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7|回复: 0

阿里和邓小平一起为中国做了件大事

[复制链接]

1981

主题

2937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189
发表于 2016-6-6 14: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建明    (2016-06-06 11:07:42)

  我们都知道阿里是美国的著名拳王,但很少人知道阿里还为中国做过一个特别的贡献。这个贡献是他和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一起完成的。特别出奇的是,更不会有人想到当时还是一名年轻军官的我,竟然是这一事件的见证人和参与者之一。

  阿里对中国的贡献是什么呢?自然是与拳击运动有关。大家知道,拳击是发源和流行于西方国家的一门体育行动,也是奥运会比赛项目,在世界上极为流行与普及。中国是武术之乡,拳术一直是“国粹”之一,后来西洋拳——拳击引入后,从事拳击的也不少,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等地还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拳手打败过外国拳王。新中国成立后,拳击运动广泛开展,并成为比赛项目。但在1958年因一件意外的死亡事故而取消了这项运动,“野蛮运动”后来长期成为这项运动的别名。听前辈们说,当年的一场拳击比赛中死了一个人,所以引起了一场风波,一些部门尤其是妇女界的同胞们“众起而攻之”,最后国家体育部门不得不宣布停止在全国的拳击比赛和任何的拳击运动。“文革”中还有造反派将这项运动中曾经获过“拳王”称号(比赛冠军)的运动员将作为贺龙的“黑爪牙”拉出去批斗,北京的著名拳王王国钧便是其中之一,他在1956年一场国际比赛中击败了朝鲜运动员而获得冠军。“文革”中,王国钧饱受挫折和批判。自1958年这项运动停止之后,从此拳击便在中国人的身边消失,直到阿里1979年访问中国与邓小平见面后,这项运动才被重新提及。

  

  
                    邓小平同志会见阿里


  


  


  
“阿里访问中国是件大事,当时我们欢欣鼓舞。因为像拳击这样的行动,虽然它是世界性运动项目,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许多中国人把它当作‘野蛮运动’,新中国成立后的一项体育运动已经被政府宣布‘禁止’了,你再想恢复谈何容易!没有高人出面,是绝对不可能的。”中国拳王王国钧曾这样对我说过。“从1958年开始,尤其是文革结束后,我们这些拳击运动员和诸多体育工作者及有关方面如解放军、公安等战线都希望恢复这项运动,包括国际奥委会,也希望武术之乡的中国能够尽早恢复参加奥运会和国际拳击比赛。我们也通过各种途径请求国家有关部门,力争恢复拳击运动,但几乎没有回声。阿里来中国,巧逢时机。中国全面改革开放,邓小平作为当时主持国务院常务工作的副总理,还主管教育和体育,他出面接见阿里,机会难得,意义重大。我们这些搞拳击运动和体育项目的人奔走相告,同时也通过各种途径争取阿里在与小平同志会面时谈及或建议恢复中国拳击运动事宜,这事后来确实成功了。阿里在与小平见面时,不仅介绍了美国和国际拳击运动的情况,而且也将希望中国恢复这项运动的建议向小平同志提了出来。小平听后频频点头。这意思很明白,小平他本人对拳击运动及中国恢复拳击运动的态度是积极的。所以那次阿里访问中国,从政治层面上讲,有人这样评价:不亚于中美之间的‘乒乓’外交,而体育界的行内人知道,阿里作为世界拳王,为中国恢复拳击运动作了自己杰出的贡献。当然,这项运动后来在中国得以恢复,关键是邓小平同志的支持与态度。”王国钧说。


  阿里是1979年来中国的,中国恢复拳击运动是1986年,这中间的六七年时间里,昔日驰骋风云的老拳王们及体育界人士作出了更多、更艰巨的努力,其中功劳最大的当属王国钧。这期间我有幸与王国钧老师认识,并参与和见证了恢复拳击运动的艰难历程——

  我已经记不住第一次到王国钧老师家是什么时候,只记得他当时住在宣武门的一个胡同里,房子很小,很破旧,但王国钧老师的拳王风采依旧,硬朗朗的汉子一条。说话特别有鼓动力,我是“文人”,没有拳力,在拳王面前自然只有敬仰之意。我们能够经常在一起是因为王国钧老师重视我的笔杆子作用。那时我刚从北京军区调到新成立的武警部队,所在单位是位于廊坊的武警学院。武警学院有个专业是内卫,就是现在百姓经常看到的警卫部队与特警战斗部队的那种专业,战斗力训练是其主体。我在武警学院是新闻干事,写新闻、写文学作品,同时还给学院训练部门的老师帮改教材,拳击与散打在新组建的武警部队中属于必须推广的一项训练及战斗项目,所以这两个原因使得我与王国钧老师有了特殊的交往与交情——如今与王国钧老师同住在首都城里,虽几十年没有见面,却时常获得王国钧老师的电话问候,想起来我有些惭愧。这是后话。

