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回复: 0

“水城”威尼斯的生意经与爱情传说——带着爸妈游欧洲

[复制链接]

6297

主题

8279

帖子

5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0454
发表于 2019-4-9 13: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9-04-09 11:13:33)    饕餮小娘子的博客

  米兰一路向东,在意大利半岛东北角的尽头,那个在头脑中幻想过无数次的“水城”威尼斯,如今和我只隔着一个潟湖了。


  急切地等待着水上巴士,脑海中浮过从小到大读过、看过的威尼斯的样子。上学时课本上马克·吐温描写的《威尼斯的小艇》,莎士比亚的讽刺性喜剧《威尼斯商人》,卡纳莱托画笔下的《圣马可广场》,《007皇家赌场》中邦德驾船在运河水道中飞驰而过,还有那个古老美丽的传说,“日落时分在叹息桥下接吻的情人,就会天长地久。”不过没有情人,就带着老爸老妈吧。


  


  被誉为“亚得里亚海明珠”的威尼斯由118个小岛和117条水道构成,是名副其实的“百岛之城”。各岛之间全部由船相通,最大的主岛内也是由船或桥连接,岛内禁止一切车辆行驶,除了能上到主岛边缘的火车,一切车辆都只能停在主岛西侧的人工岛特隆凯托岛(tronchetto)的罗马广场停车场里,然后再从这里的码头坐“水上巴士”或“水上TAXI(小快艇)”登主岛或其它各岛。


  


  即便只有一条长四公里的桥连接着大陆,“水城”上的老居民依旧觉得威尼斯失去了独立性,毕竟从9世纪到18世纪,威尼斯都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而存在,而且是相当华丽的贸易帝国。即便1797年拿破仑灭了威尼斯共和国,将其割让给奥地利,最后又并入意大利王国,但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威尼斯人依旧过着自己的水上生活。


  直到越来越多的各国游客涌入这个“水上都市”,威尼斯人要想承受因游客增多而不停上涨的物价,大部分都要转行做与旅游和餐饮相关的工作。他们说这已经不是以前的威尼斯了,但脸上依然有着意大利式热情和乐观的笑容。


  


  乘坐水上巴士驶向主岛,众多环球邮轮或环地中海邮轮也停靠在特隆凯托岛附近。特隆凯托岛就是威尼斯最大的交通枢纽站,输送着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到达威尼斯的全世界游客。


  巨大的邮轮让我想起了泰坦尼克号,邮轮上如蚂蚁般大小的人们站在顶层的甲板上望着主岛,和过往船只上的人们打着招呼。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脸,但亲切地好像见到了家人。


  


  离水近或水上的城市最早通常都只是小渔村,威尼斯也不例外。公元5世纪,受不了匈奴人和伦巴第人侵扰的内陆居民开始向岛上迁移。他们将木柱插入水下的淤泥中,然后铺上一层从伊斯特拉运来的伊斯特拉石,这种石头又大又厚,防水性能极好,最后在伊斯特拉石上建成一座座房子。


  


  687年威尼斯诞生了第一任总督,建立共和国,建国初期隶属东罗马帝国 。因协助拜占廷击退诺曼人的进攻,1082年获准在拜占庭帝国境内建立商站免税行商,威尼斯人的经济头脑初显。


  随着拜占庭势力的消退,威尼斯也获得了独立。中世纪的威尼斯是西方通往东方的港口,不管是要去耶路撒冷朝圣的西方贵族,还是从东方运回西方人喜欢的各种物品,都促使威尼斯与东方国家保持了密切的贸易关系,威尼斯也成了富庶的商业国。公元9世纪开始,威尼斯人在大运河两岸大兴土木,各色建筑拔水而起。


  


  十字军东征期间,会做生意的威尼斯人不仅在水路运送十字军军队的订单中狠赚了一笔,还一同攻陷了君士坦丁堡,洗劫了大量财物,并吞下了大片领土,包括克里特岛以及爱琴海上的许多岛屿。此后又击败了自己的贸易竞争对手——热那亚人,最终成为了地中海上的霸主,掌握着当时欧洲最强大的财力和海上权势。


