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45|回复: 1

周永康案专题1:风雨白头翁(图文)

[复制链接]

2010

主题

484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401
发表于 2015-6-12 07:4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共暗度陈仓? 周案时间点三重玄机[url=]大[/url][url=]中[/url][url=]小[/url]穆尧撰写
这一次,中共“嘲弄”了所有人!当北京时间6月11日傍晚6点整,中共当局突然抛出“政法王”周永康已结案认罪的时候,外界普遍的第一个反应是“我们全被蒙在鼓里了”。中共保密如此周全,以至于自开审至宣判消息被隐瞒得“密不透风”,连BBC也在第一时间感叹“这一判决令许多人措手不及”。
中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固然免去了不少麻烦,但说“突然”却其实并非毫无症候可循。事实上非但如此,出于三大原因考虑,周永康判罪也“只能”选择此时,其命途的终结既不是“昨天”也不会是“后天”……
其一,周永康案原定4月份开审,但因为突发变故令中共临时改变主意?
4月份正值每年的两会结束,各方基本已安排妥当两会会议精神传达。一般来说,正是政治的空窗期。


“消失前”的周永康
而在此前后,中共十八大以来的落马老虎纷纷进入“清算”阶段,2月28日,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判有期徒刑17年。进入4月份后,审判更为密集。4月7日,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一审被判15年。4月9日,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在西安中院接受一审宣判。17日,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一审获刑17年。尤其是与周永康牵连甚密的中石油掌门蒋洁敏、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相继伏法,案件中也不可避免地为周永康定罪提供了线索和证据。
另一方面,2013年薄熙来7月25日被提起公诉,随后于当年8月22日开庭公审,时间相隔28天。如果按此案例测算,周永康4月3日被提起公诉,4月底到5月初开庭审理应该顺理成章。
但有消息称突然的变故令原定4月底的庭审被迫延期至少10天,中共丧失了原定的最佳结案时间点。有报道说,原本一向配合的周永康突然改口翻供,拒不承认罪行。这与彼时薄熙来现“大反转”,一句话推翻中纪委侦查阶段所有供词的情形极为相似。因此,司法部门不得不一边搜集更多确凿证据,一边做周永康的工作。这一“突然的变故”具体所指难以揣测,但根据同期新闻报道,当时盛传与周永康不合的幼子周涵被被捕。实际上,在6月11日新华社公布的周永康案庭审通报中,周涵的名字并未出现。
其二,即便延期,高层也不希望无限期拖延下去,与周永康继续“纠缠”。这一方面是因为后续一系列国内外重要改革动作和外事活动接踵而至,高层已无暇顾及;另一方面也希望赶在7月初北戴河会议前做“了断”,避免出现变数。
尤其是后者,若错过此时,北戴河会议期间有人临时“发难”表达质疑、不满,那么即便不会遭遇类似“翻案”那样强度的掣肘力量,也有可能将周永康与当局旷日持久的心理攻防战再度拉长。这显然对于今秋举行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是十分不利的。
的确,多维新闻在此前的披露中曾多次谈及,中共高层内部早已对周永康的处理达成了许多阶段性共识,尤其是获得党内老人,包括周永康的“伯乐”江泽民的支持。公开的报道更是证实对周永康的处理经过了多次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博弈”。2013年12月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在查办案件中发现的周永康违纪线索情况的汇报,决定开展相应核查工作。2014年7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开展核查工作情况的汇报,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2015年5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试行)》 外,还“研究了其他事项”。从时间点上,正值周永康案开庭审理后一周,料所谓“其他事项”是指对周定罪的最后意见协调。