  

  王国钧和拳击运动员在一起

  


  


  认识王国钧老师后,他给我的印象是一直在致力于恢复和推进中国的拳击运动,并且作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比如那个时候,社会上对拳击开展还很抵触,王国钧老师组织的拳击训练与比赛常受到干扰,常常某个部门一声令下,比赛就会临时被取消或改变形式。我记得有一次到唐山还是什么地方,说好的一场拳击赛,结果被权力部门一句话就取消了。当时王国钧老师还算是年富力强,但与他一起组织比赛的上海籍老拳王张先生等人都一把年纪了,最后只能住在最简陋的地铺上,运动员更不用说有啥特殊待遇,连口饭都吃不饱。但所有这些,都丝毫没有影响王国钧他们恢复与开展拳击运动的毅力和决心。后来聚集到王国钧拳王身边的人越来越多,这得益于武警部队和后来出任武警司令员的李连秀将军的支持。李司令给予了拳击运动最有力的支持,不仅允许了拳击作为训练项目在全武警开展,而且他还支持在武警总部成立拳击训练队,并将王国钧老师从首都体育学院特招到武警当这个拳击训练队的总教练。王国钧老师和中国拳击从此有了正式的“合法”的地位。这件事李连秀司令是头功,当然我等“小兄弟”为王国钧老师穿上军装也花了不少心思。我们当时都为五十多岁的拳王能够穿上军装而高兴——这在当时也算一个“奇葩”。

  王国钧老师到武警之前的时间里,其实我们一直在社会上做恢复拳击运动的诸多宣传和“导热”方面的事。比如我记得北京晚报第一次刊发了我写王国钧老师的专访,别小看一篇拳王专访,实在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拳击运动当时还没有恢复,有人看了文章就会责问:怎么,谁又想把那个“野蛮”运动恢复起来?是不是想把我们的孩子带坏?等等,大帽子扣下来,能吓死一片人。比如,在王国钧老师的主导下,我和新华社著名记者施宝华通过一篇新华社“内参”,向邓小平和中央直接反映了王国钧拳手和体育界人士要求在我国恢复拳击运动的意见与建议。后来这篇“内参”起了很大作用,据说小平同志对此签上了自己的意见。王国钧老师与我感情几十年不断,我一直猜想他是为件事念我的情。但其实施宝华老师是关键,发“内参”他有权、有渠道,我只是写文章而已。老施后来成为我重要的人生引路人。前年他去世了,我内心很愧疚,因为近十年没有为他做过事。

  

  《拳击与格斗》杂志

  我们再来说中国恢复拳击的艰难历程吧:

