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回复: 0

红楼梦魇——空觅六朝金粉迹,谁怜风月满红楼

[复制链接]

4800

主题

6074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9066
发表于 2019-2-10 13: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9-02-08 19:49:23

  红楼是一直坚持不懈在阅读的,而金粉——初次接触是电视剧,初中时,囫囵吞枣也算看完了一遍书作。近日才开始沉下心来仔细阅读,百多回至今才到八十几回。大概是对于读红楼的人来说,“八十”始终是内心的一杆标尺,让我再也抑制不住,想要表达自己一些粗浅的看法。


  且不聊红楼与金粉两部著作主旨的异同,单就内容而言,张恨水是著名的“鸳鸯蝴蝶派”代表,擅长才子佳人故事的创作,所以,自然有很大篇幅描写燕西和清秋的爱情过程。而红楼作为千古奇书,在笔者心中自是无可替代。


  历来人们大都说金粉是“民国世界的红楼梦”,作者张恨水在自己的序言中也曾经给出了相应回应——有人曰:此颇似取径《红楼梦》,可曰新红楼梦。吾曰:唯唯。又有人曰:此颇似溶合近代无数朱门状况,而为之缩写一照。吾又曰:唯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孰能必其一律?听之而已,吾又何必辩哉?


  作者既然不辩,今日就当是笔者自己无聊比照吧!


  红楼以荣国府的兴衰为主线,金粉则以金家的兴衰为主线。宝玉有个做老祖宗的奶奶,燕西有个做总理的爹。贾府一帮不成器的儿子孙子,金宅子里七个也都是这种纨绔子弟。宝玉身边围着一堆女孩(当然也有男的),燕西从小说设定上就是多情公子。大观园里有个海棠诗社、桃花诗社,燕西为了追清秋也搞了个。黛玉诗才荣国府第一,清秋也算精通诗词格律。贾府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金宅意外失火烧了。宝玉心灰意冷出家,燕西心灰意冷出走.......


  红楼的剧情非常庞杂,支线主线浑然一体,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剧情脉络上非常难读(内容上也难读,但是这是意象和以点带面同时描写的结果),但到了《金粉世家》,或许是因为它在定位上没有打算写一本扬名立万的的名著,而是一本通俗小说,所以内容把人物的关系删繁化简。成了前半部分金七少爷追民女,中间金家失势,突然间凋零,金燕西为求自保重新追求白秀珠,最后金粉世家被火烧了,冷清秋失踪,金燕西心灰意冷出走,那么这样一来,虽然剧情上依然可以说是跌宕起伏,但是该交代的东西缺少了不少。比如关系,家族里的关系,家族外的关系,清楚却不明朗。


  再比如伏笔,虽然小说整体的结构很严谨,结构也很可靠,但是伏笔确实有些乱,乱在哪里呢,一方面又是红楼的影子,宝玉最后和宝钗在一块其实就是“金玉良缘”,宝钗有一把金锁,宝玉有一块玉,暗示很明显了,金配玉,玉配金。到了金粉,金成了我们的七少爷,玉呢?白秀珠?但是名分给了清秋。当然这种写法也是情理之中,因为毫无疑问清秋算是综合了黛玉的特点(诗才和心灵的碰撞),又被刻画成了宝钗(宝钗喜欢冷香丸暗示了性格的冷,冷清秋名字就是冷),那如果秀珠的伏笔是个误会,那么另一个伏笔:清秋的珍珠链子就是另一个证据,珍珠啊,谁是珍珠?秀珠,清秋不可能是珍珠,她是冰,所以大火一烧灰飞烟灭,冰也对应水,也就是宝玉所喜欢的“水一样的女子”,燕西也是这么认为,认为她漂亮朴素能持家就是这意思,他没宝玉有文化只能这么说所以这么一看,其实很可能作者张恨水先生是要撮合撮合这两个上流社会的人一块的,但是最后处于某些考虑没这么干。


  为什么没这么干呢?我想这就是金粉比红楼而言好的地方,王安石曰“古人文章立意第一”,红楼再怎么典雅,再怎么诗情画意,终究是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般的梦幻,犹如一个泡泡,一个幻影,一戳击破。


