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6|回复: 1

代表中国最美的一对母女(图文)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468
发表于 2018-3-2 02: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标简介:中国最美的声音、评弹女皇盛小云和她的母亲、中国最美老太太盛玉影。
  幸福老太太盛玉影谈今昔                                    
                                                                                                                   作者:孙谕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循着阵阵桂花香,如约来到陈瑞安、盛玉影两位老师家中。陈老师今年91岁,盛老师今年84岁,陈老师话不多,坐在靠窗的藤椅里,笑眯眯地听着我和盛老师的交谈,盛老师虽然满头银发,但气质特别好,坐在那儿的功架特别足,一点也不显老态,这肯定与长期舞台表演,形体训练密不可分。
       两位老师共育有4朵金花,个个都从事艺术工作,其中最小的女儿就是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盛小云。我们的聊天就从盛玉影老师的从艺经历开始。盛老师浙江平湖人,从小喜欢京剧,13岁加入京剧票房,也是与评弹缘分不浅,解放前1948年,周玉泉正好至平湖演出,喜欢评弹的奶奶就让盛老师拜师,那时周先生已年事已高,身体不宜再放单挡,所以打破常规,用8担米的拜师礼收下了女弟子。那时学艺是很苦的,先生不会把脚本给你,盛玉影老师就白天跟着周先生在书场听书偷书,晚上陪着师娘在家,由师娘点拨学琵琶。周玉泉先生在家时,盛老师学唱给先生听,先生在楼上,学生在楼下,唱着唱着,就听见先生用竹竿敲楼板,盛老师不明就里,放下琵琶上楼问老师什么事,周玉泉告诉她刚刚唱的不对,但又不点明哪里唱的不对,盛玉影只能悻悻下楼,再重新摸索着唱,一会楼板又有竹竿敲击的声音,于是又上楼问先生,学一首曲子很吃力,跑上跑下,但那时学艺是学生要学,所以再苦也坚持。可是那时世道不稳,跟随周先生的学艺生涯只持续了2个月,因为内战,物价飞涨,连大米都买不到,先生家也供养不起了,年轻的盛玉影只能回到家乡,跟随京剧票房演出到南京,直到1950年回到平湖。奶奶让她选择,是靠京剧过活,还是靠评弹谋生,思量再三,盛玉影选择了评弹,因为评弹可以直接上台说书,自由发挥余地也多,可能书目就20几句说白,但文化水平高的说书先生,能加上文采,能演绎出很多花样精,没有固定模式。也是艺高人胆大,其实真正学习评弹时间并不长,都是在台上边说便演,在实践中不停摸索,不停提高自己。而且因为有京剧的基础,盛老师的台风很扎实,这在后面培养盛小云时,也是很严格要求女儿的形体,身段眼神,所以盛小云的台风特别好,在台上端庄秀丽,与盛玉影老师的京剧功底,及对女儿的言传身教分不开的。
       与陈瑞安老师结婚后,到苏州评弹团,边说边学陈老师的看家书《落金扇》。1969年,响应当地号召,陈瑞安、盛玉影两位老师同其他许多文艺工作者一样举家下放到苏北射阳。在苏北整整八年,盛小云的童年几乎都在苏北农村度过,那时条件艰苦,自己种田,种花生,南瓜,西瓜,还养鸡养鸭,养猪。没有机会说书,文革期间评选的评弹8部禁书,落金扇也在其中,所以下乡期间,无书可说,唯一的娱乐就是听京剧,唱京剧。教盛小云《红灯记》中的身段,在那段时间里,盛玉影老师慧眼发现自己的小女儿在音乐上很有灵气,一点就通,嗓音条件又好,在那时大概就下定决心挑中小女儿盛小云来继承评弹衣钵。
       1975年盛玉影生患癌症,开刀后就到苏州文体招待中心上班,但因为陈老师没有说的习惯的下手,又出来跟陈老师拼档说书。文革结束后,大家都开始抢救文化遗产,翻箱底找书,既说传统书,又编新书,演员之间互相学习,那时一年两季,春季、秋季学习交流。盛老师开刀后,怕癌症打了镇静剂后有后遗症,坚持锻炼自己的脑力、记忆力,开始写剧本,整理改编了《白罗山》,这个版本与上海评弹团的版本迥然不同。白天演玉蜻蜓,夜场就演白罗山了。
       在盛小云小学三年级时,盛玉影就决定女儿以后走评弹的路,但在当时还是让盛小云自己做了决定,跟班主任请假三个月,要是学不出来,继续回去学习。结果盛小云一礼拜就可以跟父亲唱开篇,87天就第一次登台唱《莺莺操琴》。盛玉影在培养女儿上无疑是成功的,她训练盛小云学琵琶,是从一把小弓开始练轮指,再接着学拍子,学习方式新颖,但基本功打得扎实。为了带女儿出道,一家三口去说书,一般前半场,盛小云唱开篇,盛玉影做上手,母女拼档,下半场陈瑞安上手,盛玉影下手,夫妻档。再接着三个档。这样慢慢地等观众接受盛小云,盛玉影老师就开始淡出书坛,由盛小云和父亲拼父女档。
       盛玉影老师因为当年学艺的坎坷经历,解放后又没说几年书就下放,后来又身体欠佳,很早就结束了自己的艺术生涯,但她做为小女儿的启蒙老师,为评弹事业奉献了一颗耀眼的明珠。直到现在,她仍然严格要求盛小云,每次碰上重大活动,盛小云要排哪回书目,都要来听听母亲的意见,有时候盛玉影现场听完书后,回家还会提意见,并且还有可能批评。虽然现在已是80后,但盛玉影老师的精气神特别好,每周一次和老姐妹搓搓麻将,在家帮盛小云改剧本,整理老的脚本,《落金扇》,还有革命新戏《苦菜花》的脚本也在整理,也忙忙碌碌。
       结束时听闻我今晚去听的节目,有盛小云的表演,盛玉影老师说盛小云竟然没请我去听书。听得出,做为妈妈,很为女儿骄傲。培养了四朵金花,朵朵开在艺术的花园里,盛老师还给我看了大女儿练瑜珈的视频。
       老来,还能再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整理评弹资料,照顾相濡以沫的丈夫,女儿们个个成功闪耀,应该是很幸福的,所以盛老师一点也看不出年纪,仍然神采飞扬,一个80后气质美女。




