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7|回复: 0

纽约时报: 在非洲与中国企业竞争,美国公司面临困境

[复制链接]

6298

主题

7986

帖子

4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6873
发表于 2019-1-14 09: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安伟2019年1月14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乌干达北部尼罗河上正在建设的卡鲁玛水电站项目的一条通道。该电站由一家中国承包商建设,这是非洲首个此类电站。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乌干达坎帕拉——在俄亥俄州郊区长大的拉贾库马里·詹蒂亚拉(Rajakumari Jandhyala)从没想过自己会在石油行业工作,更不用说想过自己会站在美国与中国的全球竞争的第一线。她担任过20年的非洲政策问题顾问,最近的一次是在奥巴马政府担任援助官员。


  但在2016年,她听到了一个在乌干达建造可能是东非最大炼油厂的提案征集,于是她组织人参加了投标。她在肯尼亚找到了一位投资者,从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挖来了石油和天然气高管。一个意大利承包商也加入了这个由几家公司组成的联合体。


  他们的主要问题是竞争对手享有巨大优势,对手是两家中国能源企业,其中一家是得到中国政府支持的国有石油巨头。


  中国正在世界各地积极寻求投资和工程合同,这种做法也许在非洲最为明显。中国企业已在那里赢得了修建大坝、公路、体育场、机场和铁路的合同。一个又一个非洲国家的政府为支付这些项目从中国借了大笔贷款。


  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这个倡议为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扩大北京的全球影响力投入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


  


  上个月的伊辛巴水电站项目。中国国有银行的贷款为乌干达的建设热潮提供了资金,建设主要是由中国企业和工人进行。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乌干达东部正在建设的伊辛巴水电站,正在工作的中国和乌干达工人。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进行掠夺性贷款,让借贷国陷入债务,从而获取港口等战略性资产,并把腐败和威权价值观带给这些国家。作为回应,美国已宣布了一项帮助美国企业竞争的举措。


  “我们正在精简国际发展和金融项目,为外国提供一个取代中国债务陷阱外交的公正、透明的选择,”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去年10月的一个演讲中说。白宫还公布了一项针对中国的非洲战略。


  美国的想法是,在对中国的贸易做法、网络盗窃行为,以及在太平洋和印度洋扩大军事设施和军事存在进行反击的同时,挑战中国的基础设施项目。但是,“一带一路”对美国利益构成的威胁是存在争议的,也不清楚美国在这方面应该或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与中国竞争。特朗普政府拨出的资金只相当于中国政府投入的一小部分。


  美国企业在很大程度上缺席非洲,而中国企业已经在那里扎下根来,用合法和非法的手段培养强大的盟友。一些中国企业用现金贿赂,或让其提供法律代表或保险服务为交易,把目标对准了非洲官员及其家人。


  詹蒂亚拉对这个价值40亿美元的炼油厂项目的投标,是美国试图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与中国正面交锋所面临的高风险,以及美国公司可能会在什么情况下胜出的典型案例。


  去年年初,当詹蒂亚拉和联合体的其他高管在俯瞰维多利亚湖的一间会议室里与支持中国企业的乌干达官员进行辩论时,这场竞争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为试图解决这场激烈的争端,过去33年里统治着乌干达的强人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在自己的官邸召集了这次会议。


  据《纽约时报》看到的一份乌干达国内情报机构的报告副本显示,作为内部斗争激烈的迹象,该机构对三名据信支持这家美国联合体的官员进行了调查,而且怀疑美方为项目提供资金的能力。


  穆塞韦尼曾在去年4月份的一个讲话中称赞西方企业终于“意识到了”非洲的现实。但他也指出,“中国人早已意识到了——他们真的、真的、真的在这里非常活跃,非常快地动作。”


