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回复: 0

英国《金融时报》: 特朗普的巴以“终极协议”凶多吉少

[复制链接]

3016

主题

41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152
发表于 2018-7-9 10: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德纳:特朗普长期以来标榜可以解决巴以冲突的“终极协议”即将公布,但没人对这个计划抱有太大希望。



2018年7月9日 06:09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戴维•加德纳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婿、他在中东问题上的马前卒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说,特朗普将很快公布他长期以来标榜可以解决巴以冲突的“终极协议”。库什纳在不久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差不多已经完成了”,并坚称“这里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尽管该地区普遍持怀疑态度。

这份理论上已经存在的协议的确切内容,一直对外保密。不过,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我们只能认为这些措施是一项压倒性偏向以色列利益的解决方案的初步步骤。

特朗普刚一就职,就随意抛开了有关巴以冲突“两国方案”的国际共识,这个方案是:在以色列于1967年占领的约旦河西岸(West Bank)、加沙地带和东耶路撒冷的几乎全部土地上,建立巴勒斯坦国,与以色列并存,同时支持有限的土地互换,让以色列可以保留靠近1967年前分界线的部分犹太人定居点。

今年5月,特朗普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经过谈判达成协议并划定边境线之前,几乎没有其他国家愿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巴勒斯坦人希望把被以色列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定为巴勒斯坦首都。

不过,很容易看出特朗普“世纪协议”(热衷者也这么称呼该协议)的支持者为何认为眼下吉星普照。以色列不仅拥有特朗普政府几乎无条件的支持,而且还有来自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的史无前例(尽管有些谨慎)的支持。对伊朗共同的敌意使它们团结在一起。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正利用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力推由以色列起草的巴勒斯坦问题解决方案、以及针对伊朗采取咄咄逼人的统一战线。以色列今年加大了在叙利亚境内对伊朗及其代理人、准军事组织黎巴嫩真主党(Hizbollah)的空袭。在叙利亚,德黑兰方面及其盟友在俄罗斯的空中支援下,帮助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挺过了一场持续7年的叛乱。

特朗普和库什纳的计划会奏效吗?尽管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和不按常理出牌,足以让他的崇拜者内塔尼亚胡都抑制不住地激动,但没有人真正屏息以待。让以色列满意的是,特朗普身边都是像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喜欢强行推行种种解决方案并采取戏剧性的强硬立场——这样空想家。

库什纳表示,如果达成协议,“双方的收获都会大于付出”,并叹息道巴勒斯坦领导人的“谈话要点……在过去的25年中从未改变过”。最客气地说,这话也是不真诚的。巴勒斯坦名誉扫地的老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及其朋党,是这个国家的耻辱。但是,他的自治政府(管辖范围仅限于约旦河西岸不到一半的区域)被困在一个政治死胡同里;这个政府的主要功能,就是为以色列提供安全保障,而以色列还在继续殖民它占领的约旦河西岸60%的区域。

库什纳几乎毫不重视巴以冲突的核心——土地问题。不过,自巴勒斯坦人于1993年签署了第一份《奥斯陆和平协议》以来,以色列定居点已经蚕食了巴勒斯坦人希望建国的区域。最大规模的定居者增加(增加了50%)发生在1994年至1996年和平进程的太平时期。以色列从未停止扩大占领区,巴勒斯坦领导人的谈话要点从未改变过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库什纳及其团队公开支持以色列和犹太人定居点,他们看不到占领者一方与被占领一方的力量不对等,而更愿意谈论未来的投资将如何有利于巴勒斯坦人——但是,巴勒斯坦人将以什么身份受益呢?契约劳工吗?

换言之,被国内极右翼势力压得无法动弹、奉行复国主义的以色列政府,它的盟友、奉行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美国政府,还有在一旁挑衅的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阿拉伯联盟,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能够实现和平的组合。诸如沙特年轻的王储、事实上的统治者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这样的阿拉伯领导人,可能并不关心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这类问题。但是,如果他们的人民关心,那么他们就必须关心——他们的首要任务是自保。阿拉伯和以色列总是秘密接触不是没有原因的。

“终极协议”的支持者也希望特朗普能够在7月16日的赫尔辛基会晤上,说服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把伊朗赶出叙利亚。普京可能是唯一与以色列和伊朗都有良好关系的人物,但上述希望并不现实。

除了搭救阿萨德之外,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的利益并不一样。阿萨德在两国的帮助下赢得了内战,但没有镇守叙利亚的兵力。由于普京不会向叙利亚派出大批地面部队,这就只能靠伊朗及其准军事组织了。上个月俄罗斯把真主党移出大马士革附近一个据点的象征性尝试,基本上失败了。

随着整个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局势升温,很多事情开始显现出危险的“终极”之兆,而没有一丝达成“协议”的迹象。

译者/马柯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7-21 14:10 , Processed in 0.07660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