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回复: 0

纽约时报:特朗普家族“逃税门”(二):父亲如何为他...

[复制链接]

3442

主题

4577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795
发表于 2018-10-9 08: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AVID BARSTOW, SUSANNE CRAIG, RUSS BUETTNER     2018年10月9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尽管特朗普家的其他孩子也从他们的父亲的金融操纵中获益匪浅,但基本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唐纳德·特朗普得到了最多的钱。


  本文是《纽约时报》有关特朗普涉嫌逃税的特别调查报告完整版的第二部分,点击阅读:《特朗普家族“逃税门”(一):超过4亿美元的财产》


  “建筑独角戏”


  早期的经历、人脉关系的培养,以及一大批联邦住房补贴,帮助弗雷德·特朗普为儿子的财富奠定了基础。


  在20岁之前,弗雷德·特朗普已建造并售出了自己的第一栋住宅。35岁起,他每年都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建造数百栋房子。45岁后,他已在建造一些美国最大的公寓综合体。




  


  除了惊人的工作态度——他喜欢说,“睡觉是浪费时间”——这种增长也反映了他对大规模生产技术的敏锐使用。《布鲁克林鹰报》(Brooklyn Daily Eagle)称他为“住宅建筑业的亨利·福特”。他会搭起一个街区那么长的脚手架,好让他的泥瓦工一周内就能盖起12栋联排住宅——有的工人是在泛光灯下上夜班。以今天的美元计算,这些住宅的售价约为11.5万美元。


  到1940年,《美国建造者》(American Builder)杂志开始注意到他,杂志用横贯两版的篇幅、以《最大的建筑独角戏》(Biggest One-Man Building Show)为标题对弗雷德·特朗普进行了报道。文章描述了一个神气十足的独狼角色,他用随身携带的大叠厚厚的现金支付一切——工资、补给和土地——唯一的帮手是一名接听电话的秘书,秘书的办公室比一个停车位大不了多少。“他是自己的采购代理、司库、出纳员、大楼管理员、建造工程师和销售总监,”文章写道。


  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弗雷德·特朗普也花了好多年的时间靠捐款、送人情讨好布鲁克林的民主党机构,他还交了一些能让开发商的日子好过一点的朋友(比如后来当过纽约市长的亚伯拉罕·D·比姆[Abraham D. Beame])。他还集结了一群拥有最新信息的房地产律师、房地产估价师和税务会计师,他们的作用是保护他的利益。


  所有这些特点——深厚的经验、灵活的头脑、人脉,以及把精力持续不懈地集中在高效地为中产阶级建造住房上——让他占据了有利位置,可以充分利用联邦政府日益高涨的住房支出。住房支出的增加始于新政(New Deal)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军队修建住房时有所增长,在战后为返回家园的老兵提供住房时达到高潮。据格温达·布莱尔的书《特朗普一家:三代建造者和一位总统》(The Trumps: Three Generations of Builders and a President),通过让自己成为全国政府支持的廉价建筑贷款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弗雷德·特朗普揽聚了成百上千万的财富。


  那些贷款也成了唐纳德·特朗普财富的来源。20世纪40年代末,弗雷德·特朗普得到了约2600万美元的联邦贷款,修建了他最大的两个开发项目——布鲁克林康尼岛附近的海滩港湾公寓(Beach Haven Apartments)、以及几英里外的海岸港湾公寓(Shore Haven Apartments)。然后他开始着手让他的孩子成为他的房东。


  随着土地租赁付款喂肥了孩子们的信托基金,弗雷德·特朗普开始了一项规模大得多的财富转移。时报获得的记录显示了他如何开始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建造或购买公寓楼,然后逐步在不留下公开踪迹的情况下,通过复杂的合伙和公司关系将所有权转移给了自己的孩子。弗雷德·特朗普总共拿出近1300万美元的现金和抵押贷款,在他的房地产帝国内建立了一个迷你帝国(包括八栋大楼共1032套公寓),他后来将这个迷你帝国转移给了自己的孩子们。




