情皆可抛。不知陈近南们,若为什么故,老婆孩子皆可抛?

文章发在微博@乔木DC 后, 陈近南的前妻(还是一直没有离婚的妻子?),在公开的平台,用微博名@黄衣裳2020, 和网友有交流:


她用的是陈近南的真姓,不知道的人仍然不知道,因为他在江湖行走,名满天下,用的是另外的姓名。就像一般人不知道司马南、方方、方舟子叫什么一样。

@深海鱼的泡泡世界:看完了,感觉这位女性有女文青式的自我感动倾向啊。

@黄衣裳2020:同学,本人不是女文青,乔老师仅选了一部分,显得本人是可怜虫。

她的回帖较多,涉及到过往、现状、感情、财产,我不做评论,只是记录,选择几条:

@黄衣裳2020:同学,你愿意替这位分手自由的人支付1600万吗?要不你来?还是你觉得应该断供,你家的6000万的楼白白给银行收走?真潇洒。

@黄衣裳2020:我比较惊诧,何生不过是失意的国企离职员工,帮单位亏损了N万,负债1800万,怎么就成为某个江湖的豪客与骚客了?我们有颗金子般的成人之美之心,不过下回我们得审核对方资质资产,以及体检报告。我们需要为他们双方负责。

人人不易,念及旧情:

@黄衣裳2020:我有一名亲人,1949年因体格瘦小而占据军用运输机最后45KG去了台湾,回来的时候爱他的亲人均已不在人世,最后他被围追堵截,三方保护,逃离笕桥机场......还有亲人,不是那么幸运,被打成遍身筛孔......八千里路云和月,一寸山河一寸血。何生,曾经为国尽力,努力赚外汇。我不会忘记他曾经的不容易。

对我也有回应,感觉挺好一个人:

@黄衣裳2020:好,乔老师,我已大致浏览你公众号,两点稍加解释:1 2016年10月,你的另一账户下我是评论,而非自称前妻不断私信讨要孩子抚养费。我有1600万婚前协议款,无需讨要可怜抚养费。2 从前的你的文字,我们加三字:“微信群”,这样就是微信群某地三杰。

@黄衣裳2020:除此之外,乔老师客观回忆了一下与何生的来往。2014-2015年的所有女性合影已呈警局,乔老师的主题明确,篇幅有限,所以就不合适呈上供大家参观了。当时何生住3800块/月百子湾(我原文说的大郊亭附近)一个两居室之一,只两双变形皮鞋与两件磨毛T恤,夜夜与儿子视频,接受儿子批评。不是一般女性可以忍受。

事了拂衣去:

@黄衣裳2020:我已表述自己立场与意见:此事无关男女,甚至无关金钱。关乎责任!何生的谎言,一笑可以置之。这里是乔老师主场,现在我把场地还给乔老师。


2019年8月,中方以涉嫌“间谍犯罪”,将澳籍公民杨恒均逮捕,并通知了其妻袁瑞娟,网名袁小靓,微博“染香”的出境人。

2019年1月被抓后,官方确认他的名字叫杨军、澳大利亚公民。此前他自称是中国国籍,澳洲绿卡,可能是为了增加亲和力,便于中国读者认同。

我和老杨网络神交已久。第一次见面是2013年冬天在北京,凤凰网的年会聚餐上,同桌的还有茅于轼先生夫妇。

第二次见面是2016年9月在北京。湖南有一个湘剧进京演出,郎遥远兄有一些票,邀请了我、杨恒均、卫金桂、叶匡政、罗天昊等六七位朋友,一起观看。晚上演出前,先在旁边一家饭店聚餐闲聊。

去剧场的路上和杨恒均单聊。他说很快要去美国做访问学者去了,我说或许还可以在美国见面。

因为当时美国移民局批了我的移民申请,但是还有美国国务院审核、领事馆签证等漫长的等待,另外国内也有很多变量。能不能走、什么时候走,都不确定,所以没有细说。

(乔木、杨恒均。2016年。北京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
演出的是湘剧《田老大》,讲的是田汉,剧作家、国歌的词作者,利用戏剧在长沙动员抗战的事。演出很成功,剧场在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中国评剧大剧院)。结束以后,我们还应邀和主演剧组宵夜座谈。

