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回复: 0

英国《金融时报》: 特朗普VS美联储

[复制链接]

784

主题

973

帖子

6774

积分

元老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774
发表于 2019-9-6 13: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范德维尔德:特朗普与鲍威尔关系的不寻常之处,与其说在于这位美国总统寻求影响美联储主席,不如说在于他试图施加影响力的生硬方式。




 2019年9月4日 03:33 英国《金融时报》 马克•范德维尔德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美国央行之间的冤家关系最近出现了丑陋的转折,不过这次发难的不是总统。


  总统连续一年对利率不断上升的抱怨,让律师们翻开尘封的1913年《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 of 1913)。特朗普认为,这部措辞含糊的法律意味着他有权炒掉2017年底被他任命为美联储主席的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迄今为止,总统满足于试图影响鲍威尔的行为,称这位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前合伙人为美国的“敌人”,并将他比作“一个不会推杆的高尔夫球手”。


  但周二,美联储一名前高官暗示,美国央行可以转而尝试刺激选民炒掉总统。直至去年还担任美联储利率制定委员会副主席的比尔•达德利(Bill Dudley)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建议自己的前同事不要试着减轻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带来的经济损害,而是“考虑他们的决策将如何影响2020年的政治结果”。他还表示,特朗普赢得连任将对美国经济构成威胁。


  美联储迅速驳斥了这些言论,坚称其决策“绝不参杂任何政治考量”。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达德利的言论危及一项长期共识,即央行行长应该在不受政治干涉的情况下自由制定货币政策。曾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任职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表示,达德利的观点不符合民主原则,并补充称,这“可能是数十年来前金融官员发表的最不负责任的声明”。


  虽然鲍威尔决意将政治因素排除在美联储之外,但华尔街许多人士认为,特朗普正设法让保持这种独立性成为不可能。一位资深金融家表示:“我们有这样一位总统,一位地产大亨,他在利率问题上比任何人都更接地气:了解利率变动的原因,也了解利率变动时会发生什么。他曾试着公开批评鲍威尔,但后者不为所动。好了,现在又把中国因素扯进来。如果美联储将之视为一种风险,并决定它必须去应对,特朗普很可能认为这不是坏事。”


  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关于央行应独立于政界人士运行的观念逐渐占了上风。当时,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顶住批评,外界普遍认为他坚持实行的高利率引发了一场经济衰退。那件事也让美国人相信,美联储在应对通胀方面是认真的。美国的做法已得到英国、欧洲以及其他经济体的效仿。


  然而,如果说设定利率是一项最好留给央行行长及其模型的任务,那么对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实施的货币政策干预措施(纾困金融机构、与外国央行达成巨额货币互换协议,以及大举印钞以购买私营部门金融工具)是否也适用这条原则,就远非清楚了。


  正如前民主党众议员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在2008年与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本•伯南克(Ben Bernanke)会晤后所言,“在一个民主国家,未经选举产生的任何官员都不应该拥有8000亿美元资金由其自由支配。”达德利曾作为经济学家在高盛(Goldman Sachs)供职20年,后于2009年加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当时这种不寻常的操作正成为常态。


  但特朗普与鲍威尔关系的不寻常之处,与其说在于他对影响力的渴望,不如说在于他试图施加影响力的独特生硬方式。正如法律学者彼得•康蒂-布朗(Peter Conti-Brown)在其著作《美联储的权力和独立性》(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中展示的,美国总统和美联储主席有时融洽得出名。


  例如,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任命了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后者对尼克松如此依赖,以至于这位美联储前主席在日记中写道,他告诉总统,“他的友谊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段友谊之一”。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长的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在其回顾金融危机经历的回忆录《压力测试》(Stress Test)中写道,为了与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协调一致,他与伯南克之间的交谈如此频繁,以至于“基本上成了一场永无止境的电话会议”。


  根据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在1994年出版的一本书,克林顿在上任之前与顾问们交谈时突然意识到,“我的连任取决于美联储和一群该死的债券交易员”。不久之后,他便把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召至阿肯色州,并对他进行了一番在这位以说话拗口著称的经济学家看来可能算得上极致的恭维。


  格林斯潘后来在《动荡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一书中写道:“我明白为什么他被誉为一位伟大的‘零售’政治人物。他让我相信他真的很期待见到我。”


  译者/谶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汉山网    

GMT-5, 2019-9-17 18:14 , Processed in 0.07981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