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回复: 0

纽约时报:为什么说郎朗回归是古典音乐界一大盛事?

[复制链接]

3330

主题

4457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837
发表于 2018-7-6 10: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千世界 于 2018-7-6 10:42 编辑

MICHAEL COOPER  2018年7月6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钢琴家郎朗是古典音乐界最大的明星之一,一年多来,他由于左臂受伤基本上无法演出。所以他周五的回归备受关注。 VINCENT TULL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年多来,钢琴演奏家郎朗由于左臂受伤基本上无法演出,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因为他是古典音乐最大、最卖座的明星之一。用谷歌搜索“superstar concert pianist”(超级明星 音乐会钢琴家),郎朗的名字马上呈现在眼前。他曾在全球直播的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开幕式上演奏,并在2014年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与Metallica乐队飚琴。


不过,郎朗保持着在业界的地位,仍是为数不多的几位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和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开幕夜和庆典音乐会首选明星之一。因此,他本周五重返舞台——为波士顿交响乐团(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在伯克希尔丘陵夏季驻地唐格尔伍德的演出季首演中担纲——不仅受到他的粉丝们的密切关注,也受到音乐界的密切关注。


“每个人都需要郎朗回来,用那种独特的方式做他擅长的事情,”波士顿交响乐团团长马克·沃尔普(Mark Volpe)说。“我不只是指弹钢琴;我指的是更大的东西。伟大的钢琴家有很多,但他有个性,有风度。”


他是怎么受伤的?


2017年4月,郎朗宣布他的左臂有炎症,打算取消几个月的演出安排。从那以后,他的表演日程一直大受限制。


他去年说,在一次被他描述为“愚蠢地练习拉威尔左手协奏曲”时,伤了自己的手臂。他指的是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去了右臂的钢琴家保罗·维特根斯坦(Paul Wittgenstein)创作的那首协奏曲。(郎朗拒绝了关于他重返舞台的采访请求)。


“我没太注意,我已经很累了,但我还是坚持练习,”郎朗说。他补充说,他在自学这个不熟悉也不寻常的作品时操之过急,因为当时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几个管弦乐队在等待,想知道他能否与他们一起演奏这首曲子。


弹钢琴需要速度、力量、灵巧和柔韧。受伤并不少见。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当钢琴家利昂·弗莱舍(Leon Fleisher)正在成为美国杰出的年轻艺术家之一时,他发现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右手——他将其归因于“每天七八个小时的练习”。郎朗在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的老师加里·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的顶级钢琴演奏家职业生涯因手指问题而中断
                                                  
2015年,郎朗在纽约爱乐乐团开幕庆典上演奏。 HIROYUKI IT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为什么古典音乐界如此密切地关注?


如今一个古典音乐家要在世界范围内成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唱片产业连同其宣传机器早已今非昔比。音乐爱好者们在选择他们想听的东西——同时把其他的一切过滤掉——也空前的便利。像郎朗这样在过去20年里异军突起很罕见。


为数不多的艺术家仍可凭借自己名字的魅力卖光音乐会的门票,他们中包括马友友、伊扎克·帕尔曼(Itzhak Perlman)、约书亚·贝尔(Joshua Bell)和蕾妮·弗莱明(Renee Fleming)——以及郎朗。


“在往昔的好日子里,比如25年、30年、40年前,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开慈善音乐会、养老金音乐会,票房都能很好,”托马斯·W·莫里斯(Thomas W. Morris)说,他曾是克利夫兰交响乐团和波士顿交响乐团的负责人。“如今,这样的人为数不多了,所以他不在的时候,大家会感觉到。”


以开幕夜盛会为例,那通常是管弦乐队重要的筹款机会,票价高,曲目的选择以吸引捐赠者和董事会成员为主。在受伤前的两年里,郎朗参演了包括纽约爱乐乐团(New York Philharmonic)和波士顿交响乐团(Boston Symphony)在内的美国几个主要交响乐团的十场演出季首演盛会。


他这一年在忙些什么?