在演员休息室,我见到了正要化妆上场的盛小云。眼前的盛小云五官精致,眉目清秀,未及画上脂粉的素颜依然美丽,丝毫也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充满了江南美女的古典韵致。
  “不好意思,化妆的时候不方便讲话,等我化好了妆再打电话约你行吗?”我点了点头。我喜欢这样直接的表述和真诚的态度。盛小云要去了我的电话号码。
  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盛小云的电话,她化好了妆,但是在打理头发,不过不影响说话。所以,我们开始聊了起来。
  没有印象中该有的冷漠,盛小云的语调轻缓、柔和、不紧不慢,安然的神色之下,是自信和平实。通常横陈在即将展开对话的两个陌生人之间的生硬和滞涩也统统消失了。
  盛小云偏向用比较朴素的句子,艺术道路上的酸甜苦乐,也在她这样素淡的语调中,似乎变成了一些稀松平常的事情。


12岁时,
跟着父母“跑码头”   
  “上初一的时候,父母帮我请了三个月假,跟着他们跑码头,边走边学,是不是这块料,能不能吃这碗饭,就看那三个月了。”说起初学评弹的情景,盛小云记忆犹新。
  盛小云的父亲叫陈瑞安,母亲叫盛玉影,他们两个都是苏州评弹团的演员。所以,出生于1969年的盛小云也应当算是苏州弹词的门里弟子和世家出身了。那时她叫陈红卫。
  那个年代,许多优秀的传统艺术都被禁演,评弹也被称为“靡靡之音”而受到重创,许多著名评弹艺人也从台前走到了“幕后”: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蒋月泉、姚荫梅、张鉴庭被派去看大门,当时有人戏称,上海评弹团的门是最值钱的;苏州评弹团的薛小飞、王月香,可能因为“中气足”,被派到苏州灯泡厂吹灯泡;盛小云的父母当然也没逃过这一劫,他们被下放到苏北射阳农村,带着刚满10个月的盛小云。
  在苏北的田间地头,盛小云再也听不到吴侬软语,和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说的是地道的苏北话,只有在家里才说一口软糯标准的苏州话。或许,这样的经历,也为她日后演出时模仿各地方言打下了基础。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9年。1978年,盛小云随父母回到了苏州。她的父母也开始跑码头演出。从小耳濡目染的小红卫只觉得说书“好白相”,一开始喜欢听“大书”(评话),后来慢慢就喜欢“小书”(弹词),又慢慢地喜欢上了评弹。
  常年漂泊在外演出的父母最牵挂的就是盛小云,因为三个姐姐都已出嫁,小红卫一人在家根本没人照顾。因而陈红卫上初一时,父母终于和她一起做了个决定:学评弹。她跟着父母跑码头。三个月后,她退了学,正式上台表演了。从那以后,她的名字也改成了“盛小云”——“云”而虽“小”,不舍“壮”志。
  1983年,盛小云考入苏州评弹学校。








