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8|回复: 0

FT中文网: 如何改善民营小微融资难

[复制链接]

8278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708
发表于 2019-8-12 21: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董文卓、邹强: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如何解决?通过行政性的压低利率来改善,恐怕是得不偿失的选择,重要的是通过减税和放松管制。



  2019年8月12日 18:26 FT中文网撰稿人 董文卓 , 邹强

  引导金融机构服务民营小微企业一直是政策的重点和难点。特别是去年习总书记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之后,解决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更加成为金融相关政策的重中之重。那么如何改善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我们认为目前主要有两个政策方向。一是偏行政化的,就是指导银行以更低的利率完成给民营小微企业的贷款指标。二是偏市场化的,逐步取消利率管制,促使信贷利率更客观的反映信用风险。


  这两种手段都会面临各自的问题。对于偏行政化的手段来说,容易形成局部的金融压抑。由于贷款利率太低,银行不会愿意承担实质的信用风险,可能会“挂羊头卖狗肉”。比如只集中向头部的民营企业贷款,或者以民营小微企业为通道,资金则实际流向了国有企业甚至房地产行业,而真正服务民营小微企业的金融部门仍然处于偏压抑的状态。而对于偏市场化的手段来说,容易产生难以承受的融资成本。由于银行天然厌恶风险,如果通过市场化方式供应信贷,那么会要求民营企业给予更高的信用风险溢价,最终的市场化融资成本可能高到民营企业难以承受的程度。


  那么改善民营小微企业融资的核心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其核心在于通过推进金融体系市场化改革来缓解金融压抑。民营小微企业的融资是一直以来的难题,并且去年民营企业融资情况边际恶化极其明显,究其原因主要是去年资管新规的落地造成对影子银行的打击。在非市场化的利率水平之下,商业银行更加倾向于给相对安全的房企、政府平台主体贷款,而非给民营小微企业贷款,过低的实际利率形成了金融压抑。而影子银行可以以更高的利率向民营小微企业进行信贷投放,并且对风险、坏账的容忍度较高。在影子银行受到打击之后,其内部大量房企和政府平台主体的信贷比较容易找到新的金融资源,而民营小微主体的融资渠道在金融压抑的大环境中是难以修复的,因此出现了大量的民营主体债务违约的情况。


  如果选择另外一条路,也就是人为压低信贷利率的方式来提供支持,那么这种支持很可能是低效的。当下并不是为了支持民营小微而支持民营小微,本质上是通过支持民营小微来改善经济结构,实现转型发展。民营小微企业主体众多、鱼龙混杂,需要通过市场化的融资方式完成对高效民营小微企业的遴选工作,而不是单纯的在统计指标上看到民营经济占比的提升,要在实质上让更有生命力的民营小微企业来驱动经济的转型发展。所以,压低信贷利率的政策方向恐怕只是治标不治本。


  下面来探讨一下金融抑制的本质以及如何针对民营小微经济缓解金融压抑。我们认为金融压抑的本质是一种补贴,是一个政府干预再分配的过程,问题的关键是补贴的效用,而没必要扣上一顶有害的帽子。金融压抑主要是政策当局行政性的压低利率从而给某些部门以补贴,但由于实际利率过低,影响了金融体系的扩张,降低了资源配置的效率,最终影响了经济增长。在中国主要表现为银行体系长期通过管制利率给予国有企业补贴,是一种有利于国有企业的再分配过程。在中国的经济体系中,国有企业确实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部分国有企业确实在发挥非常重要的正外部性,但许多国有部门确实并非完全是效率优先,所以很难判断金融压抑这种针对国企的补贴是否是合理的。但可以判断通过金融压抑的方式补贴民营小微经济是得不偿失的。


  事实上,通过金融压抑来补贴小微企业是一种普惠形式的补贴。行政性的要求对民营小微经济的贷款利率下降到某个水平或者达到某个数量,确实会对民营小微经济有广泛的支持作用。但是这种普惠形式的补贴会损失资源配置的效率。由于政府行政性的管控价格,使得市场机制无法运转,从而影响了信息传递的效率,形成了鱼龙混杂的信贷市场,失去了金融体系的遴选机制。而且我们认为即使要进行普惠补贴,也可以通过财政政策来完成,金融体系对于民营小微经济更加重要的功能是信息传递,价格信号缓解信息不对称。所以,金融压抑补贴民营小微经济的本质是牺牲了金融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来实现普惠形式的补贴,普惠形式的补贴本来完全可以通过财政政策来完成,对民营小微经济更重要的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反而失去了。


  那么如何针对民营小微经济缓解金融压抑?理论上来说,缓解金融压抑需要放松管制,抬升实际利率。实际利率等于名义利率减掉持有货币的机会成本。对于整个经济体而言,持有货币的机会成本是通货膨胀率。但对于民营小微部门而言,持有货币的机会成本是投资其他部门的最高收益率,我们认为可以用中国房价上涨的速度来代替。因此,抬升针对民营小微企业的实际利率,一方面是放松对其名义利率水平的管制,另一方面同样重要的是压低软约束部门的投资收益率,特别是房价上涨的速度。很容易理解,如果一个近乎于无风险的部门,反而有更高的投资回报率,那么相对高风险的民营小微经济部门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获得资金的青睐的。即使通过行政的手把资金塞给民营小微经济,最终资金还是会流向这些高预期收益、低风险的类似于房地产的部门。


  缓解了金融压抑之后,又如何能让抬升的名义利率不要高到民营小微经济无法承受的地步呢?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降低民营企业融资的信用利差。下面从两个角度进行分析,从金融体系的角度而言,需要提高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而银行是天生的风险厌恶机构,风险偏好是不容易抬升的,相对而言,小银行的风险偏好相比更高一些,且与当地民营经济的信息不对称程度低,扶植小银行、推进属地金融发展是可以考虑的方向。从经济体系的角度而言,需要降低民营经济经营的风险,创造相对适宜的营商环境,比如进一步推进放管服、进一步落实减税降费,稳定宏观金融环境,改善微观机制。降低了民营小微经济的经营风险之后,信用利差也会有所回落。


  总而言之,在扶植民营小微企业方面,或许最为核心的政策并不是金融政策。更加重要的是通过减税、放管服来改善民营经济的营商环境,同时要严格控制房地产行业,避免吸血。金融体系在其中更多的是发挥信息传递的功能,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更加高效的匹配资源,完成民营小微企业的优胜劣汰,而不必将所有政策都作为普惠补贴的工具。


上述资料恕不公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12-6 05:30 , Processed in 0.06878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