  


  “水城”的祖先在淤泥中建起了威尼斯,后人们凭借精明的头脑把它发展成为商业巨人,建造了触角遍及半个已知世界的庞大帝国。因为富庶,威尼斯创造了许多有史以来最美丽的艺术品,包括让法王“太阳王”路易十四也羡慕的能把人照得不变形的玻璃。


  


  威尼斯成了纸醉金迷的地方,漂亮的建筑、精彩的绘画、醉人的音乐,不管是有钱人还是赌徒都到这里来享乐,带着面具的嘉年华狂欢节更让整个“水城”都沸腾。上图这个坐着水上巴士看到的总督宫、圣马可教堂和钟楼是威尼斯本岛上最漂亮,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建筑,我们之后上岛会细讲。


  


  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15世纪末,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新的航线被开辟,欧洲商业中心从地中海转向大西洋沿岸,威尼斯逐渐衰弱。随后连续战争的失败,威尼斯在巴尔干和地中海的殖民地丧失殆尽。1797年,拿破仑给了威尼斯共和国致命的一击,这场狂欢派对也暂时画上了句号。


  


  被击垮的威尼斯成了一潭被人遗忘的死水,这座曾经伟大的水城变得贫穷而衰败。直到19世纪,艺术家、文学家们来到了这座濒临死亡的城市,古老颓废的美给了文艺青年们无限的灵感,他们爱上了它。


  英国大诗人拜伦沉浸在这座城市无法自拔,他在《威尼斯颂》中写到,“我美丽的,我自己的,我唯一的威尼斯。你的微风,你那海边的微风,它这般轻抚我的脸庞!正是这些风让我觉得与你血脉相连。”


  经过水上巴士的主岛沿岸欣赏后,我们一家终于踏上了被拜伦称为“我幻想中的小岛”上。


  


  外形好像一条鱼的威尼斯主岛被反写的“S”形大运河割成了两部分,这两部分又被无数条小河道分割着,就好像我们说的小胡同或者小弄堂。水上巴士就像公共汽车,开在这条大运河的主街上,弯弯的贡多拉就是可钻胡同的观光黄包车。


  


  主岛的斯拉夫人堤岸边都是餐馆、咖啡馆或酒店,热热闹闹,一派旅游城市商业化的景象。沿着堤岸往西走,那个最高的尖塔就是我们刚才在船上看到的圣马可广场上的钟楼。


  


  其实如果不坐船,在主岛上依旧可以步行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因为这里有401座大大小小的桥连接着每一条河道,所以除了“水城”,威尼斯还有“桥城”的称号。不过大多数的河道边都修有供贡多拉停靠的码头,毕竟来到这里的游客都想体验这种特色。


  


  意大利第一任国王委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骑马的塑像屹立在斯拉夫人堤岸边,昨天我们在米兰大教堂前也看到了他。原是萨丁尼亚-皮埃蒙特国王的埃马努埃莱二世先后战胜了那不勒斯和罗马教皇的军队,赶走了占领这里的奥地利人,统一了意大利。另外提醒要去威尼斯玩的亲们,最好把包背前面,这里的小偷可不少。


  


  快到圣马可广场的时候,千万注意在一条小河道中,大名鼎鼎的叹息桥(Ponte dei Sospiri)就安静地跨在两座建筑的中央。左侧是总督府,当年威尼斯共和国的法院和总督府,右侧是当年的重犯监狱。囚犯在法院宣判后被带入监狱通过这座封闭的桥时,经常会透过小小的窗户望着外面的世界发出一声叹息。


  后来英国著名的牛津、剑桥大学也纷纷效仿叹息桥的名字为自己学院里的桥命名,当然他们的缘由是因考试成绩不佳的学生在桥上叹息。


  


  不过如今叹息桥成为威尼斯最著名的桥之一并非因为曾经的叹息,也不是因为它漂亮,小小的叹息桥甚至让很多没做过功课的一日游游客错过,或看到也不知道它就是叹息桥,但它却成了爱情的象征。


  《情定日落桥》中,青涩的男女主角为了无意中听来的一句“日落时分在桥下接吻的情人,就会天长地久”的传说,瞒着家人,跨越国家,来到威尼斯,只为在叹息桥下拥吻。有什么比“当日落的钟声响起时,我在叹息桥下等你”更美的情话呢?