但这并不表示树大根深的周永康已完全丧失同情声音。就在周永康从公诉到宣判的数月间,原政治局常委贾庆林接连现身,孰为蹊跷。6月11日周案结果公布前夕,贾庆林6月8日再度现身国家博物馆参观“大道周口——王学岭诗文书作展”和“伏尔加河回响——特列恰科夫画廊巡回画派精品展”,而且中共喉舌予以了高调报道。贾庆林是当真是不小心“撞期”,抑或当局另有考量,发人深省。
其三,从整个反腐格局看,从5月25日到6月8日,中纪委网站一连发了三篇态度微妙的重头文章。这三篇文章透露高层对当下反腐局势演变的认识,相当值得玩味。如今看来,它既可以被视为是为反腐转折打“预防针”,又凸显了当今周永康案宣判的特殊时间背景。
所谓转折点,意味着十八大反腐风暴“突击”百虎后,完成阶段性遏制任务后,中纪委必须调整作战方式,由“歼灭战”转入“阵地战”,由“重点进攻”转入“全面进攻”。而在此情形下,打虎必然进入低潮期,这必然影响以反腐硬仗聚敛的民意支持度和兴奋度。
中纪委网站“学思践悟”专栏的三篇文章分别为《讲政治顾大局》、《突出执纪特色》和《创新监督审查方式》。《讲政治顾大局》一文,强调中纪委办案过程中,必须始终讲政治、顾大局,“纪律检查机关绝不许成为‘独立王国’”;《突出执纪特色》罕见地使用了“双刃剑”的提法,澄清说不要寄望中纪委一直查办大案,“大老虎”;《创新监督审查方式》则反对“贪大求全”,查案讲方法讲效率……而彼时人民日报客户端的推广文章也放风,“中纪委似乎又在酝酿新的大动作”。其实早在此前,尽管5月上旬王岐山赴浙江视察期间,曾严厉督战地方纪委,发出严厉的声音:“再掉链子就要掉帽子!”力图打通反腐最后一公里。但在4月底约见美籍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时,王岐山也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感叹,“难啊!自己监督自己!”这些都表明中共高层在持续两年多的反腐大战后开始有新的考虑。
也就是说,当今年春天,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相继进入审判季后,原有的以打老虎、打大老虎立威,威慑遏制贪腐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当民众开始出现低潮情绪的时候,审判周永康便犹如一剂强心针,拥有了结束第一阶段反腐并巩固民望支持的意义。



(穆尧 撰写)

舆论场:周难永康[url=]大[/url][url=]中[/url][url=]小[/url]泉野撰写
问:被告人周永康,以上宣读的判决结果你听清了吗?
答:听清了。
问:被告人周永康,你对法庭还有什么要说的?
答:我服从法庭对我的判决,我不上诉。
(此处明显有剪辑)
我认识到自己违法犯罪的事实,给党的事业造成的损失,我再次表示认罪、悔罪。
时隔一年零八个月,昔日风光无限的政法沙皇再次公开露面,已经是头发全白,身形消瘦。新闻联播镜头前的他,低头认罪,乡音未改。一审宣判结果公布后,各路舆论场域瞬间进入沸反盈天模式。包括新华网和人民网在内的绝对主流媒体,并未给这样的重磅消息辟出头条位置,而是选择了要闻区并不明显的区域,并加粗显示;门户网站则短暂出让大头区域后选择下撤,忍痛割爱如此迅速显然是官方授意之果;而在最为热闹的网络舆论场,瞠目之外还是结舌,质疑也不出意外地压倒了点赞。


周永康满头白发接受审判
先是主流场域对于反腐决心的表彰。早已预备好只欠按下发送键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任何人都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按照惯例由新闻联播提前播送梗概。待到全文公布,也大抵未能脱开常规三部曲。首先是呈明正当性,消除公众对于不公开审判的揣测和质疑。“综观此案,从立案、侦查、提起公诉到审理、宣判,整个过程都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坚持依法按程序办案,贯穿着‘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反对腐败’的基本理念。”其次是彰显当局保持高压反腐不放松的姿态。“始终保持反腐败高压态势,坚定不移地依法惩治腐败……坚持在法治的框架下惩治腐败,使腐败走向规范化、制度化。”最后是以“两个决不”向潜在腐败分子喊话——决不允许超越法定权限。违反法定程序行使权力;决不允许干扰宪法法律实施、干涉依法办案。套用多维新闻此前对于反腐的精妙总结,即“操刀必割”。
作为党报言论的延伸载体,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和“侠客岛”也是各司其职。前者负责梳理习近平上台至今的反腐狠话,被重点强调的一句则是“不管级别有多高,谁触犯法律都要问责,都要处理,我看天塌不下来。”后者则一改往日的嬉笑怒骂,插科打诨,单以“他,无期”起题,辅之以新华社通稿的梳理版。
其次是一众媒体在被要求谨言慎行后的投机取巧。《新京报》抢在新闻联播前刊发长文《谁来审理副国级以上官员?》,虽然通篇为点名周永康,但在此敏感时间节点发布此文,醉温之意不言自明。何况在正式行文之前,已经有了欲说还休的指引式导言:一场审判,站在被告人席上的曾是一名副国级以上官员,庭审现场会有什么不同?都是什么样的人在办理副国级官员的案件?怎样的法官能驾驭得了这样的庭审?
话音刚落,新闻联播便以切实可感的现场视频给出了答案。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担任一审主法官的天津一中院副院长丁学君。按照陆媒此前的披露,丁学君平日里“非常低调”,在外界严重甚至“有些神秘”,而且有关他的新闻几近空白。可就是这样一个神秘人士,却主审了周永康这起世纪大案。想必《新京报》的最后一问:办案人员前景如何?再加上毫不避讳的回答,公开给一炮而红的丁学君预定了升迁线。


