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回复: 0

英国《金融时报》:美欧贸易战:自由世界的考验

[复制链接]

3710

主题

4861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969
发表于 2018-7-10 09: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千世界 于 2018-7-10 09:03 编辑

王鹏鲲:自由世界可能失去了名义上的领袖,但世界秩序重建并非只看白宫眼色;美中交手互动将决定世界的未来。


2018年7月10日 05:58 FT中文网撰稿人 王鹏鲲



从6月22日起,美欧贸易战从口头转入实战。欧盟开始对选定的美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包括果汁、摩托车和威士忌。这些产品是对美国向欧盟铁铝产品征税的反击,直指特朗普的选区。从7月开始,特朗普威胁将对欧洲进口车辆进一步加征关税,这将进入德法的政治敏感区。但欧盟需要作为整体市场与美国谈判,无论主战还是主和都将进展缓慢,美欧贸易争端升级在所难免。

但是,欧盟的关税反击并不会给美国造成大的打击。2017年美欧赤字达到1150亿美元,不到美中贸易赤字的一半。关税上调的产品尽管大都来自特朗普的选区,但由于涉及选民数量小,不足以影响中期选举。另外,由于欧美贸易结构的限制,在短期内赤字很难消失,大部分人甚至都不会觉察到变化。

特朗普的角度

美国的贸易战是全球性的,但美欧与美中争端有本质差别。美国认为中国制造2025是个威胁,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一方面要减少贸易逆差,一方面要作为要中国放弃产业政策的筹码。这种双重性在对中兴的制裁中表露无遗。而美欧之争的本质却无关贸易,而是自由世界内部的困境。实证研究表明,中国等新兴市场在20世纪末的全球化中受益最大,而欧美中产阶级则失去了最多的工作。同时由于人口老龄化,年轻人减少,发达国家社保制度的可靠程度也大不如前。

特朗普从参选初期就清醒的认识到这种困境。他宣扬的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在美国蓝领中产生巨大共鸣,而自由派对此毫无察觉,反而给特朗普支持者统统扣上了种族主义的帽子。特朗普的措施未必能真的将制造业都搬回美国,但是通过给公司减税、金融去监管和贸易加关税,市场期望已经开始转向。福特汽车便在2017年取消了墨西哥建厂计划,转而投资12亿美元在美国密歇根建厂。特朗普希望将美国与全世界共享的资源收回一部分来解决国内的发展问题。

为了这个目标,特朗普选取的第一个切入点就是降低贸易赤字。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反映了其制造业空心化的现实——制造业利用其他国家低廉的土地和劳动力生产,而后享受低关税出口美国。尽管许多产品的最高附加值是在美国发生的,但好处大部分被精英阶层拿走,资本主义逐步变成了赢者通吃的游戏。

特朗普的第二个切入点是退出国际组织。他认为美国为做全球领袖付出了过于巨大的成本,不仅缴费最高,还要为多国提供军事援助,这不公平。他上任后也遵循了竞选时的承诺。美国在逐步脱离国际事务的领袖地位,包括重新思考对北约的军事承诺,退出TPP和《巴黎协议》,退出联合国人权组织并威胁退出WTO。这种种做法深受特朗普选民的欢迎。根据盖勒普2018最新一期民调结果,特朗普如今的党内支持率高达90%,当政以来最高。

自由世界的问题

不可否认,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盟友的态度在造成裂痕。在他之前的美国总统也会利用美国在军事和经济上的优势来达到目的,但是没有哪个总统会像特朗普这样让盟友难堪。不久前的G7讨论无疾而终,特朗普甚至发推文表示加拿大总统可以“go to a very special place in hell”(去地狱里凉快吧)。

美欧之争折射出自由派的困境,特朗普只是催化剂。发达国家的自由派已经不知为何而战。他们的诉求固然高尚---保护少数族群利益,自由贸易,环保,接受难民---但无一例外暗含了轻视:不支持LGBTQ就是落后,反对自由贸易就是愚蠢,煤炭行业这么污染必须关闭,不接受难民是多么可怕的人。

但如果认为自由主义会就此一蹶不振,也是缺乏根据的。历史上的自由派在每次危机后都都能够拿出解决方案,并带来更大的繁荣。1930年代,过剩产能和金融扩张催生了大萧条,给法西斯主义提供了生存的土壤,但之后的1933罗斯福新政加强了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社保体系。1950年代的美苏竞争导致核军备竞赛,但之后的对话成功控制了军事升级。1970年的美国中产阶级崛起伴随着石油危机,环境破坏空前,接下来的十几年多方努力也扭转了这一危机,随后国际环保合作也加强了。

世界秩序重建

2008年是国际秩序重建的转折点。国家间实力的拉近在21世纪初就已经开始,但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加速了这种转变。

2008年之后,美国不得不集中精力加强金融监管、去杠杆,进入了长时间的调整期。而欧洲从希腊债务危机开始,每个国家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经济衰退,直到2016年才有所缓和。资本从欧美流向新兴市场。中国在2001年加入WTO之后迎来新一轮工业化,人均收入突飞猛进,贫困人口持续降低。2008年,中国用急速扩张的货币和财政政策避免了经济衰退,却也为今天的债台高筑埋下伏笔。

世界各国在几十年的全球化中,相互依存度空前提高,无论是经济、国家安全还是气候变化事务都无法局限于一国内。所幸的是,由美国领导了70年的国际秩序仍极具韧性。美国的确退出了TPP,但是条约仍在,其余的11个国家仍然在执行各自版本的条约。特朗普也的确退出了着力解决全球气候问题的《巴黎协议》,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17年前美国总统老布什也曾退出了《京都议定书》。但其他几十个国家仍然在积极参与推动着这些计划的执行。

废除一个协议或撤销一个国际机构并不容易,因为它们是无数的跨国公司、社会公民组织和政府多年博弈的结果。

自由世界可能失去了名义上的领袖,但世界秩序的重建也并非只看白宫眼色。目前看来,美国的盟友不愿追随美国。欧洲内部已经出现鲜明反美的声音,几个主要国家认为美国制裁俄罗斯和伊朗将伤害欧盟的利益。而亚洲各国为了对冲美国的风险,纷纷加强军备,并逐步向中国靠拢,中俄关系空前升温。

笔者认为,在未来的30年,主导世界的将是中国和美国。按购买力平价,中国的GDP已经超过了美国,即使按照名义值,中国也或在2030年之前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如今的贸易战在未来看来,恐怕是最容易的一个回合。美中在国际事务中的交手互动将决定世界的未来,而非美欧。



一直被朋友称为小博士。其实就是书读得多一些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1-16 07:15 , Processed in 0.11516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