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回复: 0

英国金融时报:25年博弈路漫漫:朝鲜拥核与反拥核

[复制链接]

3501

主题

4777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836
发表于 2018-5-26 13: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叶胜舟:朝鲜拥核只是为了保命。而安理会“五常”合法拥核的特权是二战胜利果实,五国对核不扩散有共同利益。

  

  2018年5月22日 05:43 叶胜舟 为FT中文网撰稿

  6月12日,美朝将在新加坡举行世纪峰会,朝鲜半岛无核化无疑是首要议题。近期学者和媒体经常提及的“CVID”来源在哪里?朝鲜为什么不能合法拥核?《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什么套路?未来《朝鲜和平协定》有无可借鉴的蓝本?本文一一梳理和分析。


  什么是“有核武器国家”?


  当地时间2017年9月15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朝鲜半岛局势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时称,“中国不会承认朝鲜是有核国家。”


  崔天凯的表述相当严谨,中国不会承认朝鲜是“有核国家”,而不是称“核国家”。这个“有”字口语时可以少,但在严谨的特定称呼上不能少。


  1968年6月12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美苏起草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NPT),是缔约国最多的多边裁军协定,也是全球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石。目前有189个缔约国。按照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1995年5月11日,在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审议和延长大会上,经当时的178个缔约国以协商一致方式决定,无限期延长《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据联合国官网(中文版)发布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九条第三款对“有核武器国家”作了清晰的定义:“本条约所称有核武器国家系指在一九六七年一月一日前制造并爆炸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的国家。”




  美国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间是1945年7月16日,苏联是1949年8月29日,英国是1952年10月3日,法国是1960年2月13日,中国是1964年10月16日。


  换而言之,此款定义和允许的“有核武器国家”,仅限于美、苏(俄)、英、法、中五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正陷入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没有参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起草和谈判,甚至没有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但其利益获得尊重和保障。


  美中俄一致不承认朝鲜“有核国”地位


  朝鲜六年前已将自定义的“核拥有国”入宪。2012年4月13日,朝鲜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修改宪法,序言中表明:“金正日同志使我们祖国变成不败的政治思想强国、核拥有国、无敌的军事强国,为建设富强繁荣的国家铺设道路。”由此可见朝鲜拥核之志、弃核之难。


  2012年5月30日,朝鲜官方网站“我的祖国”刊登修订后有“核拥有国”序言的宪法全文。美国政府当日迅速回应,绝不会承认朝鲜“核拥有国”的地位。


  2016年2月23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华盛顿与美国时任国务卿克里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中美就朝鲜核问题达成一致,“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出发,不能接受朝鲜的核、导开发计划,不能承认朝鲜的拥核国地位”。


  2016年6月13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与韩国时任外长尹炳世双边会谈后,在新闻发布会上重申,“俄罗斯和韩国不能接受朝鲜的有核国家地位”。2017年9月6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后共同会见记者,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方不承认朝鲜拥核国地位”。


  2017年9月6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中方是否认为印度、巴基斯坦和已经进行了六次核试验的朝鲜是核武器国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答:“对于哪些国家是核武器国家,国际法有明确规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国际法有明确规定”,主要指前文所述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九条第三款。实际上间接、清晰表明了中国政府的立场,不承认印度、巴基斯坦、朝鲜的“有核武器国家”地位。


  朝鲜拥有核武器是客观事实,但不意味着各大国承认其“有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和地位;更不意味着和朝鲜谈判完全弃核,就是默认其“合法”拥核。崔天凯称“中国不会承认朝鲜是有核国家”,正是不承认朝鲜的“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和地位,重申中国政府(也是美俄政府)的一贯立场而已。


  朝鲜决不可能合法拥核


  所谓“合法”拥核,即享受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权力和地位,以“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印度不可能,朝鲜更不可能。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套路很深。第九条第三款实际上赋予安理会“五常”合法拥有核武器的特权。


  第二条规定,“每个无核武器的缔约国承诺不直接或间接从任何让与国接受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或对这种武器或爆炸装置的控制权的转让;不制造或以其他方式取得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也不寻求或接受在制造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方面的任何协助。”实际上禁止安理会“五常”之外的其他缔约国拥有核武器。


  第八条第二款规定,“本条约的任何修正案须经所有缔约国的多数票通过,多数票中应包括所有有核武器的缔约国以及在分发修正案之日系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理事国的所有其他缔约国的票数。”实际上授予“有核武器的缔约国”即“五常”,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任何修正案都有否决权,从而剥夺“五常”之外的任何其他国家,企图通过修正案获得合法拥有核武器的权利。


  因为五大国几乎不可能一致同意其他一个国家合法拥有核武器,不仅与己平起平坐、分享特权,而且打开后患无穷的核扩散缺口。换而言之,全球合法拥有核武器的大门,从1970年3月5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生效后即关闭。


