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1|回复: 0

纽约时报:贫瘠小城平昌为何能成为奥运会东道主?

[复制链接]

4964

主题

6774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368
发表于 2018-2-7 12: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鲜人 于 2018-2-7 12:59 编辑

CHOE SANG-HUN   2018年2月5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将举办2018年冬奥会开闭幕式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 ED JONE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韩国平昌——当她的家乡平昌首次申办冬奥会时,李智雪(音)还在上小学。她记得有一次奥运官员访问平昌,他们全班都去到了一条街上挥舞旗帜,夹道欢呼。

尽管他们十分热情,但竞标形势看起来并不乐观。平昌距离朝鲜和世界上守卫最为森严的边境只有50英里(约合80公里),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种土豆、养牛的闭塞山区。城镇的中心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十字路口,满是些“爱情旅馆”和卡拉OK厅。这一带有两个滑雪度假村,但很难凑够足够多的雪来吸引游客。

2010年他们首次申奥失败,2014年第二次竞逐奥运会主办权也未能成功。但最终,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同意由4.3万人口的平昌郡举办将于本周开幕的2018年冬奥会。这是一直对这个无名小镇充满信心的人的胜利,它是奥运史上最意想不到的东道主之一。

12月,一支韩国安全部队正在奥林匹克体育场外进行一场反恐演习。 JEON HEON-KYUN/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全城的人都上街手舞足蹈,”22岁的李智雪描述他们听到消息的那天。“在我们参加奥运竞标前,韩国都没几个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更别说外国人了。”

平昌的短板不只是经济,还有天然缺陷。它是韩国最偏僻、最不发达的省份——江原道最贫困的地区之一,有很长一段与朝鲜接壤的边境线。尽管离首尔只有80英里(约合128公里),但从首都去往平昌需要走当地人说的“羊肠”山路,曾经需要几个小时。

江原道知事崔文洵(Choi Moon-soon)称平昌“是个很难得到政府投入的地方,”但是“我们希望奥运会能改变这一点”。

就连这座城市的名字都是个问题。起初,平昌在英文中的拼写是“Pyongchang”,但人们常把它与朝鲜的首都平壤(Pyongyang)混淆。因此,平昌在2000年往英文名中多添了一个字母,又将另一个字母变为大写,改成了“PyeongChang”,尽管大多数的外国新闻机构都拒绝把字母C大写。

尽管改了名字,2014年仍有一位登记前往平昌参加联合国会议的肯尼亚人一不小心飞到了平壤,成了新闻人物。

在江原道的非军事区博物馆,游客们留下了许愿字条。 JEON HEON-KYUN/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不过后来,韩国还是把平昌申奥视作了国家申奥。韩国领导人迫切希望在全球树立声望,把冬奥会视作一个的机会,可以让韩国成为少数举办过三大国际体育赛事的国家。(2002年的世界杯在韩国和日本举办,1988年的夏季奥运会在首尔举办。)

在申办的游说中,韩国把平昌潜在的缺陷——紧邻朝韩边界,地处军队和枪炮林立的区域——用作卖点。申办官员们称,在平昌举办奥运会,会增进两个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仍处在战争状态的国家之间的和平。

朝鲜同意派出22名运动员参赛,两国也同意派出一支女子冰球联队上场。

韩国的60万军人中,有三分之一都驻扎在江原道。韩国规定所有男性都要在部队中服役两年左右,许多应征入伍,曾被派驻至此的人都表示,他们再也不想看见这个地方,山路如此崎岖,冬天也太过寒冷。

从统一眺望台看出去的风景。统一眺望台是江原道一座山顶瞭望台,游客可以从这里望向不到半英里外的朝鲜。 JEON HEON-KYUN/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这里深深地刻下了对朝鲜的猜疑,比韩国其他地方更甚。带刺的铁丝网、坦克陷阱、地雷和岗哨就像多山边界上的一道道伤疤。山顶上的扬声器每天都用大音量向朝鲜播放韩国流行乐,而朝鲜则用漂浮的气球把一张张传单送进韩国作为反击。

比韩国其他地方,这里也更能深切地感受到缓和紧张形势、希望有朝一日能与朝鲜统一的梦想。在这块地方,许多年纪较大的人都是来自朝鲜的战争难民,他们在边境附近住下来,希望在朝鲜半岛统一后能快些回去。

统一眺望台上的一名韩国士兵。平昌申奥的卖点之一是能促进和平。 JEON HEON-KYUN/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我们的梦想是有一天能搭上去朝鲜的火车,一路穿过西伯利亚,去到柏林,”非军事区博物馆(DMZ Museum)的馆长卢沇洙(Noh Yeon-su,音)说,他指的是在朝韩边界终结的公路和铁路,基本上让韩国变成了一座岛。

江原道也是和平大坝(Peace Dam)的所在地,这座高耸在汉江上的建筑是出于对上游朝鲜境内另一座大坝释放毁灭性洪水的担心而建造,不论洪水是因意外还是有意为之。

但崔文洵道知事并不理会这些担忧。

“我们这些住在这里的人并不害怕朝鲜,因为尽管他们有导弹试验和满嘴大话,他们并没有能力打一场战争,”他说。他强调说,江原道是韩国最穷的省份,然而这里的经济产出都超过了朝鲜全国。

他补充说,“这次奥运会最让人愉快的事情,就是当外国人看到奥运会在这里举办时,我们就可以摆脱这个耻辱,不再被当做一个危险的地方。”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18 14:00 , Processed in 0.21115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