周永康案主审法官丁学君

而在起底周永康系列报道获得官方认可的财新网端,虽然周永康登上了头条,但内容却只是停留在转发通稿的初级阶段;至于财经网,采取了保守和破红线的两极做法,比如官网的消息下置,微信公众号《不公开大审判 周永康如何一步步获得秦城监狱的永久居住权》的激流勇进。不过时隔没多久,后者即被删除。
主流场域的众口一词也好,一众媒体的苟延残喘也罢,恐怕作为局内人已经是见怪不怪。因为就在周案公布前,中宣部就接连下了三道指令:对于缅甸代表团访华,所有媒体一律不报道;《穹顶之下》纪录片获生态奖一事,不报道;关于东方之星沉船事件,加大正面宣传体现人文关怀,用新华社稿,而随着声势浩大的网警队伍从后台从先前台,网络场域仅存的讨论,不管是刺激度还是数量,都已经大不如前。何况与薄熙来案从律政剧到狗血爱情剧神逆转营造的话题氛围不同,周案全封闭式的审理程序留待公众讨论的,没有实际内容,只有脑洞打开的猜测以及泡沫横飞的质疑。
猜测者主要聚焦量刑。如历史学家章立凡,“周永康仍掌不少秘密,免除死刑换取他配合。”此处的秘密,定然不是官方通报中所涉的三宗罪,而是与案发伊始流窜于坊间的政变传言以及盘踞在此案始终的权力博弈。此前据港媒披露,周永康曾与薄熙来有过一次密谈,主要内容是彻底否定前中共核心领导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理论与实践。报道还透露,周永康了解并掌握大量中共党和国家最高核心机密,其中包括人事机密和经济机密。其所涉“泄密”细节,可能包括周永康未经组织批准将中共十八大人事机密告知亲信,并据此另行布局自己的人事安排以及向身边人泄露经济机密以谋取巨额利益。凡此种种引爆眼球的“事件”,虽然很难公之于众,却很难彻底消声于公堂。毕竟,这是解开周案或是终结周案的关键环节。
而这一次,官方给出的一审宣判,对于坊间说法最为集中的泄露国家机密,却是蜻蜓点水——周永康在办公室将5份绝密级文件、1份机密级文件交给不应知悉上述文件内容的曹永正。“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但未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
眼看着周永康满头白发,右派旗手、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选择放下“屠刀”,颇有感触地哀叹一句:“我觉得我们国家可以废除死刑了。”因为眼看着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恐怕时下的境遇比死刑更让周永康身心俱疲、万念俱灰。同样说死刑,经济学家马光远换了一种口气则全然不同味,“1.29亿!才无期!刑仍然不上大夫。快把贪腐犯罪的死刑取消了吧。”字里行间,显然失望多于同情。专栏作家徐昕则当起了甩手掌柜,“我毫无感觉,爱咋的咋的,此事与我无关。”
北京甩出免死牌,周永康配合认罪、悔罪、不上诉。期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政治妥协和灰色交易?或者更直接点,这场已经基本落幕的世纪审判,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如果中共是赢家,那么法治决心的彰显以及对于腐败分子的威慑已经盆满钵满;如果周永康是赢家,那么恐怕只剩下为家人谋取最大限度的政治宽容。当然,若单纯以妥协之后的舆论反响论,恐怕原本占据上风的中共要略逊一筹。诚如章立凡所言,权力斗争背景下的反腐败运动,形式上动了体制内大小官员的奶酪,实际上却连公布官员财产都无法兑现,足见内部的阻抗力之大。引爆周永康这样一颗重磅炸弹,或许可以起到一些震慑和清障的作用,但省部级以下的中、基层腐败很难撼动。没有标本兼治的政治体制改革,仅凭纪检部门的外科手术式的自我切割,根本无法清除腐败的温床,抓了一个周永康,还有吴永康郑永康王永康……

