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9|回复: 0

起底禍港“四人幫”之李柱銘

[复制链接]

6468

主题

8164

帖子

4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195
发表于 2019-9-5 08: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华盛顿人 于 2019-9-5 08:59 编辑

  2019-08-16


  當時,就有港人點穿李柱銘的想法,認為他總要依賴外國人,看似在為香港爭取利益,實則是令香港失去高度自治,變成“高級港人與洋人”的聯合統治。


  都說黎智英、陳方安生、李柱銘、陳日君為了反修例不遺餘力。目前來看,是這樣的。但這無非是為了禍害香港,從中謀取個人巨大利益的一種手段。其實,最早提出來希望香港特區政府和內地談移交逃犯協定以及刑事司法互助安排的,恰恰是李柱銘。而從其早年的律師經歷來看,當年他並不認為港英當局搞的那一套是民主,還曾經做過鬥爭。在香港回歸的過程中,作為法律界人士,他也曾協助香港法律從殖民地法律向特區法律過渡。如今,他出爾反爾,皆利益使然,可笑可歎。


  


  禍港“四人幫”中,李柱銘是有其“理論基礎”的,一肚子壞水。與陳方安生不同,李柱銘沒有在港英當局和特區政府當過官,一直以來以英國御用大律師的身份,鼓吹他的那套理論。然而,他只管在理論上搬弄是非,或者出國謀求海外支持。讓自己家人跑到街上去鬧騰這種沒好處的事,他是不做的!


  


  李柱銘


  1


  1938年出生的李柱銘,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和許多港人一樣,李柱銘祖籍廣東。其早年於九龍華仁書院畢業,並於香港大學取得文學士學位。之後,他在聖若瑟英文中學當老師。1963年,李柱銘去英國倫敦林肯律師學院學習,攻讀法律。日後能在香港法律界有一些成就,李柱銘在林肯律師學院的學習經歷確實值得一提。林肯律師學院成立於1422年,與內殿律師學院、中殿律師學院、格雷律師學院並稱倫敦四大律師學院。李柱銘於此學習三年,於1966年回到香港,開始投身律師行業。海叔不得不說,20世紀60年代,李柱銘就清晰地認識到——香港在英國殖民者制下,根本沒有民主與自由可言,只要跟英國政府立場不一致的人,都要受到懲罰或打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在英國學了法律的李柱銘獲得大律師資格後,開始替工會工人辯護。


  


  李柱銘之父李彥和從家庭出身來說,李柱銘之父李彥和,本和國共兩黨高層都有交情。作為通過庚子賠款公費赴法留學的學生,在法國,李彥和結識了周恩來和鄧小平。在法國里昂大學獲得藥劑學博士之際,李彥和成為首個法國華人博士。回國以後,李彥和先做了一段時間藥商,後投靠拜把兄弟、國民革命軍第十二集團軍司令餘漢謀,任十二集團軍政治部主任。抗戰期間,李彥和任第七戰區政治部主任,軍銜是中將。1949年,李彥和攜妻兒到香港。按照李柱銘的說法,蔣介石曾邀請李彥和去臺灣,許以高官厚祿,但李彥和認為臺灣當局太腐敗了,故而不去。在香港,以教書為業的李彥和經常搬家,李柱銘給出的原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周恩來一直在找李彥和這位老朋友,也想邀約他去北京。可李彥和是這樣教導李柱銘的:“共產黨是沒有未來的。”據李柱銘回憶,其父母曾經商量過,如果共產黨軍隊進入香港,夫妻倆就跳海。由此可知,儘管李彥和深知國民黨反動派的腐敗,但曾經身為國民黨軍隊高官,並在陳濟棠反蔣之際力挺餘漢謀擁蔣的李彥和,無疑是怕會有被索償的一天,所以不信任共產黨。


