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回复: 0

扬言中美之间必有一战的美国政客为何被逐出白宫

[复制链接]

4586

主题

6359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731
发表于 2018-8-3 10: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年08月21日 13:53 新浪网  新浪军事编者:为了更好的为读者呈现多样军事内容,满足读者不同阅读需求,共同探讨国内国际战略动态,新浪军事独家推出《深度军情》版块,深度解读军事新闻背后的隐藏态势,立体呈现中国面临的复杂军事战略环境,欢迎关注。

  远在大洋彼岸,他曾被称为站在总统背后的“灰衣主教”,他曾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身边的“红人”,他就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8月19日,他黯然离开了白宫。

  很多人说,他被“逐出”白宫的主要原因是他不合时宜地主动与一家杂志编辑人员通电话,告诉他“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这并不令人惊讶,今年2月班农就被披露曾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说,5到10年内,中美必有一战。交战的地点很可能在南海!

  离开白宫的班农真的意味着大势已去,难再发挥影响?恐怕答案是否定的。摆脱了共和党建制派在白宫树立起的越来越严格的“纪律”,回归右翼领军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的班农将有更大的自由空间,代表特朗普“心底那一派”与白宫和国会的对手开战!当然,也包括“与中国一战”。

  “枪声”为他送行?

  北京时间8月19日凌晨,美国媒体集中爆发式地推送一条“大新闻”——特朗普总统首席战略师班农离职。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随后发表声明说,班农的离开是很友好的,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与班农互相同意这是后者在白宫的最后一天。

  班农的离开其实已经在几天前已经被一些人预料到了,因为他私下里对《美国展望》杂志说了很多猛料,包括对中国必须打一场贸易战,与白宫和国防部那些人的内斗等等。不曾想这些内容都被该杂志的编辑写入文章,公开刊出了。

  这显然是不守“纪律”,将白宫的重大决策和内部不和捅到了外面,就好像已经麻烦不断的美国政府又尴尬地露出了底裤。所以,尽管班农被称为特朗普的“大脑”,但最终还是被共和党建制派以“必须严明政治纪律”的理由清除掉。

  但就在班农离开白宫的同一天,美国正式对中国启动了301调查。中美“贸易战”似乎并没有因为班农的变故而戛然而止。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大使当地时间星期五宣布:“特朗普总统指示我查看有可能伤害美国知识产权、创新或技术发展的中国法律、政策和做法。在与利益相关方和政府其它机构磋商后,我已决定这些关键问题值得彻底调查。我通知总统,依照《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今天开始一项调查。”

  根据修正过的《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美国贸易代表有着非常大的权限“对外国不公平贸易行为作出回应”。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抱怨美国对中国的常年贸易逆差。他在之前签署行政备忘录时说:“我们将兑现另一个竞选承诺,采取坚实步骤来保护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而且非常重要的是,保护美国工人。”

  可以说,虽然班农被“逐出”白宫,但是他极力倡导的“中美贸易战”还是打响了第一枪。而中国之前已发出警告说,如果两国爆发贸易战,只会双输。

  上一次关于班农的“与中国一战”话题是今年2月,当时有媒体披露在2016年成为特朗普的竞选顾问后,他曾接受电台采访公开说“中美在今后5到10年必有一战,地点很可能是南海”。班农说,“这一点毫无疑问。他们在填造沙洲和制造基本不动的航母,在上面部署导弹。他们来到美国当着我们的面(你们知道面子有多重要)说那是它自古以来的领海。”

  这一次,班农是对美国自由派杂志《美国展望》说,“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我们之中的一个在今后25年或是30年的时间里会成为霸主。如果按目前的路走下去,他们将会是赢家。

  班农说:“在我看来,与中国的经济战事关一切。我们必须一心扑在这上面。如果我们继续输下去,我想再过五年,最多10年,我们就会达到一个拐点,之后就再也无法重振旗鼓。”

  为特朗普“开战”