  这虽有强权成份,更有合理成份。“五常”为什么在安理会有否决权,为什么可合法拥有核武器?这是二战胜利果实,是对付出最多、牺牲最大的“五常”回报和补偿(相对美苏中英而言,法国捡了便宜)。最要紧的是“五常”没有发疯,明白核武器是吓唬用的,平衡用的,决不是实战用的。


  朝鲜强行拥核不是金正恩一人之功、一人之断,而是其祖父、其父决定的国策命脉。金氏三代坚定的拥核意志,源于对自身安全和政权安全的本能恐惧。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1992年8月24日,中韩建交(7月15日,中国时任外长钱其琛奉命作为特使赴朝通报,受到金日成冷遇,细节详见钱其琛回忆录《外交十记》第五章)。这两件事是刺激朝鲜拥核的导火索。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老大姐”都靠不住,金氏家族和朝鲜政权此前的安全保障没有了,于是不惜代价、不顾民生、强行拥核。


  1993年3月12日,朝鲜第一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3个月后与美和解,取消退出,但朝鲜拥核与反拥核的25年漫长博弈已启动。2003年1月10日,朝鲜再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3个月后正式生效,终于如愿放手研发核武器。


  然而,无论是2017年9月炸响氢弹后的朝鲜,还是1998年5月分别进行首次核试验的印度、巴基斯坦,或是以色列这样的“核模糊”国家(指不承认也不否认拥核。2018年5月1日,在CNN的“New Day”节目中,主播科莫三次追问以色列是否拥有核武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都含糊应对,最后回答“你可以尽情地猜测”),或是日本这样的“核门槛”国家(指有足够的核技术和核材料,随时可制造核武器),都很难将本国核武器合法化,即几乎不可能以“有核武器国家”的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崔天凯说:“核武器不会给朝鲜带来安全,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日、韩,核武器也不会给他们带来安全。”这是对朝鲜非法拥核的警告,也是对日韩企图跟随朝鲜非法拥核的警告。


  如果朝韩日等邻国争相研制核武器,开展核军备竞赛,美、俄、印、巴已拥核,中国将被核国家包围,全球独此一家,永无宁日。


  某些中国人基于深厚的反美情结,支持朝鲜拥有核武器,其实这是两回事。朝鲜强行拥核决非为了反美,而是为了讹美、和美,为了保命、保政权,抬高自己的谈判筹码,指望美国早日与其建交、签署和平协定,彻底解决安全隐患。


  安理会制裁决议对CVID反复确认和扩展


  2003年8月27日,第一轮朝核六方会谈在北京举行,小布什政府首次正式要求朝鲜先以“完全、可核查、不可逆的方式”(Complete,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ismantlement,即CVID)弃核,再讨论其安全保障问题。


  2006年10月9日,朝鲜首次进行核试验。五天之后的10月14日,安理会首次通过制裁朝鲜核导计划的第1718(2006)号决议。此后陆续通过第1874(2009)、2087(2013)、2094(2013)、2270(2016)、2321(2016)、2356(2017)、2371(2017)、2375(2017)、2397(2017)号制裁朝鲜决议,总计十个。每次都是全票一致通过,表明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共识。


  笔者梳理了安理会官网上这十个制裁朝鲜的决议,除了不断升级的制裁措施之外,关键的共识有以下几处:


  一、十次声明朝鲜须以CVID方式无核化。第1718号决议首次“决定朝鲜应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的方式放弃所有核武器和现有核计划。”此后九个制裁决议都予以重申,虽然文字表述略有差异。


  二、八次声明朝鲜须以CVID方式放弃所有WMD和弹道导弹计划。第1718号决议首次“决定朝鲜应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的方式放弃现有的其他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此后七个制裁决议都予以重申,只有第1874、2087号决议未提及。


  2018年5月2日,蓬佩奥宣誓转任国务卿后,在就职演说中要求朝鲜废除所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WMD)项目。严格而言,不能说是升级制裁朝鲜,而是通过重申安理会八次制裁决议的要求,明显对朝鲜施压,抬高谈判筹码,要求朝鲜不仅永久不能拥有核武器,而且永久不能拥有生物武器、化学武器。


  三、九次声明实现半岛无核化、十次呼吁维护半岛和平。第1718号决议首次呼吁“落实中国、朝鲜、日本、大韩民国、俄罗斯联邦和美国于2005年9月19日发表的《共同声明》,实现可核查的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朝鲜半岛及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此后八个制裁决议都予以重申。第2356号决议虽未重申此句,但表明“安理会承诺以和平、外交和政治方式解决这一局势。”