  2


  李柱銘明知港英當局沒法給香港民主與自由,也曾為之鬥爭過,但都以失敗告終。作為法律界人士,他親歷了香港的民主化行程,也深知此行程的開端,就是在《中英聯合聲明》達成以後,香港確定於1997年回歸之際。1985年至1991年,李柱銘擔任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委員,協助香港法律從殖民地法律改革至代議政制,及推動法律雙語化的工作。1991年,港英政府立法局才第一次進行直接選舉,李柱銘與司徒華、劉千石等人成立的香港首個政黨——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獲得高票。1994年,港同盟和另一個叫做“匯點”的組織合併,成為現今的香港民主黨。1997年香港回歸,李柱銘一方面享受到了香港民主化帶來的好處,另一方面卻希望再將自己的收益擴大化。這位前港英當局御用大律師早在1989年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開始,就有心在“反華亂港”領域幹幾票大買賣。


  


  李柱銘和末代港督彭定康香港回歸前後,他成了國際人權領域的領獎專業戶——1995年獲美國大律師公會之國際人權獎、1996年得到自由國際的自由獎、1997年得到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民主獎項……拿了獎狀,就得辦事。1988年,李柱銘訪問美國時說:“如果香港繼續做100年英國殖民地,我想很多人認為是最好的。但現在香港要回歸中國。”1989年,他訪問美國又說:“英國將550萬港人交還中國,就像二次大戰將550萬猶太人交還納粹德國。”1993年,他訪問美國說:“讚賞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法案,這樣就是視香港為獨立政治實體。”1995年,他甚至自稱:“敢於當殖民主義的走狗。”1996年,他訪問美國華府,明確表示向美國爭取把香港問題國際化。1997年,他訪問歐洲八國,然後對香港記者說:“我向英國外相建議,將臨時立法會是否違反聯合聲明問題,交給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轉介國際法庭仲裁。這樣英方毋須中國政府合作,亦可單方面要求國際法庭仲裁臨立會的合法性。”此時的他,賣港漢奸面貌暴露無遺!1998年,香港出現了兩宗轟動社會的刑事案件,一宗是德福花園的“五屍命案”,另一宗是“張子強案”。由於兩宗涉及港人的案件均在內地法院審理,引起港人關注,李柱銘囙此提出議案,促請特區政府以國際社會公認的原則為基礎,儘快就內地和香港移交疑犯的安排與中央政府進行商討及達成協議,“恢復港人對特區司法管轄權的信心”云云。


  


  2007年,面對李柱銘破壞北京奧運會的局面,港人抗議2008年北京奧運會,對於中國人來說,是件大喜事。可李柱銘卻趁著在歐盟和英美遊走的機會,頻頻攻擊中國政府。早在2007年,其就投書《華爾街日報》,給中國舉辦奧運會搗亂,呼籲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不應只滿足於做單純的體育愛好者”,而應趁著北京奧運會之機,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當時民調顯示,84%港人不希望將奧運政治化。如果在這方面講民主的話,李柱銘的倡議根本就應該扔進垃圾堆。可在有人提出異議時,李柱銘表示,絕不會向國家道歉,並稱,如果有人認為這種行為是漢奸,那自己寧可永遠做漢奸。不過,有意思的是,小布希並沒有理會這些,而是攜家人出現在了北京奧運會的現場。


  


  2008年8月8日,美國總統布希和夫人在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向運動員致意。新華社記者趙鵬攝當時,就有港人點穿李柱銘的想法,認為他總要依賴外國人,看似在為香港爭取利益,實則是令香港失去高度自治,變成“高級港人與洋人”的聯合統治。


  3


  在一門心思“反華亂港”之後,李柱銘這個律師似乎當得也每況愈下了。20世紀90年代末,“小甜甜”龔如心與家翁爭奪亡夫王德輝遺產,聘請李柱銘為之訴訟。案子糾纏了好幾年,李柱銘錢沒少撈,事卻辦得極不漂亮,令龔如心背上了“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駡名。最後,龔如心不得不解聘李柱銘,另尋得力律師。自此以後,李柱銘似乎也就不以打官司為業了——畢竟,吃所謂“民主”的人血饅頭,告洋狀,不像打官司那樣要講事實、辨邏輯,只需死硬站隊,就能是旱澇保收的買賣。