  转移是在唐纳德·特朗普16岁生日之前开始的。1962年6月1日,弗雷德·特朗普将皇后区的一块土地转让给了一家新成立的公司。记录显示,虽然他是公司的总裁,但他的孩子们是公司的所有者。然后,他建了一栋有52个单位的名为“克莱德厅”(Clyde Hall)的建筑。


  对特朗普的孩子们来说,钱来得很容易。他们的父亲负责照管所有的事情。他购买了土地,建造了公寓,并获得了抵押贷款。他的员工管理着这栋大楼。与此同时,利润都是他的孩子们的。截至20世纪70年代初,弗雷德·特朗普对其他七栋大楼也做了类似的转交。


  对唐纳德·特朗普来说,这意味着一个快速增长的新收入来源。当他上高中时,他每年的利润份额以如今的美元计算,大约是1.7万美元。他大学毕业后不久,他的份额已经超过了30万美元。


  目前还不清楚弗雷德·特朗普是如何将1032套公寓转让给了他的子女而不需要缴纳数十万美元赠与税的。查阅这八栋楼的房产记录,没有看到他的孩子们把楼彻底买下来的证据。时报获得的财务记录只显示,为了创建那个迷你帝国而建立起来的合伙关系和公司的所有股份,在某个时候都从弗雷德·特朗普的名下转移到了他子女的身上。然而,他的纳税申报表显示,他没有为其中的七栋楼缴纳任何赠与税,只是为第八栋楼缴纳了几千美元的税。


  位于皇后区、共有158个单位的桑尼赛德大厦(Sunnyside Towers)鉴证了弗雷德·特朗普对国税局的“有本事就来抓我”的态度,国税局曾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多次以逃税为由传唤过他。


  1968年,米德兰合伙人(Midland Associates)以2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桑尼赛德大厦,该公司是弗雷德·特朗普和他的孩子们为了进行这笔交易而结成的合伙关系。在他1969年的纳税申报表中,他填写的内容包括给了每个孩子15%的米德兰合伙人股份。根据购买桑尼赛德大厦的现金数量,相应的赠与价值应该是93750美元。而他只报了赠与每个子女6516美元。


  1968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毕业后,唐纳德·特朗普开始为父亲工作。父亲让他当了数十家公司的副总裁。就在这段时间,弗雷德·特朗普向家人和员工传达了一个相当明确的信息:他不认为长子小弗雷德·特朗普(Fred Trump Jr.)是一个可行的继承人。


  


  《纽约时报》记录了五十年来弗雷德·特朗普为了儿子唐纳德·特朗普(左)致富而创造的295项收入来源。


  小弗雷德比唐纳德年长七岁半,大学毕业后也为父亲工作。亲戚和前雇员在采访中说,事情并不顺利。弗雷德·特朗普公开嘲笑长子人太好、太软弱、太懒惰、太爱喝酒。他不赞成长子对飞行和音乐的兴趣,不明白长子为什么对家族的生意那么不感兴趣。唐纳德目睹了父亲对小弗雷德日益加深的失望,把自己塑造成了哥哥的反面——一个具有拼杀本能的盛气凌人的硬汉。他得到的回报是继承了他父亲的王朝梦。


  弗雷德·特朗普开始逐步把财富聚集在唐纳德一人身上,让他认识到用廉价政府贷款盖楼的吸引力。1972年,父子俩建立了一个合伙公司,以在新泽西州东奥兰治建一栋供老年人居住的高楼。由于政府的补贴,他们的合伙公司获得了780万美元的几乎无息的贷款,相当于建设成本的90%。弗雷德·特朗普支付了其余的费用。


  但记录显示,弗雷德·特朗普的儿子获得了经济利益的大部分。除了利润分配和咨询费外,唐纳德·特朗普得到的钱中还包括管理这栋大楼的工资,尽管是弗雷德·特朗普的员工在负责大楼的日常管理工作。唐纳德·特朗普还得到了住户租空调的费用。到1975年时,唐纳德·特朗普从这栋大楼得到的收入用今天的美元来算相当于每年将近30.5万美元。