2017年9月,我到美国华盛顿的时候,老杨已在纽约安顿下来,经常看他在微博微信推特,推销代购。新写的文章不多,主要是一些老文章,然后引出商品介绍和网店链接。

那个时期我的新作较多,中美比较,引发争议。老杨有时会选取几段,做点评论,最后还是引出代购。这就是他说的从民主小贩到代购小贩的转型。

只是我的公号和原文经常不见了,他的引用和评论文章还在。

但老杨也有委屈。他虽然在网络影响大,但也经常被删帖封号。有一次对我说,陈近南攻击他态度暧昧,立场不坚定,结果腾讯大家和他解约,而陈近南、陈近南们,却继续在那里发文,有影响,赚稿费。

我也是腾讯大家专栏作家,也被解约,当然腾讯大家现在也没有了。很多文章我看,也不是大家风范的大家,而是大众之家的大家。


老杨很勤奋,写了很多文章,自称上千万字。他自己很谦虚,称只是写给大众读者看的,论深度和思想性,不如我们这些专业学者。

在我看来,老杨的文章有他的长处,也有不足。长处是老杨见多识广,经常由一些中外故事引出,讲一些民主的道理,浅显易懂有趣。不足是文采不算太好,比较拖沓,分析的也不够透彻。

我想这不是他的水平问题,一是他追求这种浅显的平民化的风格,二是痛苦的自我审查的结果,写得太透彻,锋芒毕露了,就不存在了。对老杨来说,首先要保证活着,拉流量,特别是有了网店以后。

老杨在被抓前的最后一贴,2019年1月17日的推特,就是对我帖子的评论:


老杨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反过来也说明他的影响。他从不隐瞒他过去的工作身份,在他的博文,以及国内公开出版的《家国天下》书里,27页,就有当年的工装照和工作要求的介绍。

“这张照片是1992年共和国刚刚实行警衔制的时候,我穿上警服拍下来放进档案里的。那时,一半是自豪一半是炫耀,我有时会违反保密纪律,穿上警服招摇过市。还清楚记得有一次,一位从国外撤回来的老领导盯住我警服时的异样表情。

我曾经问他,你的挂着警监警衔(最高一级)、也许还挂满无名英雄勋章的警服呢?他淡淡地说,他一辈子都没有穿过警服。看到我穿着警服到处跑,他平淡地补充了一句:警服不一定要穿在身上,国徽也不一定要挂在警服上。”

他之所以这么坦然,这些年来在中外游走,加入澳洲国籍,在美国访学,说明他早就确实离开了原来的单位,自谋职业。

一方面僵化的体制、特殊行业的要求,不可能容许他这样自由高调;另一方面西方的调查机构、背景审核,如果真有嫌疑,岂能放过他?


不说观点、文采,我辞职以后,挺佩服老杨。

体制内的公知虽然有影响,但借助的是体制的平台,公众认可的职业地位。一旦离了体制,别说没有了影响,失去了优厚的待遇,生活都成问题。

所以我有时开玩笑,自嘲我们这些人是撒娇式公知。一方面批判体制,一方面深深的依赖体制,享受体制带来的各种名利好处。

为了尽快长大,独立生活,我离开了体制。

老杨没有体制内固定的单位,没有稳定的收入,一切全靠自己写作积累的人脉,从社会上和市场中赚钱。另外,和几乎所有的公知只说不练不同,老杨很有行动力和组织力。

他搞代购,组织线下的游学、公益活动,组建上百个微信“羊群”。而且他为人温和,不轻易树敌,尽管有些公知名流对他不屑,但从他众多的读者、活动、微信群来看,自有他的感召和影响。

特别是他自己公布照片和文章,称统战部邀请他参加国庆65周年国宴,有人嘲讽攻击,有人羡慕嫉妒,说明至少在2014年前后,官方也是认可他的。

老杨被抓,墙内一片唾弃。墙外对中国不满的人,一片喝彩,幸灾乐祸。朋友一场,我说了几句同情的话,遭到墙外许多人的攻击谩骂,还有人说我是同病相怜,为自己可能的下场辩护。