学艺路上,
遇到两位好老师
  遇到良师是幸福的。更何况,除了父母以外,盛小云曾遇到过两位好老师。
  一位老师是邢晏芝。从评弹学校毕业的第二年,她就去拜邢晏芝为师,因为她想学邢晏芝的弹唱。邢晏芝是苏州评弹学校的副校长,人称“祁俞调”,她在弹词流派俞调的基础上,又溶入了“祁调”的某些音乐元素,既有传统的韵味,又有与时俱进的时代特征。拜师后,邢晏芝在弹唱方面教了盛小云很多。
  盛小云的另一位老师是著名弹词演员蒋云仙,其实小的时候,盛小云就是蒋云仙的“粉丝”,她最喜欢听收音机里蒋云仙说的《啼笑因缘》,书中所塑造的飞扬跋扈的山东刘将军和聪明机智的常熟王妈常常引得盛小云满心疑惑地问母亲:“里面有几个人在说书?”母亲说,只有一个人啊!真是神奇,盛小云心中无限向往。1992年,盛小云终于如愿以偿地跟着蒋云仙学习《啼笑因缘》,她和蒋云仙拼档合作,吃住行都在一起,学方言,学表演,也学做人。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为了练熟一道曲子,年少的盛小云竟想出了一个“残忍”的方法,寒冬腊月,她把手指放到冷水里冻僵后开始练琴,等弹到手指发热了,再浸到冷水里,再练弹拨。她就是这样来锻炼自己的意志的。


一场演出,
成就“中国最美的声音”
  被媒体誉为“从画上走下来的美女”的盛小云这样描述自己的美:“我从没感觉到自己美,但是我想把最美的一面奉献给观众。”话语虽是轻轻柔柔,但很自信。
其实,除了她的美,更多人还会把她和“中国最美的声音”联系在一起。
  这当然是有来由的。
  1998年3月4日在台湾的第一次公演,让盛小云印象深刻,“之前台湾是评弹的沙漠,他们从没听过评弹,我们就像是‘开荒者’”。盛小云清楚地记得,演出当天傍晚下起了倾盆大雨,离开场还有半个小时了,场子里还是静悄悄的。谁知,七点钟开演时的盛况让她大吃一惊:全场爆满,座无虚席。这时她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有一对从台南赶来听演出的台湾兄弟更是让盛小云感动。“第二天,我们去台湾中央大学讲学时,兄弟二人竟又赶到那里”,他们还送上了连夜写出来的长卷,上面四个有大字——“盛在元音”(盛即盛小云,元为同去台湾的上海评弹团演员范林元)。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一边流着激动的眼泪一边对盛小云说,到台湾50年了,从来没听过评弹,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一回。
  苏州评弹就这样一下子轰动了台湾。盛小云被当地媒体称为“从画上走下来的美女”,苏州评弹也被称为“中国最美的声音”。
  盛小云更想让全世界都听到“中国最美的声音”。她把评弹带到了美国、加拿大、新加坡、荷兰……“尤其是去年在荷兰的一场演出,整整一个小时,因为全部配上荷兰文,效果非常好,抖的包袱观众都能发出会心的笑,比一般歌舞节目更受欢迎。”结束后,许多老外更是拉着他们的手说:“真想不到,中国的评弹这么好听。”这,让盛小云很有成就感。
  “但是,要让古老的艺术重回青春,让更多的人喜欢,那就必须有所创新,有新的曲目,新的包装,新的人。”盛小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努力。前不久,他们还和上海电视台搞了一个评弹综艺剧《雷雨》,新鲜的表演手法得到了不少观众的肯定,这也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心。


小小插曲,
与《色,戒》擦肩而过
  之前就听说,清纯淡雅又不失柔媚之气的盛小云,曾被李安一眼看中,欲邀请她出演《色,戒》中一位“太太”的角色,可最后却落空了。带着好奇,我们提起了这件事情,盛小云说,李安确实找过她,但至于最后为什么没有出演那个角色,她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原因有很多,但是不想再说了。不过,据说陈冲因为那个角色还专程从美国飞去找过李安。
  虽然没有出演《色,戒》中的“太太”,但李安还是交给盛小云一个任务,那就是帮他培训汤唯,因为李安看过盛小云的专辑后,她的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一个手势,简直就是李安心中完美的“王佳芝”。李安把汤唯交给盛小云之后,在短短的四天时间里,盛小云教会汤唯演唱《天涯歌女》以及穿旗袍时的仪态。而汤唯也学得很刻苦,很快就“出师了”。
  其实,在盛小云心里,只有评弹才是她的一切,其它只是过眼云烟、生活中的小插曲而已。她那不变的热爱和梦想,全都属于评弹和舞台。