  


  2014年去英國告洋狀後回港的陳方安生與李柱銘


  2014年,香港“占中”事件,背後就有陳方安生與李柱銘的推動。兩人跑到英國,向英國政要彙報情况。回到香港之際,第一時間就被憤怒的港人抗議。有人犀利地指出,李柱銘充當了英美金融界對香港“軟性再殖民”的馬前卒。但在英國來說,由於香港確實已經回歸中國,英國政府不可能當面向李柱銘之流承諾什麼。為此,李柱銘還對外表示,當時的英國政府做法欠妥——不該把前殖民地當作棄兒。“為什麼美國在香港問題上的聲音比英國更響亮?”他說,“英國的立場受到更多貿易、更多生意的驅動。”這是何等死乞白賴之狀?!


  


  2015年,陳方安生、李柱銘前往白宮向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告洋狀在眼見香港特區政府修改逃犯條例之事有隙可乘之際,李柱銘罔顧自己是最初希望香港特區和內地談移交逃犯協定以及刑事司法互助的人,極盡煽動之能事,不惜飛去加拿大和美國,會見政要,稱修例是破壞香港法治。早在2007年,對於李柱銘這種熱衷告洋狀的行為,中國前國務委員唐家璿就說過:“根本沒有必要跑到外國去拜廟,請洋菩薩來說三道四,這是滑天下之大稽。”然而,一貫以來,從“一地兩檢”、國歌法到此次修例,只要有攻擊特區政府、擾亂香港的機會,李柱銘就和黎智英、陳方安生、陳日君沆瀣一氣,亂港“四人幫”最拿手的就是跑到國外找靠山。因為曾身為立法會成員而宣示效忠國家的他,多年來卻經常出爾反爾,這才被愛國港人稱為當代“大漢奸吳三桂”。


  


  8月13日上午,李柱銘住所外,市民手舉“漢奸嘴臉,暴露無遺”標語抗議。攝影:環球網記者付國豪為了搞亂香港,李柱銘與黃之鋒、周永康、黃台仰、梁天琦這“禍港四青”也走得很近。想想也是好笑,好歹李柱銘年輕時也是在學業上得分比較高的學生,卻在晚年不惜與錯別字連篇的學渣黃之鋒之流攪在一起。更“呵呵”的是,李柱銘自己的兒子早就被其“雪藏”,令不得干涉政治。當梁天琦因暴動罪被判刑6年之際,李柱銘正在參加自己兒子的婚禮呢。網上有人將梁天琦的頭像PS到李柱銘兒子的結婚照上,並在網上@梁天琦——看看,人家入洞房,你要入牢房。真是唔同命!如今已經八十多歲的李柱銘,看起來身體很好,鬧得更歡!今年,在反修例示威開始之前,李柱銘於6月12日在金鐘與違法占中骨幹李永達共進午餐後,笑容滿面地回到金鐘海富中心律師樓。在他們回到律師樓後,示威者就約定好下午三時起行動陞級,暴力衝擊立法會示威區的警方防線。此後,李柱銘又和陳方安生等會見了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的政治部首長朱莉·埃德(Julie Eadeh)。搞亂香港的劇本,早就在他們的合謀中編好了。不過,隨著“港獨”分子逐漸暴露出恐怖主義的苗子,相信會有更多善良的人能看清李柱銘的本來面目,不再被此等“反華亂港”分子利用,不再讓此等民族敗類漢奸賣國賊破壞香港繁榮穩定,不再讓其傷害香港整體利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9-19 22:49 , Processed in 0.07791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