  


  从叹息桥左侧的总督府右转,就是连接着圣马可广场的圣佩特罗尼奥广场,高高的钟楼与圣马可教堂是分开的。从这个角度看总督府,有着眼花缭乱的华丽感。


  


  总督府(Palazzo Ducale)最早建于9世纪,毁了几次,又重建了几次,现在看到的样子是14世纪重建,15、16世纪装饰并扩建的。仔细看的话,这个建筑的设计仿佛不合逻辑,二层比一层的柱子还多,到了三层竟然变成了一面墙,好像把应该在水下的柱子修到了水面上,而且风格十分混搭。古罗马式的列柱、哥特式层叠的拱门、巴洛克式的雕刻。当时威尼斯与地中海东部的伊斯兰国家有着密切的贸易往来,大量阿拉伯人定居威尼斯,所以立面的席纹图案还有明显的伊斯兰风格。


  但就是这种不合逻辑、出人意料的混搭风倒使这座庞大的建筑充满了新颖的生命力,而且明亮的颜色和梦幻般的网状花边让我们在潟湖的水上巴士上也一眼认出了它。


  


  雕塑家们在大门的上方雕刻了威尼斯总督向代表圣马可的飞翼狮叩首,总督府里涂金的墙壁、楼梯,华丽的天花板彩画,众多艺术家们的创作的歌颂威尼斯的油画,无不体现着当时威尼斯的富饶与强大。


  


  98.6米高的圣马可钟楼最早是码头的瞭望台,海上归家的人们也以它为方向。站在钟楼顶上,可以俯瞰整个威尼斯的全貌,不过现在时间还早,我准备日落时分再登塔。


  


  总督府的大门对面,也就是紧挨着钟楼的建筑是古时的铸币厂,现在是国家图书馆。广场入口处有两个高高的柱子,每个上面都立有一个雕像,一个是广场上到处可以看到的威尼斯的守护神——代表圣马可的飞翼狮,另一个是在圣马可之前威尼斯的守护神——圣狄奥多(San Teodoro),脚下踩着一条鳄鱼。


  


  那为什么威尼斯要更改守护神呢?


  在《圣经》故事中,圣马可并不是基督最重要的十二门徒之一,但他家住耶路撒冷,后来成为了基督教徒聚会的地方,当然他自己也是基督徒。他与十二门徒之中的圣彼得和圣保罗的关系都很好,还做过圣彼得的助手,传说《马可福音》就是他根据彼得的叙述撰写的。圣马可在北非的亚历山大里亚传教时被杀,并葬在了亚历山大港。


  


  在我们前面讲的总督府最早建造的公元9世纪,威尼斯已经兴旺富有了。有钱了,就想让自己的地位更高贵,于是威尼斯人开始搜寻与自己最近、最有关的圣人。但基督的十二门徒都没有到这里传教过,唯一最相关的是传说圣马可在传教的路上,划船经过当时还是一片荒芜的威尼斯时遇到了暴风雨。圣马可向上帝求救,上帝派天使来安抚他:“别慌,你会平安的与威尼斯同在!”


  于是两位威尼斯商人跑到亚历山大将圣马可的遗骨偷运了回来,并在同年,在挨着总督府的位置,为圣马可兴建了一座大教堂,教堂的祭坛下便是圣马可的陵墓,不仅教堂以圣马可的名字命名,大教堂前的广场也因此得名“圣马可广场 (Piazza San Marco) ”。因为在《启示录》中,圣马可的象征就是一头带翅膀的狮子,所以威尼斯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飞翼狮的雕像,尤其是大广场的建筑上。


  


  和总督府一样,如今看到的圣马可大教堂也是各种建筑风格的混合体,拜占庭式的穹顶、哥特式的拱门、古罗马的柱子、文艺复兴时期的装饰,一系列精美的浮雕和镀金的马赛克镶嵌画炫目华丽,这百搭的风格相得益彰,美不胜收。