郎朗太有吸引力了,去年10月,他受邀在卡内基音乐厅的首场音乐会上演奏——尽管那时他只能用一只手弹琴。他的门生之一、当时只有14岁的马克西姆·兰多(Maxim Lando)坐在他身边,为他当左手,他们和爵士钢琴演奏家奇克·柯里亚(Chick Corea)一起,表演了一场非同寻常的用两架钢琴、五只手演奏的格什温《蓝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观众欣喜若狂;批评家们则不以为然。



随着他取消了更多的音乐会,一些人想知道他的职业生涯是否已经结束。《南华早报》发表的一篇文章用了这样的题目:“中国明星钢琴演奏家郎朗将因手臂受伤告别舞台吗?


格拉夫曼说,郎朗在康复过程中一直很努力,他劝告自己这名从前的学生听医生的话。“如果医生说20分钟,就不要弹半小时,”格拉夫曼说。


评论家们怎么看?


尽管郎朗让观众痴迷,他令人陶醉的演技引起人们的广泛称赞,但他并不总是受到评论家的喜爱。有些人觉得他富于表情的演奏很花哨或做作。《纽约时报》的首席古典音乐评论家安东尼·托马西尼(Anthony Tommasini)为2003年卡内基音乐厅的一场音乐会写的评论里有这样的话,“虽然充满了音乐色彩、表演魅力,且活力四射,但他的演奏常常是不连贯的、自我放纵的、重敲猛击的粗俗表演。”


但托马西尼对2008年郎朗在纽约中央公园与纽约爱乐乐团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的那场音乐会有更好的印象:“他完全征服了技术挑战,弹得无比轻松,带着令人心旷神怡的乐趣,把作品的内在声音和他的耳朵感受到的切分节拍表现了出来。”


一流的管弦乐队尊重他,排着队要和他一起表演。莫里斯还记得一次巴托克第二协奏曲的演奏,那“是一部不好对付的曲子,我的天哪,他的演奏能力真是惊人。”从这个意义上说,郎朗不同于其他的跨界古典音乐演奏家,比如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利(Andrea Bocelli)和小提琴家安德烈·里欧(Andre Rieu),这两人通常不会与主要交响乐团合作。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郎朗原本打算在唐格尔伍德演出季首演上演奏柴可夫斯基的第一协奏曲,该曲以精彩的浪漫派姿态闻名。但他最终选择了莫扎特的《C小调第24号钢琴协奏曲》,它需要果敢、清晰的表达,也需要气韵和优雅。


在接下来的几场已经安排好的演出中,郎朗将继续演奏莫扎特的曲子,包括8月17日在瑞士举行的卢塞恩音乐节的首场演出。今年秋天还会在更多的庆典音乐会上听到郎朗(以及更多的莫扎特曲目),包括克利夫兰交响乐团庆祝100周年的音乐会,担任这场音乐会指挥的是郎朗的早期支持者弗朗茨·威尔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


郎朗在演出计划被打断前刚刚与环球唱片(Universal Music Group)签约,此前他与索尼古典音乐(Sony Classical)合作了七年。环球唱片全球经典部主管迪康·斯泰纳(Dickon Stainer)说,“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特别高兴的是,两周后,他将进入北京的录音棚,为我们录制他重返舞台后的第一张唱片。”



Zachary Woolfe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Cindy Hao




2017年05月03日 10:08 新浪综合   2017年5月3日,科技界迎来了一则重磅消息:世界上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诞生。中国科学院5月3日在上海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了这一消息,这个“世界首台”是货真价实的“中国造”,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教授及其同事陆朝阳、朱晓波等,联合浙江大学王浩华教授研究组攻关突破的成果。http://hanshan.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347&extra=page%3D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9-26 08:08 , Processed in 0.08385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