确实,在现有的党国体制下,周永康只是人们反思体制的一个典型素材。为了消除公众的疑虑,中纪委也在不遗余力“讲政治、顾大局”。按照社科院教授于建嵘的表述,“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针对周永康这种党棍来说,还是有些道理的。如果是对于普通公务员,就不知所云。因为在今天的党国体制下,说那些贪官污吏“吃纳税人的饭,砸纳税人的锅”才更确切。
猜测者以外的质疑者,则围绕不公开审理展开。作为李庄案的辩护律师,陈有西尤其激越,而且一开始就将靶心紧紧锁定。“不公开审理,也必须开庭前三天在法院门口向社会张贴公告开庭日期。这个案程序问题太严重了。”在被网友拿国家机密挡回来之后,陈有西更是进一步从法理层面进行了细致剖析。“不公开是例外。国家秘密、个人隐私、商业秘密三类列举可不公开审理。同时涉及应公开和应不公开的案件混合怎么办?必须保障不涉密罪名的公开审判,必须开庭前三天向社会公告。司法实践中,开庭时先公开审理非密罪状,涉密时闭庭清空旁听者审理。”
同样来自法学院的吴法天则给当局的这次审判打了满分。面对周永康审判为何不公开审理的诘问,给出的回复与陈有西截然不同。“因为涉及国家机密,按照规定可不公开审理。需要说明的是公开审理需要三天公示,不公开审理没有规定。”
显然,对于周永康的审判,远远不是干瘪的法律条文可以解释清楚的。宫廷斗争的戏剧性,从一开始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公众的想象力。国家行政学院副秘书长雷强则试图道出中共转型期不得不承受的成长阵痛。“目前,我国反腐大案仍是选择性公开,距离完全公开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发展历程。”言外之意是,不公开周永康案,并非“时”之所限,而是“势”之不对。新闻联播仅有画面的公开,虽然只是零星且遭遇剪辑的片段,总算是弥补了公众本以为自此再不得谋面周永康面的遗憾。
遗憾之外,打铁记当家人罗昌平还从注定要载入史册的新闻联播中读出了大局观,“看今天的新闻联播,党际交流如火如荼,食品安全重中之重,国家交流囊括四海,法治建设壮士断臂,经济形势一片大好,航天科技日新月异!”最后就差仰天长啸补一句——“呜呼壮哉!我党万岁!”




(泉野 撰写)


周永康白发受审当庭认罪,常委们怎么看?[url=]facebook[/url][url=]twitter[/url][url=]收藏[/url]电子报[url=]打印[/url]字体大小: [url=]大[/url] [url=]中[/url] [url=]小[/url]牛泪发表于:2015-06-12 00:09