  “所以,为什么不对两者同时利用呢?”他问道。


  争夺宝藏


  非洲大湖地区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着寻求财富的外来者,其中包括从19世纪开始掠夺非洲大陆的欧洲国家。在英国对乌干达的统治已经结束了40年之后的2006年,人们发现了一个未被殖民主义者开发的宝藏:阿尔伯特湖附近蕴藏着东非最大的石油储量之一,这足以改变贫困的乌干达部分地区的面貌。


  穆塞韦尼政府与外国公司进行了多年谈判之后,终于同意了这片油田的开采,并修建一条通往坦桑尼亚东南海岸的输油管道,再从那里运往世界各地的计划。


  但穆塞韦尼还坚持在乌干达建一座炼油厂,以减轻该地区对进口燃料的依赖。合同起初给了俄罗斯人,但他们退出了。


  在2016年前往乌干达的探路之旅中,53岁的詹蒂亚拉听说了这些计划。那是她在为乌干达总理办公室效力以来的首次访问,10年前,她曾在通过和平方式结束叛乱的工作中担任顾问


  在华盛顿的共享办公场所,她招募了合作伙伴,希望那会是亚特拉风投(Yaatra Ventures)的首个项目。她于2015年成立了这家公司,以投资非洲的基础设施。


  “有了通用电气,这是一家能带来很大潜力的美国公司。”


  


  上个月卡鲁玛电站项目的工作情况。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通勤者。一家中国公司得到了升级该国殖民时期铁路系统的合同。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嗅到这次机会的并非只有她。乌干达收到了40多份兴建该炼油厂的提案。


  其中一份标书的牵头方是中国南部城市广州的一家民营水电矿业公司广州东送能源集团。一份官方渠道外提交的计划来自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CNOOC,简称中海油)——该国第三大国有石油公司。


  两家公司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都设有办事处,并已与该国的能源和矿产开发部(MEMD)密切合作了多年。东送当时正在乌干达东部建一座造价6.2亿美元的磷矿和化肥厂。中海油是达成协议开采油田的三家外国公司之一。


  但根据采访和时报看过的一份政府内部评估,他们的提案包括了苛刻的条款。


  东送想要主权贷款担保,即如果项目失败,将由乌干达政府负责债务;并要求60%的劳动力和原材料来自中国。与此同时,中海油自己想要获得更大的油田开采权。


  美国的财团试图将自己区别开来,提议新成立一家私有公司负责炼油厂的建设和运营,由乌干达国有石油公司及其他东非国家持有40%的股份。财团将通过出售股权给投资者和借款为项目融资,但没有要求主权担保。


  美国的提案对乌干达来说,意味着更低的债务风险,但对于该财团的筹资能力存在质疑。相比之下,中国的要约承诺中国国有银行立即出资。并且在能源部,官员们早已是中国企业的支持者。


  “说到底,我们在开发大量的资本密集型项目,”高层能源官员罗伯特·卡桑德(Robert Kasande)说。“我们需要资金。中国人能办到。”


  “记住我的名字”


  在东送位于坎帕拉的总部,手持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乌干达士兵在门口站岗。总部是一栋带游泳池的山顶别墅,鸟瞰着首都的景观。公司创始人吕伟东一年中会有几次飞抵这里。


  “我的最高梦想就是当我走到乌干达的村里面的时候,村民能够自动列队鼓掌欢迎,”在吕伟东位于中国的办公室,他坐在雕龙红木茶几前说。“我希望能够推动乌干达的工业发展,让东非和乌干达的历史能记住我的名字。”


  谢顶的吕伟东身形瘦削,是个素食主义者,他是北京“走出去”战略的典型,该战略鼓励中国企业在世界各地建立立足点。在着力于国内水电项目之后,东送开始在海外寻求采矿机会。


  吕伟东现年50岁,曾是一名银行经理,在中共控制的政治协商机构政协担任委员,他说他是在偶然见到该国驻广州总领事之后,冒险前去乌干达的。很快,他得到了采矿合同。“这是上天的安排,”他说。