  曹公家道中落,他的大观园其实是自己当年生活过的大观园的复刻,张岱的《陶庵梦忆》也是,只不过比起张岱,曹更加风花雪月,更加有才,所以一本古典小说的颠覆来了,而另一本只能成为教科书中反映明朝社会环境的教科书.......金粉或许有着红楼的影子,却终究不是红楼,他把上流社会人群的生活状态写了出来,也透过清秋的眼,把当时的社会关系揭开了一角,把爱情、婚姻、金钱三个关系带入了思考,拐弯抹角讽刺了一把北洋时期政局混乱、黑暗的状态。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出,其实那是一个知识分子蓬蓬勃发的时代,新学旧学,唐诗宋词泰戈尔徐志摩,科学杂志.......无数文坛大师在那个时期开始被启蒙,其实张恨水先生也是培养于那个年代,所以还是有一点眷恋的。


  金粉世家中有很多情节和红楼有很大的相似度。比如大少爷偷娶晚香,就和红楼中贾琏偷娶尤二姐极为相似。还有清秋第一次进入金家,也是与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一段相似,具体表现在都是通过女主人公的眼睛对整个大家庭的人物和环境做一个完整的介绍。特别想讨论的是金粉第四十七回中“一谈信物解佩快乘龙”一段,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燕西从小带着的是一块小玉牌子,而清秋如宝钗有长命锁一样,也有一个项圈子。不正是红楼中“金玉良缘”的逼真模拟吗?


  仅从人物设定而言,燕西与宝玉都是生在“温柔富贵乡”,长在“诗礼簪缨”之家,家中姐妹众多,整日在“脂粉"当中厮混。在性格方面则是厌学、贪玩、天真、活泼的形象,两者虽不好读书,但对诗词都有些天赋,虽然是富家子弟但无纨绔品行。宝玉是众姐妹的护花使者,好打报不平,多愁善解,是个名至实归的多“情根”。但燕西与宝玉相比,多了几分霸气,少了几分才气。   


  秀珠与黛玉。为什么不是清秋与黛玉?前文已有相关叙述。虽白不能与林的才学相提并论,但对爱情却也是情有独钟。林对爱情执消极态度,属“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型”;白对爱情执积极态度,但有点过头,属“阴谋爱情型”。   


  宝钗与秋清。大家着眼!薛、冷共性是知书达礼、温柔贤惠,但为人处事则有些固执、冷淡,这可能就是张恨水为什么让清秋姓冷的原故,曹公说宝钗是“任是无情也动人”,她吃的一副中药也映射着她的性格,即“冷香丸”,可见薛生性冷淡。张恨水先生饱读“四大名著”,但写清秋的时候可能就得济于此吧。清秋与宝钗相比,尤显可爱一些,应对婚姻的不幸呢,清秋可能比宝钗可能更理智一些。


  甄英莲(香菱)与小怜。甄英莲即“真应怜”,小怜与英莲一样身世都让人可怜,都是被卖人的“牙子”几经倒手,父母年岁皆不自知。至于二者不同之处,一个是婚姻的不幸,一个是爱恋的不幸罢了。


  柳香莲与柳春江。柳香莲为自刎而死的尤三姐,先是一疯,而后遁入空门;柳春江为出家的小怜疯颠一时后抱恨身亡。虽是二柳,但柳香莲是侠义心肠的花花公子,柳春江则是书生益气的热血青年。


  贾琏与金凤举。都是浪荡无品行之辈,都是家有娇妻在室,而余心不足,偷娶一房美妾。不过要论贾琏可是要比凤举坏的多的多。


  王熙凤与白玉芬。白玉芬绝对是个王熙凤式的人物。一个是用贾府的“公家”银子放高利贷;一个是拿自己的钱炒期货。前者加快了贾家的衰亡,后者虽无伤及金家,然而后者对挑起金家与白家的事端,却是“功不可不没”。但《金粉世家》中的白玉芬显得是过于计较而聪明不足,有的也只是小聪明,而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可算是“脂粉中的英雄”。


  茗烟与金荣。茗烟是宝玉的贴身小厮,金荣是燕西的得利仆人,却生的是一双势利眼,最大的好处是对主子忠心耿耿,最大的恶习就是仗势欺人。虽如此,二人还是有些可爱之处。


  嗟夫!人生宇宙间,岂非一玄妙不可捉摸之悲剧乎?


一直被朋友称为小博士。其实就是书读得多一些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2-21 23:32 , Processed in 0.09455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