盛小云语录:
■评弹像一个老人,我们这代人想让他活下去,还想找回他的青春。
■现在让我离开评弹的话,等于是把我的灵魂勾去了。



2043

主题

4920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468
 楼主| 发表于 2018-3-2 02: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黃蕾主播秀丨書迷福利!聽評彈名家蔣雲仙話說當年!
5愛蘇州廣電小五哥2017-06-21 21:55:59
6月20日,夏至未至,天氣有點悶熱,下午四點的“看蘇州”主播秀的直播間裡卻活躍異常,看客們的留言炸了:小云老師,你真美,傳授一點訣竅呢!蔣老師,難得見你,還是這麼的風趣幽默!盛媽媽氣質好好!四大美人好養眼……


吸引網友們的這四位分別是:

85歲高齡的評彈名家、
擅說《啼笑因緣》的女單檔蔣雲仙老師


↓↓↓

全國曲協副主席、蘇州評彈團副團長、
被譽為“從畫上走下來的美女”盛小云老師
↓↓↓

鶴髮童顏、氣質超群,
同樣也是85歲的盛小云的媽媽 ——盛玉影女士
↓↓↓
以及廣電綜藝一姐、
電視節目製作中心《電視書場》的當家花旦黃蕾
↓↓↓

他們圍坐在盛小云家的陽臺上,品茗談藝,說書敘舊,他們有談不完的姐妹情、師生情和母女情。話題跳躍,內容精彩:蔣雲仙與盛媽媽60年前拼檔,利用坐三輪車的時間排好書,再演出;盛小云向蔣雲仙拜師學藝的花絮,盛小云首次披露她獨創的“非手術雙眼皮形成術”……

蔣雲仙老師雖然長期在加拿大生活,久未登臺,依舊風趣幽默,妙語如珠 。


盛媽媽極少在鏡頭前公開露面,開嗓演唱京劇更是難得,雖然嗓聲不復當年亮麗,但是韻味十足。


這幾位名人難得一聚,僅蔣雲仙和盛小云師徒兩代評彈名人效應,已經夠吸睛了,再加四位高顏值的嘉賓都說得一口軟糯甜美的蘇白,這一個半小時的直播,真是養眼走心,用句老蘇州的話來說“真咯比說書還要好聽”!

說起這次直播的由來,既是巧合也是各方努力的結果。遠在今年3月份,旅居加拿大的評彈名家蔣雲仙老師回蘇探親,《蘇州電視書場》就與她約好要做一檔她的個人訪談。




當6月19日長達4小時的“啼笑因緣——蔣雲仙藝術人生”的大型訪談錄製結束後,她的得意弟子盛小云覺得師徒難得見面,想把老師接到家中,繼續說書敘舊,欄目組得知這一消息後,馬上意識到這是一次絕好的直播的內容,約定直播時間定在訪談次日即20日的下午4:00——5:30。


電視節目中心全辦以赴,趕在19日設計好直播海報,20日上午看蘇州、《電視書場》公眾號就發佈了直播預告。


在盛小云家裡,電視節目製作中心直播的工作人員先測試好手機信號,又把直播的場景換到客廳外的大陽臺上,近可俯瞰中央公園綠色草坪、遠眺海關高大鐘樓,真是現成的無敵好背景啊,果然開播後不久,就有網友留言:A個背景靈咯,絕對加分。


直播開始了,四大美人笑談風聲、談藝悟道,觀看的人數不斷攀升,直播間頻繁的互動,鬧猛異常,潛水的粉絲們紛紛出水來冒泡了,特別是喜愛評彈的粉絲們更是抓緊機會紛紛表白:今天的黃雷訪談直播形式新穎,通過手機互動,直接到現場,讓觀眾看到了藝術家在家的風采,真牛 !

甚至還有遠在美國的粉絲點播盛小云唱上一段她的拿手曲目"舊貨攤",蔣雲仙老師笑稱,我離開舞臺這麼多年了,想不到大家還沒忘記我,這觀眾人數比書場多得多,早就超過萬體館了,還有多年未聯繫的老朋友也在看,真是太開心了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3-24 00:29 , Processed in 0.08546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