  正门的顶上,是6尊天使簇拥着手持《马可福音》的圣马可雕像。雕像下,拜占庭式星空图案修饰的尖拱立面上,金色的飞翼狮左脚抓着一本打开的圣书,上面刻着拉丁文的天主圣谕:“愿你安息,马可,我的福音布道者。


  


  教堂的正面有五个门,拱门的上方是五幅描述与圣马可有关和圣经故事中的马赛克镶嵌画,分别是“从君士坦丁堡运回圣马可遗体”、“遗体到达威尼斯”、“最后的审判”、“圣马可神话礼赞”、“圣马可进入圣马可教堂”。有钱的威尼斯人把画上都覆盖了一层闪闪发亮的金箔。教堂里面,从地面、墙壁到天花板上,也都是覆着金箔的镶嵌画,所以整个教堂里外看上去都金碧辉煌,十分耀眼,因此还有一个名字叫“金色大教堂”。


  正门的拱门顶上有4匹复制的4世纪的青铜马雕像,与真马同大。真品收藏在教堂内,是威尼斯人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时从君士坦丁堡掠夺而来,教堂内还存有大量那时候劫掠回来的奇珍异宝。


  


  大教堂的北侧是旧议会大楼的钟楼,整点时,楼顶的两个铜人会跟着大钟楼里的钟声一起报时,有意思的是他们会真的敲钟。


  


  长方形的圣马可广场上,长的两边是新、旧议会大楼,不过现在是咖啡馆、商店和博物馆。对于欧洲众多国家和城市的广场来说,圣马可广场真的算是大广场,以至于拿破仑都叹它为“欧洲最大的客厅”,说只有它配称为“广场”(piazza),其它只是“场”(campo) 而已。加上广场四周的建筑都精美绝伦,拿破仑还赞它为“世界上最美的广场”,并下令把广场边的议会大楼改为自己的行宫,还建了一座连接两栋大楼的翼楼作为他的舞厅,命名为“拿破仑翼大楼”。


  


  古往今来,无数欧洲画家都为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广场”留下过作品,它们甚至比今天的照片更为传神,小娘子最喜欢的是米凯莱·马里斯凯在1741年创作的。


  


  在曾是拿破仑行宫的一层长廊中穿过,无意中竟发现了与巴黎花神咖啡馆同名的威尼斯花神咖啡馆,这个拥有近300年历史的地方据说是当时唯一接待女性的咖啡馆,常被贵族、商人、文青和风流浪子们光顾,比如拜伦就是这里的常客。不过如今慕名而来的游客多了,擅长做生意的威尼斯人把咖啡的价格也卖得很惊人。


  


  行走在威尼斯的街巷里,九曲十八弯,一会儿是教堂,一会儿是世界顶级品牌,但在窄窄的巷子里依旧也有小摊贩。威尼斯人有一句顺口溜,“先做威尼斯人,再做基督徒。”所以这里随处都是生意的味道。


  


  在众多的商品中,面具是最多的,很多餐馆也用它做装饰。我们前面说过,强盛时期的威尼斯不管是有钱人还是赌徒都到这里来享乐,但威尼斯太小,不想公开自己身份的人便想出了带着面具狂欢的方法,这样既能肆意放纵又不失体面。曾有一段时期,因为罪犯或避债的赌徒用戴着面具的方式逃避追捕,面具曾被禁止了几个世纪,十六世纪又被人们重新戴起,直到拿破仑终止了这场疯狂的派对。


  不过随着旅游业的兴起,上世纪80年代,狂欢节在威尼斯又恢复了,面具重回舞台,并成了威尼斯的城市标志和炙手可热的旅游纪念品。


  


  不管圣马可广场有多美,威尼斯的面具有多妩媚,威尼斯的风情总离不开水。蜿蜒的水巷就像流动的秋波,狄更斯在他的《意大利之梦》中,描绘的就是一个漂浮在酽酽碧波上的浪漫的梦。


  