  班农的下一站已经确定,返回极右保守派的布莱巴特新闻网。班农帮助特朗普竞选,并随特总统进入白宫任职前,担任布莱巴特新闻网的执行总裁。

  班农即将离职的消息曝光几小时后,班农接受了彭博社的采访。他说:“如果大家有任何疑惑的话,让我来澄清;我离开白宫是要替川普跟他在国会、媒体和商界的对手们开战的。”

  班农这么说有人会相信么?答案是肯定的。

  这个已经回到布莱巴特新闻网的人之所以一度被称为“特朗普背后的灰衣主教”,就是因为很多人认为在特朗普“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总统选战中,班农立下过汗马功劳。是班农为特朗普这个此前对政治、选举不太在行的人拿出了鲜明的竞选纲领和理念。吸引了不少美国中下层白人成为特朗普的“基本盘”。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在班农的帮助下击败了一直以来的大热门——希拉里,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可以说,特朗普从心底里一直对班农心心相惜,也心存感激。

  8月19日,特朗普也发出推文,对班农表示感谢。特朗普说,“我要感谢史蒂夫·班农的服务。他在我跟狡诈的希里拉竞选期间加入了我们的团队 – 太棒了!谢谢史蒂夫。”

  看得出来,班农是在政治立场、意识形态上与特朗普最近的那个人,但是进入白宫后,从特朗普政府执政的第一天开始,白宫幕僚就饱受两个甚至三个阵营龃龉的困扰。几个月来,班农与白宫其他高层幕僚不断发生冲突。

  班农带领着支持特朗普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的一派。另一派则是走共和党传统路线,著眼于提升美国经济和美国海外力量。班农揶揄他们为 “全球主义者”。这形成了极右翼但又充满影响力的班农与比较传统的共和党人之间的拉锯战。

  班农那一派在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影响上明显比较成功,但是他们也被认为与新政府的多数政策失败以及对外沟通失策有着莫大的联系。所以,班农这一派成了美国政治圈的众矢之的。当麦克马斯特接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这一重要职务后,没过多久就把班农踢出了“国家安全委员会”。

  关于这次离开白宫,班农坚持说是他自己的想法,他11天前就向川普总统递交了辞呈,原准备在这个星期开始之际宣布,但因为夏洛茨维尔暴力抗议事件所引发的风波而被推迟。

  一直以来,特朗普对白宫内部的争斗似乎睁一眼闭一眼,很多美国政治学者认为,不具有意识型态的特朗普让两个阵营自行厮杀。但特朗普本人似乎对班农这一派更青睐一些,只是自己必须做好平衡,毕竟自己对共和党内的建制派还是需要的。

  同样都非政客出身的特朗普和班农也有着相同的特点——大嘴,纪律性不强,想说什么就会说什么。于是我们看到,已经当上总统的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上依旧言辞犀利,想怼谁就怼谁。班农也是如此。但此前因为白宫缺乏纪律,各种争斗内幕都被泄露到媒体上,让美国政府感到难堪。

  而班农离开白宫,回归布莱巴特新闻,意味着不用再受建制派的传统“政治纪律”的束缚,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说话,向对手“开炮”,也许还能继续受到椭圆形办公室的青睐。

  根据美国政治学者和媒体的评估,班农回到布莱巴特新闻网站后,他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传声筒来放大他的声音。当然,离开白宫和决策圈后,从外头要影响政策比从里面要难得多。但是班农看来非常有信心,因为在他眼里,特朗普在政治理念上与他是同道者。特朗普与那些美国建制派政治精英很难站在一起。

  前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19日警告说,如果特朗普 “不在这种极端情况下采取补救措施,会造成我们国家的分裂”。特朗普应该承认他把反抗议者的行动与组织集会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行动划上等号是错误的。

  罗姆尼的评论是最新的一个信号,显示特朗普和他所在党派之间的裂痕正在扩大。在此之前,一些共和党议员也对特朗普发出批评,认为共和党抛弃了自己的原则,向特朗普的“以怒治国”投降。

  共和党的内战即将越演越烈。

  对华政策的“战争思维”