  回首往事,我只感觉当时在中国恢复拳击运动实在太艰难,难到有时候我这样一个“局外人”甚至想退出。可看到王国钧老师他们老一代拳王们的努力与艰辛,又不忍心放弃。我一介“文人”,虽双手也有些力气——那是劳动人民的孩子和数年部队生活练就的基本素质,但与拳击手相比,实在不值一谈。王国钧老师他们的精神让我在这段时间里,做了一些与拳击有关的工作。比如我们创办了一份正式公开发行的《拳击与格斗》杂志,创办这份杂志让我花费了很大心血,同时也让我走上了编辑与出版的道路,这条道路对我后来几十年在文学与中国作家协会工作积累了不少经验,打下了坚实基础。现在文学圈里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的这段经历。《拳击与格斗》这份刊物,从跑刊号到为刊号起名、到日常的办刊,基本上是我一个人在做。王国钧老师也是杂志的负责人之一,他管稿件的业务方面把关,我管整体和文字、出版、发行等全面工作。我们的合作者是吉林体委的老李,他是位特别好的长者,人好,且对我特别放手与支持。杂志是在北京办,主力单位却是吉林体委,实际工作全由我和王国钧老师负责。我找了几个文友具体操作。没有任何经费,我记得只是在跑申请刊号时,我们花了几百元钱,请当时国家体委和出版署的两位负责人一起吃了顿饭外,其他所有一切都得靠自己想办法,那才是真正的白手起家办刊。至今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因为没有地方办公,我找所认识的解放军报李副总编,请他帮忙,后来我把编辑部搬到了军报院子,那里与我家只几百米,很方便。编辑部在军报的老招待所,还是要租金的,价格还算便宜,但对我们没有钱办杂志的人来说,真是个不小的压力。怎么办?逼得无奈的我,便策划了一场比赛,叫“全国军警拳击与格斗大赛”。这活动由我们三家主办:解放军报社、中央电视台和我们的《拳击与格斗》杂志社。操作层面其实就是我和王国钧老师,他负责找队伍,我负责比赛组织工作。中央电视台的体育部记者白钢是王国钧老师的好朋友,他找到体育部老主任、后任台长的杨伟光。杨台长非常给力,体育部全程播出支持,军报体育部两名记者也是全程报导和支持,我知道那位当时的军报体育记者在二十多年后竟然当上了军报社长!这么大的一场比赛哪儿来钱呀?虽然解放军总参谋部、武警总部都很支持,但没有钱呀!比赛是我们发起的,就得我们自己找钱。怎么办?当时闪出一个念头,就是拉广告,企业赞助。宣传单子像撒网似的发到全国大大小小的企业那里,结果真碰上了“大鱼”——江苏春兰空调厂对我们赛事感兴趣!我听后简直乐坏了,与春兰空调的老板陶建幸一谈即成。那时陶建幸刚接任春兰厂的一把手,想打企业品牌,于是就答应了出资30万元支持比赛,这让我们欣喜万分。当时的30万元确实可以派上不小的用场,既解决了运动员和比赛场地及播出的一些费用,同时也为我们办《拳击与格斗》杂志救了急。这场比赛是空前的成功,主要由军报和中央台电视台在撑着,宣传和影响巨大,七天时间,天天报道,声势可谓浩大。开幕式上,老总长杨德志和刚接任的新总长迟浩田一起出席,主席台第一排尽是上将、中将和正部长级领导。我是大赛的秘书长兼开幕式主持人,紧张得一塌糊涂,还算好,坚持到了最后。这要感谢军方各位首长的厚爱,而当时我也是穿着军装的“秘书长”(编外“拳击运动秘书长”)。可以说,这次比赛为推动中国恢复拳击运动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这是首次公开将这项禁止了多年的体育项目展现到了全国人民面前,既同时它还让大家意识到这不仅是一项体育运动,还对军事和社会治安等多方面有作用的训练项目,正面效应一下占了上风。第二年,中国拳击运动正式恢复,王国钧等老一代拳击运动员和拳王们无比兴奋。王国钧老师后来又出任国家拳击队总教练,1988年,带队参加汉城奥运会,我国拳击运动员首次亮相,就得了团体第八名。1990年,亚运会第一次在中国举办,王国钧老师又带队参加亚运会,他的队员白崇光为中国拳击队夺得一块金牌,这是我国运动员在亚洲比赛场上创下的历史最好成绩。此次亚运会上我国拳击选手共获一金五银,震动世界拳坛。

  中国拳击运动从此在全国轰轰烈烈展开,尤其是在军队、武警、公安和保安队伍中,异常活跃和普及,成为今天强军、强警、安邦兴国、保护人民安全和社会治安等必不可少的一项重要基础工作,同时也为人民群众强身健体提供了一种新的运动方式。现在,各地都有拳击运动协会,女子拳击也风起云动。

  

  上海拳王为原型的长篇小说《东方毒蛇》

  而我,作为一个拳击门外汉,居然也受王国钧等拳王的影响,不仅在1986年创作了一部以上海拳王为原型的长篇小说《东方毒蛇》,而且还与王国钧老师等一起多次主持和组织了全国数场重要拳击赛事。其中印象最深的一次要算深圳比赛。赞助商是上海的,上海朋友们为了这场比赛,花费不少心血,在上海和平饭店开的新闻发布会,当晚参加会议的上海市领导有六七位,还要白杨等艺界明星,坐满整个饭店,好不热门。而我作为武警部队李司令员的特派代表和比赛组织者,一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竟然同那么多领导和拳击界前辈在一起,感受着改革开放和拳击运动恢复之初的那种热浪汹涌的时代气息,内心很是兴奋,因此这段记忆一直烙在脑海……

  岁月沧桑,几十年一晃而过。而今我早已同拳击与拳击运动远若大洋两岸。可不曾想到,前日惊闻阿里拳王去世,往事不由重新浮现,忍不住写下几笔,一念为恢复中国拳击运动做出贡献的阿里和小平同志,二念昔日无意间“误领”我与拳击相识的王国钧等老师。

  人的一生很复杂、有时也会有些精彩。我乃一介文人,竟然会与拳击运动有缘,想来有些笑意和耐味。

  2016年6月6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4, 2017-9-22 18:32 , Processed in 0.07484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