翻墙的键盘革命党,比墙内的口炮党更猛,只要观点不同,上台后,就要对你挂路灯、诛九族、挫骨扬灰鞭尸。

吓得我不敢多言。

我在美国,只是和老杨网络联系,没有见面接触。听他的房东和认识的朋友讲,老杨并没有参与政治,一直在忙代购,也没有多少钱。

我想老杨一定是需要钱的,他和澳洲的妻子离婚,两个孩子需要付抚养费,还要负担第二次婚姻及妻子带过来的女儿。

美国的生活成本很高,代购又挣不了什么大钱。养家糊口,经济所迫,游走中外,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然,对杨恒均被抓幸灾乐祸、自作自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现在的妻子袁小靓。


我是自由派中少数接触过袁小靓的人,那是2012年左右在北京的一个饭局。

饶谨是我的清华学弟,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因为不满西方媒体的报道,创办了一个反CNN网。后改名为4月网,由李世默投资,观察者网也是李投资的。

我和饶谨虽然观点不同,但有一些私交。2012年法国的宋鲁郑到北京,饶谨请我聚一聚,看能否做一个采访辩论,同桌的还有郑若麟、摩罗,以及袁小靓,都是网民所说的5毛。

饶谨明确介绍说,袁小靓就是微博染香团队的出镜人,也是4月网的特约作者。她看上去很小很瘦,30来岁,说的都是中国的好,嘲讽西方的民主,对公知的攻击,夹杂有脏字。

因为就她一个女性,本身就健谈,加上众人的恭维逗乐,她说的比较多,对她印象也比较深。因为全桌就我一个异类,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吃,听他们说。

之后2014年,在北京的一个饭局上,一帮自媒体人搞了一个国际传播联盟,老杨是主席,袁小靓是秘书长,网上还传着一张他们集体合影的照片。估计俩人是那时候认识,有了以后。

袁小靓原来经常参加官方组织的各种大V行,讴歌称颂,传播正能量,而且在微博多次扬言:专打公知。

她2016秋随老杨来到美国。老杨是澳大利亚护照,访问学者J1签证。袁小靓和她的女儿是中国护照,访问学者家属J2签证。袁一共有两次公共言论,均引起巨大争议。

先说第二次。2018年初,她微博发帖并配图说,因为孩子上学,总算把美国的程序搞清楚了:很简单,不管什么身份,只要有个居住地址证明就能上学。

她一反常态,对美国溢美之词,引起网络哗然:怎么5毛也夸美国了?

随之又爆出,她是和老杨结婚去的美国。推特上好多人向老杨求证,老杨从不回应。热闹了一阵子,这事就过去了,毕竟双方当事人都没有明确,外人只是猜测。

我和老杨虽然是朋友,但这是别人的私生活,俩人的价值观差异又那么明显,怎么好问这样不怀好意的问题。

最终老杨被抓,一切证实。随后网民翻出袁小靓在美国的第一次公共言论。

那是2016年11月美国大选期间,她接受华文媒体采访,说美国的总统选举是民主,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也是民主。

当然她后来观念有所变化,从反美到夸美,不知是自我认知,还是老杨深入浅出,教导有方?

米兰•昆德拉说过,男女之间的事儿,最终都是在床上解决的。这方面两人相差17岁,老夫少妻,挺好的搭配。身体语言的交流,也会产生共识。

老杨娶她,我能理解。想想我和妻子,我的父母,以及社会上众多的夫妻,很多两口子的价值观并不一致。再说过日子就是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哪有那么多价值观争论?

不说染香变化,很多人、我,也会变化,有自身认识的否定之否定,有中外比较,环境的影响。

人到中年,发现批评很容易,也总有人喝彩,但最终不管是小家,还是大家,要靠建设。位卑不敢忘忧国,不能为国分忧,那就先把自己的小家顾好。

所以美国疫情艰难,好好写文章养家。

鲜花

真棒

玩闹

同情

看看

困惑

震惊

bad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20-12-3 14:33 , Processed in 0.0468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