  让很多人感到诧异的是,当大家都在谈他在白宫的位置不保的时候,班农仍在大谈他如何在白宫里内斗,如何在外部培植盟友来推动他的中国策略。

  班农试图在对华贸易问题上与左派建立同盟。他的策略是,在对付政府内部的贸易鸽派人士的同时,在外部建立一个包括左右两派的贸易鹰派人士的联盟。

  这场对华贸易战在班农眼里非常重要,“在我看来,与中国的经济战事关一切。如果我们继续输下去,几年后我们就会到达一个拐点,之后将再也无法重振旗鼓。”

  在美国不少经济分析家看来,班农的言论并不是耸人听闻。 像中国这样,不仅有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政府,而且一直在全球挑战美国的安全利益,最近几十年和美国相比,经济发展可谓突飞猛进。如果中国在技术和高科技方面将迎头赶上,这会让美国人十分担忧。毕竟,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将直接转化为军事实力。”

  按照班农的思路,要通过《1974年贸易法案》的301条款,来对付中国强制美国企业转让技术的问题,接下来还要对中国钢材和铝材倾销采取行动。

  在班农的头脑里,这种“战争思维”是长期存在的,这也是极端保守派的一个特点。实际上,在经济贸易方面,美国和中国在全球范围确实存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但还不到“战争”的状态。

  战争是一种“零和思维”,敌我双方无法共存。如果把中美目前的经济贸易竞争提升到你死我活的一种状态,多少是有些夸张的。而根据班农的“战争思维”,美国现在就必须动用所有能动用的经济贸易手段,把中国赶超美国的势头遏制住,并且彻底击败,才能保证美国能继续坐稳“世界霸主”的地位。

  班农这种对华政策的“战争思维”当然只能被少数人接受,班农自己也承认,在经济和军事问题上,他在特朗普内阁中面临很多对华温和派的阻力。他甚至说,“301调查”这个工具“让他们吓尿了裤子”。

  在白宫内部,目前主要分成四个派系:

  第一个就是以班农为代表的极端保守派,他们以反建制作为标签,是本土主义的坚定推动者,他们也是特朗普竞选中政治经济理念的主要构建者。

  第二个是以前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为代表的共和党传统建制派,虽然普里伯斯已经辞职,但在白宫包括国务院、国防部等部门的不少高官都属于这一派,他们仍旧以传统美国政治精英的理念为主,在极端保守派眼里,他们是对华“温和派”。

  第三个是麦克马斯特、马蒂斯和凯利为代表的“军人派”,他们在外交政治上与共和党建制派的交集更多,而在军事安全问题上,他们的对华态度则更趋于强硬。因此在军事安全策略上,他们与极端保守派有一点点共同话语。

  第四个是“大公主”伊万卡和大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代表的“家庭派”,他们也是对华温和派的一部分,倡导美国可以与中国有更多的经济贸易合作。他们可以被看作是特朗普利益的忠实代表,但是也因为“家庭成员”的身份,他们不太好过多地参与到白宫外交政治决策中。

  在普里伯斯辞职,班农离开白宫后,看上去“军人派”的影响力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因为特朗普天然地就不太喜欢传统建制派。而在南海问题上,班农代表的极端保守派宣扬在南海必须阻击中国的实力扩张,显然得到了“军人派”的认同。

  不久前,美国媒体就披露今年4月马蒂斯将一份年度计划送交白宫,该计划规划了2017年全年美国将派军舰和战机在南海挑战中国海洋权益主张的具体安排,特朗普随后批准了这份计划。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军开展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是按“一事一请”的方式进行的,不仅拉长了批准周期,也给外界留下此类行动“是针对中国某次具体行为所作出的特定反应”的印象,而非例行行动。


  而按照新计划,美国航行自由行动决策权力下放、决策程序减少和决策过程缩短,且基本由军方主导,因此可以断定未来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将更加频繁、更加机动,挑衅的目的性和政治性更强。

  因此,班农离开白宫对中美关系无疑是个好消息。但是,当回归布莱巴特新闻网后,班农无疑会利用这个已经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平台,传播自己的对华“战争思维”,包括经济贸易战和南海方向。没了之前在白宫的条条框框限制,班农将更加肆无忌惮,也会更努力地挑动美国右翼的民意。(石江月原创)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8-20 17:39 , Processed in 0.07789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