  但东送在乌干达的存在也伴随着争议。


  根据乌干达总检察长的报告,2016年,总检察长办公室得出结论,其采矿许可是通过欺诈获取的,并建议将其吊销。(官员们从未落实。)


  东送还因欺诈指控,被吕伟东在乌干达早期的一位合伙人告上法庭,该公司目前深陷围绕该矿的财产纠纷。2017年,两名财政部官员因涉嫌向东送索要并收受贿款而被捕。


  该公司在中国也面临过麻烦。湖北省一家法院去年称,吕伟东成立空壳公司,向两名国有银行官员行贿,他们因腐败指控而被定罪。


  


  2013年,东送创始人吕伟东和乌干达总统韦里·穆塞韦尼。方敏(音,右)是吕伟东在乌干达初期一位伙伴,近期起诉他诈骗。左侧是郭亚琼(音),负责东送在非洲的运营事务。


  


  东送位于坎帕拉的总部,这是一座山顶别墅,带有游泳池,可以一览首都的美景。这家中国水电和矿业公司是一个40亿美元炼油厂项目的竞标者之一。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吕伟东否认有任何过失,他在法律方面的麻烦似乎也没有让乌干达的官员们感到困扰。他们把东送的炼油厂提案列入了候选名单,于2017年前往广州进行尽职调查访谈。


  一位参与该行程的官员说,吕伟东凭着娴熟的陈述和准点的班车给团队一行留下了深刻印象。该团队指出,东送的财团包括一家有非洲炼油厂建设经验的中国国有公司。


  东送还争取到了中国最大国有银行之一的融资承诺——只要乌干达政府为贷款提供担保。


  这一模式在非洲各地很常见:来自中国国有银行的贷款推动了建设热潮,且大都由中国企业和工人施工。这些贷款通常有着比世界银行援助方案更严苛的条款。据弗吉尼亚州威廉斯堡威廉玛丽学院(William and Mary)的AidData研究中心表示,尽管利息可能较低,但受援者必须以更快的速度还款。


  分析人士说,这使得一些国家面临债务压力的高风险。以肯尼亚为例,如果内罗毕方面未能偿还某铁路项目32亿美元的贷款,一家中国银行可能会接管一座港口。


  分析人士说,虽然乌干达增加了借贷,但它的债务负担是可控的。AidData称,从2000年至2014年,它从中国获得了至少12.4亿美元的贷款。2015年,它同意为中国企业修筑的两座大坝追加19亿美元的贷款,眼下又在为一条铁路寻求22亿美元的贷款。


  不过,穆塞韦尼及其他官员们似乎也在重新考虑该国对中国的依赖。虽然西方的能源公司也卷入了乌干达的腐败案件中,但最近的大丑闻还是让中国受到了打击:2016年,官员揭露两座尚未完工的大坝是“豆腐渣”工程。


  即便如此,东送仍在炼油厂的竞争中享有独特优势。


  根据公司文件,自2013年来,它一直聘用律师事务所安比马克(Abmak Associates)作为在乌干达的法律顾问。


  该律所的首席执行官亨利·卡利萨(Henry A. Kaliisa)是弗雷德·卡巴甘比·卡利萨(Fred Kabagambe Kaliisa)的儿子,后者在20年前曾是乌干达最有权力的能源官员。他因大坝丑闻丢了工作,但仍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竞技场上的美国人


  乌干达团队也将美国财团列入了名单,并飞往华盛顿。詹蒂亚拉和融资伙伴罗纳德·敏西(Ronald Mincy)在一个共享的工作空间招待他们。一个官员问他们:“你们有钱吗?”


