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回复: 1

纽约时报: 中国女子被捕暴露特朗普私人庄园安保漏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4 09: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ZOLAN KANNO-YOUNGS, KATIE ROGERS, 艾莎2019年4月4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

  

  特勤局或该私人庄园的员工都不完全清楚谁进入了马阿拉歌——特朗普总统位于佛罗里达棕榈滩的高尔夫俱乐部。 SARAH SILBIGER/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日前,一名中国女子因携带感染了恶意软件的设备进入特朗普总统的佛罗里达度假庄园马阿拉歌而被捕,此案暴露出该私人俱乐部松懈的安保状况,以及特勤局(Secret Service)特工与庄园员工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后者负责审查宾客清单,准许客人进入庞大的园区。


  有时,双方都不完全清楚谁在进入马阿拉歌。前官员表示,特勤局特工必须依赖俱乐部接待人员及其他员工对访客进行反复核对。


  通讯不畅会造成安保疏漏——周六特朗普在庄园期间发生的这件事就是如此。32岁的张玉静(音)被捕时携带着四部手机、一个硬盘、一部手提电脑和一个感染恶意软件的U盘。她说是前来参加“联合国友谊活动”,但庄园从未安排过这一活动。


  她的被捕揭示出特朗普的安保缺口,也反映了保护这样一名总统的挑战:他不常去地处偏远、戒备森严的戴维营,更多是去有时会招待数百名宾客的繁忙庄园。一贯口风颇紧的特勤局实在不堪忍受此违规行为,以致于发布了一份罕见声明,实际上就是在责备马阿拉歌员工没有严密跟踪俱乐部进进出出的宾客。


  “哪些人在马阿拉歌邀请或欢迎之列不由特勤局决定;属主办实体责任所在,”局方在周二晚发布的声明中称。“哪些会员和宾客被准许进入庄园,由马阿拉歌俱乐部管理方决定。”


  在张玉静被捕事件发生的同时,中国对马阿拉歌的兴趣正在日渐浓厚,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有很多广告出售进入该俱乐部的邀请函——该俱乐部作为一个盈利企业也在对外出租。这些广告许诺有机会与总统和他的副手在宴会、筹款活动及其他活动上近距离接触。马阿拉歌的进入权限在中国要价高昂,声称可带来尊重、影响力,还有各种潜在商机的诱惑。


  周三,特朗普赞扬了特勤局以及协助抓捕的马阿拉歌员工。“说实在的,在前台的人做得非常棒,”特朗普说。


  周六在庄园,张玉静在最初受到质疑时称她是要用游泳池。她后来拿出了一份所要参加活动的中文邀请函,也就是辛蒂·杨(Cindy Yang)曾宣传的活动,此人此前曾拥有的多家按摩院2月在警方打击嫖娼行动中被关停。当局称按摩院的顾客包括总统的朋友、新英格兰爱国者队老板罗伯特·克拉夫特(Robert Kraft)。


  联邦官员表示,他们仍在调查张玉静,以及她的U盘感染的是什么类型的恶意软件。尚不清楚她是否只是费尽心思想要在总统度假庄园自拍,还是与中国情报机构有所牵连。张玉静的律师未回复置评请求。


  特朗普政府所拥有的酒店此前曾遭受过网络攻击;2015年,多家特朗普酒店置业公司的信用卡信息曾被盗。但那似乎是犯罪行为,而非国家行为。


  作为马阿拉歌活动推广方的组织,有时会向中共及其外交政策海外宣传部门中央统战部炫耀其关系网。


  中国知名社交即时消息平台微信上的一条广告传单宣称,该活动是“马阿拉歌庄园首次以中国人为主角的聚会。”


  当总统在棕榈滩时,特工必须以这个大体上是私人住宅的地方为基础,建立一个政府安全系统。2017年,特朗普就任总统仅一个月后,相关处理就出现了问题。当时,庄园的客人们拍下了特朗普和日本首相讨论朝鲜导弹发射的清晰照片。几名民主党议员呼吁对该俱乐部如何审查游客展开调查。


  “特勤局要依赖俱乐部的安保系统,他们有客人名单,究竟谁是会员,谁不是,”代表特勤局的联邦执法人员协会(Federal Law Enforcement Officers Association)执行副会长唐·米哈莱克(Don Mihalek)说。


  “特勤局不参与俱乐部会员业务,也不知道这些成员是谁,或者他们有权做什么,”米哈莱克说,他曾任特勤局特工,2016年竞选期间被派往特朗普大厦执行任务,2007年至2011年期间在总统特别行动队执行任务。“这是白宫外任何受保护地点的标准。”