  四、要求朝鲜重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17年12月22日通过的第2397号决议,首次重申朝鲜在《9•19共同声明》中首次承诺,“朝鲜早日返回《不扩散条约》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保障监督”。


  《9•19共同声明》发表于第四轮朝核六方会谈第二阶段,为一揽子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确立了基本框架,成为六方会谈机制的里程碑式成果。最大亮点就是第一条,平衡兼顾六方的核心利益:“以和平方式可核查地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六方会谈的目标。朝方承诺,放弃一切核武器及现有核计划,早日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回到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美方确认,美国在朝鲜半岛没有核武器,无意以核武器或常规武器攻击或入侵朝鲜。”


  2013年1月23日,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087号制裁朝鲜发射卫星的决议。1月24日,朝鲜国防委员会发表声明,谴责安理会制裁朝鲜决议,称六方会谈和《9•19共同声明》不再存在。


  安理会9个制裁朝鲜决议重申《9•19共同声明》,显然认同其价值和可行,认为朝鲜单方面退出无效。《9•19共同声明》的核心内容尤其是第一条,可供今后《朝鲜和平协定》谈判借鉴的蓝本。


  核不扩散是安理会“五常”共同利益


  朝鲜从未承诺无条件弃核、一次性弃核、不可逆弃核。2018年4月20日,朝鲜劳动党召开七届三中全会,为即将而来的韩朝峰会、美朝峰会进行政策重大调整,统一全党全国的思想和行动。全会决议书《关于宣布经济建设与核力量建设并举路线的伟大胜利》第四条称,“只要不受到核威胁或核挑衅,朝鲜将绝不使用核武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转移核武器和核技术。”


  这个公开决策隐含的强硬逻辑是,朝鲜不仅继续拥核,而且不排除首先使用核武器!如果朝鲜受到核威胁或核挑衅,即使不是核攻击,朝鲜就可能首先使用核武器回应,解释权在朝鲜手中。


  这个世界上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没有一个真心主动放弃;被迫放弃的,都没有好下场,例如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金氏视家族安全和政权安全高于一切,此前国家信用记录不佳,突然180度大转弯主动完全弃核,主动放弃最安全保护伞,让人疑虑重重,需要安理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严格的技术核查、反复核查。


  核武器是威慑或战争的终极“大杀器”,核扩散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安理会“五常”对核不扩散有共同的利益和责任,决不会轻易为合法的“核俱乐部”扩容。有两例为证:


  一、2000年5月9日,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00年审议大会通过的《最后文件》重申,《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新缔约国,无论其核能力如何,只作为无核武器国家加入。这表明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朝鲜等非缔约国,即使拥核也不能合法化。


  二、2009年9月24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第1887号决议,其中第4条“吁请未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所有国家作为无核武器国家加入该条约,以尽早实现该条约的普遍性,并在加入该条约之前,恪守该条约的各项条款。”


  安理会第1887号决议的特殊之处在于两个“历史首次”,既是安理会历史上首次专门就核不扩散与核裁军问题举行峰会通过,也是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首次主持安理会会议的总统。安理会15个理事国中,五个常任理事国和九个非常任理事国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峰会,只有与美国长期不和的利比亚元首卡扎菲没来,由其常驻联合国代表出席。


  目前及可以预知的将来,地球上没有哪个国家具备超级实力,能够推翻《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安理会核不扩散与核裁军峰会通过的第1887号决议,将拥核合法化,毫无顾虑地单方面逼迫安理会“五常”,在核不扩散的共同核心利益上一起为其让步。


  从中可以了解,美国为何强硬坚持朝鲜以CVID方式无核化的决策动机,决不允许朝鲜以“核导分离”方式保留部分核武器;也可以了解,中国为何长期坚持将朝鲜半岛无核化,作为处置朝核危机的首要政策目标,朝鲜半岛和平的目标反而在其后。


  由于闭关锁国的朝鲜对外依存度小,对首脑安全和政权安全的本能恐惧,不顾民生一意孤行拥核,大国不和执行制裁决议乏力,未能形成强硬、团结、一贯的压力,所以未能阻挡朝鲜核导研发的步伐。朝鲜反而在行动和言语上轻视安理会十个制裁决议,11年来卷入“制裁-挑衅-再制裁-再挑衅”的负循环,半岛安全局势螺旋恶化坠落,这是国际社会罕有的特例。


  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依然有生命力和约束力,依然是全球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石。如果国际社会尤其是安理会“五常”团结一致捍卫共同利益,规范地遵守相关国际条约和协议(特朗普5月8日单边退出美国主导的伊核协议,损害美国信誉和利益,受到盟国反对,为中东“火药桶”浇了一大桶油),严厉制约和制裁其他国家拥核,那么核不扩散很难产生连锁反应。这是安理会“五常”的共同利益所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6-20 10:18 , Processed in 0.12993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