  在随后的一份内部报告中,该团队给予东送更高的评价,但也建议邀请美国人和中国人到坎帕拉进行并行的谈判。政府设定的日期是2017年6月。


  但吕伟东询问东送是否是优先竞标者,并拒绝出席或派人前往。在美国人出现后,乌干达官员决定只与他们进行最后谈判。


  《纽约时报》看到了吕伟东写给乌干达能源部长的一封信,他在信中威胁要挑战这一进程。


  大约在同时,另一家中国竞购者中海油悄悄出现,在最后关头争夺炼油厂的建设,并希望控制更多油田。(中海油没有回复有关该项目的书面提问。)


  詹蒂亚拉到华盛顿寻求帮助。


  美国政府的发展金融机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无法承诺提供中资银行提供的那种10亿美元融资,但它提供了一封信,表示将考虑贷款2.5亿美元,并提供贷款保险。


  “这给了其他人信心,” 詹蒂亚拉说。


  


  美国驻乌干达大使黛博拉·马拉克一直在推动美国在乌干达的投资。她说:“我认为最大的教训是,我们必须积极主动。”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拉贾库玛里·詹蒂亚拉的炼油厂项目竞标,是美国试图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与中国正面交锋所面临的高风险,以及美国公司可能会在什么情况下胜出的典型案例。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商务部还认定该项目符合“国家利益”,允许美国驻乌干达大使馆为其游说。


  美国大使黛博拉·马拉克(Deborah Malac)说,她就这家美国财团的事向能源部长艾琳·穆罗尼(Irene Muloni)说明了情况,认为后者对此有些抗拒。她还和穆塞韦尼谈了十几次。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发了两封信,还打了电话。


  “有很多利益相关方都应该感激试图破坏这一进程的中国人,”马拉克说。


  她说,持怀疑态度的人中包括外交部长萨姆·库泰萨(Sam Kutesa)。


  去年12月,纽约一家法院判定一家中国能源公司的代表向非洲官员行贿,其中包括向库泰萨行贿50万美元。库泰萨在接受采访时说,这笔钱是捐给他的基金会的,他对谁应该赢得这个炼油厂项目没有强烈的意见。


  在乌干达,所有重大决定都由穆塞韦尼作出。官员们哄骗他听信自己,而总统则善于挑动他们互斗。


  这给了美国机会。尽管能源官员予以否认,但穆塞韦尼喜欢在石油行业平衡中美两国这个想法,乌干达官员说,他对通用电气的参与很感兴趣。


  去年1月,他召集了在维多利亚湖召开的会议,并迫使能源官员与詹蒂亚拉及其合作伙伴坐下来讨论。随后他得到了内阁的批准。这项协议是在4月份签署的。


  “我认为最重要的教训是,我们必须采取主动,”马拉克说。“作为美国政府,我们必须主动找机会支持我们的公司。”


  曾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工作的新美国社会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ociety)研究员阿比盖尔·格雷斯(Abigail Grace)说,美国在全球的外交官应该接受处理中国问题的培训。


  她说:“这个例子表明,尽管人们认为中国可能会获取优势,但如果我们齐心协力,就能取得胜利。”


  去年10月,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法案,设立一个新的机构来取代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并提供600亿美元的融资——是之前的两倍,尽管仍然只是中国承诺支出的一小部分。


  与此同时,通用电气已经开始出售在詹蒂亚拉财团的这家油田服务公司中持有的股份。它的退出可能会削弱乌干达对该协议的信心,而且该集团获得融资的能力仍存在不确定性。


  中国人似乎已经开始向前看了。吕伟东说,他计划在莫桑比克开矿。9月,中海油得到了它真正想要的东西:乌干达同意在艾伯特湖给它一个勘探的新区域。


  在北京签署协议时,穆塞韦尼和库泰萨微笑着与中国高管握手。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华盛顿记者,曾任时报北京分社社长。


  Lydia Namubiru自坎帕拉、Keith Bradsher自中国广州对本文有报道贡献。Ailin Tang自广州和上海、 Luz Ding自北京、Kitty Bennett自华盛顿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8-25 00:43 , Processed in 0.09788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