  


  总统经常来马阿拉歌,使该庄园成为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一个显眼目标,令官员们担心的是,还会有人试图破坏旨在保护特朗普的安全措施。 T.J. KIRKPATRI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6年至2018年在马阿拉歌庄园工作的一名前员工表示,张玉静被逮捕并不令人意外;以前也曾有人在这里被捕。该员工说,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例是一名女子进入了马阿拉歌庄园的电脑系统,将自动屏幕保护程序更改为总统的名字,前面加了脏字。由于担心受到法律惩罚,该员工要求匿名。


  这位前雇员表示,庄园的安保不是特别强,尤其是特朗普不在的时候——这一点在员工中是众所周知的。


  乔·科什鲍姆(Joe Kirschbaum)参与了政府问责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的一份有关马阿拉歌庄园安全的报告,他说,国会调查人员几乎没有得到白宫或特朗普集团的帮助。他警告称,马阿拉歌庄园的工作人员不负责特朗普的安全,而特勤局获得的信息有限,这可能会在未来造成问题。


  在周三的一封信中,几名民主党参议员要求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评估马阿拉歌庄园的安全状况。


  “最近的事件令人们关注马阿拉歌庄园安全漏洞的严重问题,外国情报机构据报道已将其列为目标,”纽约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加州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和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沃纳(Mark Warner)写道。


  
 楼主| 发表于 2019-4-4 09: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特朗普的插手也经常给度假村的安全能力带来压力。一位因分享同总统的私人对话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活动组织者说,总统曾亲自嘱咐会员来马阿拉歌参加筹款活动,导致现场人数超出门票上限。

  筹款活动在冬季最繁忙的周末举行,通常会希望总统或其家人能来参加,活动地点是在特朗普吃饭的主露台附近一个大宴会厅内。

  特朗普鼓动一位筹办者在今年2月的一场活动中邀请人数超过宴会厅700人上限的宾客,建议那人告诉他在马阿拉歌的工作人员,自己同意增加人数。那名组织者被告知,马阿拉歌的安全保障团队对参加活动的人数没有最终决定权,但那次活动的参加者仍到了730人左右。

  最后,特朗普并没有出席那次活动,马阿拉歌庄园的官员和筹办者雇佣的一家私人保安公司对活动进行了安全筛查。

  当总统不在他的俱乐部时,安全泡泡就更容易破裂了。

  来访的会员和客人仍要出示身份证件,并向俱乐部的安全团队登记,但没有了特勤局的数道保护措施。棕榈滩居民劳伦斯·利默(Laurence Leamer)写过一本关于马阿拉歌庄园的书,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场会很随意,“就像在澳美客牛排馆吃晚餐一样”,还说,安保措施“在我看来非常松懈”。

  官员们表示,张玉静周六进入马阿拉歌的时候,特朗普正在不远处的高尔夫俱乐部,距离庄园四英里开外,特勤局用来检查客人的程序已经到位。在到达俱乐部前台之前,张玉静通过了特工的安全筛查,但由于弄混了她的名字,加之沟通上可能也出现了问题,她得以进入了俱乐部。

  周三,特勤局和马阿拉歌的安保人员正在调查周六的事件。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前代理副部长约翰·科恩(John Cohen)曾与特勤局在保护细节方面有着紧密的合作,他说,总统前往该度假村的行程“可预测性”让这个地点易受攻击。

  “这对特勤局来说是一场噩梦,”他说。“当总统和他的人马选择去一个私人牧场时,安保工作会比去一个对会员开放、向那些付费客人提供服务的私人俱乐部要容易得多。”

  米哈莱克说,当人们靠近马阿拉歌的检查站时,特勤局的重点是检查他们是否带有武器或爆炸物。

  特工们还会对那些他们称之为“上门探访者”的人进行安全筛选,也就是那些有可疑行为的人,比如在白宫门口等候总统。在马阿拉歌,特工将依靠庄园的保安或工作人员来确认来者究竟是俱乐部会员还是客人。

  “如果我是情报部门,我会支付会费,找一个背景干净的人,让他们成为这个社区的一员,”科恩说。“我会让他们经常带客人来,这会是我的策略。那么我现在就已经很接近总统的工作人员,甚至可能是总统本人了。”

  艾莎(Alexandra Stevenson)是《纽约时报》驻香港记者。

  Zolan Kanno-Youngs、Katie Rogers自华盛顿、艾莎(Alexandra Stevenson)自北京报道。

  David E. Sanger自华盛顿、Steven Lee Myers自北京、Annie Correal自纽约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李建芳、晋其角、杜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6-26 13:23 , Processed in 0.08990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