  威尼斯的水自然离不开贡多拉。这月牙形的黑色平底小船,几百年前是贵族们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当时为了斗富,贡多拉被漆成各种颜色,并装饰着绫罗绸缎。为了终止奢靡的风气,威尼斯政府颁布禁止把贡多拉漆成彩色和装饰的法令,于是曾经争奇斗艳的贡多拉都变成了一水的黑色,然而统一的颜色在碧绿的水面上倒是搭配得恰到好处。


  


  虽然贡多拉的颜色很朴素,但黑色的座椅上仍带毛茸茸的穗穗,好像一种低调的奢华在水巷中游走。


  


  贡多拉的船夫个个都是意大利的美男,身材健硕,英俊潇洒,可惜他们如今已经不再吟唱那不勒斯的情歌,每天不停的撑船让他们没有心情和游客聊天。


  


  水上行驶也是要限速的,而且快艇是不能驶入小水巷的。


  


  因为乘坐贡多拉的游客太多,有时候水道里也会堵车,然后大家排着队慢慢前行。


  


  众星云集的《偷天换日》、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致命伴旅》、伍迪·艾伦的《人人都说我爱你》都在唯美的威尼斯水上拍摄过。


  


  我们从桥下穿行而过,桥上的人们跨桥而去,我们在某个时空相遇,却不相交,或许对视一下,挥一挥手,然后各自前行。不知道桥上的人现在在做着什么?


  


  马可·波罗从这里走向了他谓之神秘的东方,我来探求从小就幻想过无数次的他的家乡。旅行到底是不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去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当然不是,旅行是探索未知。遇见的虽然未必都是美好,但慢慢地,你会知道你最想要什么。


  


  反“S”形的大运河是威尼斯最长的街道,两岸各种风格的建筑好像水中升起的艺术长廊。熙熙攘攘的水上大街被各式船只穿梭往来。


  顺着这条大街,我们会看到威尼斯另一座最有名的桥——里亚尔托桥,它也被称作威尼斯最美的桥,英国剑桥的叹息桥外观实际上模仿的是这座桥。除了漂亮,它还被誉为威尼斯的“水上华尔街”,是威尼斯的商业重地。在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夏洛克曾问,“里亚尔托桥可有什么动静?”在商人眼里,这里代表着市场的走向,是引领商业的风向标。不过今天,它只是“水上的香榭丽舍”。


  


  日落之前,我们赶回圣马可广场,为的是登上钟楼一览威尼斯的全景。这座古老的城市没有拒绝社会发展所出现的先进设备,比如这么高的钟楼可以坐着电梯一分钟到达。


  


  小娘子在欧洲旅行时登过不少教堂或钟楼的顶,但不得不承认,用上帝的视角去看威尼斯的时候还是被深深震撼了。圣马可教堂顶上的五个拜占庭式圆顶就像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苞,花团锦簇似的红屋顶东一块、西一块地荡漾在蔚蓝色的水面中,水上星星点点的船只就像渡梦的魔法。这一刻,我竟觉得自己不是游客。


  


  对面圣乔治马焦雷岛上的圣乔治马焦雷教堂钟楼,有着和威尼斯钟楼一样的外表,只是矮一些,有人说从那里往这边看风景会更好,可我喜欢站在最高处。再远一些那条长长的就是举办威尼斯电影节的丽都岛。


  


  巴洛克风格的安康圣母教堂坐落在好像三角形提拉米苏似的主岛边。1630年,威尼斯爆发了可怕的大瘟疫,一年多时间夺走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威尼斯人建起了这座教堂献给圣母,现在教堂内还保留着提香和丁托列多的作品。


  


  转到另一侧,“欧洲最大的客厅”里,拿破仑曾经的舞厅——拿破仑翼大楼已被下滑的太阳投出了阴影。广场上依旧人来人往,新登岛的、要离开的,一丝莫名的伤感。


  


  突然浑厚的钟声响起,头顶的、四面八方的,只要有钟楼的地方,整点都会一起鸣起,好像一章辉煌的交响乐。“当日落的钟声响起时,我在叹息桥下等你。”不知此时的叹息桥下,汇聚了多少有情人。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4-22 19:49 , Processed in 0.08258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