从5月22日开始接受闭门审判,到6月11日被判无期,周永康案审理历时21天。巧合的也正是在三年前的2013年5月下旬到6月上旬间,根据在薄熙来案、李春成案和“北京保福寺法拉利车祸案”中发现的线索,北京开始顺藤摸瓜,把周永康及其身边人员列入调查对象,周永康的亲信马仔、妻儿兄弟开始先后落马,周永康注定在劫难逃!
2013年8月的北戴河会议,成为决定周永康命运的拐点。那次会议期间,根据此前调查归集的线索,新老高层经过交换意见达成共识,习近平最终拍板决定授权王岐山对周永康展开内部调查,周永康行动自由受限。记得多维新闻当时曾发过一个即时消息,说经习近平征求江泽民同意,中共对周永康立案调查,但是这个消息后来蹊跷被删。
2013年8月18日,根据从北戴河得到的消息,老牛受托发文《每遇大事要静气》,告诫大家这场针对周永康的“打虎”行动需要时间、智慧和耐心。
2013年9月1日,老牛又受命发文《五言.吞粥》,告诉大家习王已胜券在握,须要掌握的只是时机火候。诗曰:“(一)席上欲吞粥,瓶中已熬就。口味依火候,可薄亦可厚。薄者已入口,嘈杂终无忧。厚者或欲留,处置效黄喉。(二)江湖早放手,破立无掣肘。习惯举红旗,歧山正浇油。立眉拍苍蝇,放胆把虎斗。所惧言者众,左右皆噤口。”
现在看来,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是否已经各入其位?徐才厚是否因癌症而在审判之前先行命归西天?江胡放手和习王结伴的关系是否确如所言?习近平高举红旗的施政理念和王岐山的反腐狠劲是否丝毫不差?
2015年4月3日,在周永康被提起公诉前后,外界又有传言,说周永康可能被判死刑,也可能像薄熙来一样当庭翻供。为此,就周永康的刑期和庭审表现,老牛在4月3日当天即发文回应,在《周永康不会有薄熙来庭审时的“骨气”》文中明确指出:周永康和薄熙来性格特质和成长经历不同、周永康案和薄熙来案的涉案人员处置程序不同、周永康被指控罪名背后的司法和政治互动等三大原因,即决定了周永康必将因顾忌家人安危而当庭认罪服判,不会有薄熙来庭审时的“骨气”,也决定了周永康的“三大罪最后都会成立,周永康也一定会被数罪并罚,被判无期的可能更高达六到八成。”现在看来,所有这些都完全符合预期。
不过尽管如此,当于审讯期间在天津中院看到周永康出庭受审时的表现,老牛仍颇为感慨。法院外,持枪军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高度警惕;法院内,囚车从专用通道鱼贯而来,审判庭大门赫然洞开,周永康被押解军人交由法警押送颓然进庭,原来乌黑锃亮向后整齐梳理的背头,变成了稀疏凌乱的白发,原来在常委宝座上雄踞如虎威风八面,现在则成了一个精气衰竭胆怯嗫懦的老年嫌犯。真令人难以想象,这个在审判席上如此普通的老汉,居然就是当初权倾朝野管控数百万“刀把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周永康在台上台下截然相反的表现,对所有看到画面的人相信都构成极大触动,甚至于连原来对他喊打喊杀的自由派,也都动了恻隐之心。对中共各级在位官员,又形成极大震慑效应。有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不知道这些官员有没有想到,如果他们以后也割据山头、贪腐枉法,搞非组织政治活动,会面临什么样的严厉惩罚!
周永康被掀翻落马,是基于中共高层内部达成的共识,代表了中共新老高层,特别是常委级高层,对习近平执政后发起的反腐运动的支持,是中共党内高层团结的体现;周永康当庭领罪被判无期而不上诉,也是基于同样的逻辑,有保持党内高层团结和谐,尽快将周案翻篇的客观因素。据老牛所知,这些新老常委都是“新闻联播”的忠实听众(因为有些人已经看不清只能听了),而且如果他们愿意,还可以通过秘书向相关部门索看有关周永康案的卷宗档案和审讯录像。那么,当他们看到这些画面,看到这位曾经的同僚或下级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从一位权倾朝野的领导人变成一个满头白发出庭受审低头认罪的老年嫌犯,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这些新老常委名单是江泽民、李鹏、乔石、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吴官正、李长春、罗干、贺国强,以及十三届常委宋平、胡启立,十一届常委汪东兴,十八届在任常委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共计26位。原来也在名单中的周永康,则已经进入了秦城监狱的正式囚犯名单,每天除了放风时间,只能透过设在囚室墙壁两米多高处的狭小窗口,寂寞地仰头看监狱外的昼夜转换。
对中共来说,这样的昼夜转换已经历了近100年时间。从中共建党开始,为了成功夺权和长期执政,就一直同形形色色的内部敌人和贪腐行为作斗争,为此肃清过很多高层,不少案例残酷无情。有些人由此认为,中共高层内部除了搞政治斗争一无是处,共产党就是一群冷酷无情自私自利的政治动物——如果当真如此,如何解释中国这六十多年来,一路跌跌撞撞发展到今天,从一个任人欺凌的弱国,变成了一个正在崛起的强国?
斗争是难免的,争权夺利也是有的,有政治就有斗争,资源稀缺就会产生争夺,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一样,这是人类社会的本来特征,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人性。但幸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具有历史担当的理想主义者总是多数,要不然也不会有人类社会进步,不会有中国今天的成绩。






0

主题

25

帖子

4292

积分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92
发表于 2015-6-24 21: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能看出什么?希望周案什么结果?
赶脚这些评论都属于混饭吃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4, 2017-9-24 00:54 , Processed in 0.07624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