  弗雷德·特朗普还通过自己的投资给了儿子额外的帮助。20世纪70年代初,他投资了位于布鲁克林的庞大的斯塔雷特城(Starrett City)开发项目,这是美国最大的联邦补贴住房项目。这笔投资有望产生巨额的税务减免,这对弗雷德·特朗普来说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他后来利用在斯塔雷特城的损失来避免政府对其房地产帝国的利润征税。


  弗雷德·特朗普投资了500万美元。他为子女们建立的另一个合伙公司对这个项目又投资了100万美元,这让弗雷德的子女们在未来几十年里都能享受大量的税收优惠。这些投资帮助唐纳德·特朗普在1978年和1979年避免缴纳任何联邦所得税。弗雷德·特朗普还委托唐纳德来出售父亲所持的斯塔雷特城股份的一小部分,这项“甜心交易”给他带来相当于今天的100多万美元的“咨询费”。


  在唐纳德·特朗普还远未售出他的第一套曼哈顿公寓的时候,通过咨询费和管理费、地租、迷你帝国以及薪水的形式给他的钱,就已经让他成为毫无疑问的富人。时报发现,到1975年,也就是唐纳德·特朗普29岁的时候,他从父亲那里获得的钱已经相当于今天的近900万美元。


  富有,是的。但这与父子两人渴望的那种唐纳德·特朗普的形象还相去甚远。


  


  弗雷德·特朗普(右)想方设法从他的房地产帝国转移财产给他的孩子,与此同时,避免赠与税和遗产税。


  闷声不响的合伙人


  “唐纳德·J·特朗普,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在这个神话的营造和精心维护中,弗雷德·特朗普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高瘦,金发,牙齿白得耀眼,看上去非常像罗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他去哪都坐一辆配司机的银色凯迪拉克,车牌上有他的姓名首字母DJT。他约会身材婀娜的时装模特,出入最高雅的会所,外界估计年方30的他身家已‘逾两亿美元’。”


  1976年11月1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这样开头,这是最早的唐纳德·特朗普人物特稿之一,也是后来几十年他的财富神话创造的一块基石。数年之后他曾向博彩业监管机构透露,他在1976年的应税收入是24594美元,他凭什么号称身家逾两亿呢?只不过把他父亲的商业帝国全算成自己的而已。


  就在那辆配司机的凯迪拉克里,唐纳德·特朗普带着《纽约时报》记者参观了他所谓的“工作”。他告诉她自己计划把曼哈顿一家酒店改造成君悦酒店(他父亲担保了建设贷款),还有他打算开发的哈德逊河铁路货场(开发权是他父亲公司买下的)。他带她看了“我们的慈善事业”,东奥兰治的高层老年公寓(由他父亲出资),史丹顿岛的一座公寓楼(由他父亲拥有),以及他们位于布鲁克林的“旗舰”项目特朗普村(由他父亲拥有),最后是天堂海滩公寓(由他父亲拥有)。连这辆凯迪拉克也是他父亲租的。


  “到现在,”他吹嘘道,“我还从没做过一笔亏本生意。”


  这是一场惊人的骗局,包括那个不可思议的瞬间——他坦白自己“不喜出风头”。通过把父亲的财富说成自己的,唐纳德·特朗普改变了自己的地位。事实证明,一个自吹自擂的30岁花花公子,是纽约市的银行家、政客和记者都无法抗拒的。


  虽然在那些传说里他在曼哈顿独力开拓,唐纳德·特朗普却越来越依赖他的父亲。《纽约时报》的那篇文章见报数周之后,弗雷德·特朗普又给子女设立了更多的信托基金,每个子女都获得了相当于今天430万美元的资助。甚至到了1980年代早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号称自己是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时,他仍在父亲那里领一份薪水,以今天的美元计算,年薪26万。




  同时,弗雷德·特朗普和他的公司还开始向唐纳德·特朗普提供大笔贷款和信用额度。这些贷款让另外几个子女的所获相形见绌,有时候这些资金流源源不断,就如同唐纳德·特朗普有自己的印钞机。根据提交给新泽西州博彩业监管机构的记录,以1979年为例,他在1月借款150万美元,2月借6.5万美元,3月借12.2万美元,4月借15万美元,5月借19.2万美元,6月借22.6万美元,7月借240万美元,8月借4万美元。


  理论上,这些钱是要还的。实际上,记录显示,许多笔借款更像是赠与。有些是免息的,也没有还款时限。即使某些借款收取利息,唐纳德·特朗普也时常不予偿还。


  这些此前从未披露的大量贷款突显出弗雷德·特朗普慷慨解囊的清晰模式。当唐纳德·特朗普启动昂贵的新项目时,他的父亲便加大援手。1970年代后期,唐纳德·特朗普把过去的海军准将酒店(Commodore Hotel)改造成君悦酒店时,他父亲给他打开了借款的水龙头。1980年代初建设特朗普大厦时也是这样。


  1980年代中期,当唐纳德·特朗普初次进军大西洋城,弗雷德·特朗普制定了一项计划,大幅增加了流向儿子的资金。


  这个计划事关一块小产业——弗雷德·特朗普已转移到子女名下的8幢住宅楼。他把其中七幢转换为合作公寓,又帮助子女把第八幢也转了。这意味着鼓励租户把他们住的公寓买下来,如此就给唐纳德·特朗普和兄弟姐妹创造了三条财路:公寓单位销售、未售出单位的租金以及收取按揭供款。


  1982年,唐纳德·特朗普从这八幢楼获得的收益相当于今天的38万美元。记录显示,随着合作公寓转换继续,弗雷德·特朗普的员工卖出了更多单位,他儿子那份利润也随之跃升。到1987年全部转换完毕时,他儿子从这八幢楼获得了相当于今天450万美元的年收入。


  弗雷德·特朗普还对他的帝国做了另一项结构性改变,为唐纳德·特朗普及其兄弟姐妹带来新的收入来源。他让他们成为他的按揭贷款银行家。


  《纽约时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弗雷德·特朗普的儿女需要拿自己的钱买下父亲持有的按揭贷款。大多数贷款都是通过弗雷德·特朗普设立并注资的信托基金及合伙关系,由他自己的银行买下的。


  合作公寓销售、按揭供款、土地租赁——在设法给所有子女尤其是唐纳德·特朗普输送财富方面,弗雷德·特朗普是个高手。有的方法是细水长流,有的是激流,有少数是喷涌。但几十年后它们都汇聚成一条金钱的大河。《纽约时报》发现,到1990年,弗雷德·特朗普这位闷声不响的合伙人已经静悄悄向儿子转出了相当于今天的4620万美元。


  唐纳德·特朗普显现出一种所向披靡的风采。1987年美国股市崩盘,经济重创,但他却加倍下注,部分得益于弗雷德·特朗普的银行急切地向年轻的少东家提供信贷。1988年他以407.5万美元买下了纽约广场酒店(Plaza Hotel)。1989年他以3.65亿美元买下“东方航空”(Eastern Airlines)快线机队,改称“特朗普快线”(Trump Shuttle)。他最新的赌场特朗普泰姬陵赌场(Trump Taj Mahal),每天仅偿还债务就需要至少100万美元。


  质疑者认为这种由借贷支撑的狂热收购是有问题的,但一本又一本杂志的封面报道赞叹他这么年轻却敢于冒如此惊人的风险,淹没了质疑声。然而,不管唐纳德·特朗普怎样押注,以他一辈子得来不费吹灰之力的财富,他毫无蚀本之虞。赌注已由弗雷德·特朗普支付。


  中文网将在本周陆续刊载后续章节,敬请关注。


    翻译:Hongyu Li、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2017年05月03日 10:08 新浪综合   2017年5月3日,科技界迎来了一则重磅消息:世界上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诞生。中国科学院5月3日在上海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了这一消息,这个“世界首台”是货真价实的“中国造”,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教授及其同事陆朝阳、朱晓波等,联合浙江大学王浩华教授研究组攻关突破的成果。http://hanshan.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347&extra=page%3D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8-10-23 13